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三十二章 人性至善

作者:雪雁

天痴子一见“玉枝神丐”桑无忌,立刻稽首为礼,道:“怎么连桑施主也来了,今日此谷,难道有什么盛会不成?”

“玉杖神丐”桑无忌冷笑道:“贵派可曾派人来朝贺昆仑开山之典?”

天悟子道:“当然有。”

“玉杖神丐”桑无忌冷然道:“他们可是代表的三位?”

武当三清同时应道:“代表我派。”

“玉杖神丐”桑无忌冷笑道:“想不到贵派近年来竟已学会了造人皮面具,而且造得维妙维肖,足以乱真,真是可喜可贺啊!哈哈……”笑声激昂,似乎在发泄他内心的不满。

天尘子闻言怒声道:“桑兄岂可信口而言!”“信口而言?谷上死的三人,与三位一模一样,此事不只老要饭的一人看到,怎能说是老要饭的信口而眼呢?”

慧清也道:“三位直友,桑施主所言,句句属实。”

白玉骐忍着心头怒火,冷眼旁观,他要待事情弄清楚之后,再出手。

天痴子不信的道:“此事实在难令贫道相信,面具乃是死物,那能伪装得维妙维肖呢?何况,本派也从来未制过人皮面具。”慧清道:“那可能是有人从中使姦,破坏贵派声誉了?”天梧子仍不信的道:“真的与贫道三人完全一样吗?”慧清道:“确是如此。”

天悟子扫了群雄一眼,道:“众位施主中不知那位发现他们与贫道有什么不同之处,可否烦他指明破绽,一扫群疑?”

群雄个个都面面相觑,谁也找不出一丝破绽来。突然,白玉骐冷冷的哼了一声,跨步上来,冷森森的问道:“三位确是武当三清吗?”

天痴子点头道:“当然是了。”

白玉骐星目中杀机一闪,冷笑道:“三位还记得当年翠梅谷中之事否?”

武当三清脸上同时现出茫然之色,天悟子道:“翠梅谷,翠梅谷中的什么事啊?”

白玉骐气极狂笑道:“哈哈……三位可真是贵人多忘事。”话落一顿,突然举掌胸前,冷森的道:“也许,三位到临死的一刹那才会想到,接招!”右掌一扬,一掌“天光血影”拍向武当三清。

就在这时,突见人影一闪,一个低沉的声音喝道:“慢着!”

“轰然”一声大震过处,来人直被震出三丈多远,他,竟然是死堡之主韦子玉。

韦子玉落地只觉得胸口气血翻腾,不由骇然忖道:“此子好惊人的内力啊!”心念电转,那敢怠慢,急急开声道:“三位快将面具取下来。”

武当三清闻言,急忙往脸上一抹,刹时间,变成三个不同模样的中年汉,那里是什么武当三清。

群雄见状,不由为之哗然失色,白玉骐却在迷惑中,收回了发出的掌力,这一刹那,他完全明白了。

韦子玉冷冷的扫了“玉杖神丐”一眼,道:“当日三人就是以这种身份出现的,假使当时桑兄在场,不知是否能辨出真伪来?”

“玉杖神丐”桑无忌天性豪爽,闻言老脸一红,慨然道:“天下果然无奇不有,老要饭的算是开了一次眼界了,刚才所言,老要饭的一概认错就是。”

白玉骐怔怔的望着韦子玉,他脸上的表情非常奇特,也许他想不通,为什么这个以枭雄自居的“死堡堡主”他为什么要为一个与他毫不相干,而甚至对其今后事业有着巨大阻碍的人,出面树立这么多强敌。

韦子玉冷然的笑了一声!道:“桑兄度量,真使兄弟佩服。”

慧清心中对白玉骐怀恨,直慾将之置死,但却苦无证据,如今既有此良机,那肯眼看着他消失,当下思索一阵,突然沉声道:“韦施主好巧妙的手法啊!”

韦子玉一怔,道:“此话怎讲?”

慧清大师冷笑一声道:“老衲是说,韦施主这些面具,造得令人佩服。”

韦子玉闻言面色不由一变,一股怒意,直袭心头,冷笑一声,道:“大师与白玉骐不知有何不解之仇,难消之恨?”

慧清冷冷的接道:“老衲只是就事论事,决非为了私仇私恨?”

韦子玉道:“非仇非恨,那又为什么要一再刁难呢?”

