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二十七章 情心难鉴

作者:雪雁

玄玉剑客等三人,跃下坪顶,施展身法,风驰电掣的向山麓奔去,刹时间已奔出数十里之遥,这时,天色已透曙光,眼看又是一天要开始了。

一路上,林玉卿好几次想开口对白玉骐说话,但是,白玉骐脸上始终流露着沉思之色,使她无从开言。。

天边由鱼白,而透出万道金霞,一天,这光明灿烂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这时,三人已奔到了山脚,前面是一片密林,林前耸立着一块巨大的白石,远远看来,显得特别醒目。

林玉卿突然停步叫道:“不要跑了,到了!”

玄玉剑客闻声刹住身形,白玉骐走在最后,一见两人止步,当下也急忙停了下来。

林玉卿微微喘了口气,望着白玉骐道:“玉骐,你还记得我身边还有个人吗?”

白玉骐脱口道:“前辈指的是蓉妹妹?”

林玉卿脸上露出一丝安慰的笑意,道:“正是她,你现在就见见她吧?”

“见她。”白玉骐俊脸上突然流露出一丝痛苦之色,喃喃道:“她在那里呢?”

“就在白石之后……”

白玉骐脱口道:“不必见了!”

林玉卿闻言一怔道:“什么!你可是开玩笑?”

白玉骐强忍着心中的难过,坚定的道:“这是真话!”

林玉卿与玄玉剑客闻言脸上不由同时变色,林玉卿忍不住狠声道:“喜新厌旧,你,你……真该死?照打!”话落突使一招“长虹贯日”,闪电向白玉骐胸口击去。

就在同时,林中传来一声哀怨的娇啼,道:“婆婆,放过他吧,蓉儿告辞了,”声落白石后翠影一闪,没人林中去了。

这一声呼唤,直如巫峡猿啼,孀妇夜泣,令人闻声断肠心碎,林玉卿与岳蓉相处多日,爱之犹如己子,一听岳蓉就此告辞,深知少女在此激动、哀伤的情形下,极易走上极端,当下,那还顾得攻击白玉骐。

只听她,凌空大喝一声,收回掌招,切齿道:“白玉骐,你这畜牲等着,总有一天,我林玉卿叫你死无葬身之地。”声落人已消失于密林之中。

“玉剑客”回首侧顾了爱侣背影一眼,冷冷的盯着白玉骐道:“白玉骐,老夫纵横江湖,阅人无数,总以为自己决不会认错人,想不到,老夫今天竟栽在你手里。”冷酷的声音一顿,阴森森道:“从今以后,你我各行其是,形如路人,下次相见,也许我们已是死敌了。”话落冷哼一声转身而去。

白玉骐黯然的望着“玉剑客”的背影,心乱如麻,犹如已陷入了麻木之中了。

这时,“玉剑客”已走到林边,刚慾纵身跃人林中,突听白玉骐平静的叫道:“老伯伯,请等一下。”

“玉剑客”闻声止步,霍然转身,沉声冷然道:“你还有什么话,快说,老夫耐性有限。”

白玉骐缓缓解下背上玄玉剑,凄凉的笑道:“老伯伯,这玉剑请你收回吧!”话落缓步向玉剑客走去,行动缓慢中,显然有些凄凉。

“玉剑客”面上神色一动,突然,狂笑道:“哈哈……好好,把玉剑还我也好,省得咱们下次相见,你用玉剑杀我时,下不了手。”话落从白玉骐手中把玉剑接了过来。

白玉骐默默的仰起苍白的俊睑,十分平静的道:“老伯伯,你会错意了!”

“玉剑客”未等白玉觑把话说完,抢口冷笑道:”会错意,哈哈,莫非你还有什么善意不成?”语气充满了嘲弄之情。

白玉骐只觉胸口一团郁闷之气,压得气血无法流畅,他知道是为了什么,但却无法排解消除。

白玉骐默然的抬起头来,强抑住心头的沉痛,故做平静的道:“也许这算不了什么善意,骐儿只是希望老伯伯,他日看到玉剑时,可以想到骐儿。”

“玉剑客”此时心中恨极了白玉骐的绝情,那能领悟出他话中之意,当即冷笑道:“等老夫连自己的棺材都想好之后,只怕也想不到你。”

白玉骐低下头去,淡然道:“不久之后,也许老伯伯会原谅骐儿的。”

“不久,那一天?”

