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二十二章 赠丹疗伤

作者:雪雁

一代武林霸主,就此与世长辞了。白玉骐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过脸去!

四魔脸上掠过一丝愤怒的光芒,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这是人之常情。

霞行上人沉声喧了一声佛号,对白玉骐道:“阿弥陀佛,白施主,老衲要领教你几招绝学。”话落缓步走向右侧,立式以待,由他那坚定的举止看来,显然已无任何力量能改变其意志了。

其他三魔闻言霍然向四周跃去,形成一个包围之势,似乎深怕白玉骐会突围而去似的。白玉骐猛然转过身来,冷然道:“在下不在乎多少个人?”

霞行上人冷笑道:“根好,很好,今日插天崖上,不是我们五人葬身于此,就是你白施主理骨就地,你出手吧!”

突然,“地绝”韦清岚仰天发出长笑,道:“以五个江湖至尊的人物,对付一个内伤极重江湖晚辈,例确是千古奇闻,空前绝后,韦清岚眼福可真不浅啊……哈……”

四魔闻言同时变色,环海魔举步向“地绝”韦清岚走去,冷笑道:“只怕你看不到了!”双目中充满了杀机!

“地绝”韦清岚视如无睹,朗声笑道:“只要良心上说得过去,江湖上知与不知又与四位何干?不过,四位如想欺世盗名,杀人灭口,倒是不可不为之事。”

霞行上人闻言心头一动,突然开口阻止道:“环海兄,不必杀他,留他做个见证人也好。”

“见证人?”

“是的,假使白施主能接下老衲三掌,今日之事就此扯过,如不敌,那也不是我等恃众伤人。”

“地绝”韦清岚摇头道:“这个见证人我不做,白玉骐身已受伤,这种比法太不公平,他敌住三掌毫无所得,而敌不住三掌,只有送命,天地间那有这种赌法的?”

四魔闻言一怔,齐声道:“依你之见呢?”

“地绝”韦清岚笑道:“依在下之见,白玉骐如敌住大师三掌,四位不但不能伤害他,还得把身后四人同时放回。”

霞行把目光缓缓移到“天外三魔”的脸上,四人中有两个是三人的弟子,他可没有权利把握作此决定。

“天外三魔”中环海魔略一沉思,冷哼道:“假使他白玉骐能敌得住上人三掌,白玉骐有生之年,老夫等决不伤害他就是。”话落遥空出手,解开四人的穴道。

四人早就在担心白玉骐安危了,只苦于穴道被制,不能行动,而今一旦穴道被解,那还顾得运行气血,当下霍然腾身,飞出似的向白玉骐这边奔来!

恰在这时,白玉骐开口道:“何必以在下生死来决定他们的性命。”

“你死了,她们也无活着的价值。”

白玉骐强自压下激动的心情,冷笑一声道:“在下自信尚没有这等人缘。”

四人闻言不由同时一怔,三女六道幽怨的目光深深盯在白玉骐身上,似乎在责怪他不该如此地绝情?

“地绝”韦清岚扫了三女一眼,不安的叫道:“白兄……”

环海魔脸色一变,道:“那老夫再将四人擒下,你觉得如何?”

白玉骐深吸一口冷气,控制着脸上的表情,他没有勇气回头去看三女,因为他知道,三人此刻正在迫切的望得他。

白玉骐冷笑一声道:“悉听尊便!”

话出,白玉骐耳中传来三女一声绝望的轻“啊!”及“七面鸟”卢珍一声怒骂,白玉骐仍然没有回头,他觉得自己的心尖处似乎正在滴着血!

这里只有“地绝”韦清岚了解白玉骐的用意。

突然,环海魔大笑道:“哈……好好,老夫言出从无收回之过,白玉骐,你只要能接下老和尚三掌,从今以后,老夫决不再伤害四人就是!”

白玉骐心头顿时一松,星目中缓缓映出一层泪光,他默默的献出了白己真诚的爱意,但却在别人漫骂中献出。

白玉骐退后了一步,沉声道:“大师出手吧!”

霞行上人缓缓提足八成真力,沉声道:“施主小心了!”声落招出,立时一股狂飙如剪,如排山倒海一掌向白玉骐涌去,威力之猛,无与伦比。

白玉骐见状心头一沉,以他现在的体力,他实在没有自信能否接得下,但事已到此,他却又不能不接!

