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 二 章 邪恶现形

作者:雪雁

从屋顶上飞身跃落王宅院墙之外,燕寄云目注火光仍在继续升高漫延的王宅,再看看火势正在减弱的那个一别七年的家。心中只觉一片茫然,现在,他是真个身如浮萍,飘泊不定了。

茫然的看了好一阵子,燕寄云才飞身向后倒射出七八丈远,落地转身向祠堂奔去,不过片刻工夫,人已到达祠堂大门口了。

目注那片寂静的屋字,燕寄云突然迟疑起来了,七年来,他一直急著想回来看看,但是,一但回到这里,他却又觉得一片空洞茫然了。

一个低沉响亮的声音,起自燕寄云右侧两丈外的桥头上,道:“小檀越,你犹疑了?”

缓慢的转过身来,燕寄云看到了桥头上飘然而立的那个苍松古月般的老和尚。

淡淡的,燕寄云道:"大师主持大佛寺?”

老和尚点点头,道:“是的,小檀越,老衲佛缘,小檀越,昨夜你曾到这里来过,也会到老相禅房去过吗?”

没有否认老和尚的话,燕寄云道:“大师留下的教言,燕寄云见到了。”

佛缘凝重的道:“小檀越手示,老衲也已见过,因此,老衲知道改变不了你的初衷。”

淡漠的笑了笑,燕寄云道:“因此大师想到了另一条路。”

佛缘道:“小檀越指的是那条?”

燕寄云朗声道:“佛渡有缘人,大师,燕寄云以为你该想到这句话才是。”

佛缘长叹一声道:“小檀越,老衲虽然早知道自身所学绝非‘潜龙’之敌,但却真的曾经想到过那句话。”

燕寄云一怔道:“曾经?大师,什么改变了你?”

佛缘沉重的道:“小檀越,也许你会相信,老衲绝非畏死而改变的。”

燕寄云凝重的道:“燕寄云相信大师所言绝非假话,但是,却仍然不明白什么事改变了大师你的本愿,只要燕寄云活著一天,杀戮就一天不会停止。”

佛缘宣声佛号,沉声道:“阿弥陀佛,小檀越,老衲只有相信这是劫数了,在劫者难逃,老油凭一已之念,竟妄想改变天意,也许太痴愚了。”

燕寄云淡漠的道:“什么使大师想到天数的。”

佛缘道:”今夜发生的一切。”

燕寄云一怔道:“大师一直在场?”

佛缘又轻宜一声佛号,沉声道:“是的,小檀越,老袖一直在场,这才使老袖日耳闻了人心的险恶,以及,知道小擅越你内心深处仍潜存著仁慈善恶之心,自‘潜龙’初现,距今已有八十年了,这八十年来积存的罪恶,也许又要洗刷一次了。”

摇头淡淡的笑了笑,燕寄云道:“大师,燕寄云只知自己是为什么而来,却无意为江湖洗刷什么罪恶。”

佛缘道:“小檀越,到时你自然会明白老衲所说的,牵一发,动全身,整个武林,息息相关。小檀越,你已牵动了它!”

燕寄云想了想,道:“也许大师说得对,但是,燕寄云仍将本著初衷行事,大师最好不要寄望什么?”

佛缘道:“小檀越,老衲并不寄望你去杀伐,老衲只希望你能常记住天心好生之德。”

燕寄云接口道:“大师,燕寄云心中有一句话,其份量将超过大师你所说的那一句。”

佛缘沉声道:“善恶终恶报?”

落漠的笑了笑,燕青云道:“太师说得对,燕寄云今夜又令大师失望了。大师可还有什么吩咐的吗?”

佛缘虽然听出燕寄云话中有逐客之意。但却并不动容,温和的道:“老袖还要请教小檀越一个问题。”

燕寄云道:“只要可以奉告的,燕寄云决不推辞。”

佛缘道:“小檀越约定明天三更才进莫家庄,老衲相信小檀越绝非为了惧怕什么,而是,白天这一天里,小檀越,你一定有些要完成的工作。

燕寄云不加可否的道:“大师以为呢?”

拂缘道:“小檀越想会会三叉村的父老们了。

燕寄云笑道:“给他们带来灾难?”

