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十三章 如海归天

作者:雪雁

只弄得四大金刚莫名其妙,猛听师傅责道:“四个蠢物还不下来?难道等火烧死吗?”四人又是一楞,只见师傅依旧与霞行上人站在一起,这才想起刚才的洱海笛衣着不同,情知上当,但已来不及了,只得急急跃下崖顶。

霞行上人向四周一望,见四面火光烛天已成一片火海,不由道:“我们由何处出去?”

“老夫早已想到这一着了,哼哼!他们只能把四周烧光,却烧不到我这里来。”

的确如此,因为此洞四周数百丈外,都是光秃秃的一片,寸草不生,难怪洱海笛丝毫没有惊慌之色。

白玉骐一口气奔出二二十里,在一条溪边停住脚,回头只见洱海笛刚好赶到,胸口起伏不定,显然已有些气喘。

白玉骐把熊玉燕放下,边笑道:“你的手法好快,四人竟然全被你瞒过了。”

洱海笛将手在面上一拂,又变成“七面鸟”,拣了块石头坐了,笑道:“那能有时间给那四个家伙思考,要是给他们看见洱海老怪始终站在那儿没动,岂不又要大费周章。”

白玉骐在熊玉燕身上轻点了几指,姑娘沉沉叹了口气,幽幽醒转,起身一见白玉骐不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凄切的声音使人鼻酸。

这下可把白玉骐难住了,劝又不知从那儿劝起,不劝又不好,只把他急得搓手不止,回头却见“七面鸟”不住的向他摇头,示意他不要去劝。

熊玉燕越哭越伤心,简直没完没休,急得白玉骐走到了“七面鸟”面前狠狠道:“怎么办,你到底也该出个主意嘛?”

“你先别急,让她发泄发泄再说,不然会闷出病来,你我令后可麻烦了。”

又等了顿饭工夫,在白玉骐觉得简直如同等了一年,只见“七面鸟”缓绶站起身来,笑道:“怎么劝是你的事了,我去找点果子给她润润喉咙去。”不等白玉骐许可,便隐入林中去了。

白玉骐只得向姑娘身边走去,他本来就不善辞令,此刻更不知从何说起,嘴动了几次,才逼出了一句话来:“燕……燕姐姐,你……你可别这样伤心了,我知道你世上唯一的亲人只有你爹,我……我以后一定会照顾你的……”断断续续说来毫无系统,但却句句出自肺腑,令人不觉倍感亲切,尤其正当熊玉燕此刻无依无靠之际,更如千里他乡遇见了故知,止住了哭泣,哽咽道:“我……我配做你的姐姐吗?”

“配……配配……”白玉骐那种急迫而天真的傻相,使姑娘更觉得有了安全感,不由又感动得哭了起来。

白玉骐只当她不相信自己的话,急得发誓道:“我可以当面发誓,如果我不是出自真心……”

熊玉燕忙喝道:“谁说不相信你,你就偏偏要多心。”

“只要你别哭我就知道你相信我了,要不叫我怎办?”

熊玉燕擦擦眼泪,问道:“我们现在到那去呢?”一阵寒风吹过,显得她的衣着是那么单薄。

白玉骐解下披风,给她披在肩上,道:“等‘七面鸟’回来再说吧。”

“骐弟弟,你不冷吗?”她虽然明知道白玉骐内功已到达了寒暑不侵之境,但仍不免要问一问。

白玉骐笑道:“我穿得再少些也不要紧,噢!他回来了。”

“谁!我怎没听到?”

“距我们大概还有五六十丈。”

“骐弟弟,你武功又有进境了。”

“我一有空就可教你,燕姊姊,只要你想学,进步一定也很快。”

“我不想学了。”说着深情的注视了白玉骐一眼,低头不谙。

“为什么?燕姊姊,你武功高了以后谁也不敢再欺负你,而且有许多事情还要你自己去办呢。”他晓得姑娘这时心中想的是什么。

熊玉燕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幽怨的道:“骐弟弟,我们以后再谈这些好吗?姊姊烦死了!”

白玉骐听得莫名其妙,但只要能让熊玉燕不烦心就是好的,当下急忙点点头,这时“七面鸟”恰好赶到,身上还抱了许多野果。

三人各自拣了几个,白玉骐边吃边对“七面鸟”道:“目前我想先到少林寺一行。”

“少林寺?这边群雄你都不管了!”

白玉骐漠然道:“我管他们干什么?”

