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十七章 冒死闯关

作者:雪雁

燕寄云的决定是龙遗德所没有想到的,他怔怔的望看来寄云,说不出一句话来。

生怕燕寄云改变主意,金飞卫抢口道:“燕寄云,你不后悔?”

淡淡的,燕寄云道:“假使燕某会后悔的话,我就不会叫你们走了。”

老脸上并无喜悦之色,龙遗德道:“燕寄云,老夫知道你为什么要放我们走了,是你知道我们将无力影响大局,对吗?”

淡漠的看看二人,燕寄云道:“一定得说出来吗?”

龙遗德道:“说出来,老夫觉得心中舒服些。”.

就在这时,柳林中央然飞奔过来一个紫衣女子,她散乱的秀发几乎盖住了整个脸庞,使人无法看清地的面孔,手臂上有数处剑伤,鲜血已染湿了整个衣袖。

紫衣少女才一出现,柳林中二十几丈处响起一个雄浑低沉的声音道:“前面是龙老侄吗?与贫道截住那女子,她就是百花盟盟主寒忆梅。”

闻声猛一抬头,少女看到前四五丈处的燕寄云与龙遗德等人。

她,怔住了。

前有狼,后有虎,她,不知道该怎应个走避法了。

平静的望著燕寄云,龙遗德道:“燕寄云,来人是灵悟道人。”

冷淡的,燕寄云道:“你们可以不用走了。”

就在这时,柳林中闪出一个鹤发童颜,倒八字白眉,高鼻梁,海口扎髯的八旬老人。

老道停身在走投无路的紫衣少女前面不到一丈处,气势凌人的道:“寒丫头,你得带贫道土把她们的藏身之处找出来,否则,嘿嘿,可别怪贫这一大把年纪的人;心狠手辣。”

话落转向龙遗德道:“龙老侄,可有单云超的消息?”

龙遗德点头简答道:“有!”

灵悟适人双目一亮,道:“可曾得手?”

摇摇头,龙遗德道:“没有。”

微微一愕,灵梧道人道:“怎么?被他跑了?”

尤拉德道:“他没有跑。”

有些不耐烦了,灵梧道人道:“龙老侄,你今天是怎么了,说话吞吞吐吐的,到底是怎么事嘛?”

生硬的,龙遗德道:“单老爷子死了。”

整个人几乎跳了起来,灵悟道人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盯著龙道德道:“你是说他被姓燕的小子杀了?”

龙遗德道:“是的。”

灵悟道人心神不定的道:“胡说,你是听谁说的。”

龙遗德道:“燕寄云亲自把人头送过来的。”

脸色十分难看,灵悟道人道:“他的人呢?”

淡淡的,燕寄云道:“道长,我在这里。”

灵悟道人上下打量了燕寄云一眼,灵悟道人突然仰天大笑道:“哈哈…燕穿云,这可真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了,真是巧相逢啊。”

笑笑,燕寄云生冷的道:“道长不觉得此刻相遇很不幸吗?”

灵悟进人冷笑一声道:“不幸的是你,小子。”

话落转向龙道德道:“龙老侄,你把寒丫头给我收拾下来,她已受了不轻的内外伤,决难与你抗衡。”

淡淡的,燕寄云道:“道长,你怎不亲自下手?”

阴险的冷笑了一声,雳悟道人道:“年轻人,你不动手,贫道决不动手。”

燕寄云道:“盯紧我?”

灵悟道人道:“不错。”

话落又催道:“龙老侄,你倒是快动手啊!”

低沉而缓慢的,龙遗德道:“道长,你知道龙遗德何以能活到现在吗?”

老脸突然一变,灵悟道人冷声道:“龙遗德,你想告诉我你是怎么能活到现在的?”

龙遗德道:“不错,道长,是燕寄云放我活到现在的,否则,龙遗德已不在人世了。”

灵悟道人怒声道:“你还有点出息没有?”

冷冷的,龙还德道:“就因为龙遗德没有出息,所以才把自己一片基业,完全为了别人的生计以及别人的权势匹完全断送了,道长,日下我龙遗德所仅有的,就只有这条命了,因此,我再有出息,也不能把这唯一,也是起码的一点所有的断送掉了。”

整个人几乎气炸了,灵悟道人冷声道:“龙遗德,你还没脱出我的手心,要想保你那条命,还大早了。”

冷冷的笑了一声,燕寄云道:“道长,他要保命,比你要保命,或许来得容易些呢。”

精目中闪射著凶光,灵悟道人阴沉的道:“你敢担保,年轻人?”

