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十九章 服毒救众

作者:雪雁

“地绝”韦清岚问道:“爹,我们帮谁?”韦子玉笑道:“你看呢?”

“地绝”韦清岚郑重的道:“白玉骐是个英雄。”

“爹亦有此看法,但我们帮不了他了……”

韦清岚一怔道:“为什么呢?”

韦子玉道:“哀莫大于心死,白玉骐表面虽然刚强无比,犹如一个英雄,但其内心却静如止水,江湖名利似乎早已不放在心中了,我们能帮的只是他的外表,却帮不了他的心。”

韦清岚似懂非懂的看着韦子玉。

韦子玉一笑道:“这是很容易看出来的,以他那种年龄,看来是不会比你大的,但他对人对事的那份平静淡漠却俨然像一个得道高僧,爹爹我虽然不知他还有多少恩怨未了,但却可以看出他只是在还这些恩怨而已,唉!他的才智令人见而生畏,但他的冷漠之心却又令人见而婉惜。”

“爹!你可有意挽救他吗?”

韦子玉摇摇头,笑道:“我不能这样做,你知道为什么吗?”一顿又道:“他如有称雄武林之心,不出五年必能如愿以偿,那时我们一旱家堡在江湖上还有立足之地吗?”

“地绝”韦清岚低头沉思一阵道:“过去我也很嫉恨他,但不知为什么我现在反而不恨他了。”

韦子玉笑笑道:“道理很简单,过去你是把他看成同辈中的人,你见他才智俱佳,心中自然会生起一种嫉妒之心,但是,多日以后,你发现他除了了却自身的恩怨之外,并无争雄之心后,那畏惧之心自然就消失,畏惧之心一失,你更发现他有更多过人之处,也有更多值得人同情之处,因此这时你不但不会恨他,相反的,却会同情于他。”

“但他并不接受任何人的给予。”

“是的,我想他是不会接受的,你不是说他是个英雄吗?英雄的心永远是寂寞凄凉的。”

一阵微风过处,传来一阵淡淡的幽香。

斗场中的三个人这时依旧未能把白玉骐逼落下风,相反的,白玉骐玉剑在握,每出一招必把三人迫退数步,甚至数丈。

场外横看着武当三清的三具尸体,血已凝成黑色,看起来格外显得惨烈凄凉。

幽香时断时续,令人嗅之有淘然慾醉之感,但斗场四人正在作殊死之争,场外之人也被那奇奥的招式引开了那注意力,是以无人追察幽香的来处。

蓦地:

白玉骐一声清叱,身体暴射而起,但却出人意料外的,他身体才升了三四丈就骤然降了下来,手中玉剑也未出招。

地上三人见白玉骐上升的身子骤然下降,本能的争先出手,但却出人意料之外的缓慢。

韦子玉不由自主的咦了一声,自语道:“这怎么搞的?”

“地绝”韦清岚道:“他们难道真力用竭了。”

微风过处又送来一阵幽香。

突然——

韦子玉大喝一声:“住手。”声如春雷乍展,使激战中的三人不自主的停手分开。

韦子玉冷冷道:“我们受人暗算了。”

“谁?”三人同时奇怪的问道。

白玉骐却默然不语,俊脸上平静的犹如一泓水。

“哈哈……就是老夫。”

巨石之后缓缓走出一个黑衣老者,只见他黑如锅底的脸上皱纹密布,双目深陷,目光呈淡绿色,全身上下看起来没有四两肉,年纪的在七旬上下。

上清真人怒喝一声道:“吠!又是你这老毒物乘人之危。”举掌就要劈去。

“慢着!老牛鼻子你先别发狠,假使你功力末减之前或许可与我打个你死我活,但是现在可不行了。”

上清真人怒道:“区区一点毒烟还难不了我上清真人,哼哼……”心中却暗忖道:“七毒使君”焦孟宇以毒闻名,他身上毒葯无一不是绝毒之物,看来他言下决非欺人之谈,倒是想个什么法子把解葯弄到手。

“七毒使君”焦孟宇阴笑道:“各位不妨运气一试,看焦某是否故作惊人之谈,喂,老牛鼻子你别担心,焦某既然现身就是要给你们解葯的,不过……”

韦子玉大笑道:“焦兄毒烟果然甚烈,韦兄甚信焦兄会给解葯,不过……”

“韦兄也有什么话没说完似的。”

“彼此,彼此。”

