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十八章 深入险地

作者:雪雁

只见灵悟道人形容狰狞如厉鬼,狂吼怒叫,人如疯狮般的从燕寄云正面扑了上来,十指弯曲如钓,状如要片片活撕了燕寄云。

瘦削道人则一声不响的从后面暗袭上去。

他们师徒二人,事先虽然并没有约好怎么攻击,但却配合得天衣无缝。

因为,瘦削道人早就在等著机会了。

在血影玉燕白燕玲的惊呼声中,三寸神面派的目光跟著转向三人;见状也不由自主的脸色为之一变。

显然,他也没想到瘦削道人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暗袭。

因此,三寸神面妖也呆住了。

只有冰心花后寒忆梅有心理上的准备。

因为,她一直都在注意著瘦削道人的一举一动。

在血影玉燕与三寸神面妖惊慌无借的那一刹那间,白影一闪,冰心花后寒忆梅倾尽全力,飞身扑向瘦削道人,行动快得出奇。

身子一幌,在一声低沉寒森的冷笑声中,燕寄云展开了行动。

瘦削造人眼看着自己双掌就要印在燕寄云背上了,却没想到在决不可能来得及门避的情况下燕寄云竟会如轻烟淡雾般的突然消失了。

心头一沉,瘦削造人本能的急忙向投撤掌,就在这时;一股奇大无比的压力已自他背任压了下来。

一个踉跄,身子直向正面扑来的灵悟道人迎了上去。

他已无法自制。

眼都红了,灵悟道人似乎已失去了临敌前的镇定与对敌的机智了。

弯曲的十指,随著急探而出的手臂,刚劲的抓进正面迎来的人左右胸中。

“师傅你……”

本来打算大笑的,但是,猛然听到声音之后,灵梧道人却又笑不出来——

痴呆呆的凝目望著面前神色迷茫中充满著痛苦与恐怖的那张猿猴般的脸,灵梧道人道:“参星,是你……”

瘦创道人——参星道人迷惑中带有怨恨之意的冷声道:“师傅,你真个不知道是我?”

手,不敢马上自参星道人体内抽出来,灵悟道人猛点著头道:“真的,我真的没有看清是你呢。”

参星道人难以置信的道:“但我已看出正面迎上来的是你……

灵悟道人急声道:“可是,我!”

参星道人道:“可是你是我师傅。”

痛苦的望著参星道人,灵悟道人道:“参星,你不相信我?”

参星道人道:“我……我只相……相信师……师…傅的武功及……及视力都……都比我…我强,我……能看…看清是你,你不……不……该看不出…是…是……我。”

身子一软,这个一生投机取巧的道士,就因为投机而断送了自己。

连个让他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灵悟道人麻木的道:“也许是天意如此。我怎么会看不出来是我自己的弟子呢?”

众叛亲离,灵悟道人的雄心壮志本已被燕寄云压迫得决消失了。

这一来,更无法再振作了。

手,从参星道人余温犹在的体内抽了出来。灵悟道人眼看著参星道人的尸体缓慢的倒了下去了。

参里道人的尸体一倒,灵悟道人才发现在参星道人身后三尺左右处站著脸色苍白的冰心花后寒忆梅。

心头一震,灵悟道人道:“是你下的手。”

冷冷的,冰心花后道:“不错,是我。”

消沉的笑了一声,灵梧道人心灰意冷的摇头,道:“我没想到,真没想到你还会有报复的能力。”

冰心花后寒忆梅冷然一笑道:“现在你想到了?”

灵悟道人沉叹一声,道:“但是太晚了。”

冰心花后冷笑道:“你不想再等机会?”

扫了燕寄云一眼,灵悟道人道:“我不会再有机会了。”

话落突然转向燕青云,灵悟道人沉重的道:“燕寄云,你说是吗?”

冷凛的,燕寄云道:“道长,自己的生死在自己手中,也许,你仍有机会。”

灵悟道人一呆,道:“你是说放我回去?”

冷冷的,燕寄云道:“有那种可能?”

