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二十六章 云清老道

作者:雪雁

就在这时,坪的南边,突然传来一声沉重的佛号,道:“无量寿佛,冤有头,债有主,施主们在我昆仑派中杀了人,就想如此离去吗?”声音铿锵,充满挑拨之意。

周围数十位昆仑弟子,正感到群龙无首之际,突然听到来人的声音,顿时都如获纶音般的鼓噪起来。

白玉骐等三人,闻声止步,举目向南望去。

明亮的月光之下,只见两个身着青色道袍,年逾七旬的老道士,正自排众向这边走来,由周围群道的恭敬表情看来,着两个人在昆仑派的地位,总是比不上无情真人,只怕也相差无几。

两人中,左边一人,身材较矮,两道苍眉,短而浓、狮鼻,海口,一见即知是个性子急燥之人。

右边那人,身材细,高度虽与矮的相差不多,但由于他长得瘦,是以看来特别的高,此人细眉鼠眼,鹰鼻尖嘴,令人触目心烦!单由这付长家,已可看出此人必是个阴险狡猾之徒。

两人排众来到坪中,对白玉骐三人看都没看一看,转身向着周围的昆仑派弟子,沉痛的道:“诸位派中弟子,我昆仑一派,与世无争已不下百年了,自无情师兄接掌以来,吾派弟子更是未下昆仑山一步,我们之所以如此做,并非无此能力与江湖群豪争一日之短长,而是遵从开山祖师之训,‘既已出家,应与世无争也。’但是!”话落故意一顿,接着道:“但是,那些江湖无知之徒,却以为我派好欺,不但到处造谣,说我昆仑派已无能人,更大言不出几年,昆仑一派将从江湖上永绝踪迹,而今,他们第一步行动确已开始了。”话落一指无情真人的尸体,说道:“你们看,这就是我们的掌门人!”

世间真能时刻保持清醒的人,本来就很少,何况当此悲惨的局面,与花言巧语的欺骗之下呢?

瘦长道士的话声才落,周围早已传来愤慨的吼声,群情沸腾,气势凶猛,大有舍命一拚之势。

道人鼠眼中掠过一丝阴沉的光芒,道:“为了生存,为了吾派声誉,我们已不能再忍下去,我们不但要报仇,还要做给整个江湖上的人看。”

此人说得有声有色、有血、有泪,端的感人之极。

周围群道传来一连串的愤怒吼声道:“对,我们先把来人宰了,再向整个江湖进军。”

“我们要做给他们看看!”

“昆仑派要领袖武林……”

“……”

玄玉剑客见状心头一沉,摇头道:“可惜他们都着了此人的圈套了。”

林玉卿道:“你们难道连一点分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

白玉骐星目平淡的扫了群道一眼,道:“世间真能戒绝杀心的能有几人呢?”

这时瘦长道长一见时机已到,登时沉声道:“喂!各位请稍安毋躁!”声如雷呜九霄,震人耳膜,此人功力,端的深厚无比。

周围昆仑弟子,闻声果然都停了下来,根明显的,这阴险的老道,在他们心目中,已建立了领导的地位。瘦长道士见状心中更是得意,当下故做诚恳的道:“今日掌门人已不幸故去,昆仑一派不可一日无主,以贫道之见,我们应先选出一个掌门人来。”

群弟子中,登时有人叫道:“我们请玄云师叔领导好不好?”

“好、好!”

“就请玄云师叔领导。”

一呼百应,瘦长道人——玄云,果然已取得了领导之位。

玄云故意推却道:“贫道德鲜能薄,怎堪当此大任,还是请玄鹤师弟的好。”矮道人——玄鹤个性较直,见群弟子都拥护玄云,心中虽觉不是味道,但却不愿夺人之好,当即开声道:“玄云师兄何必推辞……”

玄云道:“我那里是在推辞,实在是怕不够资格领导。”

玄鹤道:“没关系,还有云清师叔可以助你呢?”

一提到云清真人,玄云脸色登时一变,心中暗自下了一个可怕的决定,当下朗声说道:“好吧!贫道就暂时答应做这掌门之人吧!”

