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二十六章 敌踪隐现

作者:雪雁

低沉的,天剑叟道:“好死不如恶活,地面煞神这一生,你真舍得这么放下?”

好像没有听到天剑叟的话,地面煞神的短剑仍在向咽喉移动着。

大吼一声,邪丐突然举杖飞身向地面煞神,杖端指向他手中的短剑。“叭”的一声轻响,一缕乌光突然缠绞在寒铁杖端上。

邪丐没想到燕寄云会插手。

因此,他没有预防定这一着快捷的突然攻击。

当邪丐发觉到自己无法与杖上传来的巨大力量抗衡之时,他只有顺着那一股力量凌空飞射上去了。

在空中划了一道圆弧,邪丐被抛出了四丈多远。

“轰”然一声,背撞在围墙上。

阴邪的眸子中寒光一闪,邪丐一抖手中寒铁杖,厉声道:“我们上。”

他在招呼天剑叟。

冷冷的魔面佛道:“老要饭的,要动手,你自己上。”

天剑叟扬起的剑重又放了下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意再树这个强敌。

因此,他们树不起。

天剑叟不敢妄动。

邪丐也就动不得了。

但是,那口气却忍不下来。

抖了抖寒天杖,邪丐向前迈进了一步。

深沉的,天剑叟道:“老化子,咱们不急在一时。”

这是一个唯一可以下台的台阶,邪丐当然不敢轻易放过。

望着燕寄云,地面煞神突然开口道:“年轻人,我并不怨你,也许,我该谢谢你。”

血红色的剑完全没入咽喉中,鲜血狂喷如注。

地面煞神曾亲眼看到这些小剑断送过多少人的身家性命,但他却从来没想到过有一天他自己也会断送在自己的这柄小剑下。

慢慢的,地面煞神仰天倒下了。

他因掩去了原有的自我而纵横一时,当他再把深埋心底的自我挖掘出来时,他才发现这世间已没有他立足之地丁。

因此,他踏上了他唯一能走的路。

目光从地面上的地面煞神的尸体上移到天剑叟身上,魔面佛说道:“我说过,我要替他报仇的。”

天剑叟小心的道:“大和尚,你指的是哪一种仇?”

魔面佛道:“断送了他的仇。”

试探着,天剑叟道:“用得着咱们吗?”

魔面佛道:“用得着。”

邪丐忙道:“那咱们仍然占有三对一的优势。”

冰冷的,魔面佛道:“应该是二对二,老化子。”

邪丐油脸一下子冻住了,脱口道:“你是说……”

魔面佛森冷的道:“我是说当年在少林时,佛愚是我最亲匠的一个小师弟。”

天剑叟冷冷的道:“你总不会把他的死……”

魔面佛冷笑道:“这笔帐得由你们来还。”

实在忍不住了,邪丐暴声道:“大和尚,你以为你吃定了咱们?”

魔面佛道:“不错,你们可以试试,老化子。”

邪丐一挺寒铁杖道:“试就试,我老化于还怕了你不成!”

“慢着!”

天剑叟扬手止住邪丐,转向魔面佛道:“大和尚,老夫要把话说在前头,你决不是我与老化子的对手。”

魔面佛冷冷的道:“你以为你们有机会联手吗?”

天剑叟冷冷的一笑道:“我的确有机会与老化子联手,因为,凭你魔面佛,你还指挥不了姓燕的。”

这很明显的是在挑拔。

魔面佛望了燕寄云一眼,没有开口。

天剑叟生怕一句话还套不住燕寄云,急忙又接口补充道:“在当今武林之中,你我的声望,都还罩不住他姓燕的。”

低沉的,魔面佛道:“我要是没有把握,我会说二对二吗?”

心中暗自一喜,天剑叟忙道:“你是说他姓燕的得听你的?”

魔面佛道:“不错。”

天剑叟望了毫无表情的燕寄云一眼,冷笑道:“借他之力对付咱们,然后你再单独的来对付他?”

魔面佛冷冰的道:“天剑叟,不管你怎么说,你都无法改变既定的局面,你们现在唯一可走的路只有逃。”

怎么也不能相信燕寄云会听魔面佛的指挥,天剑叟望了邪丐一眼,沉声说道:”老化子,咱们试试。”

右手提着寒铁杖,邪丐大步走到天剑叟身边,猖狂的道:“对,咱们试试看。”

以二对一的架势,他俩的视线也同时集中在魔面佛身上。

森冷而缓慢的,燕寄云道:“老和尚,咱们又重逢了。”

森冷的脸色微微一缓慢,魔面佛道:“你有什么想法?”