白玉骐沉重的道:“当骐儿不在人间的时候。”话落缓步走了开去。

“玉剑客”闻言心中突然没来由的一动,这一刹那,他脑海中突然掠过一丝灵光,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只听他问道:“你什么时候死呢?”语气已缓和了许多。

白玉骐星眸中忍不住浮出一片淡淡的泪光,他有勇气独自对抗周围的重重压力,而不忍心让亲信的长辈与爱侣为他受难,他处处替别人设想,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幸福,然而,他所得到的,却是别人的冷嘲热讽,世间不公平的事,只怕莫过于此了。

白玉骐心中沉痛的忖道:“连爱我至深的你,也希望我死?”心念转动问,平静的道:“骐儿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

“玉剑客”心头一沉,脱口道:“这就是你不愿意见蓉儿的原因吗?”

白玉骐举步向左恻走去!淡然的道:“老伯伯,你该走了,再晚了只怕要找不到她们了。”

“玉剑客”急上两步,沉声道:“你到哪去?”

白玉骐挥袖拭去脸上泪痕,猛然转过身来,朝“玉剑客”深深一揖道:“白玉骐谢过老伯伯多年的教养栽培之恩,就此告别了。”话落坚决的转身向山下疾行而去。

“玉剑客”这时似乎已经了解了些什么,先前的激动之情,早已为之烟消云灭,急声喝道:“骐儿,你到那里去,停下!”

白玉骐此时对他已失去了光前的信心,他觉得,连“玉剑客”——与他相处多年的唯一长辈,如今都不罢了解他的居心,世间只怕再也没有人能了解与同情他了。

人,在沉痛过后,往往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反抗心理,独断独行,不愿再受任何人的帮助与同情。

白玉骐没有回头,只淡默的道:“去你们想我葬身的地方。”话落脚下猛一用力,闪电似的掠空而起,消失于山石之中。

“玉剑客”心头一动,刚慾纵身追去,突听一个气愤的声音大叫道:“白玉骐那小畜牲呢?”

“玉剑客”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爱侣林玉卿回来,当下答非所问的道:“你追上蓉儿了?”

林玉卿冷笑道:“哼,何止追上了,我要那小畜牲看看,天底下,并非只有他一个人漂亮,比他好的人还多得是。”

“玉剑客”闻言心头一动,霍然转身,举目向林玉卿身边看去,目光到处,只见岳蓉正与一个眉清目秀,年约十八九岁的少年并眉而立,虽然,她眉宇之闲,仍存着浓浓的情愁,但她脸上,却呈现出一片笑意,根显然的、她是要做给人看的。

“玉剑客”望了那少年一眼,道:“假使老夫没有看走眼的话,你该是‘葯圣’莫愚之子,莫玉麟。”

那少年闻主口急忙恭身见礼道:“晚辈正是莫玉麟,就此见过前辈。”话落朝“玉剑客”保保一揖,状至恭敬。

“玉剑客”心中黯然一叹,道:“免礼,免礼!”抬眼注定林玉卿道:“我们走

吧!”

林玉卿自从误会了白玉骐居心之后,心中早已把他恨人骨髓,她之所以要带莫玉麟同来的目的,也就是要替岳蓉出一口气,让白玉骐知道,除了他以外,岳蓉并非找不到意中之人。

岳蓉在伤心之余,也就自然而然的走上了这种极端,以致,后来几乎弄得不可收拾,这些都是后话。

至于岳蓉何以会认得葯圣之子,后文自有交待,暂且不提。

林玉卿冷笑一声道:“怎么?他跑了?”

“玉剑客”沉重的道:“他走了也好!”

林玉卿狠声道:“我要他看看天下还有比他更强的人。”

“玉剑客”沉声道:“他已经要离开人世之间了,你何苦再刺激他?”

“就是他马上死,我也要他看看。”

一直沉默不语的岳蓉,闻言芳心突然狂跳起来,突然纵身飞落玉剑客身侧,娇声问道:“伯伯,你此话是真的吗?”

“玉剑客”点点头,这一刹那,他脑海中突然浮现白玉骐离去的表情,那苍白得毫无血色的俊睑,及那感激中带有孤独的目光,这一切,使他回忆起,白玉骐幼年的个性,忍不住喃喃自语道:“他仍有着孩童时的坚韧个性,只是比过去更懂事,亦更坚强了些,我早先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些呢?骐儿……”

“玉剑客”的喃喃自语,直如万根利箭刺进岳蓉的一寸芳心,这一刹那,她似乎明白了许多,过去白玉骐会拒绝她跟在他身边,为的是什么?因为他仇踪遍天下,跟在他身边,不仅为她,是更多是为自己带来麻烦。

而今,白玉骐之所以不跟她相见,又怎会是对她忘情呢?

