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十二章 勇气双魔

作者:雪雁

“七面鸟”随走随叙述道:“这件事应该从五十年前说起,当日中原武学盛极一时,这是由于当日的十大奇才所使然,洪荒九魔当今除了老一辈的人知道以外,也许已被目前江湖所淡忘了,但在当时却是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

而这九个至今仍然健在,只是大都已远离中原,而且已大都改名换姓,譬如,今日的天外三魔即是当日洪荒九魔中的天光、血影、碧海三魔,霞行上人称为旭光魔、洱海笛号称月光魔,日月老人人称为星光魔,大漠双绝是残天、缺地二魔,天魔儒侠叫金掌魔。

他们九人各有所创,各以奇才自许,当然,他们之中也有高下之分,大概以金掌魔武功为最高,天光魔最低,其他七人则不甚清楚,小过,他们彼此和好如手足,从不彼此歧视。

但是,人的武功一高,往往会受了自尊心的驱使不肯认错,洪荒九魔就慢慢也走上了这一条路,直到后来中原已被他们扰得无法安宁时始……

而就当此时,中原又出现了一位奇人,自以神风魔为号,此人就是藏珍洞的主人‘残阳子’;神风魔武功远在九人之上,不过,他从不与九人交往,甚且对九人的错处时加抨击,使他们开口不得,彼此之间的怨仇也就日渐加深,直到水火不相容的程度!

但洪荒九魔总想把神风魔驱出中原,始终不能如愿,直到有一天神风魔在泰山寻找一株万年参之时,九人才得乘机合击,将他成伤,严禁他不再来中原……”“七面鸟”叙述至此,咽了一口唾沫又道:“事情的发生是这样,当日洪荒九魔把神风魔围住,名义上是要比武排名份,但为神风魔所拒绝,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天光魔首先受伤,其他八人知道个人决非神光魔之敌,因此一涌而上,神光魔双手难敌四手,终至受伤倒地,其中七魔本慾将神风魔四肢斩去,永绝后患,虽经金掌魔与星光魔一再阻止而幸免肢解之残,但七魔仍旧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九魔之间,随亦就此闹得不欢而散……

但神风魔受此重创后,远走边荒,由于机缘的巧合,使他练成了绝学,但等他再度回到中原时,洪荒九魔已散,他即将所学留于这个偶尔发现的秘洞中,离中原而去,不知所终。”

“七面鸟”卢珍叙述至此,话题一转又道:“我发现他的藏宝图是在三年以前,我是在天外三魔与洱海笛手中得的一份假图,这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化装多次,好不容易才偷到了手,那知却使我大失所望,等于空手而归,于是我便下定决心要找到那份真图,直到昨天我才听说死堡得了一份藏珍图,我化装成死堡堡主才将宝图骗到手上时我立重誓,此次我如得不到那秘岌,也一定要寻获得主,甘心为其服役……”

白玉骐听完这些话,暗自沉思道:“原来那残阳六式记得九魔的名字,显然是要学得武功之人永记其当日之耻。”

三人边走边谈,不觉已到了宝鸡镇前,白玉骐突然侧头道:“卢兄,我们最好以兄弟相称,主仆之称实在不便。”“七面鸟”正色道:“莫非你以为卢某不够份量,拿发誓当儿戏吗?”

“不是这么说……”

“七面鸟”立即接道:“公子,你以为我跟你在一起会是个累赘?”

白玉骐道:“这话说得太严重了,在下尚有许多地方需卢兄帮助……”

“外了,好了,我今后就以公子称呼.你就叫我老七好了。”

白玉骐无奈,只好依他。

三人进入镇里,晓霞突然止步,轻声对白玉骐道:“白少侠,我得先去找我师妹他们。”

白玉骐沉思一会道:“好吧。”随又问道:“他们会不会追究你这几天的行踪?”

白玉骐的关怀,虽然深藏不露,晓霞仍能深深体会出他的情意,她淡淡笑道:“不会的,希望我们能在山下见面,我走了。”话落看了白玉骐一眼,已是热泪盈眶,转身向另一条街而去。

“姑娘请慢走。”在她身后低低的说。

白玉骐茫然若有所失,他觉得晓霞的声音里代表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凄凉。

“七面鸟”卢珍走上来,低声道:“公子,你先到悦来店住下,我来探探虚实。”

白玉骐轻“唔!”一声,轻身已不见“七面鸟”的踪影,只好依言走进悦来客店。

白玉骐进店要了一个房间,觉得心中烦闷,慾早早安憩。

躺在床上,一时却又思潮起伏,辗转无法入睡,一更鼓过,突听房上落下一人,白玉骐翻身坐起来,听人轻轻叩门道:“公子睡了吗?”

