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二十一章 弄巧成拙

作者:雪雁

惋惜的摇摇头,素手观音道:“燕寄云,想想看有多可惜,如果不是为了感梅儿弟舍身救你之恩而心怀图报之心,你又休会至于落到这步田地,以你的武功与智力,目下的一正二邪要收拾你又谈何容易呢?”

愧恨,歉疚齐上心头,冰心花后伤感的含泪道:“师傅,你……”

摇摇头笑笑,素手观音道:“不用那样称呼我,这许多年来,我虽然一直扶持你,教导你武功,但我并没有什么恩惠给你,我们是各取所求,谁也不久谁的。”

寒忆梅泣道:“师傅,这些年来,我们朝夕相处,形影不离,难道说你真……”

坦然的笑了一声,素手观音道:“梅儿,不要在我面前提‘感情’两字,如果我心中真有那个字的话,千毒洞内的那三十几具枯骨就不可能产生了。”

粉脸骤然一变,冰心花后寒忆梅道:“他们都是……”

素手观音冷酷的道:“都是帮助你及百花盟的人。”

目瞪口呆的望了素手观音许久,冰心花后寒忆梅才吃力的道:“你……你真会那应做?”

冷酷的笑了一阵子,素手观音道:“燕寄云设有告诉你,他在洞中所见到的吗?”

突然间止住了哭泣,冰心花后寒忆海双目直直的盯在素

手观音那张平和中带著冷酷的脸上,好像她突然认不得这个与她日夕相处,长达五年多的女人似的。

淡淡的笑了笑,燕寄云道:“由你告诉她,我觉得比我自己告诉她更容易使她相信。”

素手观音道:“燕寄云这么说,你倒是应该感谢我了。”

燕寄云笑笑道:“我是很感谢你挺身自己出来证实了你自己的真正身份,不过,这与你应该走的最后下场,并没有什么连带关系。”

美目在燕寄云脸上转动著,素手观音笑道:“年轻人,你说说看,我应该走什么样的最后下场的呢?”

声音突然变得十分冷酷,燕寄云道:“死!”

“死?”重复了一句,素手观音笑道:“那一个人能逃得了,这个最没下场呢?年轻人。”

冰冷的笑了一声,燕寄云道:“的确世间没有一个人能逃得过这个下场,不过,这下场的定法很多。“

素手观音道:“照你的说法看来,你好像已知道我该是个什么样的走法?”

燕寄云道:“不错,你的走法是由我送。”,素手观音先是一怔,突然大笑道:“来……来世?”

好一阵子,素手观音才止住笑声道:“燕寄云,你不觉得好笑吗?“

冷静得近乎冷酷,燕寄云:“我并不觉得好笑,我只奇怪以你的江湖经验与狡猾,何以会没想到一个问题。”漫不经心的,素手观行道:”想到什么?你没有成家,没有后代的问题,嗯?“

没有理会亲手观音的嘲弄,燕寄云道:“在下说的是你

既然知道我进百花盟之前,就知道你的真正身份及你的好险本性了,你以为我真会相信百花盟的徒众之中会没有你的眼线了。“

笑容一收;素手观音面色一整,道:“年轻人,莫非你早就想到了?”

冷冷的笑声,燕寄云燕:“素手观音,你方才不是还在赞美在下狡猾机诈,如果连这点摆在眼前事实我都视如不见,那么是大笑话了吗?”

倏然把脸一沉,素手观音道:“年轻人,你想唬我?”

燕寄云冷俊的道:“素手观音,於其说我想唬你,反不如说我想看看你在最后关头上突然大失所望的那付尊容来得恰当一些正确一些。”脸色渐渐凝重起来,素手观音道:“你在使诈?”

燕寄云深沉的道:“芳驾一定是有什么根据才这么说的。”素手观音冷声道:”我亲眼看到花狐那一指没有点错地方。”燕寄云笑道:“在下知道你在暗中看著,所以我一直没动。”

素手观音脸上浮动着杀抗冷声道:“那实在很不幸,年轻人。”

冷冷的,燕寄云道:“这不幸决不是我的,而是你的,素手观音。”试探著,素手观音道:”你说的倒像是真有把握似的。“

燕寄云暗中提了一口真气,道:“如果千毒洞中你那老相好曾经告诉过你,他那一拳打在我背上的结果的话,一定会知道云姑娘的那一指点在我身上会不会有结果。”

