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二五章 无情偿债

作者:雪雁

蒙面老人抬眼看了看白玉骐,突然温和的问道:“你认为我做的有什么不对的吗?”

白玉骐冷淡的点点头,道:“你使在下觉得又多欠了许多人一笔人情债。”

老人笑道:“依你之言,好像你永远不再跟她们见了面似的。”

白玉骐没有答话,默默转身向高峰深处走去,是的,此人高强的武功,已使他觉得江湖上,已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了。

老人见状心头一紧,暗道:“此子好强的好胜之心啊!难怪他能把那七式领悟得那么透澈。”思忖罢,冷冷一笑,问道:“你想到那里去?”

白玉骐没有回头,也不停身,只冷冷的道:“这是在下自己的事,阁下管不着。”

老人又道:“难道你就此屈服,退出武林了么?”

白玉骐猛然停步,仰天一声狂笑,说道:“哈哈……比力白某确实不如你,但在下可以夸口的是,天下没有任何人能以力征服我白玉骐这颗心。”

老人闻言目中电芒突然消失,点头道:“好志气,好志气,假使你把这种毅力用在武功上,只怕不出几年,天下已无你的敌手了。”

白玉骐淡然摇头,道:“阁下就比在下强得多。”

老人道:“我已经有这么大的年纪了,江湖生涯还有几年呢?如果老夫一死,武林霸主,舍你其谁?”

“正因为在下不想占这霸主之位,所以才没有时间等这么多年。”

“过去你不是等了?”

白玉骐黯然道:“但已没有过去那么多时间了。”

蒙面老人再度一怔,由白玉骐的神色里,他突然好像已知道了许多事,尽管白玉骐一点也没告诉他。

他亲切的盯着白玉骐,突然改口道:“孩子,许多事情是要忍耐思索的,时间久了,也许你会原谅你的仇人,而把仇火消灭。”

白玉骐星目中杀机一闪,道:“只要在下有一口气在,誓不与他们共戴青天。”老人的话激起了他的愤慨,使他不由自主的脱口把心中悲愤发泄出来。

“他们是谁?”

白玉骐心头一震,突然发觉自已失言,急忙把心情平复,冷冷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人一怔,笑道:“非友即敌,但我却不是你的敌人。”

“那么是友了,但在下记忆中,似乎没有你这么一个朋友。”

蒙面老人闻言双目中,突然掠过一丝黯然的光芒,好像白玉骐的话,使他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似的。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道:“是的,孩子,假使以相识论交的话,我们确实是初次见面,谈不上什么朋友关系,但是,在我们心目保处,我们却已相交了很久很久了。”

白玉骐迷茫的道:“我听不懂你话中之意。”

蒙面老人仰脸看看天色,道:“将来你会懂的,天地之间,有谁能把残阳七式如此轻而易举的化解于无形呢?”由他言神判断,他言下之意好像很得意。

白玉骐闻言心中一动,脱口问道:“前辈莫非是……”

“老夫是谁你不用问,将来总有那么一天,我们会同时出现的,那时老夫将以真面目出现。”

白玉骐恃道:“难道他就是神风魔,残阳子。”想到这里他走上前去向老人拜了下去,并且脸上那种颓丧的表情,已然一扫而空。

蒙面老人并未阻止,两条白眉,不停的跳动,心中似是非常激动。

白玉麒拜完,老人笑道:“你知道我是谁最好,你现在觉得输得服不服?”

白玉骐俊脸一红,道:“晚辈应该输的。”

黑巾蒙面老人朗爽的一笑,道:“既然服了就行了,那么快下山去吧!昆仑山上还有人等着你去援救呢!”

白玉骐闻言心中暗奇,忖道:“我与江湖上的人极少来往,凤妹她们短期内决不会来到昆仑山,除了她们以外,还会有谁呢?”左思右想,也想不出老人叫他去援救的是谁,俊睑上不由显出重重疑惑之色。

蒙面老人,似已看透他的心意,当即道:“此人与你渊源最深,你该想得出他是谁.”

白玉骐又想了一阵,仍是一无所获,不由急得脱口问道:“晚辈愚鲁,还请前辈直讲。”

蒙面老人道:“玉剑客!”

