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二十章 枯骨令旗

作者:雪雁

这块突石距崖顶不过五十多丈,两人各展功力只五六个起落就到了崖上。两人身形尚在空中已见崖边站了不下七八人,这些人与先前那人的装束完全相同,显然他们是在此相候了一段时间了!

“地绝”韦清岚经验多,当下一看这些人的站式已知情形不对,暴喝声中扬手打出预先握于手中的一把蜂尾针。

但见数不清的银线犹如一蓬骤雨泼向这些黑衣人。

那些蒙面人竟对袭来的蜂尾针全无惧色,蓦地,右手齐举不知何时各人手中却多了一块六尺多长三尺多宽的黑色盾形之物,同时左手各拍出一阵狂风,集中向二人攻去,由那威猛的掌风来看,这些人武功个个都超过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二人心中不觉同时一凛。

狂风一闪而至,“地绝”韦清岚再想还手已来不及了,不由暗叫一声:“完了!”

恰在此时猛听白玉骐大喝一声:“尔等找死!”暴喝声中,蓄劲的右掌猛然拍出,狂风过处,完全阻住了那阵吹来的狂风,左手急伸拉住下坠的“地绝”韦清岚,安然落在崖上。

地绝韦清岚心中暗呼一声,“侥幸!”转脸轻声道:“多谢白兄援手。”

那些黑衣蒙面人似乎没有想到白玉骐会有这么惊人的功力,能把七八人合力的一击化于无形,不由大为震惊。

“鼠辈再接小爷一把蜂尾针试试!”凌空飞起四工丈高,一把蜂尾针当头射向七八个蒙面人。

这些人正在一怔之际,那会想到地绝韦清岚会如此机警,乘机反击,惊怒之下急忙把手中后形之物向上迎去。

连声轻响那些蜂尾针全部钉在黑物之上,耀目生辉,恰在这时白玉骐清叱一声,分向八个黑衣蒙面人拍去。

白玉骐是看准了这个机会是唯一进屋中的路径,是以出手便毫不容情的用上了九成真力。

但见狂飙过处,飞沙走在,威猛之势直慾拔山倒海,凶猛骇人之极。

八个黑衣人上下受惊,反击已无时间,眼看狂风已到,必无幸理。

那知这些人确实都有过人之处,只听一声呼啸,八人猛然把盾牌向下一拉,“鲤鱼穿波”向后反射而去,去向正沿着掌风方向,而不出力反抗。

但是,尽管他们应变得快,落地仍不由自主的跌跌撞撞的倒退了七八步,才拿椿站稳,心中大大吃了一惊。

白玉骐藉机闯进七八丈,与落下的地绝韦清岚会合在一起。这些动作说来很慢,但当时却是在一瞬之间发生的,这时那站在百丈以外的黑衣蒙面人也已赶了过来。

他看了四周愕然惊注的黑衣人一眼,缓缓转脸对白玉骐道:“阁下好深厚的掌力,使老夫佩服得紧,但是……”

白玉骐还没有答话,“地绝”韦清岚已抢先截住黑衣人道:“阁下好阴毒的计谋!哼哼!只是可惜……”

黑衣蒙面人冷笑道:“可惜什么?”

“地绝”韦清岚仰天大笑道:“可惜什么阁下难道不知道么?”一顿冷笑道:“可惜阁下没有成功。”

黑衣蒙面人冷冷道:“对付你‘地绝’韦清岚不是已足够了吗?”

“韦某虽然几乎失身落崖,但终究没有落下去,阁下要对付的是我们两人,而今没有成功,自然算是失败了。”

黑衣蒙面人泰然的道:“现在说老夫失败不是太早了吗?”白玉骐冷然道:“但不知在下等与阁下有什么不解之仇,阁下要拦道置我等于死地?”

黑衣蒙面人一楞,一时间答不上话来。“地绝”韦清岚大笑道:“他也不过是枯骨旗下一名小卒而已,只有听命行事的份儿,白兄问他岂不等于是问道于盲。”这话。得尖酸而刻薄,毫不给于黑衣人留有余地,确实使人无法忍得下去。

果然这句话大大伤了那黑衣蒙面人的自尊心,只见他双目中暴射出骇人杀气,望着“地绝”韦清岚,一字一字的道:“就凭你这句话,老夫就无法容你活在世上。”

白玉岂冷然道:“阁下自称‘老夫’想来年纪已然不小,这件事阁下既然不知内情,何不带我等去见见那枯骨旗的主人?”

黑衣蒙面人冷冷道:“要见我家旗主不难,不过……”

“地绝”韦清岚大笑道:“不过要先宰掉你们这批尾巴是吗?”