周围又传来一遍欢呼。

玄云转身望了白玉骐等三人一眼,一言不发,向无情真人身侧走去,行色显得有些匆忙。

玄云走到无情真人身侧,俯身在无情真人身上搜了起来,似在找什么东西,那知,找了许久,却依旧什么也没找到。

白玉骐星目中掠过一丝寒光,冷冷的道:“莫非无情道长身上还有你想得到的宝物不成。”

玄云搜了许久,没得到东西,心中不由怀疑重重!起身转身白玉骐冷喝道:“昆仑派掌门信符是不是你盗去了?”

玄玉剑客冷冷的道:“道长只是暂代掌门之职而已,信符到不到手又有什么关系呢?”

玄云鼠目一转,冷笑道:“贫道问的不是你。”

白玉骐冷笑道:“道长莫不是怕信符没有到手,掌门人做不长久?”

白玉骐一言道出玄云心事,玄云虽然阴险,也不由自主的为之脸上一红,恼羞成怒,喝道:“你拿了没有?”

白玉骐星目中杀机一闪,不答话,继续道:“其实你白担心了,因为你这掌门之职,比昙花一现还要短暂。”

玄云冷笑道:“你不觉大言不惭吗?”

白玉骐冷森森的道:“三招之内,我叫你血流五步,尸横当前,此时不对你说明,你再也没有时间听了。”语气冷酷,如冰山寒风,砭人肌骨。

玄云闻声,心中一凛,一抬眼恰与白玉骐阴凉冰冷的目光相接,当下无法自制的连退了三步。

林玉卿睹状心中骇然忖道:“这孩子真如天降煞星,闻声令人心寒。”

玄云退了三步,再想到连无情真人的功力都抵不过白玉骐,自己又如何是他的敌手,心中这一衡量,贪生怕死之心立生,当下一瞥玄鹤道:“师弟,速将此人除去。”

玄鹤人虽性直,但性直之人往往都是至性之人,不愿听命于人,除非那人真的能使他心悦诚服。

玄鹤当下扫了玄云一眼,道:“师兄……”

玄云一见玄鹤表情,就知道他不愿意去,当即道:“这是命令!”

玄鹤一听心中更加不满,冷声道:“命令,师兄凭什么命令我。”

玄云沉声道:“昆仑掌门人的身份。”

玄鹤性情急躁,心中既已恼怒,那管他许多,闻言冷笑道:“假使贫道不听此命呢?”

“以门规处治。”

玄鹤更怒,狂笑道:“哈哈……门规,贫道愿遵守门规,只要师叔承认你是掌门人。”

一提到师叔,玄云心中登时一沉,心知再争下去,只有丢人现眼了,但是,他自己却又不敢独斗白玉骐,因为当初这边的情形,他早已在暗中看过了,由白玉骐闪避无情真人的身法,他自知决非其敌。

白玉骐看透了玄云心意,当了冷冷一笑道:“你可是在找寻替死之人?”

玄云当着这么多门下弟子,心中虽觉下不了台,但却又无法否认,因为,他实在不敢斗白玉骐。

玄云冷冷的望白玉骐一眼,面不改色的冷冷道:“这是昆仑门规,你还不屑本掌门亲自动手。”

林玉卿闻声气得冷哼一声,道:“你干脆说不敢,不是更了当吗?”话落一顿冷嗤道:“哼,掌门!真不要睑!”

玄云心中着急,那还顾得了被人讽刺之苦,当下故作不闻的道:“喂!你们那个出面,先将这小子擒下?”

周围昆仑派弟子,虽然都见过白玉骐躲避无情真人的身法,但,他们却没见过白玉骐真正的武功,何况此时群情沸腾,几乎全把生死都忘了。

是以,玄云的话声一落,周围登时跃出了七八个人,向白玉骐逼了过去。

玄玉剑客见状心中大怒,沉喝一声,道:“你们不怕死的尽管上来。”声如雷呜,目光如电,令人见景心寒,那七八个围上来的弟子,不由自主的全都止步不前了。

也许,玄玉剑客这一声怒喝,唤醒了他们昏迷的神智,使他们想到了死亡的恐怖与可怕。

白玉骐此时剑眉深锁,星目停在十丈以外的一块大石上,一动不动,显然,他正在想什么?

不错,他此时确实正在考虑一种非常重大的事情,因为,他与昆仑派的所有的人,都没有仇恨牵缠,万一昆仑派的弟子,真个不愿生死的全围上来,他该怎么办?

杀,他自信有此能力将这些人杀光。然而,这却无异是屠杀了一群无辜的人,他怎能如比做怩?

