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二十四章 伤愈毒解

作者:雪雁

“玉女”司徒凤缓缓挤进三女中间,只见三女个个全都如同泪人儿似的,呆呆的在那里流泪,谁也不知怎么下手。

“玉女”司徒凤伸出颤抖的玉手,拉着白玉骐的手,道:“骐哥哥,你该恨我。”

白玉骐温和的朝她淡然一笑,道:“永远不会恨你的。”

“为什么?”

白玉骐笑道:“因为我一直爱着你。”

“玉女”司徒凤温柔的用衣袖替白玉骐擦着嘴上的血迹,流着泪道:“但是,这次我没救你。”

白玉骐笑道:“你要是救我,早就没命了。”

“我愿意死在你前面。”

白玉骐笑道:“无谓的牺牲用不着,我要你好好与这三位姊姊相处,中原武林你们不宜多留,记着我的话。”

熊玉燕泣道:“骐弟弟,你把我……我们看成什么人了?”

白玉骐坦然的笑道:“就因为你们爱我,所以我才肯说这种话。”

四位姑娘默默无言的望着白玉骐,她们觉得有许多理由可以反驳白玉骐的话,但是,当她们与白玉骐的目光相触时,这些话却又说不出口了。

因为,他那双失神的星目中,正透出万分渴望与乞求的光芒。

乞求,对这倔强的少年,是件多么不寻常的事情啊,她们与他都有一段相当长的相处时间,对他的个性,她们全都了解,也唯有她们才知疸,白玉骐从来就没有露过一顶种目光。

是什么力量改变了这生死不屈,冷傲无比的少年人呢?她们知道,也正因为她们知道,所以才无以反驳。

爱,它的力量的确太伟大了。

白玉骐吃力的从地上撑起身子,“玉女”司徒凤伸手要扶他,白玉骐轻轻把身向后让了一让,摇头道:“凤妹,听我的话,不要使我失望。”话落,举步向峰下走去,步伐是那么蹒跚,吃力,一个生龙活虎的少年,如今竟然一变至此。

四位姑娘默默的举步跟在白玉骐身后,她们没有向四周的任何人投过一眼,也许,在她们的意识中,除了白玉骐外,已没有别人的存在了。

轻风吹动草叶,发出沙沙单调的声响,孤寂中,透着无比的凄凉。

突然,一个闷雷似的声音喝道:“白玉骐,你与老夫站着!”声音虽然雄浑,但却含有些颤抖。

白玉骐闻言默默停身,但却没有转过来,仅只冷冷笑道:“古云,你莫不是担心在下死不了?”

四位姑娘也没有转身,她们,现在都懒得去做那些一意气之争了。

古云嘴chún一阵颤抖,再度开口,沉声道:“你自信医得好自己的伤势吗?”

白玉骐闻言霍然转身,一双失神的星眸中,露出两道冷傲的光芒,没有冷电般的精芒,没有透人肺腑的威力,但却有一种凛然不倔,孤傲不群的威严,使人不敢与他的目光相触。

古云、古月,心中同时暗自一叹,把盯在白玉骐俊脸上的目光,移了开去。

白玉骐冷冷一笑道:“莫非阁下想助白某一臂之力?”

古月叹了口气,缓缓道:“白玉骐,你该知道伤你的是谁?”仍然是那么冷漠。

白玉骐毫不思索的道:“假使在下不接受呢?”

“大漠双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古云深深叹了口气道:“这早在我兄弟意料之中,唉!那我们之间的怨仇将永无解开之日了。”

白玉骐冷然一笑道:“白玉麒这条命已然危在旦夕!两位又何用怕那死结解不开?”话落转身向峰下行去。

“一艳”飞身阻在白玉骐面前,泣声道:“骐儿,你,你肯让我试试吗?”语气哽咽,已近乎哀求。

白玉骐停步,淡然的望了她一眼,道:“伯母何必白费力气?”

“我愿意,我愿意,骐儿,伯母对不起你。”话落人已走到白玉骐身前,伸手去拉他的双手。

白玉骐微微向后一退,让开道:“伯母,小侄心领了,此伤我自己已有数。”

“不!你让我试试,难道、难道你要伯母向你跪地乞求?”

