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二十三章 目盲心明

作者:雪雁

燕寄云的话使心中全打斗戒备的桃花太岁吓了一大跳,本能的,他叫道:“你是那条线上的?”

燕寄云道:“你看呢?”

桃花太岁道:“我没时间跟你打哑谜,快说。”

不急不徐的燕寄云,道:“霍府大公子,在下的时间比你的更重要。”

心中虽惊,但还沉得住气,桃花太岁冷声道:“你既然知道时间重要,何不早报个名上来?”

仍然那么不急不徐的,燕寄云道:“尊驾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原以为你能从声音中认出在下是谁的。”

燕寄云这么一提,桃花太岁倒真觉得这声音他有些熟悉了;但一时之间,就是想不起来。

重重的哼了一声,桃花大岁道:“朋友,在本人心中,你只怕没有你自己所想的那么重要,因此……”

燕寄云道:“因此你没有理由要能听出我的声音,对吗?”

桃花太岁一昂首,傲气十足的道:“没错,正是那么说的。”

燕寄云笑道:“在下若问一件大事,一定可以帮助尊驾记忆。”

桃花太岁冷哼一声,道:“朋友,在下说过,我没有那

么多时间。”

燕寄云道:“连想一想尊驾那对照子是怎么丢掉的时间都没有,对吗?”

脸色突然一变二个可怕的影子突然浮上了桃花太岁脑海。

这个人,五莲庄三个字没法罩得住他,因此,桃花太岁脸上的傲气开始消失了

嘴chún在动著,桃花太岁连连自语似的道:“是性燕的……是你,不错,是你。”

突然紧张的道:“燕寄云?”

这三个字,他是用颤抖著的声音说出来的。

颜抖,似有传染力,周围的人的心都在颤抖著,连那两个老者也不例外。总是那么从容不迫,燕寄云缓声道:“霍大公子,你终于敢想起来了?”

失去了傲气,也失去了镇定,桃花太岁向接连退了三大步,脱口道:“姓燕的,你……你来干什么?”笑著,燕寄云道:“你们父子不是很明白我来是干什么吗?霍大公子,事实上,在你那双照子未失之前,你就知道有一天我会来的,而且,也知道我干什么。”

桃花太岁沉声道:“找家父来的?”

俊脸一寒,缓慢的,燕寄云道:“当年三叉村中,令尊好像并没有只找先父一个。”

话说得不带火气,但却冷得令人打心底觉得发冷,觉得发僵。

才停止颤抖的馨音又抖动了起来,桃花太岁惊恐的道:

“姓………姓燕的,你……你要!”

燕寄云森冷的,道:“大公子,你是在下进庄之前所遇到的第一个霍家的人。”

燕寄云没有说一个凶狠的字眼,但话却已说得十分清楚了。

听得是怎么回事,但却仍然忍不住要重复一遍,桃花太岁惊恐的道:“燕霄云,你…”

生硬的,燕寄云道:“霍大公子,你知道在下的用意。”

“不错,桃花太岁是知道。”

右臂突然一挥,桃花太岁脸一沉,喝道:“拿下来。”

机械化的动作,六个黑衣汉子全抽出了随身带著的武器。

天,仍然那么热,但是,此刻众人已没有时间去体会热与不热了。

两个老者进退维谷的站在一边,由故弄不清那一边会得到最役的胜利,因此,他们也不知道该向著那一边才好。

此刻,他俩心中都在后悔没早来一步,或晚来一步;却偏偏遇上了燕寄云。

六个黑衣汉子做的是要攻击的架势,但却没有一个敢抢先发动攻势。二六个手下不敢自己动手;桃花太岁也迟迟不敢下令,因为,他明白动手的任果,就像他自己亲眼看到了那径果似的。

人在感到心虚的时候,往往会想到求助,因此,桃花太岁想到了那两个老者。

脸色一缓,桃花大岁道:“方才那两位朋友何在?”

本来都不想开口,那晓得燕寄云竟开口道:“两位前辈,你们的难题来了。”

不开口是不行了,酒糟鼻子老者道:“霍公子有何吩附?”

话,已不像先前那么恭敬了。

桃花大岁沉声道:“助我把姓燕的拿下来。”

两人心中觉得为难的也是这个问题。

同时呆了一呆,接著彼此互望了一眼,但谁也找不出恰当的话来。

等了一阵子未闻回声,桃花太岁又道:“二位怎么说?”

