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三十章 了却恩仇

作者:雪雁

于是,毒天君把三角形石面的另一角去掉,自己站向另一端了。

连番运用内力,把一块方圆如此大的青石削成了一条宽不满三尺的狭道,任他毒天君功力如此深厚,此时也不免有些乏力了。

对自身的情形,毒天君时遇良当然清楚。

因此,他得先将体力调息过来。

“哈哈……燕寄云,老夫看你再往哪里逃?”

以一种深沉的目光盯着毒天君时遇良,燕寄云只是冷笑而不开口。

燕寄云的神情使毒天君时遇良有些心虚。

因此,他毫不思索的又冷声说道:“姓燕的,如果你肯跟老夫一起去见神剑的话,说不定你还有条生路。”

仍然笑着,燕寄云没有开口。

心中真的有些慌了,毒天君时遇良道:“燕寄云,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你能了解这一句话的话,那你该为自己想想。”

森冷而缓慢的,燕寄云道:“时遇良,你不要白费心机了,我不会给你有休息的机会的。”

话落一步一步的逼了过去。

冷冷的,燕寄云停在毒天君时遇良面前三尺左右处。

他道:“时遇良,我老实告诉你,你估计错了,你以为在下不敢与你对掌,因此,你把石面削小了,对吗?”

这时已不能示弱了,毒天君时遇良冷声道:“不错,老夫正是此意。”

燕寄云道:“但等你把石面削小了之后,你才发现自己内力消耗过度了,对吗?”

毒天君时遇良心头猛然一沉,镇定的冷笑道:“你可要试试?”

坚定的,燕寄云道:“不错,在下是要试试。”

缓慢的,燕寄云把双掌提聚于胸前。

不打也不行了。

毒天君时遇良也把双掌提了起来。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两人第二次面对的推出了双掌,只是,距离比原先更近了三尺以上子。

轰然一声大响,重又飞起了漫天的碎石。

燕寄云双肩轻微的晃动了一下,毒天君时遇良使尽了全力,仍然定不住身子,向后退了半步才稳住身。

冷叱声中,燕寄云在毒天君时遇良才站定身子的刹那间,又拍出两掌。

毒天君时遇良在无处可避的情况下,只得出掌相抗。

这一次,毒天君时遇良后退了一大步。

他的胸口觉得有些部闷气塞了。

石下的众人已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三寸神面妖第一个开口道:“时老儿,可不能再往后退了,你已到了背水一战的地步了。”

燕寄云这时已第三次攻向对方了。

一次不如一次,毒天君时遇良双掌一接实,只觉得底盘浮动,毫无着力之处,心头一紧,一个狠毒念头突然闪过脑海。

身子向后一仰,右脚跟着向后踏了出去。

猛觉一脚踩空,毒天君时遇良急忙用劲一弯腰,在左脚也跟着踏空的同时,他双手攀住了石缘,但却并不往上跳。

急上一步,燕寄云扑到了石边,对准毒天君时遇良头顶一掌拍了下去。

毒天君时遇良似乎早就料到燕寄云有此一着了,一听到顶上风起,他已双足一踢石面,向后倒射了出去。

在身子向后飞射的同时,他双袖齐扬,漫天蓝芒急如飞砂般的罩向燕寄云胸口。

虽然毒天君时遇良这片毒针是在无处借力的情况下打出去的,但在燕寄云双掌用老,回招不及的情况下.却决无法躲过。

毒天君时遇良几乎是亲眼看见那长毒针大部份落在燕寄云胸口上了。

带着一片得意的笑容。

毒天君时遇良落在距石面七八尺外。

毒天君时遇良双足几乎才一着地,他的头上突然响起燕寄云的一声冷叱。

根本连抬手的时间都没有了,毒天君时遇良在极度惊骇的情况下,身子猛然向后仰下去,以胸部承受了燕寄云一掌。

“砰”然一声,毒天君时遇良闷哼一声,平平仰贴在地上,口鼻之中血涌如泉。

使尽了全力,毒天君时遇良缓慢的撑起了上半身,吃力的道:“燕寄云,老夫没想到你……你我竟……竟是个同归于……于尽的局面……”

冷漠的,燕寄云道:“也许事情并不如你所想象的那么完美。”

毒天君时遇良冷笑道:“年轻人,老……老夫身上……一向不带解葯的。”

燕寄云冷声道:“如果在下不中毒针的话,就用不着解葯了对吗?”

