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二十五章 风云急变

作者:雪雁

燕寄云微微—怔,突然笑道:“尊驾是个干脆的人!”

转向霍元稽,燕寄云道:“霍大庄主,你听到了?”

仍然不死心,千手魔君霍元稽恐怖的叫道:“天剑前辈,你……”

冷冷的,天剑叟道:“霍凶稽,在这种距离下,我们都无能为力。”

有一种被人羞辱与被人利用的耻辱,千手魔君霍元稽呆了半晌,突然厉声道:“天剑叟,杀人不过头点地,你真要把信义二字丢到脑后了?”

天剑叟冰冷的道:“老夫说过,无能为力。”

全身颤抖着,千手魔君霍元稽道:“天剑叟,你……你空挂着一面白道前辈的仁义牌子,你的心,比黑道中人更险恶十分。”

声色不动,天剑道:“霍元稽,你此时才看出来吗?”

千于魔君霍元稽狂笑道:“哈哈……老夫是看出来了。”

天剑叟道:“太晚了。”

千手魔君霍元稽道:“只要老夫能脱过今日,老夫将布告天下人知道,你们二正二邪是些什么样的狼心狗肺的东西。”

天剑叟道:“你不可能脱过今日一劫。”。

转向燕寄云,天剑叟道:“燕寄云,你可以动手了,”

笑着,燕寄云道:“在下突然又不想杀他了。”

邪丐与天剑叟同时怔了一下。

天剑叟眸子一转,大笑道:“你要老夫等替你下手?”

燕寄云笑道:“在下是有这个意思。”

天剑叟道:“那你就放人吧。”

蛮以为燕寄云决不可能放霍元稽的。

因为天剑叟料定了燕寄云会是这是激将救人的圈套。

但是,事实却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淡淡的,燕寄云道:“霍庄主,你可以走了。”

有点不敢相信的盯着燕寄云,千手魔君霍元稽试探着:“姓燕的,你以为老夫会上你的当吗!”

冷然一笑,燕寄云道:“霍庄主,不用提防我,如果我要杀你,你怎么防也防不着。”

千手魔君霍元稽道:“你以为……”

燕寄云冷冷的道:“我以为你必须死,但让你死在你曾替他们卖命以求荣的人手中,比较更有意义些。”

邪丐冷笑道:“姓燕的,也许你算盘完全打错了。”

深沉的笑着,燕寄云道:“准错不了,你们不是已把五莲庄全围起来了吗?如果你们真希望留下霍元稽这个活口,会在他身陷绝境时才现身吗严邪丐道:“你没有想过别的吗?”

燕寄云深沉的道:“其他的就留给霍元稽临死之前,自己去想吧。”

话落一顿道:“大庄主,你可以走了。”

满腹狐疑,千手魔君霍元稽可真有举棋不定了。

生硬的,邪丐道:“霍元稽,快过来吧。”

仍然迟疑着。

油脸一沉,邪丐冷声喝道:“霍元稽,你真的连敌我都分不出来了吗?凭姓燕的那么几句,就令你动心了?”

心中虽然仍不安,但却不能不有所行动了。

千手魔君霍元稽开始缓慢的移向邪丐那边。

燕寄云没有丝毫阻拦的迹象。

一步一步的,千手魔君霍元稽向外移动出去一丈多远,突然飞身射落到邪丐面前。

神态转变得很快,千手魔君霍元稽敬的朝邪丐施了一礼道:“多谢前辈援手。”

皮笑肉不笑的咧咧嘴,邪丐漫声道:“霍老弟,不要谢我,我老要饭的可没有伸什么援手的啊。”

这称呼就透着生分。

千手魔君霍元稽是老江湖,脸色立时—变,急忙恭敬的道:“全仗前辈的虎威。”

邪丐早闭着眼睛,冷淡的道:“霍老弟,别尽管给我老要饭的戴高帽子,咱们还是先谈正经的吧。”

心头一震,干手魔君霍元稽忙道:“是,是,晚辈听候差遣。”

邪丐冷沉的道:“霍老弟,你可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放你口马?”

千手魔君霍元稽道:“他以为已经调拨得我们自己的人对自己的人起子怀疑了。”

邪丐道:“你有没有怀疑?”

坚定的,霍元稽道:“晚辈不敢。”

邪丐森冷的道:“是不敢而非没有,对吗?”

