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 八 章 尸陈遍地

作者:雪雁

老脸上飞起一片红云,久久不散。三眼神将杨飞虹羞怒的冷声道:“小姑娘,你大概就是当今武林中盛传的‘血影玉燕’白燕玲吧?”

白燕玲冷冷的通:“本姑娘正是。”

三眼神将杨飞虹冷笑一声道:“姑娘硬要出头介於老夫与他姓燕的之间的事,不知是以那种身份。”

血影玉燕白燕玲冰冷的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武林中人的份闪之事,”

三眼神将阴阴的一笑道:“那么单纯吗?”

偏偏头,白燕玲白眼一翻道:“不错,就是那么单纯。”

伸手摸摸海下的白须,三眼神将杨飞虹沉声道:“姑娘,江湖是非难断,一不小心惹到身上後悔可就来不及了,因此,老夫劝你最好是别管这档子事。”

粉睑一绷,白燕玲冷冷的道:“假使姑娘我一定要管呢?”

精目中冷光一闪,三眼神将杨飞虹突然狂笑一声,狞恶的道:“那可就怪不得老夫手段毒辣了,白燕玲,老夫要称称你们飞凤门的斤两,”

白燕玲轻声冷哼道:“久闻三眼神将,剑下少有超生之人,本姑娘今天倒要领教领教。”

话落一顿,冷声道:“杨老爷子,是你先出手还是我先?”

眼睛一瞪,杨飞虹冷声道:“你叫什么?”

美目转了一阵,白燕玲故意一征,道:“方才我是怎么叫你的,我记不大清楚了,反正那名称我觉得对你很合适,不是杨老狗嘛就是,杨老贼。”

整个人儿乎跳起来,三眼神将杨飞虹颤动著双chún,手指著白燕玲的脸道:“好个目无尊长的小丫头,老夫劈了你。”

话落飞身一掌劈向白燕玲胸前,手掌才刚推出,一股排山倒海的汹涌掌风巳应手而出,威力之猛,是白燕玲出道至今第一次遇到。

白燕玲心细如发,人也乖巧无伦,她嘴里虽然说得轻松,心中可早就在严密的戒备著了,因为,她师兄三寸神面妖曾亲口对她说过他自已不是杨飞虹之敌,血影玉燕白燕玲聪慧乖巧,几句话把江湖经验老到三眼神将激怒出手,下一步骤,早已在她心灵中闪过,娇躯一幌,双腿钉地不动,突然向右侧,让三眼神将那含怒一击的主锋,聚满功力的一只玉掌随著她倏然间挺起来的上身,猛然推了出去。

一双玉掌只带起一丝轻得几乎听不出来的轻微风声,一股奇大无比的潜力。却紧跟在微风之後压向三眼神将杨飞虹。三眼神将之所以会盛怒出手,方面固然是怒火大炽,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根本就没把血影玉燕这么个小女孩放在眼里。

轻微的掌声一人耳,三眼神将一张老脸突然一变,一个念头倏地掠上脑海。

¨飞凤门的内功,近似佛门无相神功,练至最高境界,全无声息,这丫头出掌风声极小,难道她其会……”

脑海中念头还没转完,双掌已然接实,轰然一声大响,三眼神将只觉得眼前金星直冒,什么都看不见,双脚站立不住,直向後退去。

一丝惊恐念头掠过心田,右手本能的向左肩头一伸。翻腕铮然一声弹出古剑,盲目的向前横挎了一个大弧,一片细如牛毛的三步追魂毒针全射了出去,三眼神将一拔剑,白燕玲就知道不妙,娇躯一矮,飞身横射出五六丈远,眼睁睁的看看那面毒针漫无目的的全射大林中去了。

三眼神将临敌经验丰富,一片毒针虽然没有奏功,但却使他有一个喘息的机会,因为,白燕玲无法在他双目发花时跟著攻上来。

胸中气血虽然仍在翻腾著,双目已能看清周围景物了。当他发现白燕玲远远的站在右方五六丈外时,老脸不由一红。

白燕玲一计得逞,那肯给对手缓气机会,冷哼一声,道:“杨老狗,原来你也不过徒具虚名而已。”话落大步走向三眼神将。

毒狻猊见状怒喝一声,飞身跃至三眼神将身边,怒叱道:“贱婢,让小爷来收拾你。”话落就要向前冲出去。

三眼神将此时已知面前这个小女孩不好对付了,心中虽怒,神智却丝毫不乱,冷静的沉喝声,道:“慢著!”