怔了一怔,毒天君时遇良道:“除非你会幻术!”

燕寄云道:“如果毒君王没有死的话,他一定早就告诉你,他在千毒洞中曾暗中打了我一掌而没伤到我的那件事了。”

眼突然直了,毒天君时遇良痴痴的望着燕寄云道:“护……身罡……罡气?”冰冷的燕寄云道:“以你的功力,如果你早用那些你鞍以成名的东西,燕某也许抗拒不了。”

迟缓的点点头,毒天君时遇良长叹一声,道:“对,……很对,报应……这……这是……报……报应……”

这个纵横一世,无人敢樱其锋的枭霸,似乎还想多说点什么,但是,他却已无力把那些他要说出来的话逼出喉咙了。

飞身跃向燕寄云身边,白燕玲关怀的问:“他真的没有伤到你?”

燕寄云点点头道:“如果他双足有借力之处,以他的功力突然出手,我的确无法自保。”

唬了口大气,白燕玲道:“真是托天之福。”

三寸神面妖这时也走过来道:“小子,咱们得早点做打算了。”

燕寄云沉声道:“照原定计划。”

魔面佛突然开口道:“不用走了,人家已在两边等了多时了。”

燕寄云心头一震,一齐向河口两边的树林望过去。

只见两边林脚下站满了人。

三寸神面妖有些忍不住气脱口道:“咱们冲。”

穆清道:“不知费怀义在哪一边?”

万里鹏道:“既然无法看清他在哪一边,咱们只有照原定计划行事了。”

缓慢的,燕寄云道:“咱们在这里等。”

三寸神面妖一呆道:“那不成了翁中之鳖了?”

冷静的,燕寄云道:”要动,让他们动,咱们正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休息一下。”

三寸神面妖不安的道:“万一他们跟咱们这样耗下去,咱们又怎么办呢?”

魔面佛冷静的道:“不错,他只有下来一途可走。”

燕寄云果然没有料错,两边林脚的人一见燕寄云等全在石头上坐了下来,果然开始很快的向河床内移动过来了。

坐在燕寄云身边,魔面佛开口道:“依你看,费怀义会怎样处置今日之局?”燕寄云道:“与我硬拼。”

魔面佛道:“那他带着这许多人来干什么?”

燕寄云道:“防备咱们在重伤之下逃走。”

魔面佛道:“重伤?你以为费怀义事先没有想到毒天君有落败的可能?”

燕寄云道:“他不会想不到的,但是他可以深信我纵然胜了,也决不会毫无损伤的,这正与咱们自己原先所料定的一般无二,只是,毒天君太有自信了,因此,他自己把那种可能性给除去了。”

佩服的点着头,魔面佛道:“你把前后的事情连贯得很自然,老衲不能不佩服你的心思敏捷,也许,当今武林之内,唯有你才能对付得了神剑。”

语气有些沉重,燕寄云道:“大师,二正二邪,以费怀义居首,你此刻说对付得了,太早了一些。”

心头微微一寒,魔面佛道:“小檀越,制敌首需制心,如果……”

燕寄云笑道:“大师,费怀义不是那种能使人制住其心的人,否则,他不会造成今天这局面了。”

魔面佛道:“小檀越,你心寒了?”

燕寄云笑笑道:“大师,对付费怀义,我是没有信心,但却决不是寒心。”

魔面佛沉声道:“小檀越,你别忘了费怀义也同样的没有信心。”

这时,两侧的人已赶到相距东到十丈的距离之内了,沸腾的人声,已可清晰的听到了。

穆清首先拔出了身边的剑。

三寸神面妖也有些跃跃慾试了。

燕寄云开口道:“如果对方不动手,各位请不要先动手。”

三寸神面妖道:“怎么?咱们还怕了他们不成?”

燕寄云道:“如果咱们怕了他们,咱们会来吗?”

三寸神面妖道:“那又为什么要一定等他们先下手呢?”

剑翅雕道:“有道是,先下手者为强啊。”

燕寄云道:“问题是他们根本不会先下手。”

三寸神面妖道:“你有把握?”

望了身边的费子琪一眼,燕寄云道:“没有把握的话,我会叫你们那么做吗?”

