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二十八章 计诱三绝

作者:雪雁

冷冷的转动眼珠子望了三寸神面妖一眼,似乎不屑于与他说话,绝手贺源海望着燕寄云,说道:“姓燕的,你放心让这个三寸丁与老夫动手吗?”

语气中充满了嘲讽轻蔑之意。

三寸神面妖的武功虽然算得上是在场这四个中最弱的一个,但他自己对于“三绝手”弟兄三个,却有着绝对取胜的把握。

因此,他无法接受这种蔑视。

小眼睛一翻,似能喷出火来,三寸神面妖震怒的大叫道:“姓贺的,你他娘的狗眼看人低。”

绝手贺源海大笑道:“你自己他娘的身高不满‘三寸’,你要叫老子怎么高看你呢?”

气往上一冲,三寸神面妖身子猛然一挫,就要往绝手贺源海身上扑。

冷沉的魔面佛开口道:“喂、矮子,人家正要气昏了你。”

三寸神面妖的确动了真火。

他的小脸一沉,道:“大和尚,你少说风凉话,这姓贺的贼杂种我是要定了,你们谁也别想从我手中夺走了他。”

燕寄云沉声道:“师兄,没有人想从你手中夺他,不过……”

三寸神面妖脱口道:“那就没有什么可以再耽误时间的了。”

语落身子一措,不等别人开口,抢口道:“贺老大,接招。”

一招“平步青云”,在喝叫声中,三寸神面妖由上而下,斜斜的,急如电光石火般的射向绝手贺源海的胸、咽之间。

横掌如刃,雷霆万钧的横切向绝手贺源海的咽喉。

庞大的身躯忽忽的向右侧飘了半步,让三寸神面妖的指尖险险的从颈子的表皮上划过,绝手贺源海倏然出掌,直砍向斜射而来的三寸神面妖的腰间。

似乎没有料到对方会如此快法,人在空中无处借力,三寸神面妖脸上神色一阵骤变,本能地把腰身在空中扭动了一下。

在嘶的一声裂帛响声中,三寸神面妖向前飞射出八尺多远,落地倏然转过身来,小脸上已浮上了一层密密的汗珠了。

幸运的是绝手贺源海这一掌的部位,是人在空中可以稍作移动的腰部,所以三寸神面妖腰一扭动,才没有伤到肌肤。

尽管没有伤到肌肤,但那声音指尖破衣的嘶裂声,也惊出了三寸神面妖一身冷汗了。

绝手贺源海心中虽然后海这一掌取错了部位,但却未形之于色。

他狂妄的长笑一声道:“三寸丁,这是老夫的一个警告,再上来,老夫就要毫不容情的把你切两段了。”

两眉毛压得低低的,两只小眼睛圆圆的睁着,直例要喷出火焰,显然,三寸神面长的怒忄更炽了。

魔面佛见状突然又开口道:“饿狗碰上个热包子,虽然是到了口的东西,反倒被烫得难以下咽。”

震怒的三寸神面长叫道:“老秃驴,你就看准了,我姓于好了。”

冰冷的,燕寄云接口道:“师兄,你觉得大师说得一点也没错,碰上这么个‘死物’,你居然会如此手足无措的起来,你这几十年来所谓经验与阅历都到哪里去了?”

