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二十一章 斗洱海魔

作者:雪雁

两人经过一处突石,突然草地上成品字形摆看三个金骷髅,白玉骐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声,而“地绝”韦清岚却面色一紧,惊声道:“金棺双尸!”

白玉骐突然仰天一声狂笑,飞起一脚,把三个金骷髅踢得无影无踪,随即震声道:“金棺双尸,你们在白某眼中还算不得一号人物,这些臭排场我看还是免了的好,否则你们那些骷髅头只怕以后不够用的了。”

白玉骐话才一落,蓦见丛林中金光一闪,一具金棺材缓缓的跳了出来,接着一个寒气逼人的声音道:“好大胆的小子,今夭老夫如不生吃你的脑颅活吞你的心肝难解我心头之恨!!”那棺材突然凌空飞起直向二人撞来。

两人同时暴叹一声,运掌劈去,但听——

轰然!一声巨响过处,那金棺材在空中微微一顿,落地一弹又复攻来。

白玉骐心头一凛,暗忖:“过去仅我一人之力即能把这金棺劈出老远,今天何以合我二人之力尚无法把它打退呢?莫非过去里面真的只有一人吗?”

这时金棺又已攻到,两人又合力劈出一掌,依旧毫无作用。

“地绝”韦清岚心中暗急,大叹道:“你们二人乃是成名人物,何不出来凭真工夫见个真章,依赖一具金棺不怕弱了你们的名头吗?”

金棺中发出一阵阴森森的寒笑后,道:“尔等小辈连一具金棺都抵不住,何用老夫现身。”

在这一问一答问,突然一个念头闪过白玉骐的脑海中,只听他冷笑一声道:“韦兄暂且退下,由在下来对付他!”

“两人尚非敌手何况你一个?”金棺突然一跃快逾闪电般的撞过来!

白玉骐长笑一声,冷叱一声道:“看剑!”急展一招“旭日东升”剑化一道匹练,挟着蒙蒙rǔ光向金棺中穿去。

“嗤!”的一声,接着金棺内传来一声惊呼,玉剑没入棺中一尺多深,白玉骐最恨这些个自欺欺人,装神弄鬼的人物。

当下玉剑刺入并未拔出,健腕猛然一旋,突听“咯噔”一声,金棺直堕地上,盘口大的一块金块已被白玉骐一剑剜了卜来。

这时那金棺却落地不动了,敢情这金棺材之所以能够跳跃是赖了里面的机关的巧妙装置,而今白玉骐一剑破除了里面的机关,它也自然失去了功用。

白玉骐抽出玉剑,突施一式,“隔山打虎”以九成功力向金棺拍出,“轰然!”一声,那金棺被打得翻了十几个滚,里面传出一个急促的声音道:“有种的放老夫出来。”

白玉骐冷笑道:“你们出来那还有这等上好棺材来收敛你们,还是死在里面算了!”又拍出一掌把金棺打了十几个滚。

“地绝”韦清岚飞身赶上道:“白兄,何不将他们打下插天崖绝壁下去,看看这使江湖震骇的金棺材能不能摔得扁?”

白玉骐道:“这倒是个好主意!”

两个人合力向金棺推去,这合力一击把金棺打出二十多丈,突听那金棺中一个急促的声音道:“你们有种就放老夫出来,这样算得什么英雄好汉?”

“地绝”韦清岚大笑道:“你连自己出来的本领都没有,那只好认命了。”两人又把金棺打出二十多丈,这时距那崖边已不过五六十丈了。

金棺中那人急道:“你们这样不停的打老夫如何出得来?”

“地绝”韦清岚道:“那你就死在里面算了。”两人连击三次,那金棺已到崖边不足一尺处了。

金棺中那人大急道:“喂喂!慢来慢来,有话好来,老夫与你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何苦一定要置老夫于死地呢?你们作个人情放了我可好!”

这种话只听得两人同时一怔,心说:“金棺双尸怎么这么软骨头?”

“地绝”韦清岚冷笑道:“我可不作这个人情,你还是找阎王老儿去说情吧!”

金棺中那人大急道:“你要是把我打下去就不是人养的。”

这种话真听得让两人哭笑不得。反而下不了手了。

白玉骐冷笑道!“你知道旗主为什么要找我们吗?”

那人急应道:“知道,知道,当然知道,只要把老夫放出来,老夫全告诉你们。”

“地绝”韦清岚道:“你能带我们去见他吗?”

