《潜龙飞凤》

第十六章 江心风云

作者:雪雁

仍然没有人敢抽兵器。

本来就已没有信心了,再看到众人因恐惧而斗志全失,江玉龙再也鼓不起拚命的勇气,猛然转身向上游飞奔而去。

没想他会虎头蛇尾的突然转身逃命,血影玉王燕微微一怔,才想起身追赶,燕寄云一把拉住她,道:“玲妹妹,放他去吧”

“放他?”

点点头,燕寄云道:“我们要找的,不是他。”

血影玉燕白燕玲点点头,没有追出去。

放是,押著众人,他们带著湖海孤史的尸体向停在江边的脑走去。

       ※   ※   ※   ※

浩月当空,银杏如水,倾泻在杨子江浩瀚的水面上,波光闪耀著,激荡著。

夜,就像一层薄薄的轻纱。

一艘艘巨舶,停泊在百花洲的深水江边上,远远望去,就像一只只的水上怪物。

正对著这群巨船,燕寄云云与白燕玲所乘坐的那艘巨船,正张帆全速向它们驶来,眨眼工夫,便驶进船停之中,乍看起来,就似归队之船。

船群中,每艘上都右武装汉子在守卫著,了望著,但却没有一个人出声喝问这艘驶进来的巨船。

显然,这船上有著他们所熟悉的标记。

驶进船群中的那艘大船,穿过几艘停住的船,向围在船堆中的一段巨型大船驶过去,平稳的停靠在大船的旁边。

船在停住,巨型大舶上立时亮起一个响亮的声音,道:“老爷子的船开到了。”

中船中舱门随声启开,神色匆忙的走出七八个人来,运向燕寄云乘坐的船走过来。为首的两个人,年纪俱在七旬以上,一道一俗。

道士脸色红中带紫,浓眉细眼,层薄如纸,人目可知是个十分刻薄的人。

道士旁边的老者,霜发胎眉,脸色白中透青,嘴chún紧闭。

一看可知是个十分冷傲的人物。

其他的人,就跟在二人身径,其中有金银双飞卫,与白袅。

众人一字摆在船舷上,白脸老者恭敬无比的沉声叫道:“太湖龙道德恭候三老爷子的大驾於此。”

对面船上除了船面上几个脸色木然,呆滞的水手之外,无人接腔。

似乎觉得有点不寻常。

白脸老者望了身边的道士一眼,道:“道长你看事情是否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细眼一眯,道人道:“嗯,难说,你再叫一遍看看。”

白脸老者龙遗德甜甜嘴chún,再次高声道:“龙道德在此恭候三老爷子的大驾多时了。”

这一次,船舱的门打开了,走出来的卸是个船夫装扮的汉子,那汉子双手捧着一个用红布包著的包裹,大步走向龙遗德。

龙遗德一见那包裹,脸上喜色一闪,欣喜的盯著舶夫道:“是要给我的。”

船夫点点头,双手送了过来。。

显得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龙遗德伸手急急接了过来,双手轻轻一按,脱口道:“是颗人头吗?”

船夫向使退了两步,又木然的点了点头。

强压住内心的欣喜兴奋之情,龙遗德神色恭敬的问道:“三老爷子可还有什么吩附吗?他老人家要不要在这里歇一会?”

船夫又向后退了两步,道:“他说叫大爷您先打开看看,他马上要出来见见各位当家的。”

龙遗德连声应是,回头叫道:“给我搬张桌子出来。”

一个壮汉,从船舱内搬出一张小供桌,放在龙遗德面前。

将手中的红色包裹放在桌上,周围的人立刻纷纷围上来。

手抓在布结上,龙遗德神气活现的道:“谁想看看名动武林的燕寄云死后的德性的,都过来吧!”

缓慢的打开布结,首先映人众人眼中的是一堆散乱的银发。

银发,这不应该是燕寄云应有的。

於是,众人全都怔住了。

“是湖海孤叟!”

红脸道人首先吐出了这么几个字,声音完全变了调。

错愕。惊慌,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像是面临著死亡判央般的孤苦无助。

木然的站直了身于,龙遗德麻木的向后连退了两步,突然大声道:“燕寄云在船上,别让他跑了!”

一声惊醒所有沉寂中的人们,大家第一个反应是纷纷抽出了随身的兵器,面向著邻船的舱口。

船舱门口,此时正站著一另一女两个少年人,神色平静冷漠——

目中似要喷火,龙遗德就指著二人道:“小子,你是燕寄云?”

