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二十章 chún枪舌剑

作者:雪雁

燕寄云道:“盛怯毒草!”

血影玉燕白燕玲一呆,道:“千毒洞中不是没有怯毒草吗?你从那儿弄来的怯毒草呢?”

燕寄云深沉的道:“寒亿梅要怯毒草,因此我必须有。”

血影玉燕白燕玲呆了一呆,皱著眉头道:“可是,根本上就没有这种东西,她就算一定非要不可,弄不到,那也是没法子的啊!”

燕穿云道:“装棵别的草也可以。”

血影玉燕白燕玲望着燕寄云道:你不怕被她认出来?”

“有把握的,”燕寄云道:“她不会打开看的。”

血影玉燕白燕玲道:“她师傅总要打开看吧?”

燕寄云笑了笑,没答腔。

血影玉燕白燕玲道:“万一她师傅认出来怎么办呢?”

燕寄云道:“事实上,她不用打开石匣就知道里面装的”不是怯毒草了,因为,她知道百花洲上已没有这种东西!”

血影玉燕白玲玲道:“那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停住手中的工作,凝重的,燕寄云道:“我说过,我得找出足以令她相信的证据来。”

怀疑的望著燕寄云手中的石匣,血影玉燕白燕玲问道:“有可能吗?”

燕寄云道:“也许有那可能。“语落又开始磨起来。

顺手在坐石边缘上拉丁一颗长草,血影玉燕白燕玲试探著道:“云哥哥,你打算怎么做法?”

燕寄云道:“我得先见见寒忆梅。”。

血影玉燕白燕玲道:“把石匣亲手交给她?”

燕寄云点点头。

血影玉燕白燕玲道:“万一她问起来,你怎么回答?”燕寄云道:“把实情告诉她。”

越听越不明白了,血影玉燕白燕玲瞪大了眼睛望著燕寄云道:“云哥哥,你越说我越不明白了,你既然要把石匣内装上假的‘怯毒草’经由寒忆梅的手去蒙混她师傅,为什么又要把实情告诉她呢?”

运用功力,燕寄云此时已把石匣内部四角挖平,侧睑看看白燕玲,他道:“等见了她之后,你就会明白了。”

血影玉燕白燕玲道:“为什么?不现在告诉我呢?”拿起身边早先磨好的石匣的盖子,燕寄云站起身来,淡淡的笑笑道:“等见到她之后,你就会明白了,现在我们得去找她了。”

从燕寄云坚决的神态,血影玉燕白燕玲心知问也是白问,当即道:“等我把小师哥找来了,我们一起走。”

语落未等燕寄云开口,引天发出一声长啸。

血影玉燕白燕玲的呼叫声犹在耳边未息。三寸神面妖已从两人右后方一块桌面大小的青石设跳了出来,人没到,笑

声先到:“小师妹,成了?”

粉脸儿一红,血影玉燕白燕玲白了三寸神面妖一眼,哝道:“什么成了?”

突然想到了少女的自尊心的问题,三寸神面妖一窒,呐响的道:“没,没什么,没什么了!”血影玉燕白燕玲心中很明白他所说的”成了“是指的什磨,当然她自己也不愿意真个在燕穿云面前把事情真个让三寸神面妖说出来,当即岔开话题道:“你早就等在石头后面了?”血影玉燕白燕问,三寸脚面妖才突然想到自己出来得太急了,习惯的,他忙道:“没有没有。”

杏眼一瞪,白燕玲道:“没有?没有怎么我呼声未落你就到达了。”三寸神面妖看了燕寄云一眼,不好意思的小脸一红,道:“小师妹,真的没有;是真的,我实在找不到隐蔽的地方方便嘛?”

血影玉燕白燕玲道:“我不信,这么大的一座山岭,除了那块石头之外,你会找不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要不要我找给你看。”

看情形,三寸神面妖心知是混不过去了,尴尴的笑了笑,把求救的目光扫了燕寄云一眼,涎著脸道:“小师妹,看在同门的情谊上,你给小师哥我留点面子好不好?”

朗朗的笑了一声,燕寄云开口打圆场道:“燕玲,在这附近,那里看起来的确比较隐蔽些,而且,小师见可能原先并没看见我们就在这里。”

连连点著头,三寸神面妖笑道:“是没看见,是真的一点也没看见。”

重重的哼了一声,血影王燕白燕玲道:“狗屁,谁相信你的鬼话。”

心知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寸神面妖笑容一敛,正色的望著燕寄云道:“燕娃儿,你有什么打算?”燕寄云道:“前辈问的是那一方面的打算?”

