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二十八章 救助双绝

作者:雪雁

就在这时,蓦地——一个铿锵的声音道:“无量寿佛,白檀抛好狠的心啊!”

白玉骐一听声音,心中登时知道来人是谁了,只见他,两道充满仇火的目光,炯炯的注定发声之处,道:“武当三清,你们来的正是时候。”

对面石后,这时果然转出了武当三清,只见他们背插长剑,目露精光,一望可知,他们是有为而来。

天痴子冷冷扫了白玉骐一眼道:“白檀樾,你好长的命啊!”话落三人已联袂走到白玉骐身前一丈处停了下来。

白玉骐冷笑道:“三位未死之前,在下怎会先死?”

天尘子冷笑道:“今天只怕就是你的死期了!”

白玉骐冷森森的道:“死期只怕是三位的吧?”

天悟子反手拔下背上的松纹古剑,冷然道:“多言无益,白玉骐,你拔剑吧!”此人居心狠毒,明知白玉骐身未配剑,却先叫他拔剑,居心可想而知。

天悟子一拔剑,其他二人,也纷纷拔出背上古剑,缓步向左右两侧走去,恰好形成一个三足鼎立之势。

白玉骐一扬双掌,冷笑道:“单凭这双向掌,在下自信收拾得了你们三个贼道。”

天痴子狞声道:“那是你白己找死,可怨不得贫道。”话落向右侧扫了一眼,并未立刻出手,似在等候什么。

天悟子、天尘子,也不约而同的向同一个方向扫了一眼,根明显的,他们是在等候什么。

白玉骐内心,此刻虽然愤恨填胸,但脑海却仍是那么冷静,一见三人如此鬼祟,立刻有了警惕,心中暗忖道:“单凭他们三人,怎敢前来寻找白玉骐,原来他们另的了帮手,只不知他们约的是些什么人物?”心念闪电一转,开口注定三人凝视的方向,沉声道:“何方高人,既敢前来为人助拳,又何必藏头露尾,令贵友心神不安?”语气充满讽刺之意。

三道闻言,自知失态,脸上不由同时一红,但却无言反驳。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朗朗的声音,起自三道现身的石后,道:“老夫二人,在你白玉骐眼中,又能算得上什么高人呢?”话声一落,石后突然闪出两个老者。

白玉骐一见二人,心头登时为之一沉,脱口道:“宇宙三奇中人,是你们?”

三道脸上登时显出骄狂之态,显然他们发现来了靠山,此役已然必胜,心中正在得意中。

出现的三人,正是宇宙三奇中的老大、老二二人,他们自从离开司徒云霄后,便向蒙面人消失的方向追了下来,原先本来存着找到白玉骐的希望,但这却比不追好得多。

二人一路追下,路上又正巧遇上武当三清,一谈之下,知道他们也要找白玉骐晦气,正好不谋而合,于是五人便联袂向昆仑追了下来,却没想到,竟会在此荒山僻野中,遇上白玉骐。

宇宙三奇的老大注定白玉骐,沉声道:“白玉骐,你知道老夫的来意吗?”

白玉骐脑海中,闪电把周围形势忖度一番,心想今日之役,如果合五人之力,自己决无取胜的可能,但事情已到了这种地步,他却连退缩之路也没有了,何况,他不愿退却。

白玉骐冷冷的望了二人一眼,道:“二位如果是为了助拳而来的,目的自己一目了然了,何必多此一问。”

老二沉声道:“不错,老夫二人是为助拳而来,不过,这不是为了什么情谊,而是一个身为江湖侠义中人,所必须做的事情。”

白玉骐心中明知他们暗藏杀心,如今却硬要自称是侠义中人,不由冷嗤一声,道:“除了两位自己之外,还有谁承认你们是侠义中人呢?”

老大脸上神色一变,心中暗恨道:“好小子,你死在临头,居然还敢逞口舌之利。”心念一转,冷然道:“承不承认那是以后的事。”话落一顿,突然严肃的问道:“白玉骐,你对江湖上为你所定的罪刑,还有什么解释的没有?”语气倒像一个大法官,在审问犯人。

白玉骐大笑一声道:“假使在下真个有杀人的充份理由,不知阁下怎么办呢?”

