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十七章 大漠双绝

作者:雪雁

原来两人在进入大雪山的第二天,突然发现在一处高峰上发现了一个徐徐移动的素影,两人本来一路上什么事都不愿管,这次却不知怎的竟连袂追了上去。

那素影移动的十分缓慢,不出盏茶工夫,他们二人已距那素影不到十丈了,这才发现那素影竟是个女子,由于那女子背向着两人,是以两人并没有看清那女子的容貌。

但由那女子能够登上这种插天的高峰来推断,她决不是个平常女子,可是由那缓慢的行动却又可以断是她已经受了伤。

古云突然纵前十丈,大声道:“前面是那位高人?”

那女子闻言一怔,似乎没料到此时此地会有江湖人物出现,但仅微微一停,仍继续向前走去。

古月心中一阵嘀咕,他奇怪那女子竟有如此的定力,竟连头也不回,以他的推断,这女子必定具有极高身手,否则不会如此镇定!

突然,古云又喝道:“前面是断崖,你要到那去?”

那女子依旧没回头。反而加紧脚步向前走去,这时距断崖已不满十丈了。

古云心头又是一怔,突然心头一动,暗道:“你不回头,难道我不会到你前面来看看你是何人?”

忖度间突然两三个纵跃落在那女子身前五丈处。

蓦地——

一声娇叱:“找死!”

但见那女子双掌一翻,漫天掌影单向古月前胸。

古月心中登时大骇,他万没料到这女子竟然身具如此深奥的绝学,仓促间急忙用“无心真经”上的步法,退出四丈,回头一看已然到了断崖边缘。

只见那断崖十多丈下白云如毡,深度竟然无法测知,不由暗捏了一把冷汗,心说:“好险,好险,我几乎不明不白的葬身在此绝崖之下。”

那时他心念才转,突然一股劲风已到胸前,原来那女子已到身前,那翻飞的玉掌已距胸前不满五寸了。

古月情急之下,顺手迎上了一掌,这掌乃是“无心真经”上的绝学,但见掌影飘飘,“砰”的一声迎个正着。

古月掌出本是情急之下,那知与那女子双掌一按发现毫无力道,心说:“不好,她内功太差。”急忙再收,但仍有五成真力推出。

只听一声娇哼,那女子已被震出三四步。

这时古云也已纵落在古月身边,两人顺势望去,顿觉二目一亮。

只见那女子年约三十上下,明眸如水,瑶鼻樱chún,犹如仙女下凡,但脸色却苍白如纸。

只听那女子冷笑道:“原来是古氏兄弟,葛玉珍何幸领教二位的绝学。”

大漠双绝同时一怔,齐声道:“葛玉珍,你是宇宙三奇一艳中的葛玉珍?”他俩虽然这样问,但脸上却毫无恶意,似乎只是出于惊奇。

“一艳”葛玉珍冷哼一声道:“不错,两位远来这宇宙峰可是有所指教吗?”

“这里是宇宙峰?”

“两位岂非明知故问!”

古云淡然一笑道:“葛女侠不要误会,我兄弟只是路过此地,因见在此荒无人烟的地方有人走动,一时被好奇心所驱而赶来一会同道,我看葛女侠脸色白中带着青,似乎是中了什么剧毒!”语调说来十分诚恳。

说也奇怪,大漠双绝一生善恶不分,但凭好恶行事,更没有人敢顶撞他们,这次古月两次被袭几乎葬身宇宙峰下,不但一艳没有丝毫歉意,反而连连出言顶撞,他们完全毫无怒意。

“一艳”见二人一脸诚恳之色,对方才的举动心中倒感有些歉然,才缓和的道:“两位既然已知那人是谁,现在也可以赶路了。”

古云道:“葛女侠难不知自己已中了毒吗?”

“我自己知道,两位请吧!”

古云淡淡一笑道:“追魂之毒中者难渡过十日,葛女侠好深厚的功力!”

“一艳”一楞,继而淡然笑道:“古兄好眼力居然能看出我中的是追魂之毒!”

“而且已渡过了一个月了。”微顿又道:“在下很奇怪为什么功力高绝的宇宙三奇会让你被人下得了毒?”他说话极有技巧,并不说一艳是被袭击而中毒的。

“一艳”脸色一阵黯然,但一瞬即失,冷冷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不劳别人操心。”

古云摇头一叹道:“落叶归根,世事变化往往出人意料之外,老二,咱们走吧!”