缓步走到船边,与众人对面而立,少男冷冷的笑笑道:“朋友,在下令你吃惊?”

龙遗德冷喝道:“回答老夫的话。”

冷冷冰冰的,燕寄云道:“不错,在下是燕寄云。”

虽然一见面就知道他是燕寄云,但三个字一人耳,仍使众人为之心头振颤不已,龙遗德猛的向后退了一步,道:‘他是你杀的?”

燕寄云生硬的道:“不错,是我杀的。”

好像突然闭过气去似的。龙遗德猛然张大了口,老半天吸不进一口气去。

红脸道士横跨过来一步,冷然的嘿了一声,道:“年轻朋友,你未免有些得意忘形了。”

目光然到道人脸上。燕寄云道:“道长说得也许不错,燕某就算真是得意志形了,道长又能怎么办?”

红脸道人冷笑道:“年轻人,别忘了,这是水面上。”

轻蔑的冷笑了一声,红脸道人道:“年轻人,听说你水中工夫不行。”

笑笑,燕寄云道:“这也许是事实。”

红脸道人冷哼一声道:“那你就不该会长取短,在江面上出现。”

平静而冷漠的,燕寄云道:“但在下此刻在江面上出现了。”

阴沉的,红脸道人道:“那将很不幸。”

笑笑,燕寄云道:“位长指的不幸是将落在燕某身上?”

红脸道人冷笑道:“不落在二位身上,难道说还会落在我们身上不成?”

突然朗声长笑了一阵,燕寄云道:“一点也不错,道长,不幸事实上,现在就已落在各位身上了。”

借著道人与燕寄云对话的这段时间,龙遗德把整个事情详细的考虑了一阵。

他,必须独挡这一面,最低限度,他也得拖上一段足够长远的时间。

悄悄的转向金银双卫,龙遗德道:“通知各船,向江心移。”

金飞卫低声道:“他的船呢?”

龙遗德低声道:“派人下水,在水中推他的船往江心移”

金银二飞卫双双抽身向其他各船奔去。

这些,燕寄云都看到了,但他却没有出声点破。

目光仍然盯在红脸道人脸上,燕寄云道:“道长面孔红得发紫,假使燕某猜得不错,道长该是崆峒灵悟掌门人座下三高足中的火龙参月追人吧?”

红脸道人一怔,冷笑道:“年轻人,你说对了。”

俊脸倏然一沉,燕寄云道:“灵悟掌门人与另外二位高足也到了百花洲了吧?”

心头微微一震,火龙参月道人脸色一变,冷冷的笑道:“他们来了没有,你又何必问贫道,你自己不是有眼睛吗?”

冷冷的,燕寄云道:“他们不在船上。”

火龙参月道人道:“他们不在船上,你以为他们在那里呢?

俊脸猛然一变,燕寄云道:“朋友,他们在百花洲,燕寄云,你以为咱们用得著这许多精神吗?”

船已开始向江心移动。

燕寄云冷冷的笑了一声道:“不用这许多手段,朋友,你们知道,决对付不了百花洲,因为目下的百花洲,已非昔日可比。朋友,你们与我们都一样的很清楚。”

龙遗德冷声插口道:“姓燕的,你很自大。”

冷冷一笑,燕寄云道:“坐地君上,在你面前,燕某自信有自大的本钱,朋友,你虽然雄踞大湖,独霸一方,但是,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转移别人目标的幌子而已。”

太湖坐地君王冷冷的道:“燕寄云,你为何不把话说明白点?”

冷笑一声,燕寄云道:“朋友,在江边按兵不动,你的用心不是很明显的。要百花洲正面向著你们,而空下背面以使灵悟道人率人奇袭吗?”

老脸突然一变。龙遗德道:“这是你想出来的?”

冷笑一声,燕寄云道:“是你做出来,我才看出来的。”

太湖坐地君王龙遗德冷冷的道:“但是老夫并没有那么做,姓燕的,你又是怎么样看出来的呢?”

传然一笑,燕寄云道:“朋友,真人面前不说假话,燕某以为你这样说的目的,并非不敢承认。”

龙遗德冷声道:“不错,老夫一向行事,没有不敢承认的。”

燕寄云道:“那就只有一种事实可以解释你不承认的理由了,你可要听听?”