天光魔声厉内荏的道:“焦兄既然要给解葯,为什么故意拖延时间,莫非焦兄另有企图。”

“七毒使君”焦孟宇笑道:“兄台急什么?焦某知道人命关天岂敢大意,只是话没说完而已。”

白玉骐冷漠的道:“假使在下把你杀了,解葯就垂手可得了。”语调说得十分平静,似乎此事与他自身毫无关系。

“七毒使君”一怔,冷冷道:“你自信有此能耐那是再好不过,焦某要的也是这句话,谁能胜得了焦某一招半式,焦某立刻掷下解葯。”

韦子玉大笑道:“这是‘千绝谷’中毒王‘百毒尊者’的妙计吧?”

“七毒使君”阴沉沉的笑道:“韦兄明察秋毫,焦某何需否认,‘子午断魂雾’中者子不过午,要取解葯否,各位可要早下决定,否则多一分时间少一分功力,那时可别怪焦某不够交情。”

天光魔骂道:“老匹夫,你既然早已下毒想必自有必胜把握,那又何必假慷慨。”

“七毒使君”焦孟宇冷笑道:“只怪你没有早发觉,谁先指教兄弟几招?”

此时群雄竟然都默默无语,因为他们心里都明白,若凭真才实学,在各人未中毒前,都不会把“七毒使君”放在心上,但此时身已中毒,自知功力大打折扣,实在谁也没有把握胜得了“七毒使君”焦孟宇。

再者群雄互相猜疑,勾心问角,谁也不想冒生命之险去救活大家,是以一时间,你看我,我看你,血影魔笑笑道:“韦兄适才未动真力,想必有战胜把握?”

韦子玉冷笑道:“韦子玉以父子二人之命奉陪话位,诸位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上清真人冷笑道:“人称韦子玉姦险无伦,如今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韦子玉报以冷冷一笑,反驳道:“道长得道高人,想必早已把生死看穿了,韦某少未学僧壮未学道,怕死在所难免人望道长见谅一二是幸。”上清真人立刻被驳得哑口无言,因为他也同样珍惜着自己的生命不敢出手。

白玉骐缓气走到“七毒使君”身前五尺处,冷笑道:“你说话可算数?”

“七毒使君”冷笑道:“恕老夫眼拙不认识世兄。”

白玉骐淡然道:“末学后进不通名也罢。”

“是你要指教吗?”

白玉骐淡然道:“在下要讨解葯。”

“七毒使君”笑道:“你为别人卖命不觉得上当了吗?”

“在下没上当,倒是你把算盘错打了。”

“你的举动确出谷主意料之外。”

“在下可要出手了。”

突然身子一转,招化“笑指南天”,一剑刺向“七毒使君”咽喉。

“七毒使君”身子也是一转,双掌交互连拍十三掌,动作之快令人难以看清。

白玉骐但觉掌风冷得刺骨,劲道之猛不下佛门金刚掌。

“七毒使君”是奉命行事,早已成竹在胸,连拍十三掌后身体不进反退,飘出五尺之外。

白玉骐剑招连换,如影附形般赶了上去,指顾之间连出了十二剑。

但见rǔ白色的光芒蒙蒙一片,方圆不下一丈,把“七毒使君”焦孟宇罩于剑幕中。

“七毒使君”焦孟宇却不还手,只是一味游走,左问有避。

幌眼间三十招已过,白玉骐的剑势渐渐慢了下来。

韦子玉旁观者清,大声道:“白世兄不可与他消耗时间,他在等你葯力发作。”

“七毒使君”冷笑道:“韦兄高见焦某佩服,但却为时已太晚了。”

果然白玉骐的剑招越来越慢,“七毒使君”每出一招必然把他震得身形连幌。

群雄睹状心中大惊,现在他们都渴望白玉骐能够战胜“七毒使君”,这倒并不是他们怕白玉骐被杀,主要的是他们有自知之明,目下就是合他们四人之力只怕也不是“七毒使君”的敌手,因为葯力已渐渐扩大了。

“七毒使君”边打边冷讥道:“白玉骐你当老夫不知道你的名字吗?嘿嘿,我那身列武林六尊的师侄早不知对老夫提过多少遍,本来你早晚是要葬身‘千绝谷’的,是以老夫并不想早置你于死地,但你太聪明了,你的智力竟然不在谷主之下,是以老夫不得不先除了你。”

白玉骐俊脸已泛苍白,但仍平淡的道:“二毒在千毒谷吗?”