这时,两侧的人冲到一丈左右处了,但却全停了下来。

缓慢的,费怀义从前面的人群中走了出来。

六旬上下的年纪,一头花白的头发,额下一撮山羊胡子,方面大耳,直鼻方口,双目中闪射着两道坚硬如光的冷芒,有着一股子慑人的威严。

仰面向坐在石上的众人望了一眼,神剑费怀义盯着燕寄云道:“你就是燕寄云?”

站了起来,燕寄云道:“不错,在下正是。”

费怀义沉声道:“听说犬子有错犯在你手中?”

燕寄云冷淡的道:“也许尊驾并不以为那是错。”

神剑费怀义寒声一笑道:“是非自在人心,如果犬子确实有错的话,老夫决不袒护于他。”

燕寄云淡漠的道:“尊驾是要在下把令郎的一切奉告了?”

费怀义点点头,没有开口。

燕寄云道:“令郎所犯的是万恶之首。”

老脸上故意流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神剑费怀义盯着燕寄云道:“年轻人,老夫虽然非量小之人,但这种话,老夫却无法包函,你最好能拿出证据来。”

冷冷的,燕寄云道:“那种证据?”

费怀义冷声道:“受害的人。”

燕寄云冷笑道:“尊驾是要在下把受害的人抬来。”

燕寄云的话,使神剑费怀义无法坚持,略一思忖,他道:“如果你能找出老夫堪信之人,但凭他一句话,老夫就可以采信。”

燕寄云道:“与在下同来的这些人中,尊驾觉得谁的话可供尊驾采信?”

神剑费怀义道:“只要不是你的人就可以。”

燕寄云道:“鹅峰堡的两位堡主可以吗?”

冷电般的目光突然凝注在穆家兄弟脸上,神剑费怀义道:“可以,老夫相信他们会言不离理的。”

神剑费怀义的目光令人心寒,心惧,穆家兄弟虽然是拼命来的,但被神剑费怀义的目光一逼视,他俩反倒说不出话来了。

森冷的,神剑费怀义道:“二位请说话。”

魔面佛见状突然扬声道:“黄巢杀人八百万,在劫者难逃,世事顾忌太多,反将一事无成。”

穆家兄弟脸色同时涌上一抹红潮,万里鹏避开神剑费怀义的目光道:“不错,令郎是来鹅峰堡逼娶小女。”

实在没有想到穆家兄弟也敢反抗他。

神剑费怀义怔了一下,不由自主的脱口道:“此言当真?”

剑翅雕穆清接口道:“如果是假的,我大哥敢在你神剑面前说吗?”

一时之间,费怀义无言以对。

老脸上渐渐罩上一层冷霜,冰冷的,费怀义盯着燕寄云道:“燕寄云,犬子是由你来处决还是由老夫处决?”

冷漠的笑了一声,燕寄云道:“父不严,子这冠军,在下无权处理。”

神剑费怀义冷声道:“那请你把他放过来。”

伸手在费子琪肩头拍了一把,解开他受制的穴道,燕寄云道:“尊驾可以过去。”

眼见父亲神色不对,费子琪反倒犹豫不前了。

以冰冷的声音,神剑费怀义道:“子琪,你过来。”

畏缩着,费子琪道:“爹爹,你要杀我?”

严厉的,神剑道:“你既然敢做出这种侮辱人格的事情,你还会怕死吗?给我过来。”

脸色突然一变,费子琪道:“爹,你真不念父子之情了?”

神剑费怀义脸色一变,寒声道:“怎么?你还想反抗我?”

费子琪大声道:“爹,这些事情不都是你授意叫我干的吗?你不是说他们一旦反抗,咱们可以借机除去他们的吗?”

脸色刹时间变白了,神剑费怀义厉声叫道:“畜牲,你胡说些什么?”

费于琪冷笑道:“爹,江湖中人,暗地里已都知道你是个假仁假义的伪君子了,事实上,二正二邪,你们是联在一起的,你的手段最高,所以他们都比你先死了,但是,我没想到最后你连自己的儿子都要牺牲掉。”

几乎跳了起来,神剑费怀义大声吼道:“你给我过来。”

冷冷的,费子琪道:“爹,我不会过去的,你我父子之情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了却恩仇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