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三十章 救人中计

作者:雪雁

就在这时,乌云已盖住了整个日光,大地顿时显得阴暗无比,在此生死搏斗之际,分外显得阴森可怕。

只听古月大声道:“老大,若不是你阻止,我几乎破坏了人家的好事。”

古云道:“作人就得会观察,像你这种直冲莽撞,最后,只怕仅做了个费力不讨好的冤大头。”语气似有教训之意。

古月一眨眼,显然有些不服,刚想开口辩驳,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吼,不由自然而然的转过头去。

就在他头刚转过之际,耳边又传来一声惨叫,目光到处,只见天悟子与天痴于的两只右手,已齐腕被截断,落在地上,那两个手掌,还紧紧的握住长剑。

古云暗自叹道:“此人好快的身手。”

这时,天尘子已骇得跳出了战圈,白玉骐正自一步一步的缓缓向他退去,他俊脸上,正映溢着无穷杀机!

只听白玉骐冷森的道:“阁下想过你的死法吗?”语气冷酷得好像已失去了人性。

天尘子由心底冒出一股凉意,毫无意识的脱口道:“白,白玉骐,你,你有没有人性?”

白玉骐气极狂笑一声道:“人性,阁下有人性怎会踏进翠梅谷,赶尽杀绝?”

这时,天痴子已止住了断腕上的血,蹑足向白玉骐背后走去,精目中突然露出狠毒的光芒。

古月见状一动,古云急忙传音道:“老二不要妄动,他奈何不了那白姓小子。”

这时,白玉骐已距天尘子没有多远了,突然,他由天尘子双目中好像看到了些什么,心中不由为之一动。

就在这时,突然一股排山倒海的压力已压到白玉骐背后。

白玉骐心中立刻明白,冷笑一声,就在那股排山倒海的掌风,将近背上之际,蓦地暴叱一声,说道:“你们找死。”一式“潜龙升天”已闪电凌空飞起五丈多高。

天尘子恰在白玉骐对面没多远,天痴的行动,他全看到了,是以才把后退的身子刹

住,但由于他太紧张了,以至脸上露出了表情,竟使白玉骐事先有了警惕,而功亏一篑。

白玉骐突然凌空而起,那股威猛无伦的掌风,正好全罩向了天尘子,仅只一闪,便已到了天尘子胸口。

事出突然,距离又近,任他天尘子功力多高,此时也措手不及了,仓促之下,只提了三成真力,迎着来招拍出。

只听,“轰”的一声大震,接着传来两声闷哼。

显然,天痴子新创之余,功力大减,而天尘子仓促之下,功末提足,两人打了个半斤八两。

这一着全都出乎二人意料之外,一掌对掌后,不由同时一怔,同时发出一声惊“咦”之声,楞在当地。

就在这时,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冷酷的寒笑声,道:“贼道认命吧!”

一条白影,一掠疾降下来。

古云神情一震,脱口道:“好快的身法。”

就在古云一声惊呼未落之际,荒僻的山野中,又传来两声凄厉无比的惨号声。

只见天痴子已跌倒地上,左臂已齐肩而断,远抛出一丈之外,创口正如泉涌般的不停冒出鲜血来。

天尘子则倒退出七八尺,双手已齐腕而断,脸虽苍白如灰,双目圆睁,恐怖中,充满了痛苦。

白玉骐眼见三个杀父仇人,都受了重伤,心中微微觉出一丝轻快的慰意,冷森森的笑道:“二位如有兴趣,应该猜猜你们的死活。”

天悟子急步上前,沉声道:“白玉骐,你如有一点人性,就该给我们个痛快。”

白玉骐狠声道:“痛快?各位知道这些年来,我白玉骐心中,一直在想些什么吗?”