燕寄云淡然一笑道:“我想你会再给我一颗葯丸吃吃。”

魔面佛点点头道:“老衲身上确实有几颗葯丸。”

由两人的对话中,天剑叟无法看出他们之间的敌友关系,只得耐着性子再等下去。

燕寄云道:“什么时候给我服用?”

魔面佛道:“你看呢?”

轻笑了一声,燕寄云道:“最好是在此间的事解决了以后。”

魔面佛也弄不明白燕寄云此时心中的想法。

试探着,他问道:“怎么解决?”

燕寄云道:“你选哪一个?”

突转急下,敌友之分已经完全明白了。

魔面佛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巨石。

天剑叟和邪丐也同时把心弦绷紧了。

淡淡的,魔面佛道:“者衲一直没能忘记心中的那件丑事。”

冷淡的,燕寄云道:“因此在做那件事之前,你预先想好了许多补救之法。”

魔面佛道:“你的语气告诉老衲,你并不领情。”

燕寄云道:“不错,在下并不领你的情,老和尚你做那些,只是为了求取一些的心安.绝掩不住你为自己荣誉而妄想牺牲别人的私念。”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魔面佛道:“你对老衲……”

燕寄云说道:“我现在还分不清我自己的真实想法,因此,老和尚,咱们目前仍能站在同一条阵线上。”

魔面佛长笑一声道:“很好,哈哈……燕寄云,那咱们就速解决咱们目前两个共同解决的事吧。”

燕寄云道:“你选谁?”

魔面佛道:“老衲选邪丐。”

论功力与招法,邪丐还不如天剑叟,魔面佛之所以选邪丐,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能对付得了他。

天剑叟有他自己的打算。

闻言未等燕寄云开口,就抢先道:“大和尚,老夫却想会会你。”

冷冷的,燕寄云道:“他说他要选邪丐。”

天剑叟冷笑道:“你能决定得了吗?”

燕寄云简洁的道:“我能。”

冷哼了一声,古剑遥向斜上方一指.天剑叟—剑闪电般的刺向魔面佛。

在天剑叟出剑的同时,邪恶也挥手一‘杖劈向燕寄云。

长鞭向里一带,身子跟着一晃,穿过邪丐的杖网,龙舌剑洒出一片寒星,罩向天剑叟的剑幕之中。

燕寄云这突如其来的神速行动,完全出乎了天剑叟与邪丐的意料之外。

因为,他两肋下有着不轻的剑伤。

在燕寄云出手的同时,魔面佛也挥着双掌扑向邪丐。

燕寄云一剑阻住天剑叟的攻势之后,身子突然向后跃出七尺,长鞭在他身子落地的刹那间挥了出来。

绵密的鞭影犹如层层海波,绵绵不绝,波波相连,无穷无尽。

天剑叟虽有一身不凡的武功,不至于被逼得走投无路,但却无法近身,他用的是短兵器.无法近身,便无法对付燕寄云构成的威胁。

魔面佛一向不用兵器。

他既然有把握对付邪丐,自然武功就在邪丐之上。

一双肉掌,遥遥的牵制着邪丐,时实时虚的拍击着,逼得邪丐不得不捕风捉影般的挥舞着,沉重的寒铁杖捕击着。

邪丐深知魔面佛旨在消耗他的力气,但不攻击却又不行,因为魔面佛掌力可实可虚,只要他一个大意,虚招就会变成来不及招架的致命打击。

然而,他若是出杖还击,魔面佛就以虚招相应,完全不花真力。

心急胆虚,不上五十个回合,邪丐的油脸便已见汗了。

智圆大师首先移步向这边走了过来。

这些贺客中虽然有不少人的武功都不在智圆之下,但却没有一个象他那么有定力,那么稳健的。

因此,智圆一动,他们便不由自主的跟着走过来,有入忍不住开口说道:“咱们帮着燕寄云他们。”

有人附和道:“对,要是没有他,咱们今天谁也别想活着离开回去。”

在距离打斗的人一丈多远处,智圆大师停住了脚步,回头道:“各位施主,谁也不要插手,大家都帮不上他们两位的忙。”

智圆大师说得很对。

因为他们谁也看不清场中四个人用的是什么招术。

人群中突然有人开口道:“咱们虽然下不了手,帮不上忙,但咱们在一旁鼓动助威,也可以使两个老贼心寒呀。”

“对,就这么办。”

其中有人忧虑的道:“可是,万一这件事给血剑令主知道了.咱们大家可就没命了。”

騒动的人群立时静下来了。

好一阵子。

突然有人开口道:“咱们今天以后的日子,每一天都是多活的了,咱们怕什么?”