不答话是不行了。

又彼此对望了一眼,酒糟鼻子老者开口道:“霍公子,咱们是来给令尊拜寿的。”

桃花太岁沉声道:“这个在下知道,因此……”

乾瘦老者忙道:“霍公子,我们在未明白贵庄与燕公子间的过节之前,恐怕……”

脸色一沉,桃花太岁深冷的道:“两位朋友,你们可别忘了在这临江驿百里之内你们得听谁的。”

这是实话,否则,他们也不会远巴巴的把正事放下,跑来替别人上寿了。

但是,对头可也不是个省油之灯,二正之一的湖海孤叟是怎么死的早已传遍武林了。

要与湖海孤叟比,他们自知还差得很远。

目光从桃花太岁没有眼珠子的脸上转到燕寄云脸上,试深著,酒糟鼻子老者道:“燕公子,这事实在令我俩为难。”

心中似乎一点都不急,燕寄云道:“在下却并不觉得为难。”

乾笑两声,酒糟鼻子老者道:“是是,那当然,可是,我们可就不同了,燕公子,你知道,霍庄主家大业大,我们燕寄云笑道:”得罪不起?”

乾瘦老者忙道:“嘿嘿,可不是吗?”

燕寄云道:“那么两位只有听从命令,上罗?”

等的正是这句话,似乎生怕燕寄云再补充什么,酒糟鼻子老者忙道:“只是,燕公子,那么一来,我们老哥俩可就要失礼了,朗笑一声,燕寄云笑道:”这是什么话,兵刃相见,非死即伤,各凭艺业求生求胜,那有什么失礼可言!”

两张原本以为得计的老脸突然又沉了下来了,他们没想到对方把话说得这么乾脆。

不知是气还是急,桃花太岁脱口道:“你们就把我们五莲庄看扁了,混帐东西。”

酒糟鼻子老者忙道:“不敢,霍公子,我们只是自知无法与姓燕的抗衡而已。‘一话落拱供手,道:”告辞了。”

不管桃花太岁的反应如何,两个老者相互一望,匆忙的向来路上奔了回去。

桃花太岁与他那六个手下的信心原本就不坚定,这一来可就更动摇了。

右臂一抖,墨龙鞭稍振出一声清脆的响聋,燕寄云道。

“各位朋友,请吧。”

这是一个不能不解决的局面,也是一场无可退避的战

争。

双方都知道不打是不可能的。

双方也都知道那最役的结果。

两个老者一口气冲出了有十丈远,估量著燕寄云看不见他们了,酒糟鼻子老者突然停了下来沉声叫道:“老哥,慢点。”

乾瘦老者止住脚步,转身走回到酒糟鼻子老者面前,道:“怎应啦?”

酒糟鼻子老者道:“咱们就这度走了吗?”

乾瘦老者道:“不然怎样?还回去不成?”神秘的笑了笑,酒糟具子老者道:“五莲庄咱们可也得罪不起啊。”

乾瘦老者道:“性燕的咱们更得罪不起。”

酒糟鼻于老者道:“那我们为什么不双方都不得罪呢!”乾瘦老者一怔,道:“办不到呀?谁不想那么做呢?”

拉乾瘦老者的膀子,酒糟界于老者道:“我们要是行动够快,能赶在姓燕前面的话,我们就可以双方都不得罪了。”

瘦脸上喜色一闪,乾瘦老者忙道:“真的,你说说看,是什么法子?”

酒糟鼻子老者说道:“我们边走边说。”话落,逞自往道旁奔去。

跟在他后面。瘦老者道:“喂,不对了,怎么不走大路呢?”

酒糟鼻子老者道:“我们得绕过燕寄云,怎底能走大路呢?”

瘦老者道:“别卖关于,为什么?快说呀!”

酒糟鼻子老者道:“咱们先燕寄云赶到五莲庄的第二关,把燕寄云已到了,第一关的情形报告给他们,不就双方都不得罪了吗?”

乾瘦老者点了点头,突然又一皱眉头,道:“万一姓霍的小子回来一印证,咱们……”

酒糟鼻子老者笑道:“这不是招人忧天吗?你想想看,连湖海孤叟都死在那小子手中了,那么七个废物在姓燕的眼中又算得上是什么料子呢?”

瘦老者放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道:“果然周到,只是,姓燕的不知道会不会赶到咱们头里去?”