天痴子切齿道:“贫道管你这小狗想些什么?”现在他只剩下一张嘴了,也只有这一张嘴,能表达出他对白玉骐的恨意。

白玉骐残酷的笑道:“骂吧!当初我也痛器过你们!”话落一顿,冷森森道:“但是,不管怎样,我仍要告诉你们我在想些什么?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想,我报仇的时候,应该怎样处治你们!”话落星目中,电射出两道凶狠而狰狞的光芒,令人望之心寒。

乌云已滑过日轮,然而,强烈的日光再度照到这个荒僻的山野时,情势却已发出了可怕的转变。

白玉骐咽了口唾沫,冷声道:“最后,我想出来了,我要看看你们——的——心是不是黑的。”声音沉重而坚定,但却阴森之极。

古云、古月,心中同时一笑道:“这小子倒会唬人。”

武当三清是当事人,他们可不相信白玉骐是在唬他们,因为,他目中此时正透出野兽般的光芒。

天痴子咬紧牙根,狠声道:“贫道死了做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白玉骐凄厉的狂笑一声,道:“白某什么都不怕,就是怕鬼,但怕的却不是那些禽兽不如的人所变成的鬼。”话落,举步向天痴子走去,道:“你是三清之首,就先看你的吧!”

三人中,只有天悟子还有一只可以活动的手,一见白玉骐就要下手,忍不住怒吼一声,道:“贫道与你拚了!”声落一招“独臂撑夭”,向白玉骐拍去。

“天悟子”两手都在时,已不是白玉骐之敌,如今,只剩下一只手,又如何能奈何得了白玉骐。

只听白玉骐冷笑一声,道:“还没轮到你。”声落一招“天光血影”,迎面向天悟子拍去。

“轰然”一声大震,平地激起了一阵旋风,沙土直卷上半天。

天悟子连退了七八步,但仍拿不住桩,一屁股坐在地上,良久,良久,爬不起来,显然,白玉骐这一掌,力量用得太大了。

就在天悟子跌坐地上的一刹那,白玉骐霍然地转身,猛一翻身,他那五支弯曲如钩的手指,已“噗!”的一声,插进了天痴子胸口。

沉寂的山野中,传来一声凄厉恐怖的惨号,闻声令人为之毛骨悚然。

古云、古月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脱口道:“好狠的心!”

白玉骐右手猛然向外一拉,只见天痴子一阵搐动,鲜血已如喷泉般的由他胸口喷出来,白玉骐手中已多了一颗血淋淋的心脏。

天尘子一见大师兄死得如此之惨,不由双目为之尽赤,厉叫一声,道:“贫道与你拚了。”跃身而起,一头向白玉骐胸口撞去。

白玉骐此刻杀心已起,见状猛然向左一闪,左手闪电向天尘子胸口插了进去。

天尘子功力大减,再加之存心拚命,神智已有些不清,那晓得闪避,只听“噗”的一声,接着传来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号,由王骐左手中,又多了一颗血淋淋的心。

天尘子屹立的尸体,良久才“砰”的一声,倒了下去。

天悟子眼见自己师兄师弟,已全毁在白玉骐手中,心知,自己上去也是白费,不由暗叹一声,说道:“想不到,当年一念之差,竟落得如此结局,天道报应,真个毫厘不差了。”话落猛然一掌,向自己天灵盖拍了下去。

“砰”的一声过处,天悟子已然脑浆迸流,萎缩在地上,三人中,只有他一个保全了心脏。

轰动一时的武当三清,就在此荒山僻野中,偿清了他们无法以财物抵偿的债,命赴黄泉。

白玉骐冷酷的望了天悟子的尸体一眼,道:“便宜你了!”语气依旧充满了恨意。

古云、古月兄弟二人,微微犹疑了一下,举步走到白玉骐身后的五尺处,古云沉声道:“老夫一生,杀人不择手段,但若与你白玉骐相比,自叹尚有云泥的差别,你的手段的确令老夫心惊。”

白玉骐扫眼瞥了地上武当三清的尸体一眼,幽幽的叹息一声,道:“白玉骐恨不得会他们的肉,饮他们的血,这种死法,对他们而言,可说尚有余辜呢!”

占云不以为然的摇头道:“人死百事了,老夫总不以为这种作法是对的。”

白玉骐霍然转身,冷笑道:“在下并不需要你们认为对与不对。”语气十分冷漠,话落,用力把两颗血淋淋的心,丢在地上。

古云笑道:“老夫只是一种建议,你如此做,只有见弃于江湖,而不容于人,对于你自身,可说有害而无利。”语气仍是那么诚恳。

这一次,白玉骐没有再冷言相讥,这一刹那之间,也许他觉得自己太孤单了,但是,他却不愿意改变自己的意志。

白玉骐淡然的扫了二人一眼道:“白玉骐早已见弃于江湖,现在改变主意已来不及了,何况,由某也不愿意为别人而改变自己的行动。”

古月道:“亡羊补牢并不太晚。”

白玉骐摇头道:“两位此刻慾到那去。”

古云似乎已看出白玉骐不愿再谈及他自己的事了,当下接口把话题岔开,道:“先到武当山,望天崖一行,白兄呢?”