惶恐的摇着手,千手魔君霍元稽连声道:“不,不,晚辈真的没有。”

邪丐漫声道:“真的?”

千手魔君霍元稽忙道:“晚辈可以发誓。”

大笑了一声,邪丐道:“哈哈……霍老弟,发誓对你我这种人,决起不了作用的,除非……”

千手魔君霍元稽忙道:“除非什么?请前辈明示。”

低沉的,邪丐道:“你能证明给老要饭的看看。”

千手魔君霍元稽:“前辈要晚辈怎么证明,请吩咐,晚辈绝对会全力以赴的。”

邪丐偏着头问道:“真的?”

千手魔君霍元稽道:“是真的。”

淡淡的,邪丐说出了一个字:“死!”

连连向退了两大步,千手魔君霍元稽惊怖的盯着邪丐那张阴沉得发冷的老脸道:“前辈在吓唬晚辈了。”

扳着脸,邪丐道:“老要饭的说的是实话。”

一颗心,直往下沉,千手魔君霍元稽恳切的望着邪丐道:“前辈,你……你真相信姓燕的所说的那些调拨言辞吗?”

邪丐冷酷的道:“霍老弟,你的年龄虽然足有姓阈的三倍大,但智力却远不及他。事实上,他并没有调拨,他说的全是事实,半点不假。”

又向后退了一大步,霍元稽重复道:“事实?”

邪丐道:“不错,是事实,你当年能出卖别人,今天又有什么理由不能背叛老夫?”

千子魔君霍元稽哭泣着脸道:“晚辈并没有背叛前辈咽。”

冷冷的,邪丐道:“霍老弟你的心思,我老要饭的明白得很,不用多说了。”

软求无效,千手魔君霍元稽突然神态一改,威胁着道:“前辈就这么当着天下人之面,处决一个忠心耿耿的手下人?”

邪丐道:“这里并没有天下人。”

干手魔君霍元稽骇然的道:“你们早就计划好要将这些人处置掉了。”

邪丐道:“能陪着名动武林的燕寄云一起死,各位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再向后退了一步,千手魔君霍元稽道:“老夫现在算是看清了你们了。”

邪丐冷漠的道:“霍老弟,你想过去与那些人会聚在一起吗?”

估量着七八尺的距离,邪丐无法一把擒住自己,霍元稽冷笑一声道:“老夫正是要过去和他们一起。”

话落飞身一跃,退下七八尺远,、连续纵跃三次,已落身到人堆里了。

怀着满腔激恨,千手魔君霍元稽一站定了身子,立时大声道:“各位朋友,方才邪丐的,大家都听到了,要求生存,我们只有一拼了。”

霍元稽一个“了”字才—出口,突然大吼一声。

暴弹两丈多高,落地一连蹒跚的退丁三四步,伸手指着那贺客道:“他……他是血剑令的手……手下。”

蹒跚的向前跨两步,便“砰”然一声,仆卧地上了。

端端正正的,他背心插着—柄血剑。

他,曾以五莲庄而傲视江湖同道。

他却从来没想到会有今日这个下场。

他只想依赖别人的势力起家,却没以完全依赖别人,将会蒋个什么后果。

人群突然散开,一个矮小瘦弱,全不起眼的土里土气的小老头子已被众人围了起来。

血剑令就是这个人发出来的。

毫无惧色的向四周扫了—眼,土老头子笑道:“各位终于把我老人家给找出来了。嗨!那可实在是各位的不幸。”

低沉的宣了一声佛号,智圆大师道:“施主的大名如何称呼?”

土老头子笑道:“大和尚,令师没告诉你?”

智圆大师道:“家师告诉贫僧什么?”

土老头子道:“咱们是同门呀!”

智圆大师平静的老脸突然一变道:“同门?”

土老头子道:“算起来我还是你师叔呢。”

像是突然想起子什么,智圆大师脸色骇然一变,不安的道:“家师倒是对贫道提过一段三十年前的往事,”

土老头子道:“三十年前,嗨!有些沾边了。”

智圆大师沉重的道:“据说,三十年前,本门佛字辈上其中有一位‘佛愚’师叔,功力在同辈师叔中高居首位,但却不愿受佛规拘束,因此……”

土老头子道:“因此怎么样?”

