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 六 章 变幻莫测

作者:雪雁

痴呆茫然的,白燕玲就那么木然的站在崖缘上。

第一个涌上她心头的念头,并不是该如何向师傅交侍,而是,自己为什么要把他逼下去?不错,自己为什么要把他逼下去。

“是他自己武功差得大连了,还能怪谁呢?只有怪他自己技艺不精了”

这念头旋风似的涌上白燕玲的心头,曾使她觉得舒服了些。

但是,当燕寄云临去前的一刹那的景象浮现眼前时,那唯一的一丝宽慰感觉便也跟著消失了。另一个念头又起自脑海,暗道:“人非圣贤,谁能无错,是啊,谁能没有错呢?”

这个念头才一上心头,另一个念头便跟著产生了。

“为什么这就偏偏要发生在他身上呢?”

的确,错,为什么偏偏会发生在他身上呢?

山风飘拂着她身上的罗衣翠抽飞舞著,她这么痴痴的站在那里已有半个时雇了,但那最没想到的一个问题,却始终无法解答。

一个矮小的身影,无声无息地走到了她身后三尺左右处,她却毫无所觉。

“小师妹,恭喜你了,咱们飞凤门终于获胜了。”

听得出是陪伴著自己走江湖的老师兄。

三寸神面妖的声音,第一个念头,白燕玲想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他。

但是,那念头却刻被另一个无法形容的颓丧感觉打消了,她仍然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连一句话都没说。

平滑的娃娃脸上掠过一抹恶作剧的笑意。

三寸神面妖明知故问似的道:“师妹,他以在什么地方?我看看——”

话落人已走到白燕玲身边了。

指指面前深不见底的绝崖、白燕玲据脸上溢着一种难以克制的忧郁,以轻得近乎自语般的声音道:“这下面。”

话落指指面前的断崖——

三寸神面妖姑放作惊讶的道:“怎么?你把他打下去的?”

美目中滚动著泪珠,白燕玲道:“他自己跳下去的。”

这次,三寸神面妖真个吃了一惊,脱口道:“他自己下去的,为什么?”

滚动在眸子中的泪珠终放顺须滑落下来,白燕玲沉痛的道:‘我也不知道。”

三寸神面妖一怔,道:“你也不知道?小师妹,他是不是打算逃走?”

猛然摇著头,白燕玲激动的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不要问了,好不好嘛?”

一侧脸,三寸神面妖看到她脸上滚动著的泪珠,先是一怔,继而心中又暗自一喜、低声道:“我想他八成是想逃走,再不然,就是他自知敌不住你,怕丢了师门的颜面,故而跳崖自绝了,师妹,咱们还得到白花洲去看看现,走吧!”

话落得很轻松,好像的根本就没发觉她哭了似的。

白燕玲咽声道:“他不会敌不住我,我看得出来,他第一掌落败后,脸上神色十分吃惊,第二掌,我只用了八成功力,他却败得更明显。’

故作吃惊之状,三寸神面妖脱口道:“师妹!你怎么啦?别伤心,胜败乃兵家常事,他落败是他自己技不如人,能怪谁呢?”

白燕玲闻言更难过,位声道:“我并无意杀他啊!”

三寸神面妖道:“是他自己跳下去的,你并没有杀他啊!”

白燕玲激动的道:“是我逼他的?”

三寸神面妖脱口道:“你逼他的?师妹,我更不明白了。”

白燕玲道:“我们约定了,输的人要给另一个叩头认输。”

三寸神面妖心中暗自好笑,道:“师妹,这主意一定是你想出来的吧!”白燕玲只是流泪,没有再开口。

三寸神面妖自语道:“那小子一定没料到他会败给你,否则,我相信他一定不会接受这个主意,看来,那小子是低估了那颗丹葯了。”

突然转向三寸神面妖,白燕玲急声道:“师兄,你说什么,什么丹葯?”

三寸神面妖故作吃惊的道:“没什么,没说什么啊!”

带泪的粉脸儿,突然一沉,白燕玲道:“师兄,我听到了,快说,什么丹葯?”

三寸神面妖道:“真的,没……”

截住三寸神面妖的话,白燕玲气恼的道:“好,师兄,连你也欺负我了。”

话落猛的扭转娇躯,大步向来路上奔去。

急跟了两步,三寸神面妖道:“小师妹,小师妹,你上那儿去?”

