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二十四章 进退维谷

作者:雪雁

进退维谷大厅中所有的人,虽然都没有站起来,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门口的三人身上了。

为了要表示自己的财多,以显示自己并不重视贺礼,千手魔君霍元稽忙道:“小哥,不忙,只要你来,就是看得起老夫了。至于贺礼……哈哈……”

淡漠的,白衣少年道:“霍庄主的意思在下明白,不过,在下这份贺礼,却与别人的完全不同,相信霍庄主必将十分惊疑才是。在此在下以为……”

仍然以一声朗笑截住白衣少年的话,千手魔君霍元稽道:“哈哈……,小哥的意思是说老夫应该先看上一看,对吗?”

冷淡的点点头,白衣少年道:“霍庄主,在下正是此意。

不过,有一点在下需要先声明,霍庄主,你最好不要以‘小哥’二字相称。”

千手魔君霍元稽道:“老夫高攀了?”

淡漠的,白衣少年道:“并非高攀,而是不妥当。”

“不妥当?”

两道浓浓的关刀眉随着这句重复的话而皱起,千手魔君霍元稽那双微圆而又冷光闪射的眸子紧紧的盯在白衣少年脸上,想从他脸上找出什么来。

淡漠的,白衣少年道:“虎眼师傅,请快解开包袱。”

虎眼僧的手激烈的颤抖着。

缓慢的,他把最后一层袍角拉了开来,一颗血腥来干的人间,豁然托在虎眼僧手上。人头上的两个黑洞洞的眼眶子,正向着千手魔君霍元稽。

一就认出了那是谁的头了。

但千手魔君霍元稽却呆呆的站立着,全无反应。

“是少庄主的头?”

“少庄主?”

周围惊异的叫声,把呆怔麻木中的千手魔君霍元稽拉回了现实。

以控制不住的声音,千手魔君霍元稽盯着虎眼僧阴狠的道:“虎眼僧,这是谁干的?”

虎眼僧偷眼扫了身边的白衣少年一眼,迟迟疑疑的道:“这……这……”

急躁的,千手魔君霍元稽道:“你倒是说呀。”

白衣少年笑道:“虎跟师傅,你就的告诉庄主吧!”

虎眼僧不安的道:“我……我怎么说?”

白衣少年道:“实话实说。”

点了点头,虎眼僧才道:“庄主,是燕寄云干的。”

没想到燕寄云会这么快就赶到,五莲庄来了,身不由主酌,千手魔君朝身后大厅内的贺客扫望了一眼,然后再转向面前的两个人。

传说中的燕寄云有“血影玉燕”与“三寸神面妖”伴行。

因此,千手魔君霍元稽脱口道:“他们人在那里?”

淡淡的,白衣少年道:“就在这里。”

一阵错愕之后,千手魔君霍元稽脱口道:“你?”

白衣少年道:“不错,就是区区在下。”

仍然极力忍耐着,千手魔君霍元稽道:“年轻人,这里不是玩笑的地方。”

白衣少年脸色一整道:“这个在下知道。”

似乎仍然不相信面前这个年轻,文弱的白衣少年就是使整个武林为之动荡不安的燕寄云,千手魔君霍元稽再问道:“你就是燕寄云?”

俊脸上涌上一丝寒意,燕寄云道:“在下正是。”

身子往后一坐,双掌倏然而出,一抡狂飙,雷惊电急的卷向燕寄云。

措身出手,两个动作几乎在同一时间内完成,出手速度快得骇人。

有意先试试这个雄霸一方的五莲庄主的功力,燕寄云也跟着迎面对出了双掌。

轰然一声大响声中,两个向前倾斜的身子突然都向后仰去。

燕寄云在适当的倾斜角度下,又把身子立正了。

干手魔君霍元稽却在无法扳回原式的情况下,向后退了一大步。

以出手抢攻的情况下,却出现了败迹,千手魔君霍元稽的一腔怒火开始消散了。

他是个阴毒无比的江湖姦邪,他能看得清时机与出手的场合,因此,他在武林中有着比他同辈人物中比任何一个都显赫的地位。

掩去满睑的惊异,千手魔君霍元稽脱口道:“好功力,姓燕的。”

大厅内的人全涌出来了。

一个个都以惊讶的目光盯着燕寄云。

也许,他们都觉得这个年轻人不如江湖传说中的那么凶猛恶毒。因此,他们脸上自然而然的全都流露出几分失望。

看都没看大厅内的人一眼,燕寄云冷淡的盯着千手魔君霍元稽道:“霍庄主,你可有什么打算?”