“能,能!能!快放我出来吧!”

“地绝”韦清岚道:“我猜你是信日开河?”

那人震声道:“老夫信口开河也不出你们掌下啊!”

两人听得又是一怔!他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传言中的金棺双尸武功深不可测,决非像这等无能之辈。白玉骐略一沉思道:“好,你出来吧。”

“你们可不能乘人之危啊!”

“地绝”韦清岚笑道:“对你这种人大概还用不着!”

只听“克!”的一声,那金棺的盖子突然启了开来,接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由棺中站了起来,只见他身高不满五尺,满脸肥肉下垂,一双猪眼没有逼人的寒气,嘴下一蓬五寸长的银须,看来有点不大对称。

老者两眼望着两人缓缓跨了出来,“地绝”韦清岚道:“好了,站在那儿吧!”老者果然不再前进了。

白玉骐剑眉一皱冷笑道:“你就是金棺双尸吗?还有一个呢?”

老者神气活现的道:“不是金棺双尸我怎会住在这里面?另一个还没来。”

“地绝”韦清岚道:“金棺双尸必能接得住我一掌,接……”

招字还没出口,老者大叫道:“慢来,不是就不是,何必动武呢?”

两人又是一怔,白玉骐道:“那金棺双尸是不是还在人世?”

那老者道:“金棺双尸因与洪荒九魔意见不合,早在三个月前就已死在鸡公岭上了,老夫睡这金棺只不过是奉了旗主之命,冒牌唬唬人罢了。”

白玉骐闻言一怔,又问道:“金棺双尸死在九魔手中,金棺又怎会落在枯骨旗主手中呢?”

那老者望了两人一眼,似乎知道不说不行,才道:“旗主是在九魔控制下的,此次拦击你俩也是洪荒九魔之意!但旗主很不愿意受人挟持,是以早就想摆脱九魔掌握无奈武功不如他们九人,是以只得暂时忍耐,此次奉命前来拦阻你们两人,正合旗主心意,如果两位肯与我们旗主合作的话,洪荒九魔又算得什么?”

“地绝”韦清岚道:“你们旗主现下在什么地方?”

老者道:“两位可是答应合作了?”

白玉骐冷冷道:“见面再谈不迟!”

那老者笑道:“我相信见了面两位一走会乐意合作的。”话落回头看了那金棺一眼,摇摇头惋惜的道:“可惜一具机关装设得这么好的金棺,今后只怕再也没有人能修好了,唉!好吧。”说完带路向左侧走去,白玉骐与“地绝”韦清岚在后相随。

利用这段时间作者把金棺的设备略述一下,原来那金棺底部装有弹力极强的大弹簧数根,底部可在弹簧下弹时任意移动,活动机钮按于右侧棺壁上,前后左右的棺壁上装有竹帘似的横条,利用光线的明暗可看见外面,而外面却看不见里面,攻击时则利用地势的崎岖不平,用棺底弹簧的弹力顺地势弹起,然后利用那数百斤重的压力克敌。

白发老人带领两人转过一处矮崖,前面豁然现出一块十分平坦的草地,突然白玉骐的俊目凝结在一块巨石的阴影下一动小动了。

只见那巨石暗影中站着一个黑衣人,此人看年龄约在五旬上下,双目精光闪射,且不停的左右转动,显得充满了心计,再配上那弯下的鹰钩鼻更令人起一种厌恶的感觉。

在那人身前五尺左右的地方并肩立着两个人,此二人的手中各捧着一柄五尺长的大旗,正是枯骨旗。

在那人身边静静的坐着熊玉燕、晓霞、清风与“七面鸟”卢珍,他们只怔怔的望着白玉骐但却没有说话。

“地绝”韦清岚偷偷打量了白玉骐一眼。

只见他剑眉深锁,脸上肌肉轻轻搐动着,外表上看来他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激动,但“地绝”韦清岚却已由他那搐动的肌肉上判断出他此刻的心中是多么的震怒,与激动。

“地绝”韦清岚心中暗忖道:“白玉骐还是难以忘情的,这倒是我打动他生机的一个好机会。”

这时那人突然用阴冷的声音笑道:“叔叔你回来了?”

老者缓缓向那人走去,笑道:“我把两人带来了。”

那人阴笑道:“他们可知道我们要他们来的目的吗?”

老者得意的一笑道:“我全告诉他们了!”

