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 三 章 恩重义浓

作者:雪雁

似乎已看穿了银飞卫的心思,燕寄云冷森森的道:“朋友,不要打逃的念头,拿出你先前的本事来吧!”

银飞卫心头一震,冷声道:“姓燕的,你把我银飞卫看成什么样的人了,哼,姓燕的,在你未摆平我之前,胜利还不是你的,得意话少说两句吧!”嘴里虽然说的硬,心里却仍然在盘算著脱身之计。

燕寄云冷声道:“朋友,燕某希望你做的能与说的一样漂亮。”话落人已停在银飞卫身前六尺之内了。

心知再不采取行动是不行了,银飞卫突然冷喝一声,道:“弟兄们,上!”

头也没回,燕寄云冷笑一声,道:“朋友,你不是知道他们已经跑光了吗?”话声才落,右臂突然一抖。墨黑的长鞭已扫了出去。

没想到燕寄云如此狡诈,银飞卫大惊之下,急忙侧身绕向柏树后面。

满以为已避过了燕寄云的视线,银飞至身于一措,才想飞身向山上跃去,突见冷芒如电般的一闪已袭到胸前了。

一眼看到银芒之后就站著燕寄云,任他银飞卫久经大敌,此时也吓得手足无借,目瞪口呆,眼看着冷森森的剑又就要沾到身上了,就在此时,斜刺里飞来根青竹杖,劲道十足的向剑身上砸了下来。

一个急促的声音叫道:“小子,你还发什么呆?”

银飞卫一定神,惊啊一声,在一连串的金铁交鸣声中,飞身急如脱弦之箭般的窜进了密草中去了。

只觉得右臂被重重的震了一下,龙舌剑微微偏了些许。

燕寄云眼看著银飞卫逃脱了,俊脸上登时浮出一抹冷冷的煞气,缩手收回来剑招。星目闪烁著冷电般的寒芒向来人盯视过去。

青竹杖被弹得很高,来人连退三四步,大呼怪叫的道:“我的天,娃儿,你是存心要震断我这穷神的一条右臂啊?”

冰冷的目光一接触到那张老脸,燕寄云不由一怔,只见面前七八尺外的那人,一身破绽百结的麻衣,一张油脸、白发自须连结成一团。

脸上除了能看到一个红得刺眼的酒糟鼻子与一只神光如电的眸子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已。

菱儿一见此人,突然高兴的大叫道:“青竹爷爷,你怎么也来了呢?”

燕寄云间言又是一怔,一时之间。敌友倒分不出来了。

搔搔那头乱麻般的白发,麻衣老者笑道:“小丫头,难道这里我就不能来吗?不过,嘿嘿,说真个的,我这穷神来得可真不是时候啊!”

话落转向燕寄云道:“娃儿,对吗?”

冷漠的笑了一声,燕寄云道:“尊驾也许该说你伸手得不是时候。”

麻衣老者笑道:”谁说不是呢?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只是,娃儿,我可又不能见死不救啊!”

冷冷的嗯了一声,燕寄云道:“尊驾救了别人,不知又有谁来救尊驾呢?”

麻衣老者一呆,眸子中冷芒一闪,大声嚷道:“怎么,娃儿,你迁怒迁到我穷神身上来了,这……这可从何说起呢?”

燕寄云冷笑一声,道:“换了别人,一定没有勇气敢对尊驾不敬,是吗?”

麻衣老者故做茫然之状,问道:“娃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燕寄云俊脸一沉,冷声道:“大孤山绿竹神雄踞一方,威扬四海,谁敢不避让他三分呢?”

似乎没料到燕寄云会知道自己的名号,麻衣老者先是一怔,接著脸色一整,道:“娃儿,咱们有话慢慢说,可别意气用事,我穷神先声明,此来可不是找你娃儿打架拚命来的。”

燕寄云脸上冷漠之色依旧,冷冷的道:“尊驾没有那个打算,又怎么知道我姓燕的有没有呢,燕某可不打算声明什么?”

由燕寄云脸上的神情,绿竹神知道他是真个动了肝火了,当郎语气一变,严肃的道:“好好好,娃儿,老夫的声明暂作罢论,在动手之前,老夫说几句话你先听听如何?如果没有道理,咱们再拚不迟。”

燕寄云心头一动,道:“燕某尚有要事在身,尊驾有话,最好能直接了当的说出来。”绿竹神道:“娃儿,你放心,那小子已被你吓破胆了,他此去,必然是直奔鄱阳湖,山上云丫头,决不会有危险,这个,老夫敢用项上人头担保。”

由菱儿对绿竹神的称呼与绿竹神对花狐云飞霞的称呼,燕寄云原先的敌意不自觉的减少了七分,淡漠的道:“那么尊驾说吧!”