脑门上象是被人猛击了一掌,“轰”的一声。

在一阵昏眩的强烈震颤之下,三寸神面妖突然完全清醒了,满脸的激怒之色,如薄冰向烈火般,刹那间消失全无了。

绝手贺源海是个老江湖。

当然,他不会让三寸神面妖完全清醒过来。

就在三寸神面妖的脸色一变的一眨眼间,他突然飞身扑了过来。

左掌五指屈伸如钩,直抓向三寸神面妖的胸口。

右掌却暗中蓄了劲道等待着。

身子向下一矮,三寸神面妖双掌猛然向上一举,双手十指,由外向内合拢上来,状似要抓住贺源海的那条左臂将它扭断一般。

三寸神面妖的表情,正象一个盛怒之下的人应有的举动。

心中暗自一喜,绝手贺源海看准了三寸神面妖双手钭要扣向自己的厮臂腕脉的刹那间,右掌由腰边倏然扫了出去。

快疾如电,力逾万钧。

绝手贺源海看准了这一万无一失的一计致命攻击了。

因此,他没有做下一步的应变准备。

就在贺源海右掌倏然推出的刹那间,他面前的三寸神面妖已虚幻般的消失了。

当他那一掌推开,身子不由自主被带得向前倾的那一瞬间,他发觉一线锐利的劲风向右臂这边切了下来。

现在,轮到绝手贺源海脸色发生骤变了。

完全没有做下一步的应变准备,绝手贺源海心知此刻提劲前冲绝来不及了,因此,当机立断,双腿猛然向前一伸,整个人突然平平地向后倒跌下去。

顺势避击,这一着应变得极快。

三寸神面妖砍下的一掌果然落空,但他的应变却也不比绝手贺源海慢。

砍下的左掌才一落空,三寸神面妖的左脚已跟着踢了出去,取的部位仍是绝手贺源海的右臂处。

绝手贺源海似乎也料到了对方不可能一击不中就此住手。

因此,腰背才一贴上地面,小腹猛一用力,整个身子突然反卷上来,以双足踢向三寸神面妖胸口了。

绝手贺源海这一脚,原本是取对手小腹的,因三寸神面妖身子太矮,因此这一脚便踢向他的胸口。

两个人的第二个动作,几乎是同时发出的。

在三寸神面妖一脚踢在绝手贺源海的右臂上的同时,绝手贺源海反卷上来的双脚也恰好落在三寸神面长的胸膛上。

三寸神面妖则向后倒翻了十个大筋斗。

用小手揉着胸口,三寸神面妖试着运了口气,虽然觉得有些郁闷,但却仍能畅通,显然并没有什么大碍。

本来,绝手贺源海这一招也只不过是吓阻对方的招式而已,因为,反卷之时,背部着地,双脚上并没有什么大力量。

绝手贺源海的情形可就完全不同了,他虽然也很快地从地上跃了起来,但那条右臂却完全被废掉了,虚晃的飘荡在右边。

长笑了一声,三寸神面妖道:“贺老大,滋味如何?”

脸色有些苍白,但气派却没有消失,心中暗自转了个退怯念头,绝手贺源海道:“三寸神面妖,胜败乃兵家常事,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话落朝两个兄弟使了个眼色,冷冷的道:“咱们走。”

淡漠的嗤笑一声,燕寄云道:“贺老大,龙门双雄前些时候也交待过这种门面语。”

有一种不祥之兆,绝手贺源海道:“姓燕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缓慢但却冷酷的,燕寄云道:“在下的意思是说,他们兄弟俩虽然也交待过这一类似的话,但却并没有活着回去。”

脸色倏然冷了下来,绝手贺源海道:“燕寄云,杀人不过点头地,你的作风足令江湖同道不齿。”

点点头,燕寄云道:“贺老大,你说的全是事实,但是,为了鹅峰堡一堡的老小的数百人无辜的性命拿来与在下的名声相比,在下这点名声似乎轻得太多了,有道是,两事权衡,取其重者,对吗?”

心知软说已无可能,绝手贺源海笑道:“燕寄云,你就有把握能留得下咱们吗?”

燕寄云轻松的道:“阁下,如果你没有把握,我会在这里与你多磨这么半天的!”

老脸一沉,绝手贺源海才待下令向外逃,突听山坡上面传来了嘈杂的人声,心念一动,绝手贺源海突然打消了走的念头了。

绝手贺源海能听到。

燕寄云当然也听得到。

不但听得到,而且,他们都知道这些人是哪里的人。

望着绝手贺源海,燕寄云道:“贺老大,是鹅峰堡的二堡主来了吧?”

绝手贺源海阴冷的笑一声道:“很不幸,我想是吧。”

燕寄云笑道:“尊驾所谓的不幸是……”

胸有成竹的,绝手贺源海道:“是贵方的不幸。”

燕寄云道:“尊驾说得很有把握?”

绝手贺源海道:“那是因为在鹅峰堡人们的心目中,神剑的声音远超了你燕寄云之故。”

燕寄云笑道:“这一点,燕某完全同意,不过……”

绝手贺源海道:“不错,这些人的武功与你姓燕的比,有他们与没有他们原本都无足轻重。但是,燕寄云你不是口口声声要替鹅峰堡那些无辜的生命着想吗?老夫倒要看你是怎么下手的?”

燕群云朗声笑道:“哈哈……贺源海,你完全会错意了,你说的一点也不错。但是,有一桩很重要的关键之处,你没有想通,贺老大,鹅峰堡之所以无反抗念头,那是因为他们自知连百比一的胜望都没有,如果,他们有十与一之比的希望,你想他们的会束手听人宰割吗?”