智圆大师道:“被掌门祖师逐出门墙,但他却在武林中闯出了更多的祸事,搏得个‘地面煞神’的绰号。”

“地面煞神”这四个字—出口,周围那些贺客便全都惊呆了。他们虽然各自做着慾待扑击的姿态,但却没有一个人此时还有动手的勇气。

地面煞神冷笑一声道:“智圆,你记忆不错嘛。”

沉重的,智圆道:“夸奖了。”

地面煞神笑道:“智圆,算起来你我是同门师侄,你可有什么要求没有?”

智圆低声道:“你我并非同门,施主说错了。”

地面煞神一怔道:“智圆,连你也敢逐我?”

智圆大师弟凝重的:“此非敢与不敢的问题,而是少林戒律如此。”

地面神煞道:“少林戒律能于此时护得了你吗?”

平静的智圆大师道:“并非本门戒律护我,而是佛门弟子应该舍死去维护戒律。”

地面煞神微微一怔,冷笑道:“那就由你去舍命维护戒律吧。”

话落向四周扫了—眼道:“各位不用怕,老夫此来的目的不在各位,各位另有对手,老夫要先去会会我们的主客了。”

话落昂首阔步的排众而出,迳向燕寄云走去。

天剑叟、邪丐,单只这两个人,燕寄云就没有把握能应付得了,如今又加上个凶名久着的地面煞神。

这种突如其来的演变,确实是燕寄云原先所未曾料到的。

地面煞神的现身,使燕寄云对今日之局完全失去了取胜的把握了。

但是,他并不畏惧,他知道自己早晚会遇上这种场面的,他唯一觉得可惜与遗憾的,是这场面来得太快了些。

缓慢而镇静的,燕寄云解下了墨龙鞭。

在燕寄云身后七八尺处,地面煞神停住脚步扬声大笑道:“小子,看样子你是想拼了?”

转向地面煞神,燕寄云道:“尊驾以为我会怎么做?”

地面煞神笑道:“才以为你是个识时务的人。”

淡漠的笑了笑,燕寄云:“你看我像那种人吗?”

天剑叟插嘴说道:“年轻人,问题不在于像不像,而是你有没有反抗的余地,事实已很明显的摆在你前了。”

燕寄云冷冷的道:“我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了,三位相信吗?”

邪丐接口道:“我们没有不相信的理由,只是,小子,你既然早就料到会有今天了,想必你早已有了今天应有的打算了。”

右臂一振,黑龙鞭散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燕寄云寒声道:“各位还要再问吗?”

天剑叟森冷的道:“年轻人,你的意思老夫明白,不过,在事实还没有完全不可收拾之前,老夫仍要郑重的警告你—声——不要轻举妄动。”

忍不住狂笑了起来,燕寄云道:“哈哈……这是威胁?”

凝重的,天剑叟道:“年轻人,不管你怎么想,老夫仍要把指令传到,如果你跟我们走,也许,你用不着付出你想像十的代价。”

语气也突然跟着天剑叟改变了,地面煞神道:“不但不必死,而且,你的地位将在我们之上。”

燕寄云笑道:“这是利诱。”

天剑叟郑重的道:“年轻人,不管你的看法怎么样,咱们的话是出自真诚的,可以说我们当家的是在诱惑你,但是,最主要的一点是你有被利诱的本钱。”

燕寄云淡谈笑道:“这么说,这是我燕某人的荣幸了。”

邪丐插嘴道:“小于,确实可以这么说。”

燕寄云反问道:“那要是燕某真个在三位之上,那三位会甘心吗?”

地面煞神说道:“我们的团体是以武功来定坐席的,因此.在我们的集团里,决不会埋没了人才。”

星眸—转,燕寄云道:“你们当家的放心见我吗?”

天剑叟道:“只要你燕寄云遵照我们的方法去做,他自然没有不见你的理由。”

燕寄云道:“在下该怎么做?”

以手中寒天杖向前面大厅前的那群人指了指,邪丐:“处理了那些人。”

燕寄云道:“只处理一半对吗?”

地面煞神大笑道:“的确得留下一半,否则,武林中人又怎能知道你已进了我们的集团来了呢?”

燕寄云反问道:“你们的集团不是高举着正义的旗帜吗?”

天剑叟道:“从今天起,我们就用不着那么做了。”

燕寄云道:“过去又为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风云急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