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二十九章 轻敌失机

作者:雪雁

万里鹏心中虽然担心,但燕寄云既然已答应了,他也不能参加意见,只得依言送上了两口长剑。

抖手把其中一柄剑递给燕寄云,阴山一老道:“你我以剑柄对着剑柄,各用口咬住剑尖。”

燕寄云道:“败的一方得死。”

阴山一老冷笑道:“不只败的一方,还有其他三个人也包括在内。”

深沉的,燕寄云又点点头。

目光向魔面佛等人扫了一眼,阴山一老姦诈的道:“三位可以听清楚了?”

魔面佛低沉的道:“完全听清楚了,也完全同意,但愿贵方的三位也听清楚了才是。”

阴山一老冷笑道:“那是当然。”

话落把手中剑调转过来,把剑柄伸向燕寄云道:“燕寄云,请!”

剑柄对着剑柄,两人同时缓慢地把剑尖含入口中,各自立稳了马步。

带着满脸阴险得意的笑容,阴山一老深深的吸了口气,头猛然的向前压了一下。

原来想在一击之下把燕寄云置于死地,来个先声夺人,因此,阴山一老用尽了他全身的十成功力。

满脸的阴险笑意突然消失了,因为燕寄云连动也都没动一下,甚至脸上连一点用力之色也看不出来。

雁荡双魂与费子琪三张脸,也同时变得十分凝重起来。

魔面佛此时突然开口道:“阴山老儿,咱们这四个人之中,数他姓燕的不好对付,尊驾偏偏却选上了他。”

阴山一老深信魔面佛的话一点也没说错,因为,他自信就算他与魔面佛对上,也不至于在全力的一攻之下,毫无反应。

盯着六尺之外的阴山一老那张睛不定的老脸、蒸寄云开始缓慢地把上身向前倾压下去。

一股奇大,难以抗拒的压力,透过六尺的距离,直接传到阴山一老的牙齿上。

一张脸立时涨红了,阴山一老咬牙切齿的全力抗拒着,但是,身于仍然缓慢地向后倾斜了下去。

一刹那间,豆大的汗珠与一根根的青筋都开始浮上阴山一老那张发白的老脸上了。

尽管用尽了,全身力量对抗着,阴山一老的上半身,仍然随着燕寄云压下的上半身向后倾斜下去。

在场的人看得出来,阴山一老是无法与燕寄云抗拒的。

彼此互望了一眼,雁葫双魂开始缓慢的,各自向前挪动了一步。

魔面佛见状大笑道:“三寸丁,白丫头咱们也向前走上一步吧。”

全付精神都集中在燕寄云身上,三寸神面妖闻言,一怔道:“为什么?”

魔面佛道:“对方的入向前走近一步,为了预防万一,咱们不该向前走近点的。”

三寸神面妖与白燕玲的目光同时向雁荡双魂望了过去。

雁荡双魂只得停了下来。

三寸神面妖与白燕玲各自向前挪动了两步。

魔面佛道:“不要再走了,人家也只走了两步。”

阴山一老身子向后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了,因用力过猛,两条腿也开始颤抖起来了。

试探着,阴山一老抬动了一下左腿,脚还没离地,身子便急骤的向后倒了数寸。

似乎有意寻阴山一老的开心,魔面佛见状又开始笑道:“老儿,你是输的一方,你该知道,你没有后退的余力才是。”

不由自主的,雁荡双魂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这次,三寸神面妖与白燕玲可以看见。

也双双向前迈进了一步。

燕寄云脸上也开始见汗,显然,对付这个江湖老手,他也相当费力气。

阴山一老身子向后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了,他试探着扭动了一下头,一股猛力急压而下,牙齿立时觉得有些酸痛起来。

无疑的,这正如对掌一样,他没有脱身的时机了。

燕寄云的左脚抬了起来,缓慢的向前挪动了一步。

阴山一老的上半身,向后弯曲得更快了。

眼看着不救,阴山一老势必要死在对方手中,雁荡双魂突然同时暴吼一声,飞身扑了上去。

三寸神面妖与白燕玲正在全神贯注的盯着他俩,见状也同时扑了出去。

费子琪看准了有机可乘,也跟着飞身扑向燕寄云。

魔面佛双肩一晃,一闪落在费子琪面前,森寒的沉声道:“费子琪,你最好不要妄动。”