黑衣蒙面人似乎已被“地绝”韦清岚骂得失去了理智,“地绝”韦清岚话才落,蓦听那黑衣蒙面人暴喝一声:“老夫就先宰了你再找韦子玉算账!”身形暴射而出,一招“苍鹰博兔”居高临下扑向“地绝”韦清岚。

“地绝”韦清岚是有意要激怒他,一见黑衣蒙面人扑来,脸上没有半点惊惧之色,只在嘴角上带出一丝诡诈的冷笑!

眼看那凌厉的掌风已到头上不到五尺处,“地绝”韦清岚突然暴叱一声,左掌闪电一迎一送,身子一转把迎出的掌风向左偏击过去,似乎并无伤敌之意,右手却在这时电光石火般的挥了出去,冷叱一声道:“叫你尝尝韦家堡蜂尾针的滋味!”说着一蓬银雨迎面向身在主中的黑衣蒙面人电射而出。

黑衣蒙面人在暴怒下出手,那会想到“地绝”韦清岚是有谋而为,一见银雨迎面射来,要躲已不可能,惊怒之下猛施一招“铁袖流云”横拂而出。

此人确有惊人艺业,这简单的一拂虽然没有把全部蜂尾针拂去,但也大部份被他拂落了。

只听那黑衣人痛哼一声,手臂上中了两针,腿上也中了一针,跌落地上。“地绝”韦清岚冷笑道:“我道阁下有多大能耐,原来也不过如此。”

黑衣蒙面人掏出一颗葯丸服下,站起身来冷笑道:“鬼域技俩算不得什么英雄,有本事的你与老夫硬拚两掌试试!”

“地绝”韦清岚冷笑道:“你不怕在下占了便宜?”

黑衣蒙面人道:“你别以为韦家堡蜂尾针蕴藏的剧毒就能奈何老夫,哼哼,不是老夫小看你韦家堡,你们韦家堡那点用毒技俩与我们枯骨旗相较也不过是萤火之光与皓月相比罢了!老夫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地绝”韦清岚毫无惊诧之色,闻言淡然一笑道:“毒你虽能解,那皮肉之痛只怕解不了吧!”

“一些皮肉之痛又算得了什废?”白玉骐冷冷道:“阁下可否此刻带我等去见见旗主!”

黑衣蒙面人冷冷道:“老夫还是那句话。”

白玉骐俊脸上缓缓罩上一层杀机,冷然道:“阁下自信凭这几人能拦得住我们吗?”

黑衣蒙面人心头微微一震,对白玉骐的武功他心中确实有些畏惧,不过,他却未曾形之于色的冷笑道:“只要合下有自信那是再好没有了!”

白玉骐淡然道:“要是我等把这些人杀光,又有谁来带我们去见那黑旗主人呢?”这话说得很平淡,好像这些人死在他手中是必然的事。

黑衣蒙面人心头没来由的一紧,因为白玉骐说得越是平淡就越有一种慑人的感觉,他环顾了其他八个黑衣人一眼,冷然道:“阁下有此白信何妨一试?”

白玉骐依旧平淡的道:“我看尔等是一起上比较简单!”

黑衣蒙面人冷然道:“这是枯骨旗的规矩,自然是一齐上!”

话落向八人一挥手,向白玉骐二人围了上来。

白玉骐扫了那些围拢上来的黑衣人一眼,冷漠的发出一声轻笑,缓缓把功力提聚于两掌,准备应变!

“地绝”韦清岚脸色凝重的道:“白兄小心,这些人个个都非弱者!如今齐上必定用的是什么鬼阵法,你我且不可轻敌,免得着了他们的道儿!”

白玉骐仍然轻声一笑,谁也不会想到他已动了杀机!

九个人围成了一个圆圈,向阵心逼来,“地绝”韦清岚又扣了一把蜂尾针,凝神以待。

白玉骐缓缓举起右掌,突然轻喝一声,向正面的两个黑衣人拍去,突见那些缓缓移动的黑衣人骤然间左右一分,露出一个很大的空隙,如果要冲出重围,这倒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但白玉骐杀机已起,并不外冲,他这拍出的一掌也不过是虚招而已,就在那些黑衣人问身相让之际,白玉骐猛然暴喝一声,闪电转身迅即拍出一招“月落星沉”。

这一招是蓄劲而发,既快且猛,但见狂风如剪,直卷身后。

“轰!”然一声大震!

