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十四章 三清佳信

作者:雪雁

三人急急赶路,第十天三人已经翻过了这些连绵的高山,进入了鸡公山百里之内,又过了两天已到了宝鸡城。这时已近三更,依“七面鸟”的意思,本来要第二天天亮进城,白玉骐却急急要把晓霞姑娘救出来,熊玉燕没有意见,只要白玉骐到那里,她也就跟到那里。“七面鸟”带着白玉骐走到三魔居住的迎宾栈侧面,低声道:“三魔住在第三进的独院里。”“晓霞禁在那里?”“我可不知道,我们找找看好了。”白玉骐低声吩咐熊玉燕道:“假使惊动三魔的话,你可千万别离开我身边,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别管。”话落轻喊一声:“起!”

三条人影几乎同时如轻烟般的落在瓦面上,毫无声息。

四周一片黑暗,若非三人内功都有修为,根本无法看到东西。

三人直奔第三进,突然白玉骐阻止了二人,侧耳倾听了一会,道:“他们还没睡,我们再等一下吧。”

找了一处隐避的地方把身子稳住,向独院里望去,只见这所独院,修建的极为精致,花园中正有几朵秋菊盛放,其他花草已大都枯萎,房中灯火全暗,寂静无声。

熊玉燕怀疑的低声问道:“他们都睡了吧?”

白玉骐摇头道:“没有,刚才我还听到有开门声。”突然向下一指道:“看!”

熊玉燕与“七面鸟”同时运足目力向院子里望去。

只见右侧边房的门轻轻启开,露出一个隐约的人头,白玉骐低声道:“清风。”

“她看什么?”熊玉燕问道。

白玉骐摇摇头,只见清风看了一阵,转身点点头,带头走了出来,在她后面是晓霞。

“她们要逃?”“七面鸟”插口道。

白玉骐顿时大悟,道:“对对,我们准备接应他们。”

这时二女已走出檐下,同时拧身向屋顶跃去。

突听一声暴喝:“两个丫头找死。”

接着一声惨哼,“叭哒!”一声自檐上滚下一人。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使三人为之一呆,抬眼只见对面屋顶上站着一个老者,竟然是“星光魔”。刚才被击落的是清风,自落地后一动也没动,显然是凶多吉少了。

檐上的晓霞一见清风被师傅打了下去,逃走之念顿消,返身跳下,将清风抱在怀里,低声道:“妹妹!妹妹!”

清风毫无反应,她樱口中正汨汨的流出鲜血。

晓霞与清风一向亲如手足,在天外三魔处学艺的时候自小就在一起,清风性格温和遇有什么事争执总是让晓霞一些,使晓霞更觉得清风是他唯一的亲人,此刻见清风生命已危在旦夕,不由的悲从中来,一阵咽咽痛哭,至于她自身的生命早已置之度外了。

屋中此时又刷刷!跃出五个人来,这五个就是碧海、血影、旭光三魔以及天外三魔的二个弟子残云、缺月。

五人一出来就把晓霞围在中心,晓霞却浑如未觉。

“星光魔”也自屋顶跳下,双目怒视着晓霞与清风。

清风幽幽醒来,深深的叹了口气,睁睛见倒在晓霞怀里不由一怔,吃力的喃喃道:“姊姊,你为什么不逃,逃掉一个算一个呀,我已经不行了……”

“妹妹,我的好妹妹,你振作些……”

“不行了,姊姊,我一直把你当作我的亲姊姊,你走了我不会怪你无情的,好姊姊你快走吧。”

晓霞美目不觉中滚下了两颗清泪,轻轻在清风额上吻了一下,哽咽的惨笑道:“我走不了了,就是走得了我也不会走的,我们都是苦命人,所以我们要有同样的命运,妹妹,你忍心叫姊姊离开你而去吗?”

清风惨然一笑道:“你守着我也救不了我了,而且,你可以逃到白玉骐那里去,我现在体会出来了,他确是个好人,因为他能看出洪荒九魔的可恶之处。”

场外的“天光魔”开声冷喝道:“你们两个丫头还不到屋里听候发落还呆等些什么?”

若在平时二女听到这种声音一定会心惊肉跳的,但此时两人却毫无反应,晓霞缓缓抬起头来,平静的道:“你是我们传艺的师傅,对你这种对付自己的弟子的手段我不能批评,现在我唯一请求的就是请你发发慈悲,再给我与风妹两人一掌。”

她那平静诚恳的声调使“天光魔”混身为之一震,虽然他一向冷酷无情,也不能被这种亲切之情所动,因为他终究是她俩的师傅啊!