白玉骐骇然停步,不住的摇头,道:“不!不!伯母,你、你不能这样做,你也没有什么对不起白玉骐的地方。”话落突然转过头去,两行清泪已顺着他灰白的脸颊滚了下来。

他有许多辛酸,这是没有人能了解的,他也不希望人家了解。

“一艳”伸手拉住他的双手,柔声道:“骐儿,你坐下。”

“不!伯母,你该医治凤妹。”

“玉女”司徒凤急忙道:“骐哥,我、我不要紧,只要你好了!我没有心事!我自己也可以把伤治好的。”语气是那么纯真。

这时,司徒云霄突然道:“我可以给凤儿治,骐儿,你安心……”

就在这时,蓦地,人影一闪,白玉骐突然落入来人手中,全场不由同时为之一惊。

只见距离“一艳”葛玉珍五尺之外,正傲然站着一个身材高大,满头白发,面蒙黑布的老人,单由他那只精光湛然的眸子,就可以看得出,此人武功已到至高境界了。

在场的人全都是今日江湖上,无人能与之相比的高手,但却没有一人知道此人来自那个方向,更无人知道他用的是什么身法,因为,直到人被抢去,他们才看清来人的面目。

“一艳”葛玉珍一怔,突然一式“丹阳朝凤”,飞身向蒙面老人胸前拍去,身手之快,可说是迅雷不及掩耳。

那知事情却大谬不然,只见老人一晃身,不知用的什么身法,已脱出了“一艳”葛玉珍的掌影之外。

“一艳”葛玉珍,不由为之一怔,楞在当地。

“大漠双绝”与宇宙三奇,见状心知来人难以对付,不由纷纷飞身围上,把黑布蒙面老者困于核心。

黑布蒙面老者,对此种种,视若无睹,坦然一笑道:“你们在未知老夫对这娃儿存的是什么心之前,又何必这样大惊小怪,把老夫围着不放呢?”

古云一见老人已被困住,只道他已无法逃脱,当下冷冷一笑道:“阁下是识时务的,就该把白玉骐放下来。”

老夫冷笑道:“你们要他干什么呢?”

三奇老大冷然一笑道:“这个你管不着。”

“但人在我手里呀!”

“一艳”葛玉珍闻声心头一怔,突然软弱的说道:“我相信你不会对一个失去武功的少年人下手的。”

蒙面人笑道:“只怕有人希望老夫如此做呢!”说话间,两道冷电般的目光,缓缓从三奇及“大漠双绝”脸上掠扫而过。

那光芒直如透胸利刃,似能看穿每个人的心腹五脏,及心中隐私,五人与他目光一触,不由自主的纷纷把目光移开。

老人见状心中暗自冷笑一声,沉声道:“各位可愿意假老夫之手,将此人除去吗?”

古云抬眼一叹道:“古某今日认栽就是,阁下既然在此停留了多时,当知古某最后宗旨并非要取此人性命。”

老人冷笑道:“古云、古月,你们知道他是谁的弟子吗?”

古云反问道:“莫非阁下知道?”

“是的,老夫知道,他正是你们九人当年未杀死的那人的弟子。”

“大漠双绝”古氏兄弟,虽然与白玉骐第一次相见,便已有了这种预感,此时闻言仍不由自主的脸上为之一变。

蒙面老人见状冷冷一笑,道:“阁下以为此人该救吗?”

“大漠双绝”古氏兄弟,脸上同时掠过一片复杂的表情,显然,他们心中正在考虑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

是以,他们不能不考虑,因为,白玉骐如果被救活,势必不会就此甘休,不与他们拼个生死存亡,是不会算完的。

时间,在沉闷中悄悄过去,“大漠双绝”不愧是有骨气的人物,经过一阵考虑后,古云突然抬头道:“该救,阁下放下吧!”

蒙面老人心中一动,但却未形之于色,冷笑一声道:“你们考虑过后果了?”

“阁下何必多问,古氏兄弟岂是出尔反尔之人?”

蒙面老人闻言朗笑一声,道:“好好,今天老夫才算知道了你们古氏双雄还有这么一面。”话落一顿,道:“此人之伤,只怕你们救不了,就是能把伤治好,也无法替他解去那‘百日之毒’,是以老夫……”

“一艳”葛玉珍急道:“阁下既无心害他,何妨让我们救救看?”

蒙面老人摇头道:“你们都救不了他……”

古云冷笑道:“只有阁下有此能耐是吗?”

老人坦然点头道:“不错!”