“什么?是老公公?无情真人不是已知错了吗?怎么老公公会在昆仑山遇难呢?”言下之意,似乎有些不信。

蒙面老人道:“如果是玉剑客一人前来或许没有什么,但是林玉卿也来了,这叫旧情难忘,嫉火难熄啊!”

白玉骐一听“玉剑客”与林玉卿双双昆仑遇难,心中登时又想起了岳蓉,那下面的话那还有心去听,恭身朝老人一揖道:“晚辈这就去。”

“你知道方向吗?”

白玉骐一怔,道:“不知道。”

蒙面老人向南一指道:“朝南直走,越过两座山头,也许就可以看到昆仑山论剑坪上的火光了,我想那‘无情真人’,还无此能力,在一个更次之内,将两人置于死地。”

白玉骐闻言心说:“偏偏你就有那么多奇怪的想法,万一他们敌不了那招天光血影?”心中想,嘴里却急道:“晚辈这就去!”声落飞身向正南奔去。

蒙面老人目注白玉骐飞奔而去的身影,摇头叹道:“此子果然是个性情中人,看来老夫……”下面的话已成喃喃自语,但他双目中,此时却透出喜悦的光芒,谁也不知,他此刻心中在想些什么?

白玉骐下山后直奔昆仑山而去。一段时间的奔驰,加上大量的真力的消耗,已使他俊脸见汗了。

满地雪景,他根本没心去看,跨过了一处十多丈阔的断崖,身子已急如鹰隼般的飞上了第四座峰头,举目向前一望,心中不由暗自一喜道:“好在没有走错方向。”

只见峰下远处的高地上,此时正闪烁着点点如豆红光,要不是地上白雪相映,还真是不容易发觉呢!

既已发现目的地,白玉骐那敢稍停,当即深吸一口真气,掠身向火光处飞奔而去,起落之间,便是五六十丈。

只见山石后移,巨树如飞的向身后飘去,不到顿饭工夫,白玉骐已进入昆仑派禁地——论剑坪外围五十丈之内了。

白玉骐星目左右扫视了一番,只见右侧峭壁如削,光滑如镜,猿猴难攀,飞鸟难渡,心中闪电忖道:“此处地势险要,上下不易,必然无人把守,由此上去,大可省却一番被人阻拦的时间。”想到便做,忖罢飞身向壁右跃去。

蓦地:

暗影中传来两声雄浑的声音道:“无量寿佛,小施主夜闯论剑坪,竟慾何为?”声落,暗影中急步踱出两个五十上下的老道士,由那炯炯的眼神判断,两人显然不是弱者。

白玉骐心中忖道:“此处地险,非武功极高之人不易上去,只怕这守护之人,也怀有过人艺业,我这下倒是弄巧成拙了。”开声冷冷道:“论剑坪上莫非有什么盛举不成?”话落已暗中把功力提聚于双掌之上。

右边道士冷冷道:“施主问此则甚?”

“在下只问有没有?”

左边一人道:“有又怎样?”

“是谁?”

右边那道士冷然讽刺道:“是江湖前辈顶尖人物玉剑客与林玉卿,在与我派掌门论剑,岂是你着等晚辈多问的。”

白玉骐星眸中杀机一闪,飞身出招,冷叱道:“杂毛,你们看看问得问不得。”声落一式“天光血影”,挟得雷霆万钧之势,向两个老道攻到。

“啊!‘天光血影’。”由这声惊呼中显然两人也知道这招武功。

不错,这一招“无情真人”确实曾教过他们,因为他知道,凡是敢从这里登论剑坪的人若非有不平凡的武功,必然上不去,而守此处的弟子,如无以克服来敌的武功,也不至于被敌人一举击败。

这两个道人立即向后掠去,闪过这一招。

这还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一招的可怕,而见机得早,不然,只怕早已横尸溅血,丧命当场了。

白玉骐见这两个道士,竟然能让过自己一招“天光血影”,心中不由暗自一惊,暴喝一声,道:“果然有两下子。”说话间,凌用力一挺腰身,长啸身中,一阵白蒙蒙的剑影,已急如惊电般的向两个道士攻到。

两个道士方自暗庆自己避过了致命的一击,跃身站了起来,想要出招攻敌,一抬头,不由全骇得目瞪口呆,大叫一声,道:“啊!不好,来人……”