“七面鸟”是老江湖,他跟了白玉骐已深知他的个性,他说不管的事决不会再插手,但中原群雄的动态却又不能不知道,随略一考虑,道:“少爷,你与姑娘先走,我先回去把行李取出顺便探探群雄的情况,我们在嵩山下的‘佛佑店’相会好了。”

“探他们干么?”白玉骐不耐烦的道。

“七面鸟”笑道:“江湖动态与每一个武林人物都是息息相关的,我们虽然不管他们,但却不能不防他们对咱们不利,少爷你说是吗?”“七面鸟”是个老江湖,所说的话当然头头是道,白玉骐无可奈何的摇摇头,道:“好吧。那时你可别误了日期,否则我们可要先上山了。”

“好好,没问题,路上可要小心。”

话落朝白玉骐一挤眼,返身消失于树后。

白玉骐看了熊玉燕一眼,温和的道:“燕姐姐,我们走吧。”

熊玉燕轻嗯一声,向西南奔去,白玉骐紧随身后。

两人到达少林寺下,正是少林寺每年一度大祭典的前一天,人潮如织,其中自然不乏武林人物,两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在“佛佑店”找了两个房问住下。

一日时光匆匆过去,却仍不见“七面鸟”的踪迹,就在少林寺大祭典的当天晚上,白玉骐就决定先上山了。

“我看卢珍是赶不到了,我们先上山好了。”他进入熊玉燕房中,情绪有些激动。

“我看我们还是再等等他好了,总可多一个帮手。”

白玉骐激动的道:“等等!等,等到什么时候,你要是不愿去,我自己一人上山好了。”

熊玉燕对白玉骐的易怒吃了一惊,心中顿如受了许多委屈,垂头幽幽道:“骐弟弟,你……你怎么对我这……?去就去嘛,你死燕姐姐也跟着你。”

白玉骐见姑娘衷怨的情绪,心中深深觉得歉疚,沉声叹息道:“燕姐姐,原谅我,我面对不共戴天的仇人,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

“不共戴天的仇人?”

白玉骐黯然道:“是的。”突然眼中杀机一闪,转身道:“燕姐姐,我们走吧!”

夜寒似水,除了少林寺上偶尔传下几声悠悠的钟声外,四周一片寂静,白玉骐此刻的心情犹如一根绷紧的钢弦,只消一碰就会发出可怕的声音,他抓着熊玉燕的素手,火如惊雷骇电般的向山上飞驰而去。

不消片刻已达少林寺跟前,只见宏伟的寺院,上下张灯结彩,宛如一座闪烁不定的星山,神秘中透着无比的庄严。

寺中来来往往的人穿流不息,除了僧人之外有许多俗道打扮的人,显然寺中今夜留住了不少武林人物。

白玉骐一拉熊玉燕,昂首大步向寺中走去。

上了阶梯,一个僧人拦在白玉骐身前,稽首道:“阿弥陀佛,日落后本寺不容女客进入,小施主明天再来吧?”

白玉骐冷冷道:“在下此来并非参拜,是想找贵掌门一谈。”

那僧人面色一紧,沉声道:“施主贵姓大名,找掌门师尊有何贵干?”他已从白玉骐口气上听出白玉骐来意不善,是以出言相问。

“在下白玉骐,你是报与不报,否则在下只好自己上去找了。”

白玉骐自报姓名,使那僧人及一些过往的武林人物,都大吃了一惊,武林中的事情传播最快,白玉骐鸡公山下掌伤“天光魔”及鸡公山上独战洱海笛与霞行上人的事立刻传遍天下,这时登时有许多人围了上来,想看看这个名震天下的人物。

那僧人退后两步,慎重的道:“敝派掌门会客时间已过,请白施主明天再来吧!”

白玉骐冷笑一声,一拉熊玉燕昂然向内走去。

那僧人面色一沉,静立不动,喝道:“白施主请顾及敝寺规矩。”

白玉骐轻飘飘的拂出一掌,冷然道:“让开。”

那僧人早已蓄劲以待,深知连师祖都不是他的对手,他这一拂力道必然非同小可,当下忙以全力把双掌推出,两掌才出猛觉一股如山压力已到胸前,连迥避的机会都没有,“轰”的一声,被白玉骐倒击出一丈多远,倒地不起。

白玉骐出手伤人,群僧齐齐为之哗然,煞时四周挤满了少林寺的和尚,及来此朝拜的许多武林人物,个个脸上都充满着愤恨之色。

白玉骐对此视如无睹,冷冷道:“在下不愿多伤无辜,不过,各位要是不识相的话,可别怪在下不客气。”稍微一停又道:“你们要把如海叫出来呢,还是一定要在下自己去找?”