沉稳的点点头,燕寄云道:“不错,我敢担保。”

话落转向龙遗德道:“你们走吧。”

似乎狠下了心,龙遗德道:“老夫告辞了,我们走。”

金飞卫坚定的道:“当家的,我不走。”

老脸突然一变,龙遗德道:“你不走?为什么?”

金飞卫道:“我还想再活几年。”

经过这一夜的拼斗,太湖坐地君王龙遗德似乎一切都看开了,他淡然一笑道:“好吧,人各有志,我也不便强人所难,银飞卫,你呢?”

银飞卫也摇头道:“我也要留下来。”

龙遗德重重的叹息一声,道:“那么老夫先走了。”

话港转身大步向江边走去,神态从容无比。

灵悟道人冷喝道:“龙遗德,你给我站住。”

龙遗德听如未闻,依旧大步向舶走去,神态坦然而从容。

忍无可忍,灵悟道人突然大吼一声,飞身向龙遗德扑过去。

凌身飞跃,急如飞箭脱弦,快如白驹过隙。身法之快,武林中的确少见。

燕寄云冷哼一声,就地急拔而起,就像是他早就预备好了要直上阻拦似的。

电光石火般的在空中打了个照面。

没有对掌之声,也没有喝叱声。两条激射而起的人影,又分开了。

灵悟道人又落回了原地,脸色已不似初来时那般神气活现,目中无人。

燕寄云依然从容的落回了原地。

金飞卫只看到两人双臂抬动了一下,没有看清他们有什取变化,因此,他一直想不明白,灵悟进人何以会自动的退射回原地。

紫衣少女寒忆梅看清楚了,也正因为她看清楚了,她才突然觉得自己多年所学的那些,与前面这个年纪并不比自己大多少的相比,竟然差了那么多。

眼看龙遗德坦然的登上了航去,灵悟道人心中有著无法言喻的愤恨。

但是,恼恨是一回事,他无法衡过燕寄云这道屏障则是无可违的事实。

恨与怒.使灵悟道人无法平静下来,他的心思突然又转到寒忆梅身上了。

这一切的转变在当时,只是一瞬间的事。

灵悟道人,人才几乎著地。突然大吼一声,飞身扑向寒亿梅。

人未到,双掌已然递出。

掌出歪风如两道坚硬快捷的钢柱,歪风未到。就使人有一种窒息的重压感。

冰心花后寒忆梅没想封灵悟道人以那种在武林中崇高的身份,会突然间向自己下手。

再加之她在内外伤的情况下,慾躲也力不从心,见状,整个人不由全呆住了,眼看著掌风压了过来。

闪身移步,动作就有那么快法,燕寄云如鬼就般的挡在寒忆梅身前了。

不但挡住了寒忆梅,他双掌也已递了出去。

轰然一声大响,沙石飞扬,折枝乱舞中。

灵悟道人向设连退了四步,胸口气血翻涌不止。

燕寄云也向后退了两步,身子几乎拉到身径的寒忆梅。

以燕寄云的年龄,他实在不该有堪与灵悟道人这种多年修为的人抗衡的功力。

但是,他却有。

因此,灵悟道人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心中也不能自利的增加了一份无法却除的重压。

没有回头,燕寄云只关怀的道:“姑娘,你需要休息一下吧?”

自从见到燕寄云的武功之后,寒忆梅心中就一种技不如人的感受,当成燕寄云小看了她,不由冷冷的道:“我还站得住。”

(少了两行)他道:“这么说,是燕寄云把话说错了,芳心突然一震,冰心花后寒忆梅仍然不肯示弱,冷声道:“燕大侠,武功高的人,并不见得那样样事都对,什么事都做得好。”

点点头,燕寄云冷漠的道:“姑娘说得对,燕寄云不再多说什么了。”

话落转向灵悟道人,道:“灵悟,当年崆峒山下那笔旧帐你该不会忘记吧?”

灵悟道人此时已冷静了下来,闻言冷冷一笑,沉声道:“不错,贫道还没忘记。”

声冷如冰,燕寄云道:“现在该结算了。”

灵悟道人阴沉的道:“你自信你能收得回这笔账?”