“天光魔”沉思一阵,沉声道:“好吧,我成全你们。”双掌凝功,缓缓举了起来。

对面屋顶上的白玉骐双掌已聚满功力,只要“天光魔”掌风一起,就要敬他一掌。

“天光魔”双掌举到一半,“碧海魔”突然道:“晓霞,在你死之前能不能把白玉骐武功的来历说出来?”这不啻是叫“天光魔”不要违背了共同的目标。

“天光魔”那能听不出这种弦外之音,只得把双掌收回,冷冷道:“你师叔想得很周到,这是师门的大事,你还是说出来吧!”他话一落,“碧海魔”登时老脸一红,不再言语。

“晓霞”冷冷道:“他的武功弟子怎么知道。”

“你是知道不说,不是不知道,白玉骐得艺之时你一直跟他在一起。”“旭光魔”霞行突然插口驳晓霞。

晓霞美目一转,突然格格笑道:“佛门主张四大皆空,弟子在师伯之前怎敢撒谎,我确实一直跟他在一起。”

霞行老脸登时涨得通红,回驳不上话来。

“天光魔”喝道:“晓霞难道你不怕门规吗?”

“门规?过去我怕,现在无所谓了,只要你们能从我口中得到半点白相公的武功来源,我相信你们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话落一停,突又哀求道:“师傅,风妹已是垂死的人了,求你看在师徒一场的份上,不要再折磨她了。”

“天光魔”慨然的沉声道:“好,好,只要你能承忍得住三种门规不吐实情,我就用这条老命来保全你俩无恙。”

晓霞感动的道:“我永远感激你,师傅,我们走吧!”

话落向屋里走去。

突然,一声清亮的声音起自半空道:“慢着。”

人影连问,白玉骐等三人已落身晓霞身恻。

四魔登时一呆,一齐跃身后退,取戒备之势。

三魔终究是久经大敌之人,瞬时就恢复了镇静,嗖嗖!跃开将白玉骐等人围于核心,一双双精光四射的利眸紧盯着白玉骐不放。

晓霞抬起一双忧郁失神眸子注视着白玉骐幽然道:“白相公,我我……以为今生见不到你了,唉,你这来又干什么呢?”

白玉骐俊目盯在清风灰白如纸的美靥上,黯然道:“我来得太晚了,你们不应该这么早逃走的,唉!”

“谁会想到有人会来救我们,唉!可怜的妹妹,你是为了姊姊……”

两行清泪顺腮而下,过去的机警坚强荡然无存,只显出无比的柔弱凄凉。

白玉骐安慰的道:“你妹妹也许还可以有救,先不要着急。”

一旁的碧海魔突然冷笑道:“救她?嘿嘿,你救她,谁来救你呢?”

一句话,登时勾起了白玉骐的杀机,朗声一笑道:“哈哈……在下是要救她,但无论她死活,她总比各位要多活些时日,因为各位此刻就要上道了,哈哈……”笑声凄厉,听来令人有毛骨悚然之感。

霞行上人沉声道:“小施主这话太狂了吧?”

白玉骐不屑的道:“在少林寺时我就知道你是佛门败类了,嘿嘿,在下的话狂与不狂你不妨试试看,接招。”

话落一招“虎落平阳”猛劈霞行上人前胸,力道何止万钧。

霞行上人曾在舍身崖见过白玉骐的武功,对后来传说白玉骐的武功何等高强等语心中并不完全相信,此刻见白玉骐硬打硬撞的招式不由想试他一试。

当下,霞行上人不闪不避,双掌一举,猛力推出,一招“力平五岳”硬接来招。

但见风起五步,烟土弥空,锐啸之声,使人闻之心悸,这一招他用了九成之力,足见他心中也不敢大意。

就在两人举手出招的刹那之间,“天光”、“星光”、“血影”三魔,也一齐暴喝了一声,向白玉骐挟击,来势凶猛犹如天崩地裂,威势骇人听闻。

白玉骐对四周的挟击,听如非闻,视如未见,只在紧闭的嘴上刻划出一丝冷笑,推向霞行上人的两掌丝毫未变。

霞行上人却对“天外三魔”的联手挟击心中有些不乐,因为在他认为,洪荒九魔乃是江湖上辈份最高的人物,除了当年曾联手击败过“月光魔”以外,从来没再联手过,显然对于白玉骐一个江湖晚辈,四人夹攻,他认为是多余的了,这也等于是对他的不敬。他那里晓得“天外三魔”的苦衷呢?

