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十五章 救风受伤

作者:雪雁

蓦地——

晓霞叫道:“啊!妹妹。”

白玉骐心头一震,转身急奔到清风身边,只见清风已经气若游丝,显然那稍微好转的伤势又再度恶化了。

当下也顾不得自身伤势,继续盘膝就地坐下。

“白玉骐,你自身尚且难保,你还能救得了她吗?假使你认为与老要饭的还值得一谈的话,老要饭的倒有东西可以救她。”

白玉骐心中登时一喜,道:“请快救她吧。”

“你答应了。”

白玉骐一怔,突然道:“老前辈,救人为何一定要与此事连在一起呢?”

“玉杖神丐”答非所问的道:“再迟了只怕救不了了。”

白玉骐脸上掠过一阵痛苦的搐动,汗珠在他苍白的俊脸上不停的滚动着,他知道“玉杖神丐”是在拿清风这条命来要胁他。

“玉杖神丐”见白玉骐犹疑不定,心中也确实有些不安,如果清风一死,一切也就都完了。

晓霞朱chún只动了动,美目中透出哀求之色,但却没有说出话来。

白玉骐扫了地上奄奄待毙的清风一眼,突然道:“我答应你。”

“我如何相信你呢?”“玉杖神丐”信口而出,等说出了才觉得有些不对,但已无法再收回了。

白玉骐一声凄厉的长笑道:“老前辈说吧!”

“玉杖神丐”只得将错就错道:“你如反悔吃我三掌就行了。”

白玉骐冷笑道:“三掌!你不后悔。”

“三掌已够了。”话落从怀中掏出一株万年人参交给晓霞道:“嚼碎度入她口中就行了。”话落转身而去。

晓霞急忙照办,一块拇指大小的人参那消片刻就完全度入了清风的口中。

万年人参稀世奇珍岂同凡响,就是当年“玉杖神丐”得此人参的时候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向视同珍宝,若非为了要拉拢白玉骐怎止同轻易交换,是以玉杖神丐用心之苦也由此可想而知。

约有盏茶工夫以后,只见清风幽幽的吐了口气,脸色开始由白转红,白玉骐也随之心情稍定,急忙道:“清风姑娘,赶快运功调息,唉!你真把我们急死了。”白玉骐是高兴的忘了形,是以言语之间充份的表现出他内心的快乐,但其中没有任何邪念。

蓦地——

一个娇脆的声音从三丈外的一块巨石后面传来,道:“哼!多肉麻!”

白玉骐闻声一怔,突然向巨石后扑去,但那儿空无一人,敢情那人已离开了,白玉骐俊目环视,只见巨石林立,如果那人存心不见他,他是没法找得到的,当下开声问道:“阁下何人,为何如此藏头露尾见不得人。”

远处传来一声冷笑道:“哼!见你这种没良心的人还不如不见的好。”一阵啪啪连响,一只巨大的彩鸾自五十丈外的巨石飞起,巨翼连振,霎时间没入天际。

白玉骐楞楞的立在就地,自语道:“会是她,不可能,不可能,她明明是被禁在武当山上呀!”

想起武当山,白玉骐立觉心如火焚,返身回到原处,只见清风已能自己坐在地上行起功来了。

清风轻膘了白玉骐一眼,失神的美眸中透出一股感激的光芒。

这时太阳已上中天,显然已近中午了,白玉骐心中急得要命,因为离武当三清所限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六天了,但他不敢打扰的清风的行功,是以心中虽然急如油煎也不敢说出去意。

又等了两盏茶的工夫,清风才缓缓从地上站起身来上一段时间内对白玉骐来说简直如同等了两年。

白玉骐一见姑娘起身,急忙上前问道:“姑娘,你不碍事了吗?”

清风低下头去,低声道:“目下不要紧了。”

白玉骐如释重担,转头对“七面鸟”道:“卢兄,小弟有一件事相托于你……”

“公子,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武当之所以要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到,无非是想利用你身心疲惫之际,以逸待劳将你击败,我们怎能明知是计还要去自蹈陷阱呢?是以,以我的意思,我认为我们不妨从长计议。”

白玉骐幽然一叹,坚决的道:“我去意已决,你不要多说了,我只希望我走了之后,你带她们找一处隐避的地方先隐居起来,让清风姑娘利用这段时间好好把伤疗好,等我回来后再说,我想以你的机警及经验,是不会出什么岔子的,所以你带她们我才放心。”