白玉骐道:“在下也慾去那儿一趟,不过,两位可以先行。”

古云点头道:“也好,咱们分批前往,也可以减少别人的注意!”一顿,道:“咱们何时再相逢呢?”

白玉骐冷然一笑道:“在下相信,你我总有相遇之日,那时的立场,也许与现在截然不同,在下倒希望二位能先有个准备。”

古氏兄弟闻言毫无表情,也许,白玉骐的话,已早在他们预料之中了。

古云望着白玉骐,点头一笑道:“在上望天崖之前,老夫可以保证有那一天,但上了望天崖后,老夫却不能把话说满了,咱们以后,只有走着瞧了!”话落一拉身侧古月,向白玉骐道:“白兄保重了。”反身跃人林中,消失不见。

由古云的话中,白玉骐似乎听出了些什么,他星目中,透出两道怀疑的目光,喃喃自语道:“莫非那天残道人的功力在古氏兄弟联手攻击之上不成?要不然,他们怎么会说上了望天崖后,就不能保证了呢?”

山野吹来一阵干燥的热风,撩起白玉骐白色的儒衣衣角,也卷地阵阵血腥的气息,令人呕心。

白玉骐抬头看看天色,自语道:“现时天已过午了,我也该走了。”狠狠的扫了武当三清的尸首一眼,起步向大漠双绝消失的方向走去。

就在这时,突听右侧崖下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道:“老夫走遍天捱海角寻你小子不着,却没想到,竟在此相逢了!”语气非常冷森,得意。

另一个清朗的声音这:“在下并不认得前辈。”

“你老子可是葯圣?”

另一个声音接道:“家父的江湖同道,确实称之为葯圣。”

那阴沉的声音又道:“你老子是不是练有一种功能克毒增功的‘回天丹’。”

清朗的声音道:“前辈对家父的事,似乎知之甚详。”

“老夫若知不详,又那会有神算子之称,小子,今天我实言相告吧,我找你的目的,就是为了那颗‘回天丹’。”

“那葯不在在下身上。”

那阴沉的声音冷笑道:“你想欺骗老夫?”

“在下功力不如前辈,那有欺骗之理。”

那阴沉的声音道:“那么让老夫搜一搜看。”

白玉骐听到此处,剑眉不由为之一竖,心忖道:“世间竟真有这种巧取豪夺之人!”思忖间,已停住了脚步。

清朗的声音又道:“请恕在下办不到。”

“你别忘了,此地是僻野荒山,如把老夫激怒了,那时宰了你再搜,你可就太不划算了。”

一句僻野荒山,登时勾起白玉骐满腔怒火,心说:“哼,你大概没想到还有我白玉骐在此吧!”话落举步向右侧走去。

就在白玉骐到达崖恻之际,只听那清朗的声音又道:“在下说办不到,就是办不到。”

那阴沉的声音怒吼道:“你找死。”

恰在这时,白玉骐也走到了崖边,举目向下一看,只见崖下一块五十丈方圆大小的小小谷地,此时,正有两个人在那里舍生忘死的搏斗着。

一个,身着黑袍,手持一把短剑,年约五十上下,浓眉细眼,相貌甚是猥琐,令人望之生厌。

另一个年约二十四五,剑眉星目,身着白衣,貌甚清秀,挥舞一柄三尺青钢剑,显然就是那葯王之子了。

由他们打斗的招式上看来,那白衣少年,似乎处处都落于下风,没有几招,便已只剩下招架的分儿了。

但是,那少年虽已落于下风,但睑上却毫无惊慌之色,根本就不像真个在与人拚命似的。

白玉骐先前闻言,心中已下了决心,当下一见少年已走了下风,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反而把他的神情忽略了。

白玉骐发出一声冷哼,举步向崖下迈去,一掠之间,已到了距打斗的两人,不满五丈之处。

白衣少年,偷眼瞥见一个白衣少年,自崖上降落,心中不由暗喜,举目略一瞥视,只见此人,剑眉星目,玉面朱chún,相貌清奇,超绝人群,目光到处,登时产生一种萤光皓月之感,心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救人中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