跟着有人附和道:“对,就算咱们今天不插手,日后只要血剑令主得势.咱们仍然是活不成的。”

“对,吴兄说得对。”

“那咱们还等什么?”

立时有人大声道:“燕少侠,狠狠的给这个人面兽心,冒充良善的老贼一剑。”

“对,挖出这个老小于的心来看看,是黑是红。”

“哪会红得了,看他那付伪君子的德性吧。”

“……”

几曾被这些他一向没有看在眼里的不入上流的人如此奚落过。

任他天剑叟经验再老到,也不由为之心浮气爆起来,手中利剑一挺,本能的就要转身去对付这些旁观者。

劲道十足的墨龙鞭鞭鞘,在天剑叟分心分神的刹那间乘虚而入。

“叭”的一声,天剑叟的右颊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鞭,皮肉挟着鲜血,抽出一道三寸多长的血口子。

双目中金星一冒,上身本能地向后一仰。

“叭叭”两声,他胸口上又挨了两鞭,碎衣裂皮,直达胸口。

一咧嘴,天剑叟向后退八尺,忙乱的舞起一团剑幕,才算勉强的阻挡住凌厉的攻势。

周围立时暴起一片彩声。

“好哇,再给他几下重的。”

“最好在他脖子上抽上一鞭,咱们看看他伸舌头瞪眼睛的时候,是付什么德性……”

“哈哈……”

“……”

整个人几乎气疯,天剑叟突然大吼一声,飞身扑向身后众人。

一蓬银芒,在众人的欢笑声中洒了下来,等众人发觉剑幕是罩向他们的,不由全惊呆了。

就在剑网快要罩向众人头顶的一刹那间,天剑叟突觉右腕一紧,接着传来一阵强力抽拉的剧痛,整个身子,不由自觉的向右飞射过去。

反应的确也够快的,急抖右腕,挥出一片剑芒,天剑叟尽力护着了头颈与胸口。

龙舌剑一偏,在错身而过的一瞬间,锋利的剑刃从天剑叟左肩头上扫了过去。

连皮带肉,天剑叟左肩头被削去了巴掌大的一块,鲜血立时染了他左边的整只衣袖。

众人惊魂未定,立时又暴起一片喝彩声。

突然体会到这样下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了。

天剑叟在稳住之后,仰天发出一声长啸。

“怎么?老小子,打不过,想找你那些徒子徒孙来凑数了?”

声音起在众人身后。

智圆大师闻言首先转了过去。

其他众人也跟着转了过去。

就在众人入身后不到五尺处,不知何时已多了一男一女,男的身矮如孩童,女的则是一身红衣服。

“血影玉燕?”

“对,是她,那身衣着,那付容貌,准是她。”

男的扭头望着红衣少女道:“师妹,你可比我有名啊。”

一双美目一直盯着斗场,对师兄的话,她似乎一点都没有听到,忧虑的,她说道:“他受伤了吗?”

人群中有人道:“方才他们三个联合对付他一个,他两肋下都受了剑伤。”

芳心一颤,血影玉燕白燕玲急切的道:“伤得轻重?”

人群中有人道:“不轻!”

没有说第二句话,血影玉燕白燕玲排开众人,冲了过去。

三寸神面妖也一收脸上嬉笑之色,眸子中棱芒闪动如电,自语道:“三个对付他一个,老子也叫你尝尝那种味道。”

说着话,人也冲了过去。

血影玉燕白燕玲这时已拔剑在手。

三寸神面妖几乎才赶到她身边,她已扑了出去。

众人方才的呼叫声,天剑叟全听到了。

因此,他不敢等他们赶上来。

连攻三剑,阻住燕寄云的攻势,天剑叟在血影玉燕白燕玲的冲出一刹间,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敌踪隐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