三寸神面妖一呆,道:“方才你小师兄还叫得蛮顺口的,怎么一下子就变成前辈了,燕娃儿你不会是突然间神智不清了吧?”

俊脸一红,燕寄云道:“礼当如此。”

仰著脸盯著燕寄云,三寸神面妖正色道:“札?燕娃儿,我看咱们爷儿俩就把这个礼字免了如何?那两个字我听起来挺憋扭的。”血影玉燕白燕玲也不希望燕寄云称她师兄为前辈,因为这么称呼,使她时常觉得凭空比燕寄云高出一辈而拉远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当下也帮腔道:“云哥哥,你没看见我小师兄一直长不高吗?那就是因为他担不起那两个字的关系。”

三寸神面娇重重的咳了一声,道:“和尚身边只闻秃驴,燕娃儿,我小师妹虽然不该揭我的短处,说的可也是实话,一回生、二回熟,小子咱们已经相聚了这许久了,老那么喊,总不免使人觉得生份许多。”

笑笑,燕寄云道:“那座燕寄云失礼了,小师哥。”

咧著嘴乐了好一阵子,三寸神面妖才道:“小子,你方才不是问我问你那一种打算吗?我告诉你,我问的是目前就要走那下一步棋的打算。”

燕寄云道:“去找寒忆梅。”

三寸神面妖道:“去揭穿‘素手观音’的真面目?”

点点头,燕寄云道:“正是。”

三寸神面妖道:“凭口舌?”

燕寄云道:“不错,凭口舌。”

三寸神面妖道:“你以为她相信不成?”

燕寄云道:“完全不相信。”

三寸神面妖一呆,道:“那…那你去找她干什么?”

燕寄云凝重的道:“等我见了她你就会知道了。”

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血影玉燕白燕玲,显然、三寸神面妖是以为燕寄云已经跟血影玉燕白燕玲在他现身之前就商量过了。

回望了三寸神面妖一眼,白燕玲道:“师哥,别老盯着我,我与你一样也不知道。”

笑了笑,三寸神面娇道:“小子,何不现在就告诉我们呢?”

沉重的。燕寄云道:“我们得赶在、‘素手观音’与寒忆梅见面先找到寒忆梅,因此,批刻没有那许多时间去谈细节”。

三寸神面妖道:“你怕她先下毒手?”

燕寄云凝重的道:“不错!”

小脸儿突然一变。三寸神面妖道:“这一段时间。说不定‘素手观音’已把寒忆梅找去了也不一定。”

燕寄云冷静的道:“‘素手观音’得先见了那白发老者之后才会想到下毒手,而那白发老者又不敢飓目张胆的往百花盟去,因此,我估计短时间内,素手观音还不至于把寒忆梅抬去。

心虽然有些酸酸的感觉,但已经可以克制了,血影玉燕白燕玲道:“万一他们之间有什么秘道可以通人联络呢?”

燕寄云脸上并没有感到意外的表情,点点头,冷静的道:“这个我也考虑到了,就算他们有秘道可联络。他们见了面之后,仍然要秘议一番,因为,这个变化对他们而言,可以说是一个巨大变局。”三寸神面妖用惊异的目来在燕寄云脸上搜寻了好一阵子,才道:“娃儿,听你说来有条不紊,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些是你在什么时候想到的?”

燕寄云平和的道:“一出那千毒洞,我就想到了。”

感慨的摇着头,三寸神面妖道:“小子,你那脑袋瓜子里面究竟一天到晚装著些什么念头。”笑著,燕寄云道:“提防敌人,算计敌人的念头。”

笑容相当轻松,但那话的含意细想起来,并不使人觉得轻松,以他般年龄,他脑海里原不该只有这两种念头才是。

有人说患难中的少年人早熟,但却很少有人解释,说明那重重忧患逼使一个年轻人早熟地去实有多无情,多残酷。

似乎看到了那淡淡的笑意深处所隐藏著的沉重逼人的惨澹韵味,三寸神面妖急忙岔开话题,道:“小子,咱们这就走吗?”燕寄云道:“这就走吧,我们早到一步,寒姑娘就少一分危险性。”

看了血影玉燕白燕玲一眼,三寸神面妖好像突然间又恢复了年轻人的所特具的活力,蹦蹦跳跳的当先带路向岭下奔去,一面道:“我知道打那里走近,我来带路。”