霞行上人此刻收掌不攻已来不及,只得硬着头皮,坚持下去,不过掌劲却收回了二成。

眼看四掌已快接实,后面三魔的巨灵掌也已攻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说时迟,那时快,四魔但觉白玉骐身形一幌,突然不见了白玉骐的踪影,大惊之下,齐齐大喝一声,尽力收回未吐的内劲。

轰然一声,四魔犹如四溅的水花,各自暴退出五六尺之远,显然是他们中了白玉骐的计了。

就在四魔微楞的一刹那,猛听半空中一声暴喝,恰似春雷乍屐,漫天掌影当头向霞行上人罩下。——

霞行上人武功虽高,也不知道这一招“天光血影”要从何破起,惊怒之下,急使达摩三式中的“普渡众生”向上迎去。

但,白玉骐的速度何等的快,而“天光血影”又是一种旷古绝学,是以就在“天外三魔”惊觉身动,霞行上人才把“普渡众生”施展到一半之际,两人四掌已经接实。

“砰!”一声脆响。

霞行上人被震出一丈有余,气血翻涌,眼冒金星,就只差没有吐血,如非这招“普渡众生”只怕他早已命丧当场了,他心中的惊骇震怒更非笔墨所能形容。

白玉骐一招将霞行上人击退,并不进退,清叱声中,回手一招“月落星沉”正迎上“天外三魔”的攻势,漫天的掌影犹如天罗地网一般,阻住三魔前进之路,一时间却也胜不了三人。

这许多变化原本只是眨眼间的事,这时“七面鸟”卢珍低声对失魂落魄的熊玉燕道:“熊姑娘快戒备,小心那两个四肢不全的东西。”

熊玉燕轻轻“喔”了一声,因为“洪荒九魔”毕竟是人见人怕的武林人物。

残云、缺月紧盯着这边,显然是想下手,“七面鸟”心中大急,回头只见晓霞抱着清风已就地坐在那儿,不停的按摩,早把一切置之度外了,情势紧迫,直把他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得用力一拉熊玉燕的衣角,道:“熊姑娘……”

“吵什么嘛?”

“七面鸟”深知姑娘的心情,但大势所迫,也顾不得姑娘焦急,庄重的低声道:“姑娘,我们必须保护她们两人啊!”

“我不管!”

“你是怎么了啊?万一她们落入对方手中,白相公那还有心情去拒敌呢!再者,你只在边上着急也帮不了他啊?快。”

熊玉燕这才没奈何的道:“人家都快急死了,要怎么办呢?”说着拔出背上的宝剑,退身跃到晓霞、清风身边。

白玉骐这时已与“天外三魔”对拆了七十多招,胜负兀自难分,呼呼的掌风刮得园中树叶宁宁作响。

霞行上人利用这段时间,已调息了过来,用那只精光如电的眸子凝视着斗场,似想看看白玉骐武功的路数。

只见白玉骐每出一招都恰好封住“天外三魔”的招数,使他们的招式都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而当他攻出的时候,却每招都逼得三人连连问避,无法破解。

如此又过了三十多招,霞行仍看不出丝毫端倪,尽管白玉骐有时一招连用数回,他也只觉得眼熟,却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破解的方法,更不用说克制反击了。

这时白玉骐轮流应用的前三招,突然进为第四招“旭日东升”,只见他掌指并出,时如狂风骤雨,时如霞光万道:“天外三魔”眨眼间已被逼退五六丈,近身不得。但白玉骐一时却仍奈何他们不得。

霞行上人越看越觉得他的武功奇异万端,也越看越觉心惊。突然,他的目光接触到熊玉燕脸上,顿时有了主意,电目中透出阴毒的光芒,一步一步向熊玉燕四人立身之地走去。

熊玉燕除了大部份时间关心白玉骐外,偶尔也注意一下残云缺月,对于霞行她则始终没有留意,一者是因为她内心太过于紧张,再者她江湖经验不够,不能处处顾虑周到,但故而危机当头她仍毫无所觉。

但“七面鸟”却不同,霞行的一举一动他看得清清楚楚,急忙一拉熊玉燕道:“注意霞行。”

熊玉燕刚一怔神,霞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三清佳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