阴山一老的唯一希望,就是这些人能及时救他。

此刻,眼见他们都被对方挡住了,全付希望立时幻灭,那最后一挣扎的力量也跟着消失了。

他嘴里的剑尖,开始一寸一寸地向内滑了进去。

一声惨厉的吼叫声,把两侧正在拼斗的雁荡双魂与三寸神面妖等人全吓了一跳,各自跳离了战圈一起向发声处望去。

燕寄云这时正缓慢地抬右手,把口中的剑拿了下来。

阴山一老此时跌在地上,那柄长剑,自他口中插入,由后脑下方透出,鲜血狂喷,正在颤抖喘息着。

一阵死亡般的沉寂过后。

鹅峰堡的弟子突然发出一声爆烈性的彩声。

穆家兄弟,急步走到燕寄云身前,一起道:“恭喜少侠了。”

淡淡的,燕寄云道:“二位堡主,你们恭喜得太早了,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最后胜利谁屑,目下谁也不能断定。”

万里鹏道:“少侠指的是费怀义?”

燕寄云道:“莫非二位以为他会不出马?”

万里鹏道:“在今日之前,老夫是这么想,但是,现在我全明白了,他不但会出马,而且一听到消息之后,他会很快的赶来。”

燕寄云微微一怔,道:“赶来?”

燕寄云道:“堡主不为这里的人众安危担心吗?”

万里鹏道:“这个自然难免,不过,世间事,只是担心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燕寄云道:“假使咱们……”

截住燕寄云的话,万里鹏道:“燕少侠,你不会是要说那个走字吗?”

燕寄云道:“堡主,你以为那样说不恰当。”

万里鹏道:“不只是不恰当,应该说是不公平。”

燕寄云一怔道:“不公平?”

万里鹏道:“不错,是不公平,因为目下能与费怀义抗衡的只有四位而已。”

燕寄云道:“在下只担心会给贵堡带来不幸。”

万里鹏凝重的道:“鹅峰堡原本就已站在不幸上面了,唯有四位方才能把咱们从那上面接下来的可能。”

燕寄云正色道:“堡主,你真这么想?”

万里鹏道:“老夫说的只是事实而已。”

燕寄云点点头道:“那在下等就等在这里接费怀义了。”

这时,地上的阴山一断了气。

魔面佛突然开口道:“三位,阴山老儿临动手比划前下的注,三位大概还没忘记吧?”

费子琪突然开口道:“大师,你说的话可象个佛门中人?”

魔面佛一怔,突然大笑道:“大概不象吧?否则,少林寺怎么会不让老衲居住呢?对不?”

费子琪道:“大师,上天有好生之德,大师总不至于助纣为虐赶尽杀绝吧?”魔面佛笑道:“贵施主,你可知道‘好生之德’这四个字老衲做何解释呢?”费子琪道:“这四个字无非是讲,愿有生命之人物,能安然活下去。”

魔面佛摇摇头道:“老衲却以为应该解释作好的生命应该让他活下去才对。”

话落一顿道:“费子琪,你能称得上那个好字?”

费子琪无言以对了。

缓慢的向三人走过去,燕寄云道:“三位,天已快视了,三位还在等什么?”费子琪冷声道:“姓燕的,费家与你有何仇恨,你非要赶尽杀绝不可?”

淡淡的,燕寄云道:“费子琪,我以为你比我更清楚才是。”

费子琪冷笑道:“我听不懂你的话。”

燕寄云道:“但你一定听得懂‘三叉树’这三个字。”

脸色微变了一下,费子琪道:“那是你出生之地。”

燕寄云道:“也是令尊当年下令攻击之地。”

费于琪冷笑道:“姓燕的,你不要血口喷人。”

燕寄云冷笑道:“先父当年好像并没有送过令尊什么名贵之物,而现在府上何以会有……嘿嘿……”

燕寄云说得只是些诈语,但表面上却任谁也看不出有什么虚假之分。

费子琪忍不住脱口道:“那……那是人家送的。”

心头一动,但却未动声色,燕寄云冷冷的道:“难道令尊不认得字吗?”

费子琪冷声道:“与认不认得字又有何关系?”

燕寄云道:“那上面不是有家父的名字吗?”

费子琪道:“那送的人说是令尊送给他的。”

俊脸倏的一沉,燕寄声道:“那人是谁?”