此话倒也是事实,宇宙三奇中的老大、老二两人,之所以要找白玉骐,只不过是为了他们自己今后称雄江湖的目的,不得不除这个重大而又可怕的障碍而已,那是为了什么武林大计。

是以白玉骐此话一出,三人心中倒真有些不自在起来,老二扫了老大一眼,略一思忖,道:“一何不说来听听,老夫看看充不充足。”。

白玉骐何等聪敏,那会听不出这种两面之词,不由剑眉一竖,仰天狂笑一声之后,

冷然道:“哈哈……此话果然中听,只可惜白玉骐不痴不傻,你这话是白说了。”话落一顿,星目冷光一闪,说道:“此处地位偏僻,无人来往,两位何妨直言心中隐秘,然后一决生死,岂不比如此绕圈子好得多呢。”

一言道破二人隐衷,顿使二人老脸一红。老大恼羞成怒道:“好,好,此话痛快,老夫今天直言相告,也不怕你飞上天去。”话落,双目先光闪闪的盯着白玉骐,道:“只因为你武功太高,使老夫觉得有你活着一天,便于心难安,是以,不得不早日将你除去。”

白玉骐心中黯然一叹,忖道:“唉!想不到我白玉骐,不争名不夺利,却仍然难免被别人妒嫉,看来江湖险恶,这句话一点也不假了。”武当三清,见三人至此,话已说僵了,心中暗自庆幸不已,天痴子气焰万丈的摇手叫道:“白玉骐,你不要再拖延时间了,现在贪道给你一个痛快,你立刻自绝于此好了。”辰辰而谈,令人心恨。

白玉骐星目透出骇人的寒芒,缓步向天痴子走过去,冷声道:“你说得多么得意,只可惜你瞎了眼睛,没认清对象是谁?”

宇宙三奇老二狂笑道:“白玉骐,你别忘了此处是在山林旷野,无人助你,现下可是五对一的形势,要你自绝可是给你面子,你别……”

老二的话未说完,突然,对面林中一个冷冷的声音道:“你别不识抬举。”声落却未见人现。

宇宙三奇中二人,一听此处尚有别人,深知刚才的话必定已被此人听去了,心中登时暗下决心,要杀人灭口。

老大一扫茂林,沉声道:“何方高手,何不出来一见。”

那声音道:“你我原是老相识,算不得什么高人,只不过事情巧合,我们竟在此偏僻而无人来往之地相逢罢了。”他把“偏僻”二字,提得特别高,显然是别具用心。

就在那话落不久,林中缓步踱出了“大漠双绝”古氏兄弟。

白玉骐一见二人出现,心头登时一沉,暗忖道:“看来,我白玉骐今天真个要凶多吉少了。”他心中虽然紧张,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神色依旧自若。

宇宙双奇中的二人,一见出现的是“大漠双绝”,心中的不安,登时减少了几分,因为,他们知道:“大漠双绝”与白玉骐不但不是同道,而且还是活冤家,死对头。

一年前虽然对“大漠双绝”心存芥蒂,但此时此地,为形势所迫,却又不得暂忍片刻,退让三分。

老二朝“大漠双绝”拱手道:“原来是古氏兄弟,也来凑这场热闹,武林苍生,真个有幸了。”话中之意,显然是说,古氏兄弟也来找白玉骐的麻烦。

古云打个哈哈道:“好说,好说,我兄弟二人何幸,能被宇宙三奇中人,如此推祟,内心可真惭愧不安呢?”

话落扭头对古月道:“兄弟,这一场是你先上呢?还是我先上呢?”

白玉骐冷冷接口道:“最好是两位一起上。”

古月对白玉骐的话听如未闻,答道:“一个人我打不过他,就是连你加上去,只怕也不保险。”一扫武当三清,道:“假使合我们二人之力,再加上武当三位道长,形成五对一之数,那时我就敢上了。”

古云一皱眉头道:“这是以众凌寡,宣扬出去,咱们兄弟岂不是要名誉扫地了?”

古月道:“反正此处地处偏荒,无人知道,怕什么?”

两人这番的对话,直说得宇宙三奇中二人面红耳赤,因为,“大漠双绝”过去与白玉骐对招时,曾击败过白玉骐,何况,以二人的个性,就是真个打不过白玉骐也决不会要别人帮助的。

如此,显而易见,两人对话的目的,乃是指桑骂槐了。

宇宙三奇老大老二此时那能沉得住气,只听老二冷冷道:“古氏兄弟,在场的可没有一个是傻子。”

古月这:“那大概只有我兄弟二人最傻了?”

