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 十 章 探山遇险

作者:雪雁

晓霞仍旧扣在白玉骐门脉上,现在白玉骐已是完全在她掌握中了,她美目中数度掠过杀机,但却委决不下。

清风焦急的看着她,她了解师姊的个性,她是从来不留活口的,何况白玉骐又曾数度冒犯过她。

晓霞脸中杀机越来越浓,左手食中二指扣在大拇指中,她只需对准白玉骐胸前璇玑穴一弹,白玉骐就完了。

白玉骐并没有看到她左手的动机,骤然抬起星目愤怒的瞪着晓霞的脸,他自己的生命掌握在他人的手中,他竟毫无惧意。

晓霞一触到他的目光,芳心登时狂跳,好似犯了什么大错似的,杀机全消,右手轻轻松了开去。

白玉骐一腔怒火控制不住,晓霞素手一松,他左手一扬,“啪!”的一声,晓霞右颊又挨了他一记重的,由于他血脉阻滞很久,这一掌虽力道不大,但对娇生惯养的晓霞般女孩子来说,这一掌却使他受了很大的委屈,很奇怪,她对白玉骐竟发不出脾气来。

清风生怕她恼怒,急上前一步,叱道:“我师姊这样做那一点不对,有没有恶意你自己明白?”话落迳走向低垂粉颈的晓霞面前,低声安慰晓霞。

白玉骐也觉得自己做得太过火了些,望着晓风二人,许久许久,心中暗叹一声,开声道:“在下刚才一掌错打了,在下愿接受姑娘偿还一掌。”

晓霞突然抬起头来,望着白玉骐道:“白少侠,这是第二次了,只要你以后不再这样就行了,我们走罢!”话落当先向山下走去,任她个性再强,终究是个女孩子,两行清泪沿着粉颊滚滚而下!

鸡公山距崇山并不很远,以三人的脚程,在天黑以前已达鸡公山下的宝鸡镇,一路上武林人物络绎不绝,他们见白玉骐仍健在人间,先是一怔,接着就急忙的远远避开,白玉骐的武功已被渲染得非常可怕,何况他曾声言不放过任何一个与六尊相关的人,所以对他们而言,白玉骐就是杀星。

至于晓、风二女,因为极少来中原,所以他们都不认得,不过,他们推断,她们既然与白玉骐走在一起,武功也差不了那里去,他们怎会想到他与她们之间存着敌意。

刚进得宝鸡镇,迎面一个红衣壮汉走来,朝晓、风一躬身,恭敬道:“两位姑娘,少堡主已在泰来客栈替两位预备好住处了,请随小的前往。”

“你先去吧!”

那人故示殷勤道:“两位姑娘可熟识路吧?”

清风心知这人要讨没趣,果然,晓霞粉面一寒,道:“你先滚吧,难道姑娘没长眼睛。”那人马屁拍在马腿上,心里只好自认倒霉,脸上却不至表示出来,只得恭身唯唯而退。

姑娘脾气虽然不好,本来对这等下人还不敢如此,但被白玉骐打了一记耳光后,正有一肚子气没处发泄,心中正闷得紧,别人再一噜嗦她自然而然的就要发作了。

白玉骐转身道:“两位姑娘请吧,现在已经到达鸡公山下了。”话落迳向一家悦来客店走去。

转过一条街,泰来客栈已然在望,只见“红衣太子”司马照已率领红沙堡一干头目在门口相迎,晓霞心情不好,只冷冷吩咐道:“我们累得很,先带我们到房间去休息一会,其他一切事情晚上再谈吧。”

“红衣太子”司马照连忙卒先带着二女向后院走去,宝鸡镇虽然不大,这家客店的气魄还相当说得过去,后院是座独院,前面是花园,后面一厅二室,陈设洁净华丽,“红衣太子”慾待伸手开门,清风已先道:“少堡主请回,其他的事晚饭后再谈。”

“红衣太子”司马照对二女心中暗恋,巴不得多相处一会,当下故意压低声的道:“在下知道两位姑娘要休息,不过,目下有很多事情马上要决定的。”

清风不悦道:“急得连晚上都不能等吗?”

司马照踯躅一会道:“的确很急。”

清风变色冷笑道:“假使我姊妹今天晚上不回来呢?”