这时,嘈杂的人声更近了。

老脸突然一变,绝手贺源海一时之间,反倒接不上话来了。

淡淡的,燕寄云道:“在鹅峰堡的人们心灵中,合咱们在场四人之能,或许仍然不足以与神剑抗衡,但是,二与一之比的机会,他们总该深信会有吗?”

绝手贺海海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场边林内已首先冲出了剑翅雕穆清,接着又钻出了二十多个人来。

第一眼,剑翅雕穆清就看到了凌波玉女穆翠盈,木然地呆立了半天,激动的,道:“盈儿,你跑了这么半天,怎么……”

冷冷的,绝手贺源海道:“怎么还逃不出咱们的手掌心,对吗?”

目光扫了三绝手一眼,剑翅雕穆清心有所惧的耸耸肩,否认道:“贺老大,你别忘了,我也是跟着你一起出来追人的。”

绝手贺源海道:“我是没有忘记,因此,我才提醒你一句,穆二堡主,强宾不压主,令侄女就在你面前,就由你自己把她带回去吧。”

木然的呆了一呆,穆清思忖了良久,才抬动沉重的脚步向穆翠盈走了过去。

停在血影玉燕白燕玲与穆翠盈身边三尺左右处。

穆清黯然的道:“盈儿,你知道咱们目前全堡上下的处境,因此,你得跟叔叔回去,叔叔知道这么做对不起你,也不是叔叔与你父亲怕死,而是咱们忝为鹅峰堡的堡主,咱们有义务维护他们的完全与生命。”

笑了笑,血影玉燕白燕玲道:“二堡主,你知道贺老大为什么不叫你出面吗?”

目光转到血影玉燕白燕玲脸上,剑翅雕穆清一怔道:“姑娘一身绛衣,你是血……”

底下那三个字他没说下去。

因为,他实在不希望在此时此地再遇上这么个扎手的人。

轻巧的笑了一声,白燕玲道:“不错,小女子正是白燕玲,二堡主,这里还有你一位熟人及两位闻名而未见面的熟人。”

话落转向身后的燕寄云道:“二堡主,这一位你认得吗?”

目光凝注在燕寄云脸上,剑翅雕穆清突然啊了一声,道:“燕寄云?”

淡然一笑,燕寄云道:“二堡主,久违了。”

心中如同悬了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使剑翅雕穆清的思绪无法宁静下来。

血影玉燕白燕玲跟着一指燕寄云左方及右前方的三寸神面妖,—一介绍了出来。

穆清的神情更加犹豫了。

三绝之首的贺源海,立时就发现情况不对头了。

脸色一沉,阴冷的道:“穆老二,如果你真为贵堡上下的数百条人命着想,我想,嘿嘿,你还是乖乖地把令侄女带回去的好。”

三寸神面妖道:“贺老大,在场的许多人之中,谁都有资格开口,唯独你没有!”

绝手贺源海老脸一沉,道:“老夫要说话,你管得着吗?”

三寸神面妖笑道:“贺老人,你那右爪子是怎么断的,你他娘的可别忘了,你总不会是要等我把你那口气也给你闭上,才知道我管得了你吧?”

剑翅雕穆清闻言脸色立时一变,脱口道:“什么?费大哥的右臂……”

沉冷的,燕寄云开口道:“穆二堡主,咱们长话短说,神剑费怀义那个宝贝儿子所带来的人,目前就只剩下了三个人,如果把眼前这三位也算在内,他们还有六个,贵堡是要一搏还是听人宰割,便全靠你的决定了。”

绝手贺源海道:“穆老二,神剑在当今武林之中,堪称唯我独尊,你觉得值得拿全堡老小及鹅峰堡一干徒众的性命来换取这一时之快吗?”

穆清在犹豫着,正如绝手贺源海所说的,费怀义是当今的武林之中一个唯我独尊的人物。

燕寄云冷然一笑道:“贺源海,有道是,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先不要妄断我姓燕的是不是神剑之敌,单说费子琪好了,他一旦占有了穆家的姑娘,请问,鹅峰堡又会得到什么保障的呢?”

绝手贺源海脱口道:“穆家兄弟都是他的长辈了。”

魔面佛突然插嘴道:“贺施主,你可要老衲举几个费子琪姻亲长辈们的下场吗?”

绝手贺源海冷笑道:“大和尚,在场的都是明白人,可不是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计诱三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