古月道:“大哥,你明知她中了毒,为什么……”

“老二,别多管闲事了,我们兄弟虽有一片好心,但别人却不领情,反正事情水落石出之日,还有别人比咱们更痛惜,也许会痛不慾生哪!”

古云本来极富心机,察颜观色,他已知道宇宙三奇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至于那句水落石出乃是一句猜测之言,不想这句话刚好引起了一艳的生机。

葛玉珍冷冷道:“什么水落石出?”

古月一怔心说:“是啊!什么水落石出,我们才入中原大哥怎会知道什么水落石出。”心里在想不自觉的拿眼望着古云发楞。

古云却淡然笑道:“葛女侠自己明白。”

他这几句话又是一种模棱两可之言,但这句话也正是一艳葛玉珍放不下的事,因为她也不能完全相信外间所传说的。

但尽管一艳心中担心,却仍不肯明白承认,当下依旧笑笑道:“不然他为什么避不与我见面?”

古云何等心计,闻言立刻猜中了十之七八,当下又模棱两可的道:“难道你看到他与她在一起了吗?”

“一艳”一怔,缓缓摇头道:“没有!”显然有些悔意。

古云道:“江湖之上任何卑劣的人都有,难道葛女侠就没想到别人会恶言中伤,离间你们宇宙三奇一艳吗?”

“合下为什么要为我们操这么大的心?”

古云一怔,心道:“对啊!”

古月却急急道:“我们也不晓得。”

古云缓缓道:“以我们兄弟过去所做所为,此刻无论如何向葛女侠解释,葛女侠也不会相信,但我们要救你却是事实。”

一艳由古云脸上的表情发现他竟是出于一片真诚,她心中感到奇怪,因为双绝虽然以好恶行事出名,但却从来没听说过他们为了救人而低声下气过!心中暗忖道:“难道他们变了!”

古月见葛玉珍久久不答话,只道她不肯相信,不由急得大声道:“你不相信我们?”

一艳葛玉珍凄凉一笑道:“贤昆仲名重江湖,葛玉珍无不信之理,但追魂之毒闻名天下,我服此毒已有月余,当令之世有谁能救,两位盛意葛玉珍也只有心领了。”

这下古月又被难住了,他对医理一窍不通,而追魂之毒又是闻名已久的剧毒,他怎能想得出什么解救之法?不由把一双细眼瞪得老大,看着古云发怔。

古云道:“葛女侠说得的确实不错,‘追魂之毒’闻名于世中者无人能解,但却并不是绝对无物可解,只是无人知道什么可解之葯罢了!”

古月道:“难道你知道?”

“老二你别打岔,我如果不知道怎敢大言救她?”

古月一怔,心说:“还是大哥遇事仔细,考虑得周到。”

古云继续道:“大漠有一种无心草,可解天下剧毒,但此草得来却不容易。”

一艳葛玉珍淡然笑道:“此去大漠何止千里,两位可能没有顾虑及此。”

“早想到了,但是葛女侠却要委曲几天。”话落突然双手齐出,十缕轻风分击一艳葛玉珍十处穴道。

事出突然,距离又近,再加上葛玉珍功力已失去十之五六,是以仅只躲过了七处仍有三处被点,应声倒地。

古云转头对古月道:“老二,咱不找洱海笛去了,你快去取几根树干来,我有急用。”

古月也这以想,找洱海笛仅是争强而已,救她却是当务之急更属重要,至于重要在什么地方他们可都不晓得,可见人与人之间的缘份的确不是无稽之说。

不大功夫古月找了几根带雪的松枝来,两人把长衫脱下,架起一个软床把一艳葛玉珍放在上面,由山路赶回大漠。

他们倒是想得周到,高山之上人兽罕见,又可放开脚程而不惜惊世骇俗,也可免去男人不少的猜疑。

两人赶回大漠,古云立刻把“无心大师”留下的避毒丹给葛玉珍服下两颗,使毒气不致发作,才动身去找“无心草”。

他俩可真有耐心,整整化了三个月的时间几乎找握了半个大漠,才被他们找到了一株,而挽回了葛玉珍的一条性命。

至于宇宙三奇之间的事,自然他俩也都知道了。

“一艳”葛玉珍本不预备再回中原,但却在三年后得知了她怀疑的“红绿女侠”已死去三年,这才知道白己完全是一场误会。

至于他们赶进断魂谷中,乃是上了武当三清借刀杀人的当,那晓得阴错阳差竟被他们给找到了。

罗杰听完这番话,心中十分感激大漠双绝,但他深知二人性格,不愿多说,是以仅只淡淡抱拳一笑道:“宇宙三奇多谢谢两位古兄。”