粉脸一沉,素手观音一跃而起,双掌猛然挥扫出去,全力扫向桌于周围的众人。

掌出狂飓如刃,凝而不散,功力火候,均非武林一流高手能与之相提并论。

早就防著她这一著。

燕寄云扶在桌上的手往上一抬,一张巨大的大仙桌子突然间掀了起来,桌面对准素手观音撞了过去。

“轰然”一声巨响桌子碎成了几片木屑,四故飞舞,洒满了大厅,素手观音的威猛掌力也被化放无形了。

藉物挡掌力,这种功力的确骇人。

素手观音一呆,耳边突然响起三寸神面妖的声音叫道:“小子,你可真有一手,我怎么就没看到你吃亏上当过?”

血影玉燕白燕玲也已恢复了功力,她第一件事就是飞身扑向门口那四个黑衣少女。

四个黑衣少女正自被燕穿云惊人的功力骇得呆在那里不知所借,那会防到有人对她们下手。

红影一闪,接著血光四起,惨叫之声才传人耳中,四个黑衣少女已全做了无头之鬼。

惨叫的号叫声惊动了门外的内排黑衣女子,登时人声沸腾,乱成一片。

持剑当门而立,血影玉燕白燕玲沉声喝道:“大家听著,百花盟的真正敌人乃是素手观音本人,你们谁都不是她的敌手,别进来。”

厅外的人事先是一怔。突然有人大叫道:“姐妹们。别听她乱说,老师傅一向为本盟的事操着心、谁不知道。”

接著有人叫道:“准是他们三个想与本盟做对,说不定盟主等又遭到她们暗算了呢?”

“对,咱们冲进去看看。”

“冲!”

杏眼一瞪,血影玉燕白燕玲冷声喝道:“谁敢妄动?如果我们真个有心要消灭百花盟,你们个个不成气候的东西能济事吗?”

人群中有人道:“别听她的,我们拼。”

白影一闪,血影玉燕白燕玲身边突然出现了花狐云飞霞,她向厅外的弟子扫了一眼,以十分沉重的语气,缓声道:“素手观音确实是本盟的真正敌人,盟主安然无恙,你们现在都不要进来,事情真像,等厅内的事解决之后,你们自然会知道,话较沉声吩咐道:”素梅,兰心何在。“

人群中立时跃出两个眉目秀丽的持剑少女,齐声应道:“弟子等在。”

花狐云飞霞道:“你们立刻去通知本盟其他的弟子,叫她们及时向四周山林内疏散,所钟声集合。”

二女恭身应了声是,分成两路,向谈而奔去。

花狐云飞霞道:“你们也散开步吧。“

众人中有人开口道:“我们要助盟主一臂之力。”

花狐沉声道:“真正忠心于盟主的人,此刻就该散开去,以避凶险如果执意要留下来的,就是素手观音的亲信,因为,此间的事你们谁也帮不上忙。”

人群中有十五六个闻言散了开去,当地仍然留下五六个没走。

冷冷的笑了一声,花狐道:“你们不走?”

握著剑,五个少女没有开口。

花狐冷笑道:“很好,我就知道在这种紧要关头上,你们非暴露自己的身份不可,现在大厅内的事我们还没解决,我不出去,但等事败之后,你们也决无法越得出百花洲。”

血影玉燕白燕玲低声道:“云姐姐,你到你们盟主那边去吧,她虽然已知道了素手观音的本来面目,但多年来的情谊她只怕放不下,你得守住她,以免她在紧要关头上横里插手,带来危险才好。“

花狐同意的点点头道:“说得也是。”

话落急步回到寒忆梅身边。

素手观音方才倏起发难,全力的出击未能得手,她已看出燕寄云真的不好对付了,因此,一直没有二次出手攻击。

平和的笑笑,燕寄云道:“素手观音,我们之间的事该怎么个了断法?”

心中虽然充满怯意,老脸上却仍然冷做无比,素手观音冷笑道:“年轻人,是单打,是群攻你摆出来吧。”三寸神面妖忍不住插口道:“群攻?老妖婆,你配吗?”脸上并无恼怒之色,素手观音冷笑道:“三寸丁,像你这样的料子,来个十个八个的,姑奶奶还不放在心上。”

三寸神面妖笑道:“真的?”

素手观音冷声道:“不信你试试。”

三寸神面妖道:“怎么个试法?”