群僧愤恨之情已达不可抑制的地步,一齐摩拳擦掌,跃跃慾试,但却无人答话。

白玉骐冷笑一声,举步向内走去。

一声叱喝,十几对手掌夹着劲风四面八方袭击白玉骐,虽然他们都是少林寺的末一辈弟子,武功没有什么很深的造诣,但这十几个人含恨而出的劲力,却也非同小可,忽忽的风声犹如松林啸风,无止无休。

白玉骐哂然一笑,双掌迅捷的递出,一转身已把最近的掌风消于无形,由于他不愿多伤群僧,是以仅把最近的十几个僧人逼退而已。

但群僧此时犹如疯狂,十几个才被逼退,又有更多的劲风涌向中心,这时那些武林人物也都加入了围攻,有的更将自身的暗器夹在掌风中射出。

熊玉燕刚要出掌相抵,白玉骐突见掌风中有许多闪闪发光的金针,银针等细小暗器,不由勃然大怒,左脚立地一转,双掌挥出一道罡风,不但把掌风暗器一起卷回去,最接近的许多和尚也被他扫倒了许多,卷回的暗器几乎全刺到倒地的群僧身上,惨号呻吟之声不绝于耳。

白玉骐伸手牵了熊玉燕,趁群僧一征之际,二三个起落便穿入于罗汉堂,抬眼只见罗汉堂已涌满了僧人,大约不下二二百人,分拿着戒刀及齐眉棍,把大堂四周围得水泄不通。

白玉骐淡漠的巡视了一周道:“各位既然如此不知好歹,看样子今天是不能善罢了,哼哼!白玉骐就是把少林寺的群僧杀光也得要找到如海秃贼不可。”话才一落,突听有人喝道:“各位大师傅,白玉骐在少林寺大庆之日,竟公然闯寺伤人,显然是恃技凌人,不把天下人物放在眼里,在下虽然不是贵寺的人,但为维护武林正义也不能放过这厮,姓白的接招。”只见紫影一闪,一股罡风直袭向熊玉燕,显然来人是避重就轻,以声东击西的方法,避免与白玉骐直接对掌。

白玉骐闪目一扫,心中暗哼道:“谅来韦清岚这厮也在这里。”

来者果是“地绝”韦清岚,来势极快,白玉骐刚立步慾接,突见“地绝”韦清岚掌风一局直撞身后的熊玉燕。

这一着大出白玉骐意料之外,惊怒之下,身随意起,“天光血影”应手而出,仅只毫厘之差,没有伤到熊玉燕,姑娘不由吓得楞住了。

“地绝”韦清岚是另有目的,白玉骐一出手他便撤掌退了,再说白玉骐一招“天光血影”在仓促问,威力不能完全发挥,是以“地绝”韦清岚了无损伤。

“地绝”韦清岚一开始,群僧立刻亦如海潮的涌上,一时间刀光棍影闪闪夺目,“地绝”韦清岚却已不知去向了。

白玉骐为保护熊玉燕不敢离开太远,但群僧靠近他的没有一个能安全退下来,不大工夫又有十几个僧人躺下去了。

但僧人却越打越多。

白玉骐边打边忖道:“看样子令天不把这批和尚杀光,如海是不会出来的……”

突然,一声震人心弦的大吼:“阿弥陀佛,少林寺弟子退下。”

群僧合声,都不由自主的跃出战圈,回首却看到了久久不管少内林寺事情的如缘大师。

老和尚沉重的举步向罗汉堂的中央走去,停身在白玉骐与熊玉燕的五尺多的地方,稽首问道:“小施主不出老衲预料,终于再登少林?”

白玉骐对如缘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敬意,恭身道:“晚辈说过如海一日不死,少林寺一日不得安宁。”

“何人播种,何人得果,这些少林寺弟子与小施主可有因果牵缠在内吗?”

白玉骐摇摇头。

“老衲身为少林寺长一辈的人,是以老衲不能不管。”

白玉骐一怔,道:“他们在拦阻,在下不得不如此。”

老和尚沉声道:“老衲已说过,为了少林寺的弟子,不能放过你,接掌。”

白玉骐凝立不动,眼看如缘罡猛的双掌就要印在他前胸,熊玉燕跃起想以身相挡,却被白玉骐伸手阻住了。

白玉验这种态度,顿使如缘大师大吃一惊,急切间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如海归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