佛缘高宣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小檀越,你打算这就离去吗?他们在等待著你。”

燕寄云俊脸上掠过一丝黯然之色,但只一间便消失了,他淡淡的笑道:“大师,也许你可以告诉他们,世间已无燕寄云了。

佛缘大师沉叹一声,道:“小擅越,老衲可以那么做,虽然,佛门不打诳言,但老衲仍愿为小檀越效这个劳。”

燕寄云郑重的一抱拳。道:“‘燕寄云谢过大师了。”

佛缘大师道:“小檀越,你仍没说出这一天你将用於何处。”

燕寄云道:“会几个朋友。”

佛缘道:“有血?”

星目中掠过一抹杀机,燕寄云道:“大师猜的对。”

佛缘轻叹一声,没有再追问下去,望著燕寄云道:“需用多少时间?”

燕寄云不解的望了佛缘一眼,道:“时间可长可短?大师问这些做什么?”

佛缘不答反问道:““由此处赶到黄山掩云岭。浮云寺,以小檀越你的脚程,需要多久?”

燕寄云一楞道:“大师,燕寄云并不打算到那里去。”“

佛缘凝重的道:“小担越,你必须去。”

燕寄云道:“可有个必去的理由?”

佛缘沉声道:“小檀越。老油相信理由非常充份。”

燕寄云道:“对谁而言?大师?”

佛缘道:“对你,小擅越。

燕寄云怔了怔道:“大师没说出那个充份的理由来。”

佛缘道:“去救一位女施主。”

呆了一呆,燕寄云突然淡漠的道:“大师。燕寄云与她可有什么关系?”

佛缘道。“你与她完全没有关连,但是——”

没等佛缘把话说完,燕寄云已抢口道:“大师,燕寄云方才曾经说过,我无意为江湖消什么罪恶,大师如有救人之心,何不自己前去?”

佛缘大师平静的道:“小檀越,老衲的话还没说完,如果老衲把话说完后,你仍认为该由老衲前去,那时老纳也许会去。”

燕寄云点头道:“大师请说。”

佛缘望着燕寄云,凝重的道:“小檀越,你可想过当年府上遇难时。你避难於秦老施主家中,他们为什么没有在村内搜索吗?”

俊脸上突然涌起一抹愧恨神色,燕寄云木然的站了许久。才沉重的道:“是的,我记得,曾有一个长相与身材很像我的人,代替了我。”

佛缘大师追问道:“小檀越可记得他叫什么吗?”

燕寄云深深的吸了口气,沉重低缓的道:“寒玉龙。”

佛缘大师道:“他有个妹子叫寒忆梅,小檀越可曾听过这个名字吗?”

燕寄云心头一震,猜疑的问道““大师指的是武林盛传的‘百花盟’的主持人,‘冰心花后’寒忆梅?”

佛缘郑重的道:“小增越,‘冰心花后’艳丽动武林,老衲眼未见过,但由其兄之生像推断寒忆梅之美,绝不会是无的之笑。”

燕寄云俊脸一变,急急的问道:“大师要燕寄云去救的人,可就是那位寒恩人之妹?”

佛缘大师摇摇头,道:“老衲要你去救援的人并非‘百花盟’之主,但此人寒忆梅却视之为左右手。掌理百花盟一切机密要事,此人一失陷于敌手,百花盟之损失将难以估计。”

燕寄云道:“燕寄云需在何时赶到那里?”

佛缘大师对燕寄云的突然转变,似乎并不觉得意外,开口道:“小檀越决定要去了!是纯为了报恩吗!”

燕寄云闻言先是一怔,突然又领会了佛缘的话中含意,落漠的笑了突。道:“‘大师,也许并非全是报恩,一路上,燕寄云无处不听到一些少年武士提及“百花盟’及‘百花盟’盟主之名,大师,燕寄云也是年轻人啊!”

佛缘大师上下的打量了燕寄云一阵子,然后沉重的道:“小擅越,你说的与你心里所想的恰好相反,小檀越,人生有许多当尽的义务,仇与恨,并不能代表你的一生,小檀越,你或许并不完全相信老衲,但老衲所说的却句句出自肺腑。”

目光从老和尚庄严的脸上,转到锁龙桥下清澈的水面上,燕寄云那样凝视了很久,才道:“大师,燕寄云不敢说自己是否真能采纳大师金玉良言,但却将考虑到这句话。”

话落重又转回话题,道:“大师可否见告那位‘百花盟’中被困者的名号。”

佛缘大师这:“她叫云飞霞,机智超人,武林中送她一个号,叫她‘花狐”

燕寄云间言忙道:“大师可有什么其他吩咐吗?”