素手观音道:“你上来看看。”

三寸神面妖脸色一变,故作慌乱的连连摇著手叫道:“上去?那我矮子可不敢,一者你不会放在心上,再者,那老毒物也会呷醋,里攻外合,我可消受不起。”

素手观音虽然是个荡妇婬娃,但三寸神面妖当着许多人的面前公开嘲弄她,她仍然无法忍住,桃腮一变,怒叱一声道:“给老娘躺下,你!”

掌随声出,狂刮如电,直攻三寸神面妖胸颈。

有心要试试素手观音的功夫,三寸神面妖忽然冷笑,一声道:“站著比躺着自在些不是吗?”声音才起,双掌也递了出去。

掌风一接,“轰然”一声,震得山动屋摇,落坐飞扬如烟。

三寸神面妖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大步,右臂微觉酸麻。

素手观者双肩连幌了几幌,人即没向后退。

事情很明显,比内功,三寸神比之素手观音还差了一点。

似乎没想到素手观音见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力,三寸神面妖一呆,道:“看不出你这老妖婆还有几下子呢?”

素手观音心中也同样的觉得吃惊,她吃惊的倒不是怕自己敌不住三寸神面妖,而是与三寸神面妖平行的还有个血影玉燕白燕玲,而比这两个人更难对付的还有燕寄云。

心中有所恐惧,眼睛不由自主的向通往内厅的那扇门扫过去。

三寸神面妖冷笑道:“老妖婆,别作梦了,今天你是死定了,你那老相好在千毒洞中吃了燕小子一掌,差点没把魂给吓掉,你还以为他敢来接应你啊。”

站在门口的白燕玲道:“师哥,那可说不定。”

三寸神面妖道:“怎么就说不定了。”

血影玉燕白燕玲道:“人家先约好了啊。”

三寸神面妖道:“除非他不要命了。”

趁著三寸神面妖说话的时间,素手观音又向那扇门扫视了好几眼,但却依然没有丝毫动静。

心中可真有些急了,因为素手观音自己知道,凭她一人之力,她决无法越出大厅之外,更不用说消除敌人了。

血影王燕白燕玲道:“那老毒物,就算要命也只有半条命了;他在洞内所挨的那一掌,已经打掉了他半条了。”

三寸神面妖道:“谁说不是?因此…”

三寸神面妖话声未落,哭听一个低沉震耳的声音响自门口处,道:“谁说老夫不敢来了?”

闻声知人,就像是突然见到了主人的狗,素手观音怒叱一声,飞身扑向三寸神面妖骂道:“姑奶奶剥了你这三寸丁。”

双臂挥动,五指如钓,一招“长虹贯日”,飞身电取三寸神面长头部——突如其来的声音,使得三寸神面妖略微分了一下神,惊觉回头时,素手观音已经扑到了。

出手应放已来不及,矮小的身躯骤然间一矮,溜滑的向左飘出三尺,检位的避过了当面而来的一爪。

三寸神面妖突然滑脱素手观音似乎并不觉得意外,冷叱声中。一只莲足还没站地,双臂突然沾著三寸神面妖滑出的方向斜扑出去,一蓬带著蓝光的细丝,挟着双袖带起的锐风,喷泉似的喷洒出去。

血影玉燕白燕玲见状粉脸一变,脱口叫道:“师哥暗器。“

在血影玉燕喊叫声中,燕寄云人已绕空扑到,探手拉起三寸神面妖一只右臂,向右侧飞射出去。

燕寄云落在三寸神面妖面前时,素手观音洒出的那蓬青针已到了他身后,等他伸手去拉三寸神面妖时,毒针业已袭到。

花容同时一变,冰心花后寒忆梅与花狐不由自主的同时“啊”了一声。

素手观音与白发老者脸上也都映溢著喜色。

担心的是空担了心,喜悦的也空喜悦了一场,因为那些毒针并没有近燕寄云的身体,便自行掉落了。

直到燕寄云拉著三寸神面妖落地站好,众人才勉强克制住了自己的惊讶。

三寸神面妖著地先在自己身上找了半天,没见毒针,才问道:“小子,你挨了几针。”

笑笑,燕寄云道:“挨了几针我还能活看。”

三寸神面妖道:“真有那么厉害?”

燕寄云笑道:“方才那四个少女的死法你没看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弄巧成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