古月突然冷哼一声,道:“口说无凭,阁下接老夫一掌试试。”声落突然飞身一掌向老人拍去。

蒙面老人双目寒光一闪,看准古月雷霆万钧般袭来的掌风,冷然一笑,道:“试就试!”声落也未见他作势!左臂抱着白玉骐,右掌顺势向外挥出,正好迎上古月攻到的掌风。

“轰然!”一声大震,石裂草掩,沙飞士扬,盘旋的气流,高飞十丈多高,威势之猛骇人听闻。

沙土弥漫中,古月“蹬!蹬!”连退三步,胸口不觉为之一塞,几乎透不过气来,心头不由骇然忖道.“此人是谁,怎会有这般惊人的功力?”

黑巾蒙面老人,神色泰然,迄立如山,显然这一掌,他根本就没用什么力气。

周围众人,全都是个中健者,见状那有不明白之理,心头不由全都为之忐忑不安起来。

黑巾蒙面老人,硬接古月一掌后,淡然一笑道:“这该有凭了吧!老夫走了……”话落突然起步向场外走去。

三奇、双绝,见状大惊,齐声大喝道:“慢着!”排山倒海的掌风,已随着喝声,向中心攻了过去,焦点正是蒙面老人全身要穴。

黑巾蒙面老人长笑一声,道:“谁阻得住我。”声落也未见他如何作势,人已腾空而起。

等五人收招预备再攻之际,黑巾蒙面老人早已飞出圈外,飘出二十多丈,去向竟是峰后绝崖。

“玉女”司徒凤见此情形,不由绝望的哭喊道:“老前辈,你如果敢伤我骐哥哥,小女子九泉之下也不放过你。”声音嘶哑,如巫峡猿啼孀妇夜泣,闻之使人不觉为之泪下。

此时,三十丈外的黑巾蒙面老人,身形不由一停,回身掷出一物,道:“女娃娃,你可死不得,快把那葯服下,否则你骐哥哥可就没小媳妇了!”身如一道过空疾箭,一闪消失于遥远的天际。

“一艳”葛玉珍闻言芳心略放,飞身接住黑巾蒙面老人掷来之物,只觉人手毫无力道,心中不由暗自惊道:“此人功力,竟然已达收发自如之境了。”展掌一看,只见是一粒红色葯丸,以她阅历之广,竟也看不出是什么葯物。

三奇双艳,这时都已走了过来,“一艳”托着那葯问三奇道:“师弟,你们看这是什么葯?”

二奇看了良久,同时摇头道:“不知道。”

“一艳”接着又拿到“大漠双绝”古氏兄弟面前,问道:“大哥、二哥,你们看这是什么葯?”

“大漠双绝”目光到处,脸色不由同时一阵剧变,但却又很快的平复了下来,淡然一笑,道:“快给凤儿服下吧!她的伤马上会好的。”话落缓步走了开去,显然他们不愿“一艳”葛玉珍再问此葯之名。

“一艳”何等聪敏,见状也没再问,转身急步向爱女走去。

只见,“玉女”司徒凤同三位姑娘,此时全都呆呆的朝着白玉骐消失了的方向站着,状如失魂落魄一般。

“一艳”葛玉珍是过来之人,深知个中痛苦,当下心中暗然一叹,急步走到四位姑娘身后,沉声道:“他人已被救走了,你们总有一天会与他相见的,这样魂不守舍,万一弄坏了身子,看将来你们怎么与他相见。”

四女这时心中已全失去了主张,熊玉燕闻言突然转身问道:“伯母,你是说骐弟弟他不会有危险吗?”

晓霞、清风及“玉女”司徒凤也都转过身来,她们脸上都充满了希望之色,这时她们是多么希望听到“一艳”葛玉珍能肯定的答应一声“是”呢!

“一艳”葛玉珍说道:“相信这个人一定能把骐儿医好的,你们在一起好好相处,总有一天,我会带你们去找白玉骐的,但这段时间,可不许你们伤心啼哭。”

四女正在心中彷徨之际,一听一艳说得如此肯定,心情登时全都安定了不少,熊玉燕当即拭泪说道:“我们一定听伯母的话。”

“一艳”笑道:“你们都乖,来,凤儿,把这葯服下。”

“玉女”司徒凤幽幽的问道:“娘,你说骐哥哥真的不会有危险吗?”

“娘骗你做什么呢?”

“假使骐哥哥有个三长两短,我可不吃葯。”话落小嘴嘟得老高,分外惹人爱怜。

“一艳”葛玉珍心头一紧,爱怜的抚着“玉女”司徒凤的秀发哄道:“乖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伤愈毒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