但见回旋的气流高达数丈,激荡的掌风直卷得其余黑衣人的衣袂飘飘,劲力之猛的确骇人听闻。

白玉骐但觉心头一震,上身连幌了两幌,心中这才恍然大悟,暗道:“原来他闪开的空隙只是诱敌之计,主要杀手在后面,我们要是想冲出阵去岂不恰好着了他们的道儿?”

但心中对他们这种巧妙而阴毒的阵法也不无有些恐惧!

那些黑衣人心中的惊异却不在白玉骐之下,原来他们并不知道白玉骐先前那一掌只是诱敌,还道白玉骐应变得快呢?

要知道,在仓促间应变得这么快并不是不可能,惊人的是能在这么短促的时间内提聚这么深厚的功力同时把四五个人合力的一击化之于无形,还要把他们同时震退三四步之远。

只见他们一道道惊异的目光注定白玉骐,一时间却也不敢贸然出手!

白玉骐一面注视这些黑衣人的动作,一面传音对“地绝”韦清岚道:“他们这套阵法似乎不如九宫八卦那么复杂,但阴毒诡异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待会对敌时易用声东击西之法,切不可贪功,否则必中其诱敌之计。”

刚才的动作“地绝”韦清岚早已看清楚了,不过,他与那些黑衣人一样都以为白玉骐是仓促间应变的,心中对白玉骐的武功更增加了一分钦佩,当下也传音道:“白兄言之有理,待会儿……”

“地绝”韦清岚话尚未说完,突听白玉骐暴喝一声道:“来得好,”身子一旋突然向四周挥掌拍去,眨眼间连拍二十一掌,出手之快犹如在同一时间内拍出的!

原来那些黑衣人见两人凝立不动,嘴皮连动,却听不到两人在说些什么?深怕两人研究出对付之策,是以提早发动连攻!

白玉骐这次拍出的掌风旨在扰乱他们的想法,使他们以为白玉骐并不知道此阵妙用在于诱敌,是以他这次攻击每见实处就把掌力拍实,虚处就把掌力隐而不发,这正合了那些黑衣人的心意。

不过,那些黑衣人并未乘机攻击,原来他们深知白玉骐功力深不可测,生怕一下不能把白玉骐置于死地,使他们知道了虚实,以后就难以下手了,是以他们要等一个有十成把握的时机来临。

这时“地绝”韦清岚也已发动攻击,不过,他攻击的目标恰与白玉骐相反,他攻的正是看起来像也是虚无人影的地方。他这样一攻,那些黑衣人果然无法近身,因为他们不但怕被白玉骐警觉,主要的也怕“地绝”韦清岚歹毒的蜂尾针。

两人这样一击虚,一打实无形中配合得恰到好处,那些黑衣人只能围看两人团团转,却无法攻进去!

一盏热茶的工夫已过,双方仍是个相持不下的局面。

“地绝”韦清岚见白玉骐老是找实处打,心中不由暗急:“这人怎么这般死心眼,他们既然摆了阵,难道还会有能让人看出实在的地方吗?似这样打下去要打到什么时候呢?”

“地绝”韦清岚越想越急,不由道:“白兄……”

恰在这时,白玉骐一掌拍向一个缓缓移动的黑衣人,身子却恰好让过一个要暗中袭击的黑衣人!

“地绝”韦清岚攻的是这些暗中游走的人影,是以看得非常清楚,当下心中顿时为之一动,暗忖道:“莫非……”

“地绝”韦清岚心中有所疑惑,处处在留意白玉骐的举动!

“地绝”韦清岚这一留心,顿时恍然大悟,暗道:“我好糊涂!”

原来白玉骐每拍向一个黑衣人都恰好让过一个暗中游走的黑衣人,动作看来似乎是碰巧,而实际上却每次都是刚好。

“地绝”韦清岚这一发现,攻法立刻改变,尽找那些移动缓慢的黑衣人攻打。

不过,他的功力远不如白玉骐,是以闪避那些暗中攻来的黑衣人没有白玉骐那样灵活。

那些黑衣人正在为“地绝”韦清岚的攻击感到难以应付,如今“地绝”韦清岚这一改变方式正好中了他们的计谋。

只见他们的圈子在无形中越围越小,白玉骐心中不由发出一声冷笑。

蓦然——

白玉骐一声暴喝:“接招!”

左掌闪电击出,分取四个移动缓慢的黑衣人。

“地绝”韦清岚却突然凌空飞起三四丈高!

这些动作却在同一时间,看来好像恰好给了那些暗中游走的黑衣人一个攻击白玉骐的机会。

那五个暗中游走的黑衣人见机会难得,当下顾不得多想,猛然提足真力,一声不响的直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枯骨令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