酒糟鼻于老者道:“我所担心的也就是这个,咱们得加快脚步了。”

五莲庄的第二道卡子与弟一道相距有二里许,由放二人绕道而行,因此花了一段不短的时间里。

二道卡子位放青龙河边,守住跨越河面的唯—一条石桥。

卡子设在一个面积约有半亩的大阮之内,“这里,原先并不是五莲庄的产业。

两个老者匆匆忙忙的奔到桥头,脚步还没踏上石桥,姑在两旁的两个黑衣汉子已过来拦住二人的去路。

望了二人一眼,酒糟鼻子老者急声道:“烦二位大爷带”咱们去见见你们当家的。”

右边一个斜眼汉子冷声道:“拿来。”

酒糟鼻子老者道:“拿什后?”

斜眼汉子道:“第一道卡子就是二位的通行证明。”

酒糟鼻子老者道:“没有,第一道卡子出了事了,我俩

是特地跑来报告的。”

两个汉子怀疑的打量了二人一眼,斜眼汉子冷声问道:“此话当真吗?”

乾瘦老者道:“我们怎么敢欺瞒五莲庄呢?”

这句话两个黑衣汉子觉得十分合理,斜眼汉子点点头道:“跟我来。”

转身向大院走去。

桥仍留下一个黑衣汉子守住。

跟在黑衣汉子身没,两人通过了三道卡子才进人大厅中。

画课雕梁,陈设雅实,显见此地原来的主人必是个雅士。

按照斜眼汉子的手势,两人在八仙桌寿椅子上坐了下来,斜眼汉子人内通报去了,-一不大工夫,由内间走出一个青衣老者来圆圆的光头,天生的秃顶,一睑下垂的横向,狮子口,两眼既圆又凶,恰似虎眼。

两个老者一见此人,脸色同时一变,急忙站起身来,齐声道:“虎眼僧前辈。”

不错,此人正是江湖中人只知其绰号而不知其名的虎眼僧。一摆了摆手,示意二人免礼,虎税增道:“两位找我?”

酒糟鼻子老者忙道:“是的,前辈。”

虎眼僧冷漠的道:“何事?”

酒糟鼻子老者道:“第一道卡子出事了。”

凶光闪射的一对虎眼在二人脸上打量了一阵,虎眼僧

道:“出了什么事了。”

声音平静,显然他并不怎么相信。

乾瘦老者急声道:“少庄主他与人对上了。”

虎眼僧冷哼一声道:“谁?你们的伙伴?”

两个老者连忙摇手,道:“我们那里敢惹他。”

冷哼一声,虎眼僧道:“谅你们也不敢,那么是谁?”

酒糟鼻子老者道:“燕寄云。”

全身猛然一震,虎眼僧道:“燕寄云?”

酒糟鼻子老者道:“‘就是那个杀了湖海孤叟的小子。”

虎眼僧脸上的傲气变成了焦急了,脱口道:“吩咐下去,立刻向第一道卡子出发。”,斜眼汉子应了声是,飞奔了出去。

红毒的太阳,依然霸道无比的罩住大地,因此,庙前的那几棵柏树的荫影也依然使人望之而生出亲切的感觉。

带著满头大汗,虎眼僧统领著十八个手下,一马当先的冲到了柏树荫下。

当然,他也看见了那一些横七竖八,残肢断臂的尸体了。

机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虎眼僧呆往了。

设面的十八个手下及受命跟来的两个老者也先征赶到了。

同样的,他们也都呆住了。

两个老者的目光匆忙的向一橡橡的树荫下扫视著,当他们发现燕寄云就在相距不到一丈外的一棵翠柏荫下时,两个人的心跳几乎全停了不来了。

虎眼僧打量著地上的每一具尸体,直到他发现了无头的

桃花太岁时,才暴跳如雷的大吼一声道:“搜庙!”

从柏树下缓缓站了起来,燕寄云道:“不用搜!”

虎眼僧潜意识的感觉里,总以为燕寄云凶手应该藏起来才是,因此,猛然看到燕寄云,他反倒意外的呆了一呆。

燕寄云的脚边放著桃花太岁的首级,这使虎眼僧更能确定他是谁了。

脸上横向一沉,虎眼僧道:“燕寄云?”

笑著,燕寄云道:“是我,虎眼僧。”

冰冷的,虎眼当道:“燕寄云,这些人是你杀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目盲心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