绿竹神道:“二娃儿,你是为了百花盟盟主寒忆梅的缘故而插手这档子事的吧?”

燕寄云道:“尊驾想说什么?”

绿竹神道:“老夫想说的,几乎是当今武林中的几个主要人物都知道的一件事,燕娃儿,百花盟盟主的兄长替你送掉了一命。然后,他全家也跟著替你送了命,只剩下寒忆梅孤零零的一个人逃出了虎口,她的出身谁都知道,因此,他们想除去她与除去你一样的迫切。”

燕寄云道:“尊驾可就是他们中的一个?”

绿竹神笑了笑,道:“娃儿,老夫是与不是,等一会你自己去判断,老夫登山之前,曾去会过佛缘老和尚,他告诉了我你日设的计划与你近期内的动向。”

燕寄云脱口道:“关于哪一方面的计划?”

绿竹神道:“你要报寒家对你之恩,但却又怕给她带来灾难,因此,你只计划暗中为她尽力了。”

燕寄云落漠的道:“燕寄云以为那么做并没有什么不妥的。”

绿竹神眸子中精光闪射,紧盯著燕寄云,道:“娃儿,那是

因为你只看到了事情的表面,而没有看清暗中潜伏著的危机疑流,因此,你以为整个武林中帮派林立,各自为政,形同一盘散沙,因此,你以为不难对付,是吗?”

心头微微一震,燕寄云想了一想,道:“尊驾好像是在暗示著各帮各派之役,有某个指挥集团似的。”

绿竹神眸子中掠过一抹忧虑的光芒,沉声道:“也许并没有什么集团。娃儿,有时一个人能做出很多世人以为不可能独自完成的事情。”

燕寄云一怔,道:“尊驾的意思是说那暗中主持著一切的,只有一个人?”

绿竹神重重的点点头,道:“老夫确实以为如此?”

燕寄云脱口道:“谁?”

绿竹神嘴chún动了一动,但又忍了下去,长叹一声,道:“娃儿,寒丫头也会这么问过我,但是,我没有说!”

燕寄云会意的笑了笑,道:“咱们是初次见面。”

绿竹神闻言笑道:“不但是初次见面,娃儿,事实上,直到现在,你仍在怀疑著老夫的身份是吗?”

燕寄云没有否认,淡淡的道:“事实确是如此!”

绿竹神笑道:“因为老夫放了银飞卫?”

冷漠的笑了笑,燕寄云道:“尊驾也许能说出使燕某无法怀疑的理由来。

绿竹神正色道:“老夫是为了百花盟的安危奢想。”

燕寄云笑了笑,道:“理由就这么简单吗?”

绿竹神点点头,道:“娃儿,如果你知道老夫与寒忆梅之间的关系的话,你就会相信事情的确就是那么简单。”

笑了笑,燕寄云道:“燕某怎么证明你与百花盟盟主的关系呢?”

绿竹神笑道:“因此老夫没说出来,不过,有一点老夫可以告诉你,花狐来取的并不是武功秘友,只是一本治病的神奇医书。”

燕寄云俊脸一变,难以置信似的道:“医书?百花洲上可是有人得了普通医师无法医治的病吗?”

绿竹神凝重的道:“正是那么说的。”

燕寄云迷惑的道:“他们抢一本医书何用?”

‘他们并不知道那是本医书,否则,百花洲早已无法站住了。”

燕寄云道:“是百花盟盟主有恙?”

绿竹神神清突然变得有点沉重的间道:“娃儿,寒丫头与你不同,她虽然有超乎常人的资质,但却并没有得到你那样的奇遇。

事实上,江湖上又有那个的遇合能与你相提并论呢?因此,你可以想到,凭她一个妙龄女子要阻止一个雄踞一方的帮派,生存放敌人环伺的江湖上,她的实力能维持吗?”

燕寄云道:“但她却组织起来了。”。

绿竹神道:“因此,娃儿,你该想得到,她身边一定会有个武林中人不敢轻易冒犯的撑腰人了。”

燕寄云有些明白了,他凝重的道:“是那个人需要这本医书?”