当下大喝一声,举掌硬迎上去。

双掌一接上刻传来一声大震,沙飞走石,木折草掩,这确是一场武林中罕有的拚斗。沙石弥漫中,白玉骐连退四五步之远,喉头一甜,鲜血霍然涌到了chún边,但他却未吐出来,硬把它咽了下去。

霞行上人也退了一步,沉静的脸上霍然色变!白玉骐身负重伤之余尚有这般功力,那么要是他未受伤,此刻被震退的该是霞行上人了。

熊玉燕等三女,不由自主的向前跨了两步,但是,一般少女的尊严却阻住了她们继续前进,白玉骐既然为了个人恩怨,毫不留情的愿意把她们交回“天外三魔”手中,任由三魔控制,尚有何情份可眼呢?但是,尽管她们停住了前进,但却不能真个忘情,不是吗?白玉骐正是她们朝思暮想,舍生忘死慾追随的梦里情人啊!

她们樱chún连连启动着,似乎想说些什么?白玉骐缓缓抬头望了下碧蓝的晴天,心中觉得无限的孤独凄凉,他觉得,在这世界上,除了敌人会为取他的生命而来找他以外,水远没有人会关怀他的,也许英雄的心真的是永远孤独凄凉的。白玉骐嘴角上浮出一丝自嘲的笑意,举步向霞行上人行去,冷然一笑道:“大师还有两掌!”话落凝功以待。

霞行上人精光四射的眸子,注定白玉骐,良久良久,才道:“白施主,假使老衲双目不花的话,你的内腑该是受了严重的内伤了?”

白玉骐冷然道:“白某不领大师这份情,我希望你记得,今日你不取白某性命,他日白某却放不过你。”语气冷酷得怕人,好像他与生俱来,里面没有半点感情。

霞行上人脸上再度变色,不管是为了自己未来的安全与自己江湖上的名望着想,他必须在三招之内,将白玉骐击毙掌下,因为,他深信白玉骐说得出必然也做得到。

一丝杀机,掠过这外表慈祥的老和尚双目,他缓缓举起双掌,冷然道:“白施主小心了。”声落双掌猛然推出,这一次他用了九成真力!

白玉骐冷哂一声,提足全身功力,闪电迎了上去。

电光石火一闪,两人四掌已然接实!

“轰!”然一声大震过处,沙土弥漫了众人的视线。

白玉骐这次意外的竟只退了两步,但鲜血却已汨汨的顺着他苍白的chún角流了下来,一滴滴艳红刺目的鲜血,染红了他胸前洁白的儒衫,看来令人吃惊!

霞行上人退了三步,双目骇然的凝视着白玉骐,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江湖上,从来没有受伤的人,武功越来越强的啊!

其他三魔也同样的觉得惊骇,因为这确实是武林从未有过的事情。

这一切只有白玉骐自己明白,他已搜集了他全身的潜力!来应付这一掌了,至于第三掌如何,他已无力多想了。

霞行上人脸色一阵剧变,突然大喝一声道:“这是最后一掌了。”声落招出,右脚竟然跟着身子跨上了一步,这是全力的一击,他使尽了他全身的功力,他要维护自己在江湖上的名望,不能败于一个受伤的后生晚辈手中!

掌出狂飙汹涌,山崩地裂,罡风如一堵铁墙,全面向白玉骐胸口压了过去。

“地绝”韦清岚惊得啊了一声,熊玉燕等三女,却无法自主的向前跨了三步。

然而,他们这一切动作与事又有何补呢?

白玉骐冷冷吸了一口真气,压住了如油煎般的胸内伤势,双掌全力迎了上去。

他掌出虽然也带有狂风,但与霞行上人相较,却有天渊之别,但是,他虽然明知不敌,这时却怎能退却。

四掌闪电接实,一声天崩地裂的大震,震荡着众人的心弦,目光向沙土弥漫的场中搜去。

但是,他们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因为沙土草叶太浓了。

场中陷入死一般的沉静,每个人几乎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之声,这一段时间,虽然不会太长,但在诸人觉得度此一秒却如过一年。