冷酸的点点头,燕寄云道:“不错,我有自信能收得回来,灵悟道人,咱们没有什么好多说的了。”

冷冷的哼了一声,灵悟道人道:“对,我们没有什么可以多说的,不过,在你我结那笔账之前,贫道要先除理掉另一桩事。

话落目光突然转向金飞卫,道:“小子,你去把那丫头给我先拿下来。”

金飞卫唾挺冰心花后已非一日,闻言忙应道:“小的遵命。”

话落大步走向冰心花后。

右手一抖,墨龙鞭鞭梢卷起拍的一声脆响,燕寄云冷冷的道:“朋友,你行动之前没有多加考虑。”

脆声震住了金飞卫的脚步,他的确没有考虑到冰心花后寒忆梅身后还有燕寄云。

冷森森的笑了一声,灵悟道人道:“燕寄云,你只怕没有时间照顾别人了吧?”

金飞卫心头一动,重又大步向冰心花后走过去。

紧了紧手中的墨龙鞭,燕青云森寒的冷声道:“金飞卫,我的话,不再说一遍,生死全在你自己了。”

灵悟道人扬扬倒八字眉,阴声道:“燕寄云,你唬不倒人的。”

灵悟道人的话说得轻松而肯定,好像他有十足的把握能牵制燕寄云似的。

事实上,他自己心中全没有把握,但此时人单势孤,他必须装做很有把握才能使金飞卫放心的使出全力替他卖命。

姜是老的辣,这就是老江湖的手段。

金飞卫也不是易於之人,他也看得出灵悟道人不一定能敌得住燕寄云,但是,美色当前,使他侥幸的心理大大增加。而忽略了事实。

古往今未,侥幸之心不知丧了多少人的性命。

金飞卫终於停在冰心花后寒忆梅身前不到五尺的地方了。

和善的,他笑起:“寒姑娘,我并不忍心得罪你,只要你跟我走,我一切都可以听你的!”

心中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悲愤,冰心花后寒忆梅冷冷的道:“真的?”

心头一喜,全飞卫连声应道:“真的,完全是真的,如有半字虚假,叫我不得好死,行吗?”

银飞卫人不能行动,那颗心却自是活的,见状忍不住冷声道:“天晓得他会不会有真话。”

金飞卫脸色一变,突然回头道:“老二,你这是什么意思?”

银飞卫道:“没有什么意思,我只实话实说而已。”

眼一瞪,金飞卫冷声喝道:“你给我住口。”

银飞卫冷笑一声道:“凭什么,就凭你比我大两岁?”

心中恨这般人恨到了极点,冰心花后见状故作轻视的冷笑声道:“你明知人家不可能听你的,又何必摆这个威风自讨没趣呢?”

金飞卫脸一红,冷笑道:“他非听我的不行。”

酸意冲昏了银飞卫的头、他冷声道:“我可没有义务一定得听他的。”

冰心花后寒忆梅冷冷的道:“银飞卫,你当然没有义务要听他的,你们本来就是平起平坐,谁也不比谁小嘛!”

银飞卫心中央然觉得一暖,忙道:“那当然,那当然。”

冰心花后淡然一笑道:“再说,在太湖君主座下。你的出力也比较多,对外的事大部份都是由你去跑,比方说百花洲你就常来,有时候我几乎觉得尤遗德手下的人中,就只有你一个比较有作为呢?”

有些晕淘淘的感觉,银飞卫眉飞色舞的道:“嘿嘿,寒姑娘太看得起我了,太看得起我了。”

妒意带来了煞气,金飞卫冷声喝道:“寒忆梅,你少说两句行不行。”

举手理理额前散乱的秀发,露出那张迷人的粉脸来,寒忆梅冷冷的道:“口是我的,我要说你管得著吗?”

金飞卫一窒,冷声道:“我就要管。”

寒亿梅冷笑道:“那你就管管看吧!”

额角上暴起了青筋,金飞卫冷喝道:“你以为我不敢。”

冰心花后冷声道:“敢你就动手啊!”

金飞卫冷冷的哼了一声,双掌级级抬了起来。

心中真担心金飞卫会伤了寒忆梅,银飞卫插嘴冷笑道:“寒姑娘,将来你要是跟著他走的话,他就是这样来完全听你的。”

冰心花后寒忆梅冷笑道:“我原本就没有期望他全听我的。”

心头猛然一动,金飞卫缓缓放下双掌,阴毒的冷笑一声道:“我知道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冒死闯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