白玉骐听出是“七面鸟”声音,传音道:“没睡,你从窗口进房吧。”

“七面鸟”应声穿窗而人,落地毫无声息。

“七面鸟”点上灯,然后拿下面具,白玉骐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个房里。”

“七面鸟”卢珍微笑道:“连这一点都不知道,我怎么还能跟随公子走江湖呢?”一顿又道:“我装成后小二一问不就知道了吗?”

白玉骐笑笑道:“你可称千面鸟。”

“七面鸟”卢珍笑了笑,即正色道:“公子,你可知道目下这小镇上来了些什么人物?”

白玉骐见他神色凝重,立即正色问道:“不知道!究竟来了些什么人?”

“七面鸟”道:“据我刚才探听的结果,一流高手目前已不下百人,二三流的角色更不必谈了,天外三魔也已到达,所以现在晓霞姑娘不太安全。”

“今夜会不会有危险?”

“七面鸟”道:“令夜也许还不会,因为他们明天要攻山。”

“攻山?”

“是的!据说是武林六尊指挥,我看事情可能不会这么简单,以六尊的地位还指挥不动那天外三魔,我看主脑人物八成还是洪荒九魔中的人物。”

白玉骐道:“见有几魔?”

“如今所知的只有天外三雌,霞行上人好像保持中立,不过目前尚难决定。”

“他们预备怎么攻山你知不知道?”

“听说是用火攻。”

白玉骐大吃一惊,若用火攻显然是要把整个鸡公山放火烧掉,洱海怪与他无关,但“玉女”她们却使他放心不下,不由急道:“我们得先想个办法阻止他们。”沉思一阵上刻起身更衣,佩上玉剑后又问“七面鸟”卢珍道:“老七,你累不累?”

“七面鸟”道:“现在就要上山?”

白玉骐点点头道:“我山上还有人没救下,必须阻止他们火攻。不过你累不累?”

“七面鸟”换上了一个老头面具,起身道:“才奔走了这么点,那有什么累的,我们走吧。”

两人穿窗而出,直奔鸡公山,白玉骐顺着他原先与晓霞上山的路,直奔洱海老怪的老巢。

两人穿出树林,突闻身后传来一声冷笑,白玉骐霍然止步转身,只见林边静立着一个老者,此人年约七旬,双目精光四射,在老者身后不远处站着地绝韦清岚。

“七面鸟”轻轻对白玉骐道:“公子,这人是死堡第二堡主,韦子清之弟韦子玉,武功不在六尊之下。”白玉骐点点头。

韦子玉振声道:“白兄弟属于那一站?”

“七面鸟”笑道:“白公子不属于那一站。”

韦子玉上下打量了“七面鸟”一阵,冷冷道:“恕韦某眼拙,认不出阁下是谁?”

“七面鸟”冷然打个哈哈道:“白公子的属从,算不上一号人物,江湖人称‘七面鸟’的便是老夫。”

韦子玉大吃一惊,“七面鸟”的武功尚在“地绝”韦清岚之上,白玉骐怎么收服了他做了仆人?他打量了“七面鸟”一阵,冷冷道:“阁下想冒充字号?若阁下真是‘七面鸟’必然知道群雄们的计划了……”

“七面鸟”接口道:“六尊发令,四而火攻,大外三魔,在后接应,我公子身有要事.恕不能与你详谈。”转身故做慾去之状。

韦子玉突然掠身拦住两人道:“此站老夫掌管,两位不能通行。”

白玉骐冷笑道:“你拦得住?”话落大步向前跨去。

韦子玉蓦地脚下一错.闪电式双掌劈向白玉骐胸前,大喝道:“小子胆敢在老夫面前卖狂。”

白玉骐不避不闪,运起真气,以胸挡掌,但闻蓬的一声,两掌结结实实的印在白玉骐前胸,白玉骐脚下动也不动。

韦子玉登时骇得一呆,白玉骐趁机一掌挥出,冷喝道:“老匹夫,你也吃在下一掌试试。”右掌直到距韦子玉胸前不满一寸处,真力外发,韦子玉惨哼一声,被打出一丈多远,立时昏死地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简直把“地绝”韦清岚骇呆了,他几乎不敢相信这人就是跌下舍身崖下的白玉骐。