大漠双绝也只是冷冷一哼,没有答话。

严红却已不再介意。因为大漠双绝师妹如此厚恩,不啻如同他们身受一般,江湖上最重恩怨,还有什么好说的。

突然————

一个冷冷的声音道:“两位就是大漠双绝?”

四人寻声看去,只见白玉骐玉面罩霜,冷冷的目光盯着大漠双绝。

古月一怔道:“你是什么人?”

“什么人?我提一个人两位想必晓得。”

古云似乎看出事情有些不寻常,缓缓问道:“提那一个!”

“神风魔!”

古云古月同时惊道:“神风魔?你是他的什么人?”

白玉骐急跨两步,冷笑道:“接我一掌白然知道是他的什么人?”

双掌一翻,一股狂团直卷大漠双绝,竟是“月落星沉”。

白玉骐这一掌含恨而出,威力自是非同小可,尤其近期来他有暇就练这残阳七式,早已练得精而又精,是以一出手虽然同时攻向大漠双绝,但威力却丝毫未减。

大漠双绝同时一呆,他们没想到白玉骐一句话没说完就出手了。

当下本能的各出一掌相迎。

这一出手是他们原先的武功,但见怒风犹如山崩海啸,沙飞石走,威力之猛可碎石裂钢,显然两人已用上了八成真力。

在他们满以为两人合力一击,白玉骐必然无法还手,那晓得天下事往往出人意料之外,两人掌才递出一半便发觉处处受制,眨眼工夫,白玉骐威猛的双掌已到达了大漠双绝的胸前。

大漠双绝齐齐惊喝一声,向左右跃开五丈,堪堪避过,但仍惊出了一身冷汗。

由于他们分左右退开,白玉骐当机立断,双掌一翻向古月攻去,电光石火间连攻七掌。

这七掌招招俱是杀手,式式都是狠招,大漠第二绝虽然武功高不可测,但由于先机已失,白玉骐的武功又恰好克住了他的招式,是以虽然是极短的时间,古月已是三次遇险,如非无心经上的步法巧妙,只怕古月虽然身负绝世武功,也要横尸就地。

这时古月已连连退后七八丈,仍无还手之机。

大漠双绝乃是成名人物,是以虽然古月连番遇险,但古云却并没有出手相助,只是一眼不眨的盯住白玉骐的掌式与身法。

古云越看越惊,因为他发现白玉骐的招式竟是恰好克住了他们的招式,招招未出之前必为所制,古云本是非常有机智的人,见状暗忖:“由这小子的招式看来,柳老鬼并没有死,这武功必是那老儿研究出来制我们的绝学,好在我们兄弟另有奇遇,要不然今天只怕合我二人之力也要败在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手下。”

古云忖度间,古月又被逼退了三丈有奇,额上已隐然见汗。

古云立即一局声道:“老二用‘无心经’上的武功制他。”

古月正在穷于应付,古云这一提醒,古月心中突然灵光一闪,大喝一声,一招“佛光普照”正迎上白玉骐攻到的一掌。

“蓬!”的一声闷响,两人各退五步,竟然势均力败。

刚刚剧烈的搏斗也暂告终止,二人四目相投,视机出手。

古云与罗杰严虹却是心头一震,骇道:“这年轻人的武功竟然已达不可思议之境,真是使人费解,如再假以时日只怕领袖江湖已是非他莫属了。”

古云却又忖道:“此人不除是我们兄弟令生后患。”心中不由动了杀机。

罗杰冷笑一声道:“此人不除只怕难在江湖称雄了。”

“罗兄也有此想法?”

“兄弟只是跟着别人想想而已。”

古云冷然道:“罗兄好光明的心地,兄弟佩服!”

“古兄,好说好说,这只是个人的看法不同而已。”

蓦地——

古月大喝一声道:“再接老夫一掌试试。”

“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大漠双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