喊声未落,已自双双闷哼一声,身首异处了。

血!如两道喷泉,上冲达五六尺之高,洒在洁白的雪地之上,显然分外艳红,格外夺目。

良久,良久,两具尸体才“砰然!”一声,倒了下去。

可怜两人空自怀有一招足以使天下武林为之侧目的武功,竟连用也没用到,便已含恨命丧了。

这时,论创坪周围,突然传来嘈杂的人声,显然两个道士,临死前的一声狂吼,已惊动了他们。

白玉骐心知不要多久,他们就要赶到了,但他此时心急“玉剑客”和林玉卿的安厄,那顾得了这许多,当下心中冷哼一声,暗道:“你们知趣便罢,否则,昆仑山又要多几个孤魂野鬼了。”声落双足用力一顿,就地拔起三十丈高,空中用脚一点平滑如镜的崖壁,登时又升高了数十丈,堪堪落在“论剑坪”上。

白玉骐双足一踏上坪顶,目光到处心中不由大震,冷喝声中,飞身向坪上扑去,口中大喝道:“杂毛住手!”

这时,论剑坪四周业已被数以百计的道士包围了。

白玉骐飞身上岩,正好看到一个道士装扮的老者,身躯凌空,以那招“天光血影”同两个老者攻到。

这两个老者是一男一女,白玉骐只需略扫一眼,不必详看,便可认得出他们是谁,兀其那个白发苍苍,面色红润的老者,在他心坎上,早已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无论们时何地,白玉骐只要见到他﹂点影子,便能认得出他是谁。

不错,那老者正是替他把武功打下基础的“玉剑客”,而那女的,则是救走他岳蓉妹妹的林玉卿——“玄玉剑客”早年的情侣。

他与她,并不怕死,然而,多年积愤未消,就此含恨而死,他们的确觉得于心不甘,是以,两人的脸色,在悲愤中,显得惊慌无比。

但是,技不如人,又能怎样呢?

眼看,无情真人漫天的掌影已快击在两人身上了,而此时,两人却仍不知从何着手破解。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蓦地,空中传来了一声暴叱,道:“敢尔!”

随着那劈雷似的喝声,场中传来一声轰然大震,漫天尘土、败叶,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场中暂时恢复死也似的沉寂。

也许,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把在场所有的人都震住了。

灰尘弥漫中,玄玉剑客紧紧的握住林玉卿的手,他俩全都有些茫然,一时之间,也说不出心中是喜是悲,也许,这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了。

弥漫的沙土,渐渐被凛冽的寒风吹向一旁,由模糊,而清晰,斗场中的景物,最后终于呈现在各人眼前。

只见,白玉骐岸然立在开场中央,平静的俊脸上,显得有些木然,也许,他心中正在考虑一件极难下决定的事情。

无情真人站在白玉骐对面二丈左右处,刻板的脸上,显得有些激动,当他看清对面之人时,不由自主的惊呼道:“是你!”

白玉骐淡然,道:“是的,是我。”

无情真人摇着头问道:“那一招可是你阻挡的。”

白玉骐没有回答,只默默的点了点头。

无情真人,过去对玄玉剑客的手段,固然令人闻之发指,但他传给白玉骐的那招“天光血影”却曾多次救过白玉骐的性命。

为报玄玉剑客的培育之恩,白玉骐无法饶他,但论个人恩怨,白玉骐却欠了他一笔无法报答的恩惠。

恩恩怨怨,白玉骐虽然聪敏过人,此时此地,他也无法寻出一个两全之策了。

就在这时,突听玄玉剑客叫道:“玉骐,你,你是玉骐?”声音显得无比的亲切与惊奇。

白玉骐缓缓转过身来,恰与玄玉剑客与林玉卿的目光接触,就在这相触的一刹那,臼玉骐似乎从两人的眼睛中看到了些什么,他平静而微带忧郁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异感激的神情。

白玉骐趋身向前对二人拜下并说道:“骐儿参见老伯伯与林前辈。”

玄玉剑客与白玉骐相处数年,对白玉骐的性情非常了解,当下见状不由一怔,脱口道:“骐儿,你好像变了许多……”

白玉骐轻轻一笑道:“也许我真的变了。”话语虽在笑声中吐出,但却依旧无法掩去其中凄凉的成份,闻之令人心动。

林玉卿芳心一动,问道:“骐儿,你还记得一个人吗?”

“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五章 无情偿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