白玉骐说话之间俊目扫过三女美靥上,只见她们眼中都闪烁着乞求的目光,不由叹了口气道:“我何尝不希望多去几个帮手,但时间已不许可,诸位如果看得起我白玉骐,还请依照我的话行事。”话落转身便向山下走去。

“骐弟弟,我送你一程。”

“燕姊,不必了。”

“但你身已受……”

白玉骐长叹一声道:“不要紧,燕姊,我去了,希望你能与她俩……”

白玉骐没有把话说完,就隐入了巨石之后。

熊玉燕粉颊上挂下两行清泪,喃喃道:“弟弟,我一定会与她们和好相处的。”

口口口口口口

武当山位居湖北北部,山峰连绵,巨木参天,深处一年四季人迹罕见,至于名闻武林的武当派则座落于武当山脉的前山。

残阳一抹沉西山,霞光万道照射在静寂的林中,使人有一种孤独凄凉的感觉。

白玉骐仰脸看看天色,自语道:“我终于赶到了。”一向光彩焕发的俊目,此刻显得有些失神,而那红润的俊脸此刻更是苍白如纸。

白玉骐顺路登山,突然,半空中传来一阵衣袂飘风的声响,白玉骐本能的掠身后退抬眼一看,登时呆住了。

只见身前三丈远处静立着一身着鹅黄衣裙,衣袖上绣着九条栩栩如生的白龙的美绝人寰的少女,正以一双满含怨恨清澈如水的大眼睛盯着白玉骐一瞬不瞬。

白玉骐用手背揉揉眼睛,敢情他怀疑是在梦中。

“啊!凤妹是你?”跃身走了过去。

此女正是“玉女”司徒凤,她听到白玉骐的呼唤,美靥上掠过一丝幽怨,但瞬即掩过,双足一蹬退出五丈,冷冷的道:“奇怪?你认识我?”

白玉骐一楞,心说:“难道世间会有第二个玉女吗?”心里在想,嘴中却道:“你难道不是‘玉女’司徒凤吗?”

“本姑娘正是‘玉女’司徒凤。”

白玉骐奇道:“我是白玉骐,你的骐哥哥呀!”

“玉女”司徒凤秀目中掠过一丝凄凉,却冷冷的道:“我的骐哥哥早已死了,世界上再也是找不到他了。”

白玉骐越听越糊涂,呆呆的道:“我不是好好的活苦吗?”

“玉女”司徒风冷笑一声,庄严的道:“白玉骐你现在是不是与中原武林道合作了呢?”

“咦!你怎么知道的?”

“你过去怎么说的,难道亲仇都不管了吗?”不答白玉骐的话,又问了下去。

白玉骐黯然一叹道:“凤妹上是不得已。”

“哼,不得已,儿女私情竟然重于父母的不共戴天之仇,哼哼,好宽阔的胸怀啊!”句句话都如万根利针,刺入白玉骐的胸坎深处。

白玉骐黯然的道:“凤妹,难道你还不了解我?”

“哼!了解?我怎有别人了解你的深刻?”

白玉骐却急道:“凤妹,那天你也在场?”蓦地,一个念头掠过白玉骐脑海,脱口道:“凤妹!那天在那儿骂我的是你?”

“也许是我煞了风景吧!”

白玉骐见“玉女”司徒凤不断的冷言讽刺他,心中也不由有些怒意,大声道:“凤妹,你是怎么了?”

“玉女”见白玉骐动了怒,心中更以为自己猜对了,白玉骐是个用情不专的人,当即冷笑道:“白玉骐你是不是现在就要一刀两断?”意志之坚决溢于言表。

白玉骐见状心中不由又软了下来,因为在他心目中一直把“玉女”司徒凤当作他理想中的伴侣。

白玉骐诚恳的道:“凤妹,你让我解释一下好吗?”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如果你是真的爱我,就马上跟我一起远离中原,否则,什么也别谈了。”

原来“玉女”自从那天白玉骐与她在鸡公山分别之后,一颗芳心就一直牵挂着,日夜思念之苦实非言语所能形容,那知好不容易再度下山,却碰见白玉骐与“玉杖神丐”交换修好的事,一见白玉骐竟然为了清风而低头听凭中原群雄指道,立刻认为白玉骐为了爱清风而如此做的,满怀热诚登时如迎头泼上了一盆冷水,万念俱灰,所谓爱之愈深,恨之愈切,“玉女”一恨之下竟远离而去,但转而一想却又不愿就此甘休,去后又折了回来,就在这时却无意间听说白玉骐要到武当山一会中原群雄,但并不知道白玉骐之上武当是为了她而中了别人的计,是以就立意在武当山下一会白玉骐。

白玉骐道:“凤妹,这怎么可以?”