错,错在她自己当时只顾往坏处想,而不肯出来与她梦中思念,愿与他共生死的心中情郎相见,现在,虽已梦醒,伊人却已不知去向了。

岳蓉红润的粉脸,此刻突然变得苍白如纸,只听见她绝望的泣道:“伯伯,告诉我,他到那里去了,快啊,快告诉我啊!”语声悲切哀伤,令人闻声断肠。

莫玉麟早已属意于岳蓉,只是,过去岳蓉心坚如铁,不为所动,使他空有落花之意,却付之于无情流水,如今,好容易将有转机了,那会不怕岳蓉再变心意,见状急忙上前,温言慰道:“岳姑娘,此等无情无意的人,还问他则甚?”

岳蓉此时芳心中,正自悔恨懊恼无比,闻言霍然转身,冷叱道:“你怎知道他无情无意,他居心之神圣,只怕天下无人能望其项背,岂是你想像中的那种卑鄙小人?”语气非常冷森刻薄。

莫玉麟一见心爱之人,如此袒护白玉骐,心中顿觉妒人万丈,忍不住气往上冲,冷言道:“他如有情,就不该置你语不闻不问。”

林玉卿此时仍未能谅解白玉骐,自然也就偏向着莫玉麟,一见岳蓉对白玉骐心仍不死,不由上前道:“蓉儿,玉麟是一番好意,你该三思才是。”

岳蓉本还想辩驳,但她心急追赶白玉骐,己没有那份闲情,见“玉剑客”此时仍未回答,不由急得摇着他的手泣道:“伯伯,快告诉我啊,再晚了,蓉儿就追不上他了。”

“玉剑客”精眸中浮出一片淡淡的泪光,喃喃自语似的道:“孩子,太晚了,你与伯伯醒悟得都太晚了。”语声悲伤无比。

岳蓉闻声芳心直如撕裂一般,哀声哭道:“你,你不知道他去那里了?”

“玉剑客”摇头道:“我当时与你们一样的恨他,怎会再关怀他的行止?”

绝望,犹如一片无法阻止的阴云,刹那间覆盖了岳蓉整个心房,使她觉得,人世之间,似乎已没有自己的存在了,过去唯一的希望,从此也就烟消云灭了。

阵阵轻风,在旭日照射之下,徐徐吹过,卷起众人的衣角,刮走地上的黄叶,似在清除山野的败草、落叶。

但是,它却清除不了每个人心中重重的心事。

岳蓉绝望迷茫的目光,缓缓由山林掠过,而转回到“玉剑客”身上,突然,她迷人的美目中闪过一丝亮光,注定“玉剑客”手中的玉剑,问道:“那是骐哥哥的剑吗?”

“玉剑客”木然的点头道:“是的。”

岳蓉樱嘴上掠过一丝凄凉、哀怨的笑意,突然异常平静的道:“伯伯,可以让我看看那剑吗?”

“玉剑客”此时心神已乱,顺手把剑递过去,道:“就由你保存它好了,他日找到白玉骐时,你再还他。”

岳蓉凄艳的笑道:“伯伯,你说我还能见到他吗?”

“玉剑客”闻言脸色登时一变,但却立刻又恢复了正常。

是的,他的确不知今后还能不能再见到白玉骐,因为,由白玉骐那消极的言词中,使他直觉出,白玉骐似已自知不能久于人世了。

但是,对岳蓉,他却不能不说还有相见之期,因为,他深知,她那颗脆弱的心已经不起打击了。

是以,“王剑客”脸色微微一变后,立刻道:“有,当然有。”

林玉卿冷笑道:“最好是见不到他。”

岳蓉轻笑道:“婆婆,你恨了一个你不应该恨的人。”话落随手一按剑簧,“铮!”然一声,把玉剑拔了出来。

清脆的剑簧声,震动了“玉剑客”与林玉卿的心弦,也唤回了他们的神智,不由自主的全把目光凝注在岳蓉脸上,目光到处,两人全都为之一惊,不约而同的说道:“蓉儿,你要做什么?”

岳蓉飞身倒纵出二丈有余,玉腕一翻,剑尖抵住自己的胸口,平静,愁苦的道:“伯伯,你不用骗我了,今后天捱海角,蓉儿再也找不到爱我至深的骐哥哥……是以蓉儿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林玉卿急道:“只要白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情心难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