就因为明知没有那种可能,所以灵悟道人才那么一问。

燕寄云的回答,灵悟道人并又觉得意外。

只是,他仍不明白燕寄云为什度要说他们有机会。

灵悟道人道:“我知道没有那种可能。”

声音冷凌无比,燕寄云道:“因此,道长,你必须自己闯?你的生死完全操在你自己的手中了。

灵悟道人全呆住了,他知道,燕寄云这句话就等放是决定了他的命运了。

因为,他明白自己的武功决不能与湖海孤叟相提并论,而湖海孤叟却被燕寄云逼得自绝而亡了。

沧然一笑,灵悟道人道:“燕寄云,你知道我闯不过去。”

冷森森的笑著,燕青云道:“道长,你当年的勇气与豪气那里去了?”

提起当年,灵悟道人脸色突然一变,是第一次,他想到了善恶之报的问题。

沉沉的长叹了一声,灵悟道人道:“假使贫道没有当年那份

(少两行)

坚决沉冷的点了下头,燕寄云道:“假使道长不想自救的话,的确是太晚了。”

参云道人忍不住插口道:“自救,谁不想自救呢?燕少侠,你说我们该怎历个自救法?”

燕寄云平静的道:“斗智,斗力都可以?”

参云道人迷惑的道:“跟谁斗啊?”

冰冷的答了一个字,燕寄云道:“我!”

“你!”

冷冷的,燕寄云再度重复道:“不错,是我。”

肥胖脸上的那对小眼睛突然一亮,参云道人似乎突然想通了,脱口道:“跟你斗干什么?”

冷冷的,燕寄云道:“闯过我这一关。”

参云道人道:“你只要跑开点,咱们师徒二人,不要闯不是也就过去了吗?”

冷冷的笑了一声,燕寄云道:“但你们却非闯不可,我不可能站开的。”

参云道人道:“那又为什后?”

燕寄云缓慢的泳“你师傅知道。”

参云道人转向师傅,道:“师傅。你真知道?”

沉重钢比的点了下头,灵悟道人道:“不错,我知道。”

”为什应?”

灵顿道人道:“我欠了他的?”

参云道人道:“欠他的我们还他不就是了吗?”

沉重的笑笑,灵悟道人道:“我们是要还他的,而且,马上就要还了。”

话落转向燕寄云道:“当年贫道曾参与那件事。而且,不只贫道一个,燕寄云,你知道还有谁?”

燕寄云道:“我并不全知道那件事,但我已知道一部份了,剩下的,他们会陆续告诉我的。”

灵悟道人道:“你所指的他们,可是那些当年曾参与其事的人?”

燕寄云冷冷的点了点头,没有开口。

灵悟道人道:“你一个也不准备放过?”

冷冷的笑笑,燕寄云道:“道长,你们当年曾想到过要放过燕家的什么人吗?”

突然一呆,灵悟道怔立了半天,才黯然的点点头道:

“不错,我们谁也没想到过。”

燕寄云道:“那道长以为我现在该有那种想法吗?”

灵悟道人沉重的道:“你可知道你要找的人还有很多?”

燕寄云道:“而且一个比一个狠。”

灵悟道人沉声道:“狗急跳墙,猫急上树,你不怕自己手段太狠,逼得他们联合起来吗?”

燕寄云道:“他们现在该已经联合起来了。”

灵悟道人道:“你能肯定?”

参云道人道:“欠他的我们还他不就是了吗?”

燕寄云点头道:“不错,我能肯定,因为,道长你就是一个例子,你或许会说你是为了自救而不得出动,但真正的慾望,使你远自蝗眼山,跋涉千里来此的目的乃是为了保有你当今的地位与名望,当你面临死亡之时,你才突然想到一动不如一静。”

话落一停,道:“道长,那些人现在的情况就跟你当初未下山之前,完全一样,他们所能想得到的,只是怎样设法来保全自己的名望与利益而且。”

灵悟道人惊异的望著燕寄云道:“你怎么会想到这许多?”

燕寄云冷森森的漫声道:“因为我一直不能忘了各位。”

灵悟道人看看参云道人道:“燕寄云,你要赶尽杀绝?”

燕寄云冷冷的道:“道长在替谁担心?”

坦然的指指参云道人,灵悟道人远:“参云。”

燕寄云道:“他当年没有参与吧?”

灵悟道人道:“是没有参与,你信不信?”

燕寄云点点头道:“我知道他没有参加。”

灵悟道人道:“就凭贫道这么一句话?”