话落阴沉的一笑道:“飞风门的武功果然惊人,白丫头,那个照面你虽然占了便宜,老夫仍有方法收拾你。”

三眼神将面前一丈左右处停住脚步,自燕玲轻嗤一声道:“有本事,你再攻啊!”

三眼神将阴沉的笑道:“这次老夫是只守不攻。”

白燕玲冷笑道:“假使本姑娘不攻的话,咱们就这么乾耗下去吗?”

阴声一笑,三眼神将抚摸著海下胡须道:“老夫也有法子使你非攻不可,那时,嘿嘿,可别怪老夫捡便宜。”话落突然沉声道:“你们全都出手,去把那姓燕的绐我宰了,”

毒狻猊闻言首先兴奋的应道:“孩儿遵命。”

话落向四周散立的八个劲装武士一招手,道:“大家过来。”

说话间人已跃到燕寄云面前八尺左右处了,那八个大汉也先後围了过去。

金飞卫见状急上两步,站在毒狻猊身边,目注燕寄云,阴沉的笑道:“也把在下算上一份。”

转脸看看金飞卫,毒狻猊道:“你知道我打算怎么处理他吗?”

金飞卫笑道:“在下相信杨兄与在下会有相同的心思。”

毒狻猊一怔,道:“何以见得呢?”

金飞卫朗笑一声道:“因为咱们都是年轻人,因此,咱们都该有年轻人的好胜心与年轻人的嫉妒心。”

毒狻猊闻言笑道:“你是指……目注金飞卫,下面的话他没有再接下去。

点点头,金飞卫道:“是他,杨兄该不会否认她是你生平从未见过的美丽女子吧?”

毒狻猊郑重的点头道:“不错,不要说我生平没见过,就是在我想像中,我也从末想到过会有这等十全十美,令人难忘的女子,只可惜…”

金飞卫道:“你是说可惜咱们得不到她了?”

毒狻猊道:“正是那么说,难道你不以力然吗?”

摇摇头,金飞卫道:“此女有血影玉燕之称,莫说你我非其敌手,就算能敌得住她甚至抢得手,但此女性烈如火,只怕也无法近身,因此……嘿嘿……”

毒狻猊久久末见下文,忍不住开口道:“因此怎的?”

看看一旁凝立的燕寄云,金飞卫道:“因此嘛,咱们这口气得找个人发泄发泄。”

猛一拍手,毒狻猊道:“对,正合我心。”

那边,三眼神将久久未闻这边动手,不由怒声道:“你们还等什么?”

血影玉燕白燕玲心中虽然一直担心著燕寄云的安危,只因三眼神将一双精目一直监视著她,使她没有动身跃到燕寄云身边的机会,此刻,三眼神将一开口,白燕玲以为有机可乘,莲足一顿倏然飞身向燕寄云身边扑过去。

白燕玲人才一动,蓦见白光一闪,一片澈天盖地的银芒,突如狂风巨浪般的从前面涌了过来。

一心只想救援燕寄云,白燕玲恨本末能做搏击的准备,当下硬生生的被逼了回去。

这时,那边毒狻猊、金飞卫与那八个黑衣武士,也已动手扑向燕寄云。

仅只第一个回合,燕寄云身上就已挨了五掌,被打得就地连转了七八圈,身上及内腑却没受到半点伤害。

虽然没受伤,但却激起燕寄云满腔怒火,一动怒,体内那股无法控制的真力也跟著源源的涌出,澎湃的奔流著,这使他的行动更加缓慢起来了了。

三眼神将似乎无意与自燕玲搏斗,因此,一剑将她逼退後,并没有再攻,只冷冷的道:“白丫头,在他末躺下之前,老夫不想收拾你,不过,你也休想脱出老夫掌握,好去救他。”

高手对敌,先机一失,便有落败之忧,白燕玲虽然心急燕寄云的安危,却不敢冒然动身施救。

全飞卫等人眼看著燕寄云身中了七八掌,而竟毫发未伤,心中都暗自吃了一惊,再想想燕寄云方才动手时的笨拙动作,信心立时又恢复了。

看看毒狻猊、金飞卫冷笑一声道:“杨兄,人家可真抗打呢?”

毒狻猊笑道:“他不挨也不行啊!”话落脸色突然一沉,喝道:“上!”