老大忍无可忍,脱口沉声道:“两位何妨把来意明白表示出来。”

古云脸上神色一整,道:“我兄弟二人一向行事,凡是在江湖上混过几年的,没有不知道的,阁下岂不是明知故问吗?”

老二道:“那么两位是要插手了。”

古月冷笑道:“怨有头,债有主,无怨无债插的什么手?”

老大冷笑道:“话倒是根堂皇。”

古月道:“何止堂皇,我兄弟二人不做的事,别人也休想做。”

古月话中含意非常明显,就等于告诉宇宙三奇中的二人,只要他兄弟二人在场,谁也别想以多凌寡。

白玉骐心中觉得奇怪,也想不通与他誓不两立的古氏兄弟,在他正面临生死关头时,会突然挺身出来,主持正义。

白玉骐心田起了一阵轻微的波动,连他自己也说不出,那是感激还是惭愧。

其中,最紧张的要算武当三清,他们深知古氏兄弟的个性,言出必行,否则,身败名裂也在所不计,这也就是江湖中,对“大漠双绝”最惧怕的地方,人人都对二人暗存着敬鬼神而远之的想法。

而今,他俩竟然挺身而出,事情的严重性,乃是意料中的事了。

宇宙三奇的老大真气得精目生芒,冷哼一声道:“在老夫面前,你们少来这一套。”

古云笑道:“我兄弟二人,早就想会会宇宙三奇了,三位都是中原武林视如神明的侠义中人了,如今相逢于此,倒是天逢良机呢?”

老二心知今天难免一拚,因为,如果不能把古氏兄弟二人消灭,今日之事,必然会传人江湖,那时,他们的名誉岂不要为之一落千丈?

他恶毒的盯着古云道:“老夫也想会会使中原武林同道闻名丧胆的古氏兄弟,今日相逢于此,正好。”话落猛然跨上一步,道:“那个先与老夫走上几招。”话落气贯双臂,凝神以待。

古月生性急燥,问言冷哼道:“就由兄弟来领教阁下几招好了。”话落人已跨了出去。

紧张的局势,就此自然而然的,由白玉骐与武当三清之间,转移到“大漠双绝”古氏兄弟身上。

武当三清此时空自手持古剑,进退不得,因为,他们有自知之明,决非白玉骐之敌手。

这时,古月已走到老二身前不满一丈处了,神色仍是那么自若,好像一点也不紧张似的。

他这种神情,落在二奇眼里,更使他心中紧张,因为,他知道古氏兄弟武功极高,也自知古氏兄弟必然知道他们三奇的厉害,但是——

古月如今正要与自己对敌,神情却是如此镇定,如无自知必胜之能,怎敢装做毫不在乎的。

古月走到五尺处,停步道:“阁下该动手了。”

二奇心中略一盘算,突然大喝一声:“那么老夫有僭了,接招。”话落招出,“风云际会”闪电攻向古月胸口。

宇宙三奇,成名多年,不但武功高深莫测,就是对敌经验,也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了。

招出但见风起五步,沙石翻滚,草掩树折,威力直如山崩地裂,骇人听闻至极。

二奇右手招出左手却已乘机蓄满劲道未发,身子却随着掌势向右倾去,但全身力量却贯注在左脚之上。

他的每一个动作,虽然都是那么轻微不易察觉,但却始终没有逃过古月锐利的双目之下。

古月心中暗自冷笑一声,忖道:“你也太小看我古月了。”心念转动间,二奇凌厉的掌风已到了胸前。

古月突然冷哼一声,有足用力一点地面,向斜退让出去,这条路正是二奇掌风中,惟一的缺口。

二奇心中早已存下杀古月之念,出手怎会使他有退却之路,何况,高手对敌,志在抢制先机呢?

是以,显而易见的,这个缺口,必是一个足能责人死命的陷阱,故意诱敌走上这条路。

白玉骐见状心中不由暗自惊叹道:“古月自蹈罗网了。”

就在白玉骐心念电转之间,突然。

二奇大吼一声,道:“你与老夫躺下吧!”招在声前,声落招到,一式“天网恢恢”,蓄劲的左掌,已闪电击向古月胸前的璇玑死穴,出手之快,与先前一式,不可同日而语。

古月脸上掠过一丝冷嘲的笑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救助双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