这时林中突然一声呐喊,突然涌出了十几位大汉,一哄而上,白玉骐立刻对“七面鸟”道:“老七,你打发他们,我来解决其他的几站。”“站”字才送进“七面鸟”耳中,白玉骐踪迹已失。

白玉骐跨过一处深涧,迎面遇到残云、缺月二人,二人拦住白玉骐去路,残云道:“白少侠属于那一站。”

“不属于那一站”,蓦地一招“天光血影”,直扑二人。

变起肘腋,残云、缺月一楞,急忙左右分开,两人武功倒真不弱,这一招“风起云涌”虽只用了三成真力,竟未制住两人。

白玉骐目光一凝,见“天光魔”须发已白,面目清瘦,两眼暴茫湛湛,逼入肺腑,深知他是个劲敌。

“天光魔”看了白玉骐一眼,疑惑的道:“你就是与中原群雄做对的白玉骐?”

“在下不但与中原群雄不睦,就是你们洪荒九魔在下也不会放过。”说得斩钉断铁,毫无挽回的余地。

“天光魔”猛一怔,他不知道白玉骐何以说连洪荒九魔也不放过的原因,但以洪荒九魔的威名,白玉骐这话不由大大的伤了他的自尊心,“天光魔”怒道:“小娃儿你好狂的口气,老夫出道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到。”

白玉骐冷笑道:“在下不但要你听到,还要你试试。”话落凝聚真力,向“天光魔”逼去。

“天光魔”双目精光闪射,白发无风自动,强压怒火道:“老夫先让你三招。”

白玉骐不愿多耗时间,冷喝道:“在下何用你让。”招化“盘古开天”以八成真力推出七掌,猛的掌风直慾开山裂石。

“天光魔”见状不由暗骇,由这七掌他可以看出白玉麒的功力竟然不在自己之下,以白玉骐现下的年纪他怎能不骇。

但“天光魔”乃成名近六十年的魔头,话即说出岂能不算,当下左脚一错,侧出五尺。

白玉岂轻渺的一哂,煞住身子,右手再比一招“盘古开天”,左手也比一招“盘古开天”并不进攻,算是攻了三招,这显然是在轻视“天光魔”。

“天光魔”修养再深也不由气得血脉沸腾,面如血染,大喝一声:“无理小辈!”双掌齐到,外观其双手平淡无奇,白玉骐却觉得缕缕罡风漫天而至,一代成名魔头,出手确实惊人。

白玉骐不退反进,右手虚虚推出,侧击“天光魔”,左手却含劲以待,以攻为守,潇洒自如。

两人拆招进招,眨眼间已斗了十几回合,由慢而快,外观的七面鸟及一些江湖高手,到后来竟看不出是谁在进招谁在防守了。

急斗中的白玉骐深深体会出“天光魔”的武功已到了至上境界,想当年九魔合攻“残阳子”的时候其惨烈的情况可想而知,心中不由一动,心神一分,猛听“天光魔”大喝一声,掌影如漫天大雪,罡风如排山倒海压来,不由被逼得连连后退。

高手相搏首先就要抢制先机,白玉骐先机一失,登时处处受制,施展不开,二十招一瞬又过仍处下风,只把“七面鸟”急得搓手不止。

白玉骐这时已退下十丈有余,月从乌云中闪出,一片银光照耀如同白昼,白玉骐突然想到时光有限,阵中尚有四人待救,心中一紧,大喝一声,连连推出两掌,暂时一挡“天光魔”如山一般不断压来的掌风,紧接着长啸一声,“天光血影”应声而起。但见掌影来自四面八方,“天光魔”虽然功力已达极顶,但白玉骐武功并不低于他,若斗内力或可坚持一段时间,一旦白玉骐展出这种旷世奇学,快、猛、狠、辣,样样都达化境,再加上他根本没见过这种招式,不知从何防起。

“天光魔”双手才待收回防守,白玉骐含劲的左掌已然吐出,“天光魔”但觉胸前一紧,“砰”然一声,已被白玉骐打出丈余,落地连退数步,面色惨白如纸,显然已受内伤不轻。

旁观群雄个个都惊得目瞪口呆,要知洪荒九魔乃当今武林首屈一指的人物,一旦如此败在一个后生晚辈手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勇气双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