如雀群争食,十道人影从十个不同的方向扑向中间,二十道掌风一齐涌向燕寄云身上,来势虽然并不很快,但燕寄云迟缓的双掌却无法迎击。

轰然一声大病燕寄云只觉得周身澎湃的真气突然向体内一压,猛然向头上冲了上来,在向天门撞去,力道之猛,大有慾冲破头盖骨而飞散之势。

那张原本有些苍白的俊脸,此刻突然变得赤红如血了。

虽然,这次十个人的全力一击,仍然未能放倒燕寄云,但他脸色的变化,却给他们带来了更大的信心。

毒狻猊与金飞卫彼此对望了一眼,金飞卫残酷的笑道:“杨兄,老挨打,姓燕的有点不好意思了,你看,人家脸都红了。”

毒狻猊笑道:‘我倒想看看他能红到什么程度。”

金飞卫得意的一笑道:“你是说要如法再泡制一次?”

毒狻猊点点头道:“反正咱们也没什么急事,何不多关心回一呢?”

金飞卫笑道:“对,咱们就多玩上一回吧!”

毒胶貌向周围几个手下打了个手势,十个人第三次飞身扑了出去。

轰然一声大响,这次,燕寄云连手臂都没有抬动。

四面八方的巨大压力猛然向身上一压,原本已集结在头部的真气再被体内冲上来的压力一激,立时激起一股奇大无比的气流,撞向天门大穴。

轰然一声,燕寄云猛觉昏沉的神智一清,全身突然觉得轻如无物一般。

体内澎湃无法控制的真力,好像平原上四散奔流的泛滥河水又突然又归人大河,四散的压力会聚成一道强大无比的潜力,运转於全身。

俊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笑意,他,知道自己已登上练武的人的最后境界了,而这个至高之境,却完全得自自己的敌人之赐。

俊脸上的血红色开始消退了,来得决,褪得也快,在那些人准备第四次攻击之前,他油污的俊脸已浮出一种晶莹的红润色泽。

眼见燕寄云连连受创,白燕玲冷静的头脑开始混乱了,燕寄云原先的叮咛,也渐渐的被心中那种无法挥去的惦念与爱心掩遮去了。

此刻,她——白燕玲,唯一想到的是怎么去救燕寄云,连自身的安危,她也不再多加考虑了。

“杨兄,咱们这一次,竟然打得他不知羞耻了。”

毒狻猊狞笑一声道:“想是人家已经习惯了,好吧,他既然已不知羞了,咱们就叫他怕吧,来,咱们再把他的脸变成白。”话落脸色突然一沉。狞恶的喝道:“上!”

十条人影,随声再度涌了上去。

十人一动身,那边突然传来一声焦急的娇叱与一声爆雷似的大喝,接著,是轰的一声大响。

如同石溅水波,十个四面八方扑击过来的人,跌跌撞撞的各自退出去四五步,摸胸抚臂的各自咬牙忍著疼痛,二十双目光却仍然没忘记向前看着,这一看,他们全呆,因为,那里根本就没有那个挨打的人了。

三眼神将杨飞虹也同样的呆住了,眼晴停在前方一丈外的一对男女身上,他,有点难以相信那是人类所能有的身法,但是,事实却又不由他不信,他亲眼看著那幽灵似的白影从他剑网中救出了被他罩住了的白燕玲,然後,听声音他们落在那里,这,使他无法否认。

左臂上端的衣袖划破了四寸多长,鲜血正顺著手臂向下流著,虽然口不深不长,但总该会有感觉的,那知,她,竟似浑然不觉,只关怀的仰脸望著燕寄云道:“云哥哥,他们伤了你没有?”

她虽然没看见自己的伤,燕寄云却看见了,轻声关怀的道:“玲妹妹,他伤了你的手臂了,来,我看看。”

看也没转头看一眼,白燕玲低声急促的道:“云哥哥,咱们得赶快设法脱身。”

笑笑,燕寄云道:“他们欠的账,难道咱们就不算吗?”

白燕玲急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用不著急在一时啊!”

燕寄云道:“但我却一时也不能忍了。”

白燕玲急促的道:我们抵不过他们啊!

星目中间过一抹杀机,燕寄云道:“现在情况元全改观了。”

芳心突然一震,神智也立时清醒了过来,然後,他想到方才自己是怎么突然从剑幕中脱闲的了。

一双美日突然盯在燕寄云脸上,白燕玲自语似的呢喃道:你……你是说你的武功突然复元了?”

燕寄云,道:“也许我不该说只是复元,因为,原先我的‘天门穴’并没有打通。”

“真的啊!你是说……”

柔和的点点头,燕寄云笑道:“真的,玲妹妹,全是真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尸陈遍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