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二十三章 玉女柔情

作者:雪雁

白玉骐视如未睹,慧觉的话更坚定了他的信念,他扣住慧觉脉门的右手突然一加劲力,慧觉不由自主的闷哼一声,那些蠢蠢慾动的和尚,见状不由又停了下来!

白玉骐星目寒光如电般的盯在慧觉脸上,冷森森的道:“慧觉,你杀了如海是吗?”声如万年寒风,吹向慧觉心房深处,使他全身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噤。

但是,尽管良心的谴责,已使他无法把面部的表情掩盖,然而,他确不能承认,这只是一种人类心理的趋势,是无法用常理去解释,正如一个杀人犯,也不承认白己是杀人犯一样。

慧觉阴沉的冷笑一声道:“白玉骐,老衲此时虽然控制在你手中,但你如想用强逼老衲屈招,那是作梦!”此人真会作诈,此话说得理直气壮,倒真像白玉骐有此心似的。

那些少林弟子,闻言益发怒不可遏,要非为了掌门人的安全着想,只怕他们拚了命也要冲上去,与白玉骐一决生死了。

白玉骐沉声道:“慧觉,你倒真会做诈,但是你不该忘了白玉骐站得那么近,把话说得太满。”

白玉骐此言方罢,周围群僧中,突然挤出了那一直不动声色的老和尚,他望了白玉骐一眼,冷然道:“白施主说话可要凭良心。”

慧觉此时已沉默不语了,显然他狡猾的心房中,正在又思索着什么难题。

白玉骐冷笑道:“白玉骐当初上少林寺之际,就是要杀如海,个小原委,白某不愿多讲,但是白某人可以直言相告,如海如果不死,少林寺将永无宁日,但是,如海却没有真个死在白玉骐手中!”白玉骐话落一顿,星目缓缓扫过四周,只见除了那离众而出的老和尚脸上没有表情以外,群僧个个脸上都充满不信与不屑之色,好象白玉骐的话没有一句是真言实语似的!

一阵杀机油然掠过白玉骐脸上,但是,最后他忍下了,这倒不是他原谅了他们,而是如缘的谆谆提示,使他不忍心违背老和尚的意思。

白玉骐深深吸了口气,平静一下激动的情绪,然后沉声道:“假使在下记得还不差的话,如海临死之前咽喉上中了一根细针。”话落一顿,转向慧觉道:“你将慧字辈的人都谴回少林寺是对的。”

慧觉此时心中非常着急,闻言脱口道:“白玉骐,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玉骐冷笑道:“因为他们可以证明如梅是死在慧空手中的,也可以指证掌门人是被你逼死的。”

“此事乃关系着我少林寺的存亡,你以为仅凭信口谎言就足以污蔑老衲了吗?”他说来虽仍振振有词,但却已无法掩饰他内心的恐惧了!

数十道目光,全都集中在慧觉脸上,他们都诚心的企望着,慧觉能有所解说,先前那老和尚低声道:“师兄,可否对弟子等解释一番?”

慧觉心念电转,深知此时不加解说是不行了,当于故意沉痛的叹息一声,道:“如海师兄可能是死在‘地绝’韦清岚的蜂尾针下,但当时如果他不被白玉骐击伤,蜂尾针是无法奈何他的。至于掌门之职,慧空师兄临死之前确曾指定如缘师叔接掌,但此时他却已死在白玉骐手中了,这真是我少林寺之不幸。”语气充满了悲愤,使人无法相信他是在做作。

白玉骐冷冷接道:“所以追根究底罪魁祸首该是白某人是吗?”

老和尚却问道:“不知师兄,对‘地绝’韦清岚做何打算?”

慧觉叹道:“老衲之所以不先说破,乃是要采取个个击破之策,唉!如果双方同时进行,少林寺无此能力去同时对付韦家堡与白玉骐啊!”此人真也狡猾,每件事一经他口中,都有着充份的理由,令人无法不信。

就在这时,场中突然蓝影一闪,落下了“地绝”韦清岚,他一见白玉骐手扣慧觉腕脉脸色红润无比,心知他内伤已愈,虽然他不知道是怎么治好的!但内心的愉快却使他不愿多问,事实上他也没有时间去问了。

因为,这时群僧已围了上来。

“地绝”韦清岚,星目一转,哈哈一阵朗笑道:“慢着,慢着,你们如果杀了在下,前几任掌门之冤将永沉海底!”

慧觉冷喝道:“韦清岚,你还想赖吗?”