“嗯,令生你只怕去不得了。”说着一掌向白玉骐当胸劈去。

白玉骐这次没有闪避,大喝一声道:“为什么去不得!”说着“金掌追魂”也应手而出,骇人的剑势,带起五尺长的芒尾向“七毒使君”扫去。

“七毒使君”万没料到白玉骐已到强弩之末,尚能出此奇异厉害的招式,大骇之下,本能的右手一伸一缩打出一蓬毒针。

但听“叮叮……”请声脆响,蓝光如牛毛细雨四散飞射,中间却夹着白玉骐一声轻微的闷哼。

rǔ蒙色的剑幕一敛,白玉骐的剑尖已指在“七毒使君”的咽喉。

韦子玉纵身跃出,出手点了“七毒使君”的“七坎”、“肩并”两穴,冷笑道:“焦兄,兄弟等解葯已等了很久了。”

“七毒使君”阴笑道:“韦兄好快的动作,使兄弟想跑都跑不了。”

韦子玉笑道:“焦兄,你该知道你的生死握在谁手中。”

“但愿还不操在韦兄手中。”

白玉验道:“阁下该履行诺言了。”

“七毒使君”焦孟宇笑道:“当然,但白兄中了老夫一根‘断魂针’不在诺言之内。”

白玉骐面色一凛,问道:“在下能支持多久?”

“不出二天必然毒发身死,只有服了老夫的另一种解葯,勉可支持百日,不过不在我们的誓言之内。”

白玉骐笑道:“阁下生命操在白某手中,只怕在下要的是真解葯了。”

“七毒使君”笑道:“百日之毒就是老夫身上唯一有的真解葯,但若老夫不告诉你服用之法,你杀了老夫又有何用?”

上清真人大声道:“这是你们问的事,以后再谈不迟,快拿出我们的解葯来。”

白玉骐冷笑道:“道长刚才为什么不发狠?”

“因为老命比小命值钱得多呀。”“七毒使君”讽刺道。

上清真人顿时恼羞成怒,吼道:“道爷劈了你们。”

韦子玉冷笑道:“道长,在场的人不止你一个。”

“七毒使君”焦盂宇冷笑道:“要劈老夫不难,似要陪葬的只怕也不少。”说罢又转对白玉骐说道:“老夫倒有一个两全之策。”

“说说看。”

“七毒使君”焦盂宇道:“只怕你不愿意听。”

上清真人怒道:“你们到底要谈多久。”

“七毒使君”冷笑道:“耽误不了你的命就是。”

白玉骐道:“你先说说看,接不接受是在下的事。”

“七毒使君”道:“老夫告诉你‘百日之毒’的服法,你担保老夫性命无忧。”

“阁下也怕死。”

“七毒使君”道:“不错。”

白玉骐郑重问道:“到千毒谷需要几日?”

“二十天。”

白玉骐仰头看着天边一朵浮云,星眸中映出一丝苍凉的光芒,良久良久才收回目光,淡然道:“一百天够了,在下答应你。”

“好,老夫信任你。”

“七毒使君”目光扫过群雄脸上,但见个个脸上隐含杀气,不由心中暗自发出一声冷笑,坦然伸手入怀,摸出三个绿色小瓶,辨认一下,打开其中一瓶,倒出一粒递与白玉骐,又分别倒了十几粒给在场十几人。

群雄接过葯丸,但却不止目服下。

韦子玉冷冷道:“焦兄如何使兄弟信得过呢?”

“七毒使君”焦孟宇冷笑道:“不信不要服。”

韦子玉笑道:“焦兄别忘了,兄弟已得到解葯了,尽可杀死你再服下去。”

“七毒使君”脸色一变,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着。

韦子王哈哈一笑道:“兄弟信得过焦兄。”把葯服人口中。

其他群雄见韦子玉服下解葯,也都相继服下。

突然,群雄除白玉骐外,都纷纷瘫痪地上。

韦子玉冷笑道:“韦子玉今天算是落入你老匹夫的圈套中了!”

白玉骐扫目一看,不由面色一寒,两道冷电的目光突然射在“七毒使君”脸上。

“七毒使君”神色自若的道:“古诏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各位心中早已埋下杀焦某之意,焦某为了自身的安全只得暂时令诸位稍坐一刻,诸位不妨运气一试,看‘子午断魂雾’之毒解了没有。”

不大工夫,天光魔冷冷道:“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服毒救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