费子琪冷笑道:“我有义务要告诉你吗?”

冷冷的,燕寄云道:“费子琪,目下不是有没有义务问题,而是,你有没有不说的自由的问题。”

衡量形势,费子琪终于开口道:“湖海孤叟。”

燕寄云笑道:“当时毒君王也在场,对吗?”

费子琪道:“在下不记得了。”

燕寄云冷笑道:“令尊与另外三个武林极负盛名的老前辈们结盟的,尊驾一定记得吧?”

费于琪冷声道:“你何不直接去问家父?”

燕寄云道:“在下不想直接问他。”

费子琪冷笑道:“你怕他?”

燕寄云大笑道:“哈哈……费子琪,你说错了,我是要令尊自己来见我。”

费子琪轻蔑的道:“你以为你是谁?”

燕寄云冷笑道:“我是燕寄云,尊驾则是费怀义的唯一独子,如果尊驾有了什么不幸,费怀义会不来见我吗?”

雁荡双魂闻言双双抽出身边的剑。

雁荡双魂齐声道:“姓燕的,你不要逼人太甚。”

燕寄云冷笑道:“在下并没有逼三位,事实上,三位已被阴山一老输掉了。”

费子琪道:“他不能代表咱们。”

燕寄云冷冷的道:“当时三位并没反对,对吗?”

三寸神面妖急道:“小子,哪有这么多说的,他们如果自己舍不得把脑袋摘下来,咱们替他们摘不是一样吗?”

燕寄云道:“三位怎么说?”

实在有些心寒,费子琪道:“姓燕的,有种你放咱们回去,我会禀告家父来对付你们。”

看了贺源海一眼,燕寄云道:“回去禀告的人在下已经有了,费子琪,你们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吗?”

向后退了一步,费子琪也抽出了身边的剑。

三寸神面妖抢口道:“小子,该开始了吧?”

燕寄云点点头。

三寸神面妖之所以一再逼燕寄云要动手,主要原因是原本要由他对付的阴山一老已死在燕寄云手下,而他没有对手了。

因此,他急着要抢一个。

燕寄云才一点头,他已飞身扑向双魂老大“幽魂”苗青,迫不及待的道:“苗老大,你可认清楚了,你是我的了。”

没有弄清楚三寸神面妖的意思。

苗青一怔,冷声道:“你的什么?”

小眼睛一转,三寸神面妖一本正经的道:“苗老大,如果你有三分人性的话,我矮子看在老大年岁而无后的份上,或许会收你做儿做孙也不一定,但是,你没有,因此,你是我的什么你该知道……”

三寸神面妖虽然语出如珠,快似珠落玉盘,但是苗青仍然没让他把话说完,大吼一声,挺身出剑。

一招“笑指天南”,点向三寸神面妖咽喉。

雁荡双魂武功虽然不及阴山一老,但也是武林中的一时之选,出剑进招快如闪电。

三寸神面妖正希望对方动手,因为一旦动手,别人就无法抢他的对手了。

脖子向下一缩,三寸神面妖韵身子如同一个急飞的皮球似的射出了门外。

苗青正在气头上,一剑刺空,暴吼一声,紧跟着三寸神面妖射出了门外。

魔面佛见状,放亮了声音道:“矮子,苗老大本来不是你的,你既然猴急得把人抢走了,你可别让真个走了,否则,可就没面子了。”

院子内传来三寸神面妖的声音笑道:“大和尚,猴子落在如来佛的掌心里,你放一万个心好了。”

论武功,苗家兄弟任何一人都不是三寸神面妖之敌,这一点,不仅魔面佛知道,苗家兄弟与费子琪同样的也明白。

手足连心,老二“飞魂”苗野,一见老大被诱丁出去,可就顾不了费子琪了,挺身就要往外窜去。

一横身,魔面佛阻在苗野面前,冷冷道:“苗施主,老衲与魔面佛有约在先,贤昆仲之一,得由老衲负责打发。”

对魔面佛的底细,武林中人,几乎个个耳熟能详,略一犹豫,飞魂苗野冷笑道:“大和尚,神剑费怀义待你不薄。”

魔面佛森冷的笑道:“就因为费施主待我不薄,所以,老衲在无以为报的情况下,才决定了把身边这些帮他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轻敌失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