“玉女”司徒风冷然道:“此话早在我意料中,下次再碰到我就没这般痛快了。”转身向林中奔去。

白玉骐一楞,随即叫道:“凤妹、凤妹……”

但已太迟了,白玉骐惊急之下,登足向山上奔去,穿林越涧,慌不择路,不多时前面就被一处屹立如壁的山峰挡住了,白玉骐不愿绕路耽搁时间,手足并用向峰上爬去,刚登上峰顶,耳旁突然传来一声震耳的佛号:“无量寿佛,白施主真乃信人也。”

白玉骐抬眼,只见此处是一处百丈方圆的平地,四周松柏参天,中间却是一片草原,这时正有数十名武林人物罗列四周,一个个眼中都闪射着仇恨的光芒。

在白玉骐面前一丈多处站着一个八旬以上,须发俱白,面貌清瘦的老道,刚才发声的就是他。

白玉骐环扫了群雄一眼,淡然道:“想不到名震江湖的武当派竟然会使出这种见不得人的鬼城技俩,将在下骗上山来?”

老道脸色一变,大喝道:“在贫道面前你竟敢如此狂妄,足见我师侄说得不错!你是一个目无余子,嗜杀如命的狂徒,来来来!贫道今天可要为天下除害了。”

白玉骐心头一震,暗忖道:“莫非他就是闭关参修的武当山唯一的元老上清道人。”

心中闪电一转,口中却冷冷问道:“道长法号怎么称呼?”

老道点头道:“好好,你竟然连贫道上清也不放在心上。”

白玉骐傲然一笑道:“我猜想是你,嘿嘿,果然是你,你是武当山唯一元老,我想你当不至于说谎。”话落一顿,白玉骐道:“有一事不明,以道长身份何以会用欺骗的手段将在下一个江湖晚辈骗上山来,岂不有失身份?”

上清道人一怔道:“谁骗过你?”

“我问你,司徒风可在山上吗?”

“司徒凤?”

一旁侍立的武当三清齐声道:“师叔,别听他一派谎言,我们明明是以师叔之名请他上来的,周围群雄俱可为证,想来他是怕师叔追究无故寻仇武当之事,而捏造谎言使师叔不好意思向他下手。”武当三清素工心计,言来丝丝入扣,听来不容人不信。

上清道人喝道:“白玉骐,你敢当着我说谎,本来贫道尚有饶你一死之心,看来是多余的了。”

白玉骐何等傲骨,那能忍得住这种无故指责上刻大笑一声道:“你既然昏庸至此,全听三个贼道一派谎言,在下也非怕事之辈,你尽管划下道来,在下接你的。”

上清道人一向性烈如火,闻声大怒道:“反了,反了,来来来,贫道如不在五十招内将你收下,从此退出江湖。”

话落就要动手,突听周围群雄道:“何用前辈动手,我们足够收拾他了。”一涌而上,不下二二十人,一排凶猛无比的掌风向白玉骐袭来。

蓦地:

上清道人一声怒吼:“统统与我退下去。”反身忽一掌,只听震天价一声大响,群雄立刻又被震回原位,此老功力确实已达骇人境界。

白玉骐目睹此情,心中也不由暗暗吃惊。

上清道人一掌把群雄震退,反身喝道:“你与我躺下。”五指弯曲如钧,直抓向白玉骐前胸。

白玉骐冷哼一声,不退反进,身体不变,闪电探出右手硬扣上清道人腕脉。

上清道人心中暗赞一声:“好招。”却并不缩手,五指一伸,易抓为拍。

蓬的一声,人影乍合即分,白玉骐与上清道人各退两步。

这一切的变化极快,周围群雄谁也没有看到在这短短的一刹那间究竟变化了多少次手法。

上清道人心中暗惊道:“此人年纪轻轻,想不到功力竟然已达这种不可思议的境界了,难怪中原武林无人能敌。”

就在上清道人思忖之际,白玉骐大喝一声,连攻十二掌,双腿也连环踢出六腿之多,掌掌妙绝,腿腿凶猛,显然上清道人是他出道以来所遇到的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救风受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