燕寄云冷冷的道:“是他自己说的,因为他一直不知道我们之间所谓的当年那件事是什么。”

灵悟道人点点头,道:“看来贫道是空替他想了一场心事了百’

燕寄云道:“你要他现在走还是等一下走。”

灵悟道人道:“现在走,你肯放人吗?”回头看了冰心花后寒忆梅一眼,燕穿云道:“我只能告诉你我们之间的事已经完结了”

灵悟道人知道燕寄云话中之意,目光扫了冰心花后寒忆梅一眼道:“寒姑娘;你说呢?”

冰心花后寒忆梅冷然一笑,道:“我有个疑问。”

灵悟道人道:“什么疑问。”

冰心花后寒忆梅道:“如果本帮有人侵人你峻用山而被困无力突围时,你怎么放法。”

灵悟道人心头突然一动,道:“姑娘何不说明白点?”

“不留下点什么吗?”

灵悟道人呆之许久,突然沧凉的大笑一声,道:“哈哈……天道循环,报应不爽,想不到贫道也有今天,好,姑娘,你说吧,你要他留下点什么?贫道现在还活著,一定替你办来”

冰心花后寒忆梅寒著脸值:“一条手臂。”

灵悟道人道:“左手还是右手?”

冰心花后寒忆梅道:“左臂”

焕然转身,灵梧道人右手运掌如叉,惊雷弃电般的斩下了参云道人一条左臂。

几乎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参云道人一条左臂已在鲜血喷洒中摔在地上。

怔冲仲的望著地上那条原本属及自己的手臂,参云道人几乎无法相信那是他自己的。

右手斩落了参云道人的手臂,左手运指如飞,点了参云道人好几处穴道封住他左臂的血脉沉声道:“参云,你走吧。”

像是突然想通了那只手臂是属伪他的了,参云大人大叫道:“啊呀,我的手臂。”

森冷的大喝了一声,灵悟道人道:“参云,要命的,你快给我回去。”

参云道人惨白著脸道:“可是……”

灵悟道人怒喝道:“听到没有?”

不敢再多开口,参云道人忍痛应进:“弟子自己走?”

灵悟道人强忍住心中的酸楚,冷声道:“你自己走。”

参云道:“师傅,你呢?”

“少废话,快滚。”

参云道人木然的呆了呆,回转肥胖的身体就往江边走去。

冷冷的,冰心花后寒忆梅道:“慢著!”

老脸突然一变,灵悟道人道:“寒姑娘,你想反梅?”

伸手人袖中,寒忆梅摸出一枚三寸宽六寸高的刻有一朵梅花的金牌令抖手抛给灵悟追人道:“叫他拿着这个走。”

老脸缓和了下来,灵悟道人把“梅花令”交给参云道人,道:“走吧。”

参云向灵悟道人深深的望了一眼,才大步向江边走去。

冷冷的,燕寄云道:“道长,你的事情全处理完了吗y’

平静无比的,灵悟道人道:“全办完了。”

燕寄云道:“只剩下你我之间的事了吗?”

灵悟道人平静的道:“你要贫道怎么个还法。”

燕寄云冷冷的道:“道长,你可以自己选。”

灵悟道人道:“你不怕吃亏?”

燕寄云冷漠的道:“我要是害怕,、道长,我不会要你自己选了。”

灵悟道人笑了笑,道:“年轻人,你仍有看作爹的遗风,太宽厚了些。”

冰冷冰冷的,燕寄云道:“是先父,道长,也许你今天就不必本这条路了,这是我们父于不同之处。”

盘膝坐了下来,灵悟道人道:“燕寄云,你日后会不会再上崆峒山。”

燕寄云冷声道:“那要看有没有上去的必要。”

灵悟道人道:“假使贫道告诉你说崆峒山上已没有与你有关的人了,你会不会相信?”

的确有些疑以相信,燕寄云道:“道长,当年就只有你们师徒几个人?”

灵悟道人道:“共有几个。”

燕寄云道:“扣除你师徒三人,道长还有四个不是吗?”

灵悟道人道:“他们不是崆峒山的人。”

燕寄云脱口道:“是些什么人?”

摇摇头,灵悟道人道:“燕寄云,贫道只有责任还清自己所欠的,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深入险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