头也没回,白燕玲仍然大步向前走著。

飞身拦在白燕玲身前,三寸神面妖脱口道:“好好好,小师妹我说,我说!”

白燕玲停住脚步,但却哭得更伤心。

三寸神面妖故意沉重的叹息一声,道:“唉!说来都是天数,该当那娃儿绝命於此,如果我早到一步,也不会发生这桩不幸的事了,师妹,他在到这里来之前,曾在枫树岭打发了鹅峰堡的两个堡主,也受了点内伤,因此,落在魔面佛手中,被迫服下一颗魔火回天丹。”

劳心猛然一震,白燕玲道:“魔火口天丹,你说的是那个曾经有两个…”下面的话她没有再说下去。

三寸神面妖道:“是的,曾有两个人丧命在魔火回天丹下。”

白燕玲气恼的道:“魔面佛会做出这种事来?”

三寸神面妖道:“受人威胁,他非这么做不可。”

白燕玲道:“你见过他了?”

三寸神面妖点头道:“一个时辰前见过他,他说依他推测,燕寄云那娃儿内功修为极高,又是童子之身,也许能克制得住那股常人无法克服的奇强葯力,而获得别人所无法获得的奇迹,但是,在那丹葯葯力行开之后,由天内功增加太急,无法立刻导人正途,功力方面将有一段急降时期,而这段时期中,必须有人加以保护,因此,他求我们能在黄山之内,维护他一段时期,等他复原。因为,他的仇家已派了大批高手进人黄山了。”

美目中又浮上了泪光,白燕玲气道:“你,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三寸神面妖道:“我一听完他的话,就急著赶来了,但已太晚了啊!”

话落一顿,道:“不过,这样也好,如果等他葯力真个导人正途之后,我们又怎能是他的对手呢?’”

再度擦乾眼泪,白燕玲突然坚决的道:“师兄,百花洲我不去了,你自已去吧!”

三寸神面妖一怔,道:“你要到那里去?”

白燕玲道:“找师父。’

三寸神面妖一怔道:“师傅不会怪你的,你没有真的杀他,是他自绝的,师妹,不用担心这个。”

白燕玲黯然的道:“我不怕师傅怪我,因为我并没有要称雄武林的想法,我找师傅,就是要告诉她老人家,此生此世,我将不再离开她老人家。”

三寸神面妖有点明白了,但却故作不解的道:“小师妹,师傅她老人家叫我带着你闲荡江湖上,主要的目的,就是怕你常留深山,误了终身啊”

白燕玲冰冷的道:“我如果没有那种想法,就算长年江湖漂泊,也照样的将是孤身一个。”

三寸神面妖笑道:“师妹,话可不是那么说,所谓缘定三生,这种事,全靠缘份,你不去接触,又那会有。”

打断三寸神面妖的话,白燕玲道:“我相信缘份已断,世间已不会再有与我有缘的人了。’三寸神面妖郑重的道:“小师妹,咱们离开师傅才没有多久,见到的人也很少,你怎么可以如此妄加论断呢?云云众生之中,难道说你就能肯定没有一个人可信赖吗?”

白燕玲斩钉断铁的道:“的确没有。”

三寸神面妖道:“好吧!人各有志,谁也不能勉强,师妹,你回去见到师傅,就告诉她老人家,师兄我不一定能再回去侍奉她老人家了,师傅教诲之恩,只有请师妹代我略尽一二了。”

白燕玲一呆,道:“师兄,你这是什么话,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说起这些来了呢?”

三寸神面妖故作沉重的道:“师妹,我要替一个人完成他未了的心愿。”

白燕玲道:“谁?

三寸神面妖道:“燕寄云。”

粉脸上的神情突然一变,白燕玲急声道:“他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他托过你?”

三寸神面妖摇摇头道:“他没托过我,像他那种人,是不会轻易求於人的。”

白燕玲追问道:‘那你怎么知道他有什么心愿未了呢?”