突围,他也可毫不费力的冲出去,他倔强的个性,却使他不愿在人前示弱,被人以为他是畏死而逃。

这确实是左右为难,连退不能的难题。

玄云一见七八个自告奋勇的弟子,被玄玉剑客一声怒喝震住,心中大急,恐怕昆仑派的弟子们,已被激动起的愤慨因而平复消失,将他自己孤立起来,那时可就糟了,当下急忙大叫道:“昆仑派中弟子,岂是任人恐吓得住的,玄玉剑客,你把本派弟子看得太低了,哼哼!”

这话他虽然是对玄玉剑客说的,但其主要的用意,却是在煽动群情,以免他们愤怒的情绪因而消失,此人心计,端的怕人。

玄云的话,果然生效,周围此时又跃出了七八个人,与先前跳出来的人相加,已有十五六人了,声势顿时又增加了一倍。

他们彼此互看了一眼,再度移步向白玉骐走去。

玄玉剑客怒吼道:“你们敢再进一步,老夫叫你们立刻横尸就地。”

林玉卿也在同时拔出背上的青钢剑,准备应敌。

但是这次昆仑派的弟子却没有被骇退,依旧一步一步的向前逼来。

玄玉剑客,脸上杀机一闪,冷森森的笑道:“老夫已有多年未曾杀人了,说不得,今天又要再开此杀戒了。”话落举步向前走过去。

白玉骐见状,突然沉声道:“老伯伯,请留步。”

玄玉剑客闻主口一怔,突然转身道:“难道说我们就停在这里,任人宰割吗?”

白玉骐摇头道:“不,不,骐儿不是这个意思。”

玄玉剑客老脸一寒,不悦道:“不是这个意思,莫非是我武功与你相较差得太多,你怕我死在他们手中?”玄玉剑客在气头上,话也说得特别尖刻,令人无言可对!但是,说完后,他心中却也十分后悔,怎奈话已出口,无法收回了。

白玉骐没想到连最了解他的人,如今也对他怀疑了起来,他,俊脸上掠过一丝孤独的色彩,心中暗忖道:“老伯伯,连你都如此想,足见我白玉骐已无人能真的了解了。”他心中这样想,表面上却不敢表示出来,他怕,他怕伤了这位自小将他带大,待他恩重如山的老伯伯心中难过,他可以忍耐,也有那份容量,因为自出道以来,他受的打击太多了,这点事,又算得什么呢?

白玉骐真诚的望着玄玉剑客,道:“老伯伯,你,你不会真的那么想吧?”他睑上虽然挂着那丝恭敬的笑容,然而,他明亮的星目中却已浮现一层淡淡的泪光,人,终究是人啊,任他白玉骐如何有忍耐力,此时此地,也不由为之泪下。

玄王剑客心中一阵刺痛,脱口叫道:“玉骐……”

但已太迟了,白玉骐此时已转身向那十五个昆仑派的弟子走去了。

玄玉剑客不安的摇摇头道:“也许我说错了。”

林玉卿责备道:“你啊,老脾气总是改不过来。”

“我,我那时太急燥了!”

林玉卿道:“急,他话都没说完,你急什么?”

玄玉剑客两手一摊,无可奈何的道:“我那时那里想得到嘛!”

林玉卿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举目向白玉骐望去,她虽然年已近五十,但是状态很像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女。

这时白玉骐已停于十五人之一刖,星目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沉声道:“你们可曾考虑过后果?”语气平静,但却有一种慑人的威严,十五六个弟子一时之间,倒真被震住了。

其中一人抗声,道:“有什么后果可考虑,你的武功高,我们自己认命,不然,今天昆仑山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白玉骐平静的道:“你们自信是我的敌手吗?”这话本含有讽刺之意,但出自白玉骐口中,却使人有一种不能不信的感觉,因为他的语气太平静了。

那先前说话的人又接道:“我们何妨试试看。”

白玉骐淡然道:“但在下不愿伤及无辜,因我与你们并无不共戴天之仇。”

玄云冷哼﹂声,道:“哼,满口仁义道德,心里怎么想,却无人知道。”

白玉骐再度望了他们一眼,道:“你们如果不信,不妨借物一试。”

当前一人道:“借什么试?”

白玉骐抬手一指右侧五丈以外的两块大如巨桌般的石块,道:“合你们十五人之力,看看能不能把那两块巨石击破,如果击不破,在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云清老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