百花盟的待客大厅,谈不上雄伟宏大,也没有什么雕梁画栋,它所具有的是纯朴,洁净而清雅。

大厅坐南朝北,大门之外,沿着大门前势并排着两列男衣帑剑的武禁女子,个个持剑当胸,目不斜视,肃穆而威严。

这就是百花盟的接客阵容。

在大厅面向门的神位下的大八仙桌旁的客位上,燕寄云岸然而坐,他面前桌上放着一杯香茗,他带来的石匣就放在杯子旁边。

三寸神面妖与血影玉燕白燕玲都打横坐着,燕寄云对面坐著花孤云飞霞,大厅内、各按方位站著八个黑衣带剑少女。

花狐云飞霞与燕寄云见面已不只一次,但眼前这种近乎示威的气氛,却使她无法开口,除了频频励茶之外,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气氛沉寂得使人发窘,每个人都有这种感觉,但谁也找不出一句适当的话来说。

血影玉燕白燕玲虽然也是一肚子气,但当著燕寄云的面,她不好说什么。

冰心花后寒忆梅忙道:“前辈远来是客……”

未等寒忆梅把清说完,三寸神面妖已抢口截住,冷笑道:“寒盟主,我矮子可不是来做客的,我们这种客人你百花盟也不欢迎,咱们此来,只不过是替燕寄云带带路,陪陪他而已。”冰心花后寒忆梅道:“前辈过去。”

三寸神面妖急爆的道:“过去的已全过去了,提他则什?”冰心花后寒忆梅沉重的道:“晚辈不会忘记那些的,只是,只是……唉!”他没有说出来只是什么?

三寸神面妖气头上也没有心思去想那“只是”二字中的含意。

血影玉燕白燕玲正在全心全意的克制著自己,无心去一听。

只有燕寄云是真正的冷静旁观者,也只有他在揣测着那“只是”两个字中的深刻含意。

三寸神面妖一挥手道:“寒盟主,不必”只是“了,你我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你与燕小子去了给你们之间的斗争吧,我矮子只不过想早点离开而已。”眨眨那双带著重重忧郁的大眼睛,冰心花后寒忆梅沉重的道:“前辈,畜牲尚有三分恋旧知恩之也。何况是人,只是……唉!”突然把脸转向寒忆梅,三寸神面妖道:“我们使你为难了?”声音有些怯怯的,寒忆梅道:“前辈……”三寸神面妖冷笑道:“好了,寒盟主,干你的正事吧,从今以后我们不再踏进你百花盟总坛就是了。”

重重的叹息一声,冰心花后寒忆梅道:“唉,唯天地,知我心。”

话落目光缓缓移到燕寄云冷漠的俊脸上,道:“燕大侠此来……”手按在杯子旁边的石匣上,燕寄云道:“怯毒草。”花容微微一变,冰心花后寒忆梅道:燕大侠进过千毒洞了?”

点点头,燕寄云道:“进去过了。”

心情似乎渐渐平静下来了,冰心花后寒忆梅平和的道:“燕大侠,你是寒忆梅所见到进千毒洞的人之中,唯一活著出来的人。”

燕寄云冷静的道:“姑娘觉得怀疑的?”

寒忆梅道:“我没那么说。”

把石匣推到寒忆梅面前,燕寄云道:“姑娘可要看看匣中的怯毒草吗?”

冰心花后寒忆梅道:“燕大侠既然进过千毒洞,想必这怯毒草错不了的。”

燕寄云道:“姑娘,你令师可曾向你提到过千毒洞中的景象与地形吗?”

冰心花后寒忆梅道:“提过,燕大侠问此则什?”

燕寄云道:“我要姑娘印证看看我有没有进洞过。”

法落一顿,接道:“洞道有九曲十三个湾,第四湾道上见水,十一湾道是一段水域,水域一过,便是第十二湾,洞道开始向上斜,对吗?”

冰心花后寒忆梅冷漠的道:“燕大侠如果不是在向寒忆梅及百花盟夸能耐的话,我确实可以相信你是进过洞的了。”看了石匣一眼,燕寄云道:“姑娘如果能相信这一点,咱们便可以开始往下谈下去了。:”

冰心花后冰冷的道:“燕大侠除了证实这”怯毒草‘是真的之外,咱们还有作座可谈的?“。

燕寄云道:“姑娘能确信这怯毒草是真的吗?”

冰心花后寒忆梅道:“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chún枪舌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