绿竹神道:“嗯,但是,老夫此刻却以为有没有那本书都无关紧要了”

燕寄云脸色一紧,脱口道:“尊驾是说那人…”

绿竹神摇头道:“问题并不发生在那人身上,燕娃儿,关键在你,如果你到百花洲走上一趟,也许就不需要医书了。”

想了一想,燕寄云道:“尊驾怎么知道燕某懂得医术呢?”

绿竹神笑道:“燕娃儿,我并不知道,是那个人告诉我的,这一切是真是假,也许得等见了云丫头之后,你才会相信。”

淡漠的点点头,燕霄云道:“咱们这就动身吧!.”

绿竹神道:“行,娃儿,老夫放了银飞卫的主要用心,也许得对你说说才好。”话落转身沿著小径向浮云寺走去。

向四周那些尸体扫了一眼,燕寄云拉著菱儿的小手,起步跟在绿竹神后面边走边道:“尊驾怎么突然想到要补充说明了?”

没有回过头来,绿竹神继续向前走著,道:“因为老夫越想越觉得对你不公平。”

燕寄云淡淡的笑了笑道:“那尊驾留著不说,不是好些吗?”

绿竹神摇摇头,道:“‘娃儿,老夫觉得不说更不对,因此,一定要说。”

话落重重的叹了口气,道:“也许,老夫太自私了些,只想到寒丫头而没想到你,娃儿,我放那小贼回去的主要目的,是要借他之口,传话给鄱阳湖的那个魔头,叫他把注意力集中在你身上,减少百花洲的危饥。”

燕寄云闻言先是一怔,立刻又明白了过来。

淡淡的笑道:“如果尊驾确是为了百花洲设想,燕某也许该感谢你给了燕某一个报恩的机会才对。”

绿竹林摇摇头,道:“娃儿,事实上你并不欠寒家什么,世事往往都有个因果关系在内,当年令尊给寒家的一切,并不亚放寒家所还出去的。”

燕寄云黯然的道:“当年家父所做的任一件事,都没有存什么回报之心,燕某身受的一切,似乎不应该与那件事扯在一起。”

看周围浓密如雾的云气,绿竹神感慨的道:“娃儿,在你固然是这么想,但对寒丫头而言,那想法又自不同了。”

燕寄云没有再接口谈论这个问题,放是,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

穿过云雾,眼前豁然开朗。只见二十丈外一座小小的庙宇建放周围一片蒙蒙如海的松林之中。显然,这就是浮云寺了。

菱儿一见浮云寺,忙道:“大哥哥,云姐姐她们就在这庙援面不远处的一个石洞里,我带你去。”

话落就要往前跑。

一把拉住她,燕寄云道:“不要急。”

话落转向绿竹神道:“尊驾是否参加?”

绿竹神道:“我们分头进行,那个洞有两个出人口,美儿带你由前面走,我到设面去,娃儿,你看怎么样?”

燕寄云道:“就这么进行。”

话落目送绿竹神消失於林中,与菱儿向庙的右侧绕过去。

沿著菱儿指引的方向,燕寄云在浓密的松林中穿行了约有百余丈远,前面出现一道下陷的坡地,菱儿止住脚步们前指道:“大哥哥,云姐姐她们就在那个石洞里,他们还守在那里呢!”

顺著菱儿的手势望去,燕寄云看到五十丈左右处一道高有三十几丈的直立崖壁下,果然有个石洞,洞口两侧有八个黑衣大汉守著,洞口之外,是一片乱石地,足有七八丈方圆没有松树,依地势判断,那里该是坡地的最低处。

星目再向四周打量了一阵,燕寄云发现,除了洞口的那八个黑衣汉子之外,四周松树阴影下还有许多人三三两两的散坐著。

为数不下二三十人,正对著洞口十丈左右处的一棵老松下,站著一个四十上下脸色白惨惨瘦削汉子。

此人身后的古松干上,斜依著一个浓眉苍须,面黑如墨,

长相古怪的五旬老者,老者身边树枝上,挂著一对小巧玲般的白玉短剑,显然那就是他的兵刃了。

燕寄云忖度于形势,轻轻的拉拉菱儿,飘身飞下二十几丈,才想再向前走,突听身前五尺左右处一棵松树下响起一个声音道:“老莫,咱们舵主可真有耐性,从昨儿傍晚守到现在,他怎么一声也没吭呢?平日对咱们哥们,就没见他有这般好耐性。”

另一个声音接道:“他没耐性也不行啊!这里可不是由他做主。”

第一次说话的人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恩重义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