因为,沙土一消他们就会看到自己所期望与担心的人结果如何了。浮云遮住了偏西的艳阳,似乎不愿意它看见人间的惨剧,一阵微风吹散了沙土,场中一切情形都已一目了然。

三魔脸上同时浮现了喜色,因为他们看见了身着白衣的白玉骐正躺卧在霞行上人身前八尺以外,一切情形不想可知了。“地绝”韦清岚等人惊得啊然出声,他们那颗浮动的心,好像突然都离开了胸腔,掉进了无底的深渊,下沉,下沉,永无止境。他们呆滞的目光,木然的注视着白玉骐,突然的剧变,已使他们失去了自主的能力,谁也不知道下一步该要怎么做?清风掠过这死寂的山岩,消失于茫茫无际的远处。

蓦地:

一声沉重的叹息声发自白玉骐口中,声音是那么低沉凄凉,似乎他要借着这一声沉重的叹息,吐尽地内心积聚如山的忧郁哀伤。随着一声长叹过处,白玉骐缓缓睁开了失神的星目,双手和的撑着地面,慢慢站了

“地绝”韦清岚轻轻的啊了一声,叫道:“白兄……”

白玉骐望了他一眼,淡然的点了点头,做为感激他关怀的答覆,转脸朝四魔道:“在下已接下了三掌,这里一切任凭四位处置了?”

环海魔冷笑道:“连你也包括在内。”

“地绝”韦清岚心头一惊,怒道:“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环海魔冷冷的扫了“地绝”韦清岚一眼,刚想咒骂,突听白玉骐仰天一阵狂笑道:“哈哈……当然我白玉骐也算在内,今日你们不除白玉骐,他日便、水无机会了,各位当知白玉骐并非言过其实。”

“地绝”韦清岚闻言直如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心说:“那有人放着活路不去走,硬要找死路去走的?”

环海魔双目凶光大炽,冷声道:“你确是以实言相告。”话落举步向白玉骐行去!

霞行上人突然冷冷道:“我们走吧!”话落抱起洱海笛已僵的尸体,向山下走去!

环海魔闻言一怔,突然止住脚步,刹那间脸色连变,显然他心中正在决定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

良久,良久,突然环海魔重重的冷哼一声,转身对其他二人道:“咱们走!”话落紧随霞行上人而去!

洪荒九魔中,以“天外三魔”相处的最投机,任何事情只要三人中一人决定如何作,其他二人决不提异议,是以环海魔一走,其他二人也就跟着离去了。

白玉骐星目轻轻扫过三女脸上,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瞥,但那星目中所透出的情爱,却远胜过终日的凝视,因为,这是白玉骐看三人的最后一眼了。

可惜三女此时正低着头,没有一个人发现,不然,只怕她们早已飞身扑向白玉骐怀中作最后的诀别了。

白玉骐心中黯然一叹,他了解三女低头不语的用意,是要他解释刚才的绝情之因,但是,在有限的日子中,他能忍心再占三个少女的芳心吗?

于是,他沉重的叹了。气,转身向崖下行去,鲜血从他口中汩汨的流着,脚步蹒跚犹如刚学走路的稚子,然而,他的去意却是那么坚决。

三个姑娘想不到白玉骐竟然绝情至此,临走竟连一句话也不肯留下,不由同侍拾头愤然叫道:“白玉骐,难道你不认识我们了吗?”声音愤怒中,充满了哀怨、凄凉,令人闻声心动。

白玉骐不由自主的止住蹒跚的脚步,但却没有回头,感情与理智在他心头激烈的交战着,一时之间,确实委决不下。

“七面鸟”卢珍见白玉骐良久没有回答,不由冷哼一声道:“回答呀?”声音是那么冷漠。

白玉骐闻言心如刀绞,黯然道:“连你卢珍也信不过我白玉骐,看来人情真的如纸了。”

白玉骐星目中慢慢浮出一层泪光,哑然道:“自古多情空余恨,相识不如不相识。”又举步蹒跚的向崖下继续走去!

三位姑娘闻言娇靥同时为之变色,她们觉得她们一颗*女芳心全给错了人了,六行怨恨的清泪缓缓滚下她们的面颊。

“七面鸟”卢珍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愤怒,飞身扑到白玉骐面前,阻住他的去路,冷喝道:“白玉骐,你有没有人性?”

白玉骐急忙挥袖抹去脸上的泪痕,摇头道:“不要理我。”

“理你?你在命令谁?”

白玉骐失神的星目缓缓盯在“七面鸟”卢珍脸上,淡然道:“在下从来没有把卢兄当作随从看待过!”

“不管有没有,我卢珍今天第一件要说的就是解除你我的主仆关系,然后……”

“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赠丹疗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