慧清冷笑道:“韦施主何苦把话题拉得太远,你一向办事,都有十成把握,这三具面具如果真是武当三位道友所制,施主必有充分的证据。”

证据!这个证据可真不容易提出来了,因为,制造一个面具,根本就没有留下标记的必要啊!

韦子玉精目中寒光一闪,也许,慧清故意刁难之辞,可能已引起了他绝对的不满,他注定慧清冷声道:“不错,老夫早已想到这一点了,不过,老夫却没有料到提出之人,会是你慧清大师啊!”

慧清脸上一红,不错,他以一个出家人的身份,确实不该如此刁难,而不能忘却嗔念。

但是,少林历代掌门之仇,一直耿耿于慧清胸怀,他如不趁此机会,只怕以后再没有报复的时间了。

慧清重重的宣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这些都是题外之话,不谈也罢,韦施主既声言有十足证据,何不拿出与在场群雄一看,以求不枉不倚。”

韦子玉冷笑一声道:“以大师的为人,居然能执掌少林,韦于玉真为这一派武学根源之地,感到无比的惋惜。”言下之意,当然是瞧不起慧清大师了。

慧清年轻,涵养不够,更加之其为人极重恩怨,那肯当着群雄向人低头,不由怒道:“韦施主如自信比老衲高明,待事了之后,何妨指教一二。”

韦子玉间言大笑道:“哈哈……不错,老夫正有此意,等此间事了之后,老夫决不令大师失望就是。”话落转头对三人道:“把那面具与慧清大师看看。”

三人是死堡中的壮汉,闻言纷纷急应一声,把面具丢给慧清大师,转身走回韦子玉身侧。

慧清大师接过三个面具,低头一番审视,脸色不由为之一变,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韦子玉冷冷一笑道:“大师可还要什么证据?”

慧清铁青着脸摇头,道:“不用了。”

韦子玉道:“大师仍可以否认那些字不是武当三清写的啊!”

慧清大师脸色一沉,冷声道:“韦施主,你把老衲看成什么人了?”

韦子玉对慧清心存不满,冷笑一声道:“慾杀其人,何患无辞,大师不觉这样就放弃复仇的机会太可惜了吗?”语气甚是冷峻。

慧清大师尚未答话,他身后突然闪出一个黄衣中年和尚,怒目冷声道:“韦施主,你不觉人力太单薄了吗?”

韦子玉大笑道:“哈哈……你们也太小看了死堡了,不是韦某夸口,现下韦某只消一声令下,和尚啊,那时只怕理骨此谷的不是韦某父子了。”

“玉杖神丐”冷笑道:“韦兄好大的口气啊!”

韦子玉道:“那里,那里,诸位不信,何妨向四周看看。”

慧清大师等人,抬眼向四周一望,脸色登时为之一变。

只见,此刻四周崖上,站了密密麻麻不下二二百人,把这座小小的谷地,围得水泄不通。

白玉骐心中怀疑的忖道:“韦子玉带了这么多人来,其目的到底何在呢?”

“玉杖神丐”桑无忌见状冷笑一声道:“韦兄自信就凭这些人,能把兄弟等困住吗?”

韦子玉冷笑道:“这个韦某自然比桑兄先考虑到了,桑兄大可放心。”

“玉杖神丐”桑无忌,与慧清大师,闻言心头同时一惊,暗忖道:“韦子玉生平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他既然敢用这些平庸之辈,必有更妥善的安排,此事可不能不慎重处理。”

慧清冷冷的问道:“韦施主要怎样解决今日之局?”

韦子玉目中杀机一闪,大笑道:“哈哈……大师以为此处埋骨理想否?”

慧清脸色一变,但瞬即消失,冷然道:“只要韦施主放得倒老衲,只管下手就是,此地埋骨,老衲倒以为不错。”

白玉骐心头大坏,他倒不是怕死,而是担心今后江湖大计,因为,“玉杖神丐”桑无忌与慧清大师,都是今日江湖上两大派的统辖人物,他俩一死,两派徒众,群龙无首,江湖上势必为之大乱,生灵涂炭.只怕难以估计。

白玉骐不晓得为什么要替整个江湖但心?

他深深的盯了韦子玉一眼道:“阁下令日之所以在此现身,就是为了这最后一着吗?”语气有些生硬。

韦子玉笑笑道:“老夫如果真是为了这一着,那也不必现身了。”

“那是为了什么呢?”