明知故问,霍元稽道:“年轻人,你指的是哪一方面的打算?”

冰冷的,燕寄云道:“大庄主,在下以为你应该知道才是。”

千手魔君霍元稽道:“燕寄云,你能否提示一下?”

寒冽的笑着,燕寄云道:“令郎的首级不算是提示吗?”

强忍着内心的激动,霍元稽阴沉的道:“你的意思是说本庄上的每一个人的下场都将与我儿子相同?”

冰冷的,燕寄云道:“大庄主,在下此来是还帐来的。当年燕家的下场怎样,贵庄就会得到同样的报酬。”

集在大厅门口的人群中,突然排众走出。

一个五矮身材一身百结鹄衣的蓬头花子,他暴睁着一双永远瞪不大的,带有邪恶色彩的眼睛,张开薄chún,尖刻的叫道:“燕大侠士,你连咱们来做客的也算在内了?”

一见其人,燕寄云就知道他是谁了。

淡漠的,燕寄云道:“燕某人的话,尊驾莫非没听明白?”

薄chún花子道:“能否请燕大位士再说一遍?”

冷漠的,燕寄云道:“可以,尊驾听明白了。燕某此来是还帐来的,当年燕家有什么下场,今日五莲庄就会有相同的下场。”

薄chún花子道:“那么五莲庄的朋友包不包括在内?”

亳不考虑的,燕寄云道:“那要看那一类的朋友。”

薄chún花子道:“那一类的才包括在内,燕大侠士能否举个例子?”

怪异的轻笑了一声,燕寄云道:“可以。”

大厅内的贺客全都竖起了耳朵。

薄chún花子追问道:“我要饭的在恭聆教意,燕大侠士请说。”

俊脸突然一寒,燕寄云道:“就像你‘罪丐’阁下这一类的朋友,将包括在内。”

似乎并不觉得怎么意外,薄chún花子—罪丐怪笑一声,道:“燕大侠士认得我要饭的?”

轻蔑的,燕寄云道:“江硝中人,不与官府打交道,尊驾能却因官案在武林中搏得个罪丐的邪号,尊驾之罪衍如何便可想而知了,燕某怎敢不认得尊驾?”

瞪着燕寄云,罪丐道:“燕大侠士,你还知道些什么?”

笑着,燕寄云道:“尊驾自身有多少份量。”

罪丐道:“在燕大侠士你的估量中,我要饭的有多少份量?”

冷冷的,燕寄云道:“一文不值。”

当着这许多贺客面前,这句话确实算得上是最大的侮辱。

猛然向前跨出两大步。罪丐圆睁着一双小眼睛邪恶的道:“燕大侠士,我要饭的想自己称量称量自己,是不是真如你所说的一文不值。”

冷冷的,燕寄云道:“尊驾请。”

罪丐向前跨出一步道:“燕大侠士,你估计咱们能走几招?”

燕寄云道:“不出一招,燕某叫尊驾横尸于此。”

虽说罪丐自身的武功并不怎么高明。

但燕寄云的话,在场的人听来仍觉夸大了些。

寂静的人群,立时响起一片议论声。

忍着满腔激怒,罪丐道:“燕寄云,假使我要饭的走过了一招呢?”

轻蔑的,燕寄云道:“朋友,你没有机会。”

紧逼着,罪丐道:“燕寄云,我要饭的所问的话,你还没有答复。”

冰冷的,燕寄云道:“把我这颗人头交给你。”

虽然自知决非燕寄云之敌,但却自信能走上个七招八招的。

因此,罪丐不再犹疑了!

直逼近到燕寄云面前三尺左右处,罪丐停住脚步,向千手魔君霍元稽道:“霍庄主,请让开一些。”

千手魔君霍元稽所倚之为靠山的人,就是他们师徒。

闻言忙向右闪出七步道:“少师傅小心。”

暗中提足了功力,罪丐道:“燕寄云,你先还是我先?”

轻蔑的,燕寄云道:“尊驾请。”

料定了燕寄云定然会叫他先攻。

深沉的笑了一声,燕寄云道:“不用说,他们得听你的了!”

千手魔君霍元稽道:“燕寄云,这里是五莲庄,他们该不会听你的吧?”