“地绝”韦清岚冷笑道:“大师兄说如海之死,而避开慧空、如缘等人之死不谈,谋夺掌门之心已起,但却避重就轻,自以为证据已因慧智之死而消失,可惜……”话落一顿,突然接道:“大师可有证据?”

慧觉探手人怀,摸出一个锦袋,丢到地上道:“你自己拿去看好了。”

“地绝”韦清岚望了那只锦袋一眼,朗声笑道:“大概里面就是证据了!”话落一顿,突然转身向那老和尚深深打了一揖,庄重的道:“晚辈可否烦劳大师一番,将那证物取出?”

全场之人,闻言不由都怔住了,所有的眼睛都集中在“地绝”韦清岚脸上,似乎想从他脸上找出他要变什么把戏。

就连白玉骐与慧觉也不例外。

老和尚微微一怔,举步向前拾起锦袋,顺手解开,从里面取出一个白色小玉盒,顺手启开盒盖,里面霍然放着一根寸许长,其细如发的蓝色小针。

“地绝”韦清岚一言不发,从身上掏出一根同样的细针递到老和尚手中,问道:“大师请看这两根针有何不同之处?”

老和尚闻言又是一怔,群僧这时都有些明白了,敢情“地绝”韦清岚以为那针是慧空伪造来嫁祸用的。

老和尚一言不发,左右双手分别拿着两根小针比较起来,但他比较了半天却看不出有不同之处,不由抬眼冷冷道:“也许老衲眼花了,这两根针根本就无不同之处。”说话之际,双目寒光闪射,注定“地绝”韦清岚不放。

慧觉本来一直在提心吊胆,闻言不由深深喘了口气,冷笑道:“韦清岚,你还有何话可说?”脸上表情甚是得意。

“地绝”韦清岚脸色自若,闻言哈哈大笑道:“既然相同,在下可就放心了。”话落霍然转脸,紧盯着群僧道:“各位大师,想不到慧空是偷了在下的蜂尾针吧?”

群僧未曾与慧觉同行的慧梦等人见面,不知内情,闻言只道“地绝”韦清岚是血口喷人,不由大怒。

慧觉见状更定,冷笑一声道:“偷的?”

“在韦某参加贵寺庆典时,解下武器让贵寺保管时偷的,阁下是明知故问。”

慧觉此时已有恃无恐,冷然一笑道:“韦堡主,就仅凭你自己这般说吗?”

“地绝”韦清岚闻言狂笑一声道:“哈哈….慧觉,你虽然狡猾如狐,预先把同行群僧遣回,掩消证据。但是你不该把脑筋动到韦家堡头上!”话落双目突然精光一闪,断然道:“这两根针其一无毒是拜寺时解下来的,其一含有巨毒,就是现在韦某交出的。各位如果不信,可拿在下相试。”

奇峰突转急下,“地绝”韦清岚这一着,大出慧觉及群僧意料之外,闻言不由全都一怔,惊奇的望着他。

老和尚迟疑一阵,冷然道:“韦施主服有解毒之葯,试与不试又有何异?”

“地绝”韦清岚早有成竹在胸,闻言笑道:“请位高僧可否先派人出来一试?在下供应解葯,随时替他解毒。”

群僧闻言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不敢出来,因为这是以生命来打赌的啊!

一阵沉默过处,突然,那浓眉环眼的汉子跨出来道:“弟子愿意一试。”诘落卷起袍袖。

“地绝”韦清岚谢了一声,顺手从怀中掏出一包解葯,递给那和尚道:“大师如觉中毒之时,请立刻服用此葯!”

老和尚沉重的叹了口气!为了澄清如海之沉冤,他不得不忍心让门下弟子受苦了,他走到那中年和尚身前,轻轻把左手中的针插进那和尚的右臂上,鲜红的血液,立刻从针孔中流了出来。

“地绝”韦清岚笑问道:“这根针是谁的?”

那老和尚道:“玉盒中的。”

所有的目光全集中注视在中年和尚的臂上,只见那伤口之上,鲜血缓缓涌出,直流到手背之上。

约有顿饭工夫,“地绝”韦清岚笑道:“大师可有什么异样感觉?”

“没有!”

老和尚取出细针放人玉盒中,然后将另一根细针插进那中年和尚左臂中!

细针一人,突见中年和尚脸色一变,紫黑色的血液从伤口泉涌而出,群僧见状,不由一齐变色!

“地绝”韦清岚问道:“大师有什么感觉?”

“右臂已全麻木了!”