韦子玉笑道:“这叫有备无患啊!你想想,假使老夫今日事先没有准备下这一着,他们若以人多为胜,韦某纵有通天本领,又怎能逃出他们的掌握。”

白玉骐闻言心中暗自佩服不已。

慧清大师道:“谁要以多为胜了,只要你韦施主有兴趣,老衲随时随地愿意奉陪,又何必罪及无辜呢?”

韦子玉心中另有鬼胎,闻言接口道:“大师可否指定一个日期?”

“玉杖神丐”桑无忌道:“那时也算上老要饭的一份好了。”

慧清略一思忖,即刻开口道:“就在泰山挂月峰,一个月后的今天,在那儿聚首,如果白施主有兴的话,届时欢迎前往。”

白玉骐道:“在下与大师并无仇怨。”

慧清道:“老衲本着上天好生之德,不得不为天下苍生着想啊!”

“玉杖神丐”桑无忌闻言心中大大不满,忖道:“好一个假慈假悲的少林掌门人,你如真的为天下武林若想,就该先平复千毒谷才是,怎么倒先找起他白玉骐来了。”

韦子玉大笑一声道:“好个慈悲仁义的大和尚,天下苍生有福了,啊哈哈……”笑声高昂,响澈云霄,山谷回音,历久不绝,其蔑视之意,可想而知。

白玉骐等韦子王笑声过后,冷笑一声道:“届时白某一定前往,使大师有机会假武林正义之名,以报私仇。”话落一顿,星目中突然爆射出两道骇人的寒芒,冷森森的道:“当年家父、家母,就是死于武林公义的代表人手中,白玉骐在此愿意慎重的告诉大师,在前往之前,最好带那些自己愿意去的人。”

慧清没来由的心头一寒,脱口问道:“此话怎诺?”

白玉骐冷声道:“因为,那时在下如果不死,贵寺前往者,将无一人生还。”

群雄闻言,心头齐都一惊,也许,白玉骐俊脸上透出的杀机,太以令人生寒了。

慧清下意识的觉得的白玉骐去有些后悔,但事已至此,却已没有反悔的余地了,当下只冷冷一笑道:“多言无益,事情自有得证之日,老纳告辞了。”话落回头沉声道:“我们走!”声落当先出谷而去。

“玉杖神丐”桑无忌见慧清一走,也不愿久留,回头对丐帮三老道:“我们也走吧!”话落当先而去。

这两批人一走,红砂堡中的人,群龙无首,那敢再留,一个个都闷声不响的悄悄溜走了。

不大工夫,整个谷中,已只剩下了白玉骐与韦家父子三人。

白玉骐沉重的叹了口气道:“不知阁下今日何以要如此相助于我白玉骐?而树立强敌。”

韦子玉笑笑道:“不为什么,也许你白玉骐是我父子看得最顺眼的人。”

白玉骐奇道:“只因为这个吗?”

韦子玉道:“确是为了这个,也许自兄不能相信,因为,老夫在江湖上狼籍的名望,已令人难以相信了。”语气多少有些慨然。

白玉骐道:“人能名符其实,总比假慈善以行恶强得多,白玉骐与今郎平辈论交,韦前辈最好以后不要再以平辈与晚辈相称。”语气非常诚恳。

韦子玉闻言大笑道:“哈哈……你不觉得有我这么一个前辈,会败坏你的声誉吗?”

白玉骐摇头道:“晚辈不善辞令,有一句说一句,前辈也许不该再说那些谦虚之言了。”

韦子玉闻言脸色突然一整,道:“好好!为某就得厚着脸居长好了,今日之局,说实在的,老夫也暗捏了一把冷汗。”

白玉骐闻言一怔道:“此话怎讲?”

韦子玉笑道:“你以为那些真的是韦家堡的人吗?”

白玉骐道:“难道不是?”

韦子玉笑道:“我匆匆来此,那会带这么多人,这些人是我当时在附近请来的乡农,只因为我一向做事,从不冒险,是以他们以为我埋伏下了什么可怕的机关,而被骇退了。”

白玉骐闻说心中暗自惊忖道:“此人智谋,果然高人一等。”

韦子玉当下笑了笑道:“现在事情已过去了,你预备到那里去?”

白玉骐道:“晚辈想往千毒谷一行。”

韦子玉脸色一变,抬头道:“一人前去危险太多,还是等过几天,老夫回堡把事情料理一番,与你同去好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韦清岚道:“白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章 人性至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