三寸神面妖道:“听魔面佛说,燕寄云的父亲是佛心侠,当年佛心侠全家遭人暗算,只有燕寄云一人身免于难,为救援他们夫妇,当年武林中曾有许多人因而丧生,由此足见他的仇家。个个都是当今武林中难惹的人物,因此,我要替他完成这个心愿,就连自己也不知能否活得了。”

白燕玲粉脸渐渐凝重了,思索一阵,突然问道:“替他报仇?”

三寸神面妖点点头,没有开口。

白燕玲道:“我也同你一起去。”

三寸神面妖道:“师妹,你不是要到师傅那里去吗?怎么又要同我一起去了呢?”

白燕玲道:“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

三寸神面妖想逼出白燕玲藏在心底的话,故做凝重的道:‘小师妹,我要去找的人,我想决不只一个,否则,他们当年也不敢轻易的去计算佛心侠,如果这些人的武功都比我高,你去了也是白搭,只不过是多送一条命而已,如果他们技不如我,那我一个人去便足够了,你去做什么呢?”

白燕玲想了想道:“多一个总比少一个好,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三寸神面妖摇摇头,沉重的道:“小师妹,连魔面佛那样的武林中久负盛名的人都要受他们狭持了,你想想看,那些对手的实力该有多大,唉!你不要去了。”

虽然说的全是编造出来的谎言,但外表却表现的十分逼真。

白燕玲坚决的道:“我决定去了,说什么我也要去。”

三寸神面妖凝重的道:“小师妹,我们师兄妹之间,难道还要来虚套吗?师兄我之所以不要你去,是为你想,也是为本门想。”

沉重的点点头,白燕玲黯然的道:“师兄,我之所以坚持要去,是为了我自己,也许,我这样做愧对师门,但是,我却必须去,也许,这是我今生唯一未了的心愿了。”

三寸神面妖明知故问的道:“师妹,那些人难道与你之间,也有深仇大恨不成?”

白燕玲摇摇头道:“没有。”

“那你又为什么要去找他呢?”

默然的笑笑,白燕玲道:“因为我觉得愧对了燕寄云。”

如同发现了奇迹似的,三寸神面妖小眼睛一亮,心说:“这可真算得上是天下奇闻了,一向蛮横不讲理的小师妹也知道什么是愧对别人了,她说的此生姻缘已断,可能就是指的他吧?”

心中虽然这么想,口头可没说出来,故做平谈的道:“小师一妹,他人都死了,还有什么愧对与不愧对呢?”

白燕玲道:“也许将来九泉之下,我见到他也好有个交持。”

三寸神面妖一怔,道:“九泉之下,你还要见他?”

发觉自己失言了,白燕玲粉脸一整道:“难道你就能保证九泉之下碰不上他吗?”

三寸神面妖点点头,道:“有理,有理,师妹,九泉之下,如果你真碰到了他,你还要跟他再比吗?”

白燕玲不耐烦的道:“不知道。”

暗自估计了一下时辰,三寸神面妖暗忖道:“不能再拖下去了,一不然,那娃儿可要受不了了。”

转念间,脸色故意一变,转身向右设方一块大石设冷声,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

话落人已飞身纵跃出去。

白燕玲一怔,也跟著飞拣到石设,双足才著地面,已忍不住惊叫道:“燕寄云!”

两块巨大的岩石围出一个三角形的狭缝,大小恰可容一个人挤身其中。

石缝外有四五棵挤生一处的矮小灌木,枝叶盘绞,刚好把石缝递住。如不细心观察,其中躲上一个人可真不容易看见。

此时,三寸神面妖正弯著腰探手接著燕寄云的心窝;面色十分凝重,倒像是初发现似的。

忘了想想师兄怎么会一来就发现燕寄云被放在里面的了。

白燕玲脱口问道:“师兄,怎么样?”

三寸神面妖细眼一转,先漫嗯一声,道:“心跳得很正常,看来没受什么伤,像是被人点了昏睡穴了。”

声音中带着克制不住的喜悦,白燕玲道:“师兄,你再看看,他真的没有受伤吗?”

心中暗忖道:“这不是废话吗?我做的,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心中虽然这么嘀咕著,三寸神面妖可没说出来,伸手在他胸前摸索了一阵,突然故示惊讶的道:“咦,这里怎么有一封信,师妹,还是交给你的呢?”

话落伸手把信递了过去。

虽然看到封面上写的确实是自己的名字。但白燕玲芳心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变幻莫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