老和尚急忙拔出细针,“地绝”韦清岚吩咐道:“大师请快将解葯服下!”话落突然转向慧觉,狂笑一声道:“慧觉,想不到你竟利用了我特地为解武器而制造的蜂尾针,哈哈……韦家堡中人,从不用无毒之物,天下那个不知,你还有何话可说?”

慧觉做梦也没有想到,事情竟会急转直下,弄到这般不可挽救的地步,当下不由把心一狠,冷喝道:“任你舌灿莲花,也休想骗过老衲,意清!将此凶拿下!”

群僧这时心中已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是一种耻辱,整个少林寺的耻辱,他们个个不由全把头低了下去。

老和尚:慧清,缓缓转身,沉声道:“师兄,放他过去吧!”

慧觉闻言大吼道:“什么?放他!不行!老衲以掌门身份,命令你十招之内将此人击毙!”

白玉骐冷然笑道:“慧觉,你以为自己是掌门人吗?”

慧觉此时已形同疯狂,白玉骐的话,他根本就没有听到,当下见老和尚仍然不动,不由大怒,探手人怀抓出玉符,高举过顶冷喝道:“慧清,你想背叛师门吗?”

慧清一见那玉符,脸色登时大变,沉喝一声道:“韦施主接掌!”声落招出,立展一招“金刚现世”向“地绝”韦清岚拍去,掌力雄浑无比。

这一招大出“地绝”韦清岚意料之外,见招连忙撤身而退,几乎一掌被击个正着。

慧清一击不中,闪电变招,指顾间连攻七掌,直把“地绝”韦清岚逼得团团乱转,险象环生。

白玉骐冷冷的瞥了慧觉一眼,右手猛一加劲,慧觉血脉全部截断,不由痛的闷哼一声,举令的右手无力的垂了下来。

白玉骐闪电出手,一把夺过玉符,右手向外一迭,把慧觉摔出两丈多远,几乎一跤跌倒地上!

白玉骐看也不看慧觉一眼,高举玉符道:“慧清住手!”声如焦雷,惊人耳膜!

慧清偷眼一看,心头登时一沉,陡然住手不攻了。

这时“地绝”韦清岚已惊出一身冷汗。

慧觉被白玉骐摔出两丈多远,并未受伤,一见毕生渴望的玉符已落人白玉骐的手中,不由心急如狂,大吼一声道:“我与你拼了!”一招“韦陀降世”闪电般向白玉骐扑去!

白玉骐星目中杀机突现,嘴角上浮出一丝残酷的笑意,他要杀死这佛门败类,为了佛门的清静!为了含冤而殁的如缘大师,他必须如此做。

慧觉的招式,闪电而至,掌风隐带雷呜,显然他是真的要拚命了。

白玉骐觊准慧觉攻到的掌招,突然向左一闪,右掌闪电拍出一招“天光血影”,漫天的掌影,犹如天罗地网般的罩向慧觉!

“残阳掌”连霞行上人都无法窥其堂奥,慧觉又那会知道闪避之法,见招不由心中大惊!身子猛然向后一仰,企图以“懒驴打滚”之地,脱出掌力范围。

但是,他忽略了白玉骐持玉符的左手!

就当他向后一倒之际,突听白玉骐冷喝一声道:“找死!”左掌“金掌追魂”已然攻到!

快!快得令人眼花,在场之人谁也没有看清白玉骐这一招是怎么拍出的!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接若一声惨厉的哀号传入众人耳中,“叭!”的一声,慧觉血肉模糊的尸体,已跌出三丈之外,着地气绝而亡!

一个人的生命并不容易得来,但却如此容易消失,这得失之间的距离是多胜大啊!

白玉骐跃到慧清面前,递过玉符道:“大师请将玉符收下,今后为敌为友,任凭选择。”

慧清冷漠的伸手接过玉符,沉声道:“三个月之内,少林寺‘如’字辈弟于全死于施主手中,他们或许罪有应得,但这却是少林寺中无前例的。”语气显得十分沉痛!

“地绝”韦清岚接口道:“少林寺三代掌门人全都死于同门手中,如海先前慾将掌门之人传于如缘,但却被慧空所谋夺,而慧空死时,掌门之位再被慧觉所占去,如缘救过白玉骐,白兄断无相害之理,大师不信可回寺问慧梦等人。”

慧清冷冷道:“韦施主何以知晓如海慾将掌门之人传于谁的?”

“地绝”韦清岚道:“慧空之死,乃是因如海大师被家父公诸于慧梦等人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玉女柔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