龙遗德持笑道:“老夫,在听著。”

俊脸一沉,燕寄云道:“在船到江心之前,你得拖延时间,为你自己,为了对面的灵悟道人你都非得这么做不可。”

火龙参月道人与太湖坐地君王老脸双双为之变色,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他们都觉得自己好像突然变得笨拙木讷起来了。

总觉得自己心中所想的一切,都被这个平静冷漠的年轻人看得一清二楚了似的。

看了那两张尴尬而惊怒的老脸一眼,燕寄云冷冰冰的道:“二位假使不反对的话,燕某要送这位姑娘先上岸去走上一趟。”

白袅武遗德抢先开口道:“办不到。”

望了他一眼,燕寄云道:“朋友,你说了算数吗?”

向前跨进一大步,白袅怒声道:“燕小儿,不信你试试看。”

持冷一笑,燕寄云道:“朋友,你忘了你那只左臂是怎么丢了的吗?双臂俱全时你都逃不出燕某的掌握中。朋友,现在你想能有奇迹出现吗?”

当著这许多人,白袅伍遗德老脸上实在挂不住,冷吼一声道:“姓燕的,你可要试试。”

星目中杀机一闪,燕寄云道:“朋友,燕某在等著你。”

势成骑虎人.白袅暗自把牙一咬,就要出面。

冷冷的哼了一声,龙遗德冷声道:“伍遗德,你给我站住。”

白袅一怔,道:“当家的,这小子欺人太甚。”

老脸一沉,龙遗德喝道:“住嘴!”

话落转向燕寄云道:“姓燕的,老夫手下无状,老夫这边向你道歉陪不是了。”

淡然一笑;燕寄云向百花洲望了一眼,道:“龙当家的言重了,此刻,离岸约有二十丈,白姑娘还上得去。如果龙当家的没有异议,她此刻就可以动身了吧?”

老脸一寒,龙遗德道:“如果老夫——”

截住龙遗德的话,燕寄云道:“燕某相信龙当家的不希望你我此刻就撕破脸吧?还没到江心不是吗?”

老脸上实在挂不住,龙遗德怒声道:“姓燕的,这就是你求人的方法?”

俊脸微微一变,燕寄云冷声道:“求人?朋友,求人的不是我姓燕的,而是你及你的手下。

龙遗德道:“老夫可没有求你?”

探手腰间,猛然撒下墨龙鞭,燕寄云冷冷的道:“龙当家的,马上我们就知道谁会求到谁了呢。”

自从见到湖海孤叟的首级,太湖坐地君王就知道自己决非燕寄云之敌手了,心中虽然恨他人骨,但生死大计。却不能意气用事。

无法忍,也得忍。

长笑一声,龙遗德道:“姓燕的,老夫所以不希望这位白姑娘上岸,只不过是怕日没被江湖中人耻笑老夫以多胜少而已。”

燕寄云冷冷的道:“话很堂皇。”

龙遗德道:“姓燕的,随你怎么说,老夫已把话说在前头了,一切悉听尊便。”

冷哼一声,燕寄云道:“燕某领你这份情。”

转向白燕玲道:“玲妹,你上岸去。”

看看燕寄云,血影玉燕白燕玲道:“云哥哥,我们为什么不在这里解决?”

笑笑,燕寄云道:“以后你会知道为什么。”

白燕玲道:“他们人多,而你!”

燕寄云笑笑道:“人多对我会有什么威胁吗?”

看看澄清深湛的江水,白燕玲道:“但是在……”

燕寄云道:“与在岸上没有什么区别,玲妹妹,你上岸去吧?记住,能攻才攻,不能攻,就守,我会很快的回到岸上去的,切记!””

低头微一思忖,白燕玲道:“那我走了?”

点点头,燕寄云道:“好吧,你走吧。”

深深的望了燕寄云一眼,白燕玲飞身踪到龙遗德船上,这向船尾走去。

盯著白燕玲娇小的背影。白袅心中突然浮上一丝毒念,就在白燕玲慾待飞身踪起的一瞬间,白袅突然间不吭声的飞身一掌向白燕玲背上拍了去。

俊脸一沉,墨始已挟着一声厉啸卷出。

突觉右脸一紧,掌风呼的一声,完全拍向一边船舷上,振断了一大块船板。

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江心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