眸子中的杀机转浓,燕寄云道:“他们既然全听你的,这—辈子伤天害理的事准不会做少的了,那就死有余辜。霍元稽,你就下令吧!”

缓慢的,千手魔君霍元稽高高的抬起了右臂,右掌中的三颗子母铁胆映日散发出灰蒙蒙的光芒。

周围三十十个青衣汉子的目光全盯在霍元稽高举的右臂上,个个紧握手中的兵器,聚精会神的准备出手攻击。

千手魔君霍元稽以手中的六颗铁胆搏得了“干手”之称。

江湖上,几乎人人都知道他暗器手法的厉害与歹毒。

就算燕寄云能避过他手中六颗铁胆的攻击,在手忙脚乱的情况下,也势必无法躲过那三四十个青衣汉子一涌而上的猛攻。

这是五莲庄最具威力的攻击了。

大厅门口聚集的人全都静静的等待着,以第三者的立场,他们可以安闲的来看这场武林罕见的大搏斗。

大多数的人都觉得燕寄云陷身在极其不利的立场。

但却没有人想劝阻或帮助他。

千手魔君霍元稽也认为自己是稳占了上风,因此,他惯有的嚣张气焰地越来越炽烈了。

右臂渐渐扬到了最高点,就在他挥出的右臂准备向外扬的一瞬间,智园大师突然排众走进了那群青衣汉子围成的圈圈内。

微微一怔,千手魔君霍元稽沉声道:“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低沉的,智园大师宣了声佛号道:“霍庄主,自古冤家宜解不宜结,霍庄主何不息干戈以罢今日之争。”

沉沉的,霍元稽道:“大师,你觉得老夫应该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来人欺上门来了码?”

智园大师沉声道:“霍庄主,凡事宜忍宜让,急躁,暴烈足以自取灭亡。”

老脸一沉,千手魔君霍元稽道:“大师就认定老夫必败了?”

缓慢的,智园大师道:“霍庄主,胜败之事,虽然难说。

但在气势上,霍庄主五莲庄实在不宜此刻与燕少侠争执。”

心中虽然也觉得智园大师之言不无道理,但千手魔君霍元稽另有依恃,因此不为所动。

浓眉一扬,霍元稽冰冷的道:“大师,这是五莲庄自己的事,大师是事外人,似乎……”

智园大师温和的道:“老朽知道不该插手,但是,霍庄主,这里有三四十条人命,全操在你一人手中。”

老脸变得更难看了,千手魔君霍元稽冷冷的哼一声道:“大师,老夫说过,这是我五莲庄的事,大师是局外之人,请!”

沉重的宜了一声佛号,智园大师道:“霍庄主……”

冰冷的,干手魔君霍元稽道:“大师请!”

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智园大师的目光从千手魔君霍元稽脸上转到燕寄云脸上道:“小檀越你知道老衲是替这三四十条人命求请来的。”

露齿轻笑了一声,燕寄云道:“大师怎么没替晚辈向别人求请呢?”

智园大师道:“小檀越,目前操持一切的,在你而不在他们。”

仍然笑着,燕寄云道:“大师高抬了晚辈,而压低了此间主人了。”

摇摇头,智园大师道:“小檀越,飞虎堡与万毒庄毁灭使老衲替这些人担心。因此,老衲来为他们请。”

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燕寄云道:“大师认为那些人是死在晚辈手中的?”

智园大师庄重的道:“小檀越虽然来去如风,行踪似谜。

但当今武林中,堪与‘潜龙’相提并论的,除了小檀越你之外,没有第二个人有此能为。“燕寄云道:“大师当今武林之中,还有个‘血剑令’令主了。此人不是一样的是个谜的吗?”

摇摇头,智园大师肯定的道:“小檀越,不是他。”

星眸一亮,燕寄云道:“大师怎么能这么肯定?”

目光在千手魔君霍元稽脸上停了下来,智园大师没有往下说。

轻笑了一声,燕寄云道:“是此间的主人说的,对吗?”

千手魔君霍元稽突然接口道:“不错,是老夫说的。”

没有转向霍元稽道:“老夫当然能肯定。”

冷笑了一声,燕寄云道:“霍元稽,你有什么证据能肯定不是血剑令令主自己干的?”

千手魔君霍元稽冷声道:“老夫用不着拿什么证据就能肯定。”

燕寄云缓慢的道:“不错,在下也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进退维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