“红衣太子”司马照平时对人口齿伶俐,此刻竟然无言以对,状甚尴尬,晓霞开口道:“少堡主说吧!”“红衣太子”立刻如奉大赦般的道:“多谢姑娘!”一顿立刻接道:“目前中原各路人马到达的已不在少数,武当少林,崆峒,昆仑都有人到,其他黑白两道的人物也不下百计,这些人都极难相处,要以红沙堡做指挥坛恐怕大有困难,不知两姑娘的意思要怎样安排。”

晓霞此刻心绪不宁,一时也想不出好办法来,杏目一转道:“你见机而行,意见不相合的人不妨把他们除去。”话落推门向房中走去。

这话使“红衣太子”大失所望,他跟上两步,道:“不过……”

清风道:“有我们姊弟四人在此,小堡主还顾忌些什么?”

“红衣太子”司马照无话可说,只好悻悻道:“两位姑娘先休息吧,小可晚上再来请教。”双目深深的瞥了二女一眼,轻轻转身走去。

突然晓霞叫道:“少堡主稍等。”“红衣太子”一听姑娘叫他少等,立刻心中一乐,急忙回身问道:“姑娘还有什么吩咐吗?”

晓霞道:“我师弟他们回来了没有?”

“早到了,他们说要出去看看情况,现在还没有回来,回来后是否要叫他们来见姑娘?”

晓霞回道:“不用了,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说,晚上你也不要来了。”

“红衣太子”闻言一时大失所望,只好心中退一步的想:“反正今后相处的日子还多着……”遂告辞转身而去。

清风起身将门关上,打开窗子,望着院中的朵朵花草在出神。

“师妹,你觉得白玉骐这个人怎样?”晓霞突然相问。

清风一怔,她了解师姊的个性,在未知她真实意向之前,不敢先表示自己的看法,敷衍道:“他很倔强。”

“我的看法与你不同,他是个感情很重的人,好强只不过是克制感情的手段,他想使少女们讨厌他。”最后一句晓霞似在自语,突然她问道:“师妹你很喜欢他是吗?”

清风全身不自主的颤动了一下,她极力的克制自己,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转身笑道:“师姊,你怎么开起我师妹玩笑来了,小妹虽愚,却还忘不了魔焰山的规矩,非友即敌,是敌人就要消灭,否则……”想到山规她俩不由白主的都觉得心生寒意。

晓霞转眼看清风,徐徐道:“师妹,世间唯一不能控制的就是感情,师妹,你不要欺骗我,我要杀白玉骐的时候你不是很焦急吗?”清风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沉思许久,突然反驳道:“师姊,你既然制住了他,你为什么又不杀他呢?还有,他打了你两次耳光使你受辱,你竟也毫无表示,难道……”

“师妹,你说得太多了。”晓霞突然大声道!

清风很怕她师姊,急忙住口垂下头去,秀目中委屈的滚下了两行清泪。

晓霞与清风自幼相处,形同骨肉,深知清风生性温柔,受了委屈也从不辨驳,因此她爱她如同白己的小妹妹一般,她从椅上站起身来,走到清风面前,低声道:“风妹,我们不谈这些了,来,笑给姊姊看看。”说着伸手去抬清风的脸,清风偏头一闪顺势滚进她怀里,珠泪滚滚而下,晓霞也不自觉的也陪落了几滴清泪,她们心里同样的觉得非常矛盾而烦恼。

晚饭后,晓霞对清风道:“风妹,我查查外面的动静,你守在店中,若出了什么事也好与二个师弟连络应付。”

清风唯唯应是。

晓霞换上夜行衣上月上斜插一柄短剑,告别清风飞身出店而去。

晓霞上得屋脊,举目四望,只见四野宁静,月光如水,辨明方向,向悦来店奔去。她知道目前宝鸡镇龙蟠虎踞,一个不好就可能引动许多好事之徒,是以动作十分小心,美目也不停的四处查察细看一番。

过了不久,她看到两个夜行人,越脊而过,功夫很差,她怕惊动别人,也就没去理会他们。

“咚!咚”二更鼓已响,晓霞心中有些失望了,但是,她仍然坚定她的想法。要再守候一会,蓦地……

一条白影自悦来店中冲天而起,身体轻飘宛如一片轻羽,了无声息的落在屋顶上,只见他身配玉剑,容貌盖世,站立屋顶宛如玉树临风。

晓霞芳心没来由的一阵狂跳,心中却喜悦的暗忖:“我终于料对了。”