那人眼中掠过一丝杀机,但仍笑道:“我似乎没有叫你告诉他们!”说着举步向老人走去。

那老者道:“反正他们早晚要知道的,我早说了也是一样!”

那人这时已走到老者身前,左掌突然闪电挥出,喝道:“违命者死!”

变起仓促,那老人想避已来不及了,砰的一声,接着传来一声惨号,那老者一个矮胖的身体被打出四五丈远,落地吐出一口鲜血,气绝身亡。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白玉骐与“地绝”韦清岚同时觉得骇然,此人竟连他的叔父都能杀戮,其心肠的狠毒可想而知了。

那人看也不看他叔叔尸体一眼,对两人阴阴笑道:“在两位面前执行帮规,倒叫贵宾见笑了。”

白玉骐冷笑道:“阁下大概就是大名鼎鼎的‘枯骨旗’旗主了。”

那人道:“不敢当,正是区区在下。”

白玉骐冷然道:“旗主叫在下等人来此就是要执行帮现给我等看的吗?”

“枯骨旗”旗主阴沉沉的笑道:“两位明知来此的原因,在下不便多言。”

白玉骐道:“阁下自信有十成把握吗?”

枯骨旗主道:“白兄的武功在下佩服得紧,同时白兄的这几位红粉知己均在此地,区区也同样替白兄高兴有这么美艳的伴侣。”

白玉骐强压下激动的心情,淡然这:“旗主的话在下不太明白。”

枯骨旗主大笑道:“白兄不是不明白,只怕是在想应付之策吧?”话落突然掠身后退,动作之快犹如电光石火。

白玉骐冷笑道:“阁下想得很远!”

“枯骨旗主”笑道:“不敢不敢,只是想跟兄台合作而已,不过,这样你我都有利,白兄是明白人的话,当不至拒绝吧。”

白玉骐冷然道:“你对你我的台作似乎很有把握。”

枯骨旗主冷笑道:“白兄一定看得出区区不在乎杀几个人的。”

“只要你自信逃得过白某的王剑之下。”

枯骨旗主狂笑道:“白兄,不是在下恐吓于你,你今日踏上插天崖就如同是进入了天罗地网了,要不要在下替两位引见一批帮中高手。”

“地绝”韦清岚道:“那是再好不过了。”

枯骨旗主阴沉沉的一笑,突然仰天发出一声长啸,随用手向四周一指,“地绝”韦清岚向四周一看,果然四周突然出现不下三四十个黑衣蒙面人。

白玉骐看都没看就道:“与阁下合作办不到!”

枯骨旗主冷笑道:“那在下祗好先把白兄这些红粉知己打发了,免得她们留在世上多受那孤单凄凉之苦了。”

白玉骐心头狂震,右手不自主的按于剑柄上,阴冷的道:“只要阁下不要命尽可任意而为。”

枯骨旗主仰天一阵狂笑道:“白玉骐你道在下怕了你不成,不是在下夸口,只消在下一声令下,你白玉骐休想生离此地。现在本旗主就杀给你看!”

白玉骐刚慾拔剑,突听“地绝”韦清岚以声大喝道:“且慢!”一只充满内劲的手掌已抓在白玉骐肩井穴上。

只听“地绝”韦清岚冷笑道:“白兄,俗愈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白兄何苦如此执迷不悟,白兄大仇在身,而与旗主合作不是也是一件十分有利的事吗?”

枯骨旗主笑道:“区区眼线遍布天下,白兄一旦与在下台作,在下就先替白兄报却大仇以为条件如何?”

白玉骐个性何等刚毅,岂能任人要胁,当下冷冷道:“在崖上时我不该留你活命。”

“地绝”清岚笑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在下此刻这么做,对兄台又何尝不是救命之恩。”

白玉骐冷笑道:“你不必救我,只把我放开,就算彼此互不相欠了如何?”

“地绝”韦清岚眼珠一转,默默的不再言语。

枯骨旗主突然道:“韦兄可是有意放他吗?”

“地绝”韦清岚道:“依旗主看呢?”

枯骨旗主道:“在下说了只怕你不接受。”

“你说说看?”

枯骨旗主注定“地绝”韦清岚道:“只要在可能范围内本人愿意接受任何条件,只是要白玉骐由本人处置。”

“地绝”韦清岚沉吟片刻道:“我的条件只怕旗主不会接受。”

“不妨说说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斗洱海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