佛缘大师闻言忙道:“小植越,慢著,老衲可以先引你去见。一个人,她会带你去。”燕寄云疑惑的道:“什么人?”

佛缘道:“就是下来向老袖求援的人,小檀越与她同行,也省去老衲一番送她的麻烦了。”

燕寄云毫不思索的道:“‘大师请先行,燕寄云随后就到。”

佛缘道:“小檀越还要先去完成那件心愿吗?”

燕寄云冷冷一笑,道:“今天我不去了,我要先进祠堂祭扫一番。

佛缘缓慢的摇摇头道:“小檀越,你不是说不要他们知道你仍活在人间的吗?那里面有驼背秦三看守看.你怎么进去呢”

俊脸突然一变,燕寄云犹疑了。

佛缘沉声道:“小檀越,只要心诚,形式又何足道,何况,人死不能复生,睹物伤情,与事何补。”

深深的吸了口气。燕寄云转向祠堂,跪地叩了三个头,缓缓站起身来,低沉的道:“大师,走吧!”

佛缘点点头,在转过身去的刹那间,他看到那张苍白的俊脸上,挂著两行清泪。老和尚边走边忖道:“提得起,放得下,想不到他小小年纪,竟能完全做到这句话,看来武林却是真的要兴起了。”

大佛寺在锁龙桥东,黄山脚下,距三叉河足有十几里远,是以,两人赶到山下时,天已五更将尽了。

大佛寺建放宋初,依山而建,寺庙占地。不过亩许方圆,但气魄却十分雄伟幽静,由于四处俱无人家,所以香火不盛,一般俗僧,谁也不愿到此地来,因此,若大一处庙宇,数十年来,就只有佛缘大师与他的两个弟子主持著。

除了几蹲大佛像外,庙中别无价值之物,因此。山门一年四季,少有关闭的时候。

伸手推开庙门,佛缘转身道:“小檀越,请。”

燕寄云忙止步道:“不敢,大师请先请。”

老和尚笑了笑,道:“那老衲在前带路了。”

话落缓慢步进去、燕寄云就跟在佛缘后面。

两人跨进山门。突听前面两丈多远的大佛殿上传出一个雄浑低沉的声音,道:“天都快亮,令师怎么还没回来呢?会不会真的碰着了燕寄去那小杂种了?

燕寄云俊脸一变,如冷电般的目光,突然凝注在佛缘大师带有惊异表情的脸上,两人全部停住了脚步。

这时,大佛殿上响起另一个声音道:“伍老施主,燕施主七年前已然家破人亡,伍老施主难道仍不志当年那一掌之恨吗?”

先前说话的那人冷声道:“只可惜当年老夫有事他往,否则…

“阿弥陀佛,老施主这么说,可就不对了,燕老施主,扶危济困,兴桥铺路,解一方生民放倒悬,可谓仁义豪侠,老施主与他虽有私人恩怨在内,也不该说那等刻薄言辞啊!”

先前那人怒声道:“你是什么东西,连佛缘见了我都得谦让三分;凭你也想说我,哼,要不是看在佛缘面上;我早砸碎你那颗秃头了。”

那人闻言不温不火的道:“伍施主,老衲年已六十,死不为天,但是,你想叫老衲为命而罔视真理道义,那老施主你就看错了老衲了,想当年,施主路过三叉村,因顽童一句闲言,伸手将之劈成两半,视人命如草芥,说实话,老衲还觉得燕施主当年那一掌下手太轻了些呢!”

佛缘闻言大惊,脱口高呼道:“伍施主,老衲来了。”

话落连忙转对燕寄云低声道:“小檀越,此人当年与今尊有点过节,请小檀越暂避一下。”

冷漠的笑了笑,燕寄云道:“燕寄云要见见他。”

大佛殿上响起一声暴喝。紧接著人影一闪,正对著大殿正门的石阶上涨现一个高大的白发老者。

他右手五指扣住一个六十上下的老和尚。

星目很快的在那老者身上打了个转,燕寄云嘴角上突然泛起一丝阴冷的笑音。

那老者年在八旬上下,一身米黄衣服,白眉金鱼眼,鹰鼻薄嘴chún,一张白得看起来有些发青的胖大面孔,透出踞傲凶唳之气。

腕被白脸老者控制的老和尚与老者相比,则显得瘦小了些,苍眉大眼,瘦削的脸上透射著刚毅不屈之色,虽然此时已痛得满头大汗,但却没哼出半声来。

白脸老者目光仅只在燕寄云身上瞥了那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邪恶现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