白玉骐四处略一打量,突然纵身,如惊虹泻天般向鸡公山奔去。

晓霞暗惊白玉骐的功力,心道:“此人功力这么高,难怪他敢夜行不换衣。”当下不敢怠慢,急忙起身跟去。

宝鸡镇就在鸡公山下,那消片刻便进入了鸡公山,鸡公山虽然不大,但要找一个小小的穴,却也十分困难。

白玉骐连翻了两座山头,却一无发现,心中不由暗暗着急上处传来一阵谈话声,白玉骐心中大喜,急忙提气顺声飞去,辨明发声的方向,预先在一棵大树上等候。

不大工夫,急步走来两人,一个身着半袖短裤,面刺一只狐头,竟然是个狐面人,另一个身着青衫,手提一颗人头,白玉骐一见此人不由全身一震,就在这时他身边悄悄落下了晓霞……

白玉骐机警的凝功慾劈,晓霞急以内功传音道:“是我,白少侠休要声张。”

白玉骐闻声知人,虽知此女来意不善,但为要探洱海老怪秘巢却又不便与她发生冲突,心中暗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继续朝着走来的两人走去。

来人其一是八大罗汉中的第八罗汉狐面人,另一人是霸王庄与白玉骐同救熊玉燕的卓人凤,白玉骐心中怎么也想不通卓人凤何以会与洱海混在一起。

二人渐近,可以清晰的看出卓人凤手中提的是个七旬以上头发已白的老人头颅,卓人凤剑眉皱缩,显得心事重重。

二人经过白玉骐藏身的树下时,狐面人狡猾的双眼一转,问道:“卓少侠,你这次抉择真使人敬服,我师祖言出如山,我现在简直可以叫你师叔了。”

卓人凤剑眉依旧深锁,淡淡道:“在下只希望能亲刃白玉骐。”狐面人一怔,随即笑道:“不要说白玉骐,就是比他武功再高上两三倍的人,今后怕也不是你的对手了。”狐面人说得很自然,显然亦没有夸大的意味。

“白玉骐武功极深,是在下亲眼见到的,只怕短期内仍然不是他的对手。”

狐面人放肆的仰天大笑道:“不要长他人志气而灭自己威风,卓少侠,你师傅比你武功高出多少,你自己明白,而我师祖只不过教了你三招,你师傅却连两招都没走过就已授首与你了,其他的人……”

卓人凤突然大声道:“不要说了,不要说了……”那声音颤抖而激动。

狐面人阴险的一笑,心说:“你现在后悔恐来不及了。”

两人脚程极快,瞬间已没入林中。

白玉骐茫然的坐在树枝上,他心地坦白,根本想不能什么时候与卓人凤结下这种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以致卓人凤为取他的性命不惜杀师败德另投别人,晓霞一扯白玉骐臂膀道:“白少侠我们快追踪两人,否则要深入洱海老怪的巢穴可要大费周折了,说不定还会被他困住。”她话说得快而清晰,听来一点都不耽误时间,白玉骐几乎想都没想就与她同时飞身追踪上去。

前面两人虽知目前中原群雄毕集鸡公山下,但万没料到就在今夜就会有人敢前来探山,是以依旧谈笑自若。

穿出森林前面呈现一片光秃秃的石坡,白玉骐扫眼只见偶尔几堆怪石高堆,或在一些石缝中插上几根枯竹朽枝,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异样,心中不由暗忖:“洱海老怪竟然敢如此大胆,在这种地方竟连个眼线也没埋伏。”白玉骐这种想法并非武断,他一进山就到处留心,如果洱海老怪埋伏有人决不可能逃过他锐利的双目。

晓霞却全神贯注在狐面人的脚上,看他如何踏上石坡。

狐面人与卓人凤停在坡前,狐面人侧向卓人凤道:“卓少侠记得怎样走吗?”

这句话引起卓人风的不满,一声不吭,大步向石坡上迈去,狐面人含着狡猾的笑容跟在后面。

卓人风转过最下面的一堆石堆,又绕过了两三根枯竹,弯弯斜斜,拐弯抹角的向坡顶盘旋而上,走了许久也不过才登上全坡的三分之一,由于石坡光秃秃的没有屏障,两人不敢紧跟着。

白玉骐看看天色已近三更,心中不由有些着急起来,抬脚却见卓人凤停在一堆石前沉思不进,心中不由暗道:“你这笨瓜,走直线多快,我不信连几根残枝朽竹你也打不断他。”

卓人凤沉思许久,突然大步向石堆右面跨进,白玉骐只见他跨了一步,竟在那石堆左近团团转起来,始终走不回原来的位置,好像瞎子走进树林里一样,左右碰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探山遇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