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三十三章 慈父逆子

作者:雪雁

这一切看在葯王眼里,不啻是一种莫大的污辱,冷叱一声,道:“老夫有僭了。”声落一招“雁落平沙”,向白玉骐胸前璇玑死穴扫了过去。

葯王乃是江湖早年成名的人物,虽说他以医理闻名江湖,但其能挤身于老一辈之流,而与洪荒九魔中的日月老人称兄道弟,武功自然也有其独到之处。

掌出但见风声雷动,声势犹如排山倒海,天崩地裂,其凶猛狠毒,直似白玉骐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

葯王这种打法,不但大出白玉骐意料之外,连深知他个性的日月老人也大感诧异,精光四射的眸子中,不由透出了不满的光芒。

白玉骐冷冷的哼了一声,侧身避招,道:“三招之内,在下决不还手就是。”声落人已随着曼妙无比的身法,侧飘出二丈之遥,动作干净俐落,不带一点火气。

葯王没想到自己全力的一击,竟然被白玉骐如此轻而易举的避了过去,大喝一声,撤招换式,刹那之间,连攻了九掌七腿之多。

但见掌风腿影,弥漫一片,犹如天罗地网,白玉骐的身形早已被完全罩没,谁也看不出他此时的安危。

“七面鸟”卢珍,两眼暴睁,神情显得有些紧张,显然,在这种骇人听闻的威势之下,他对他的小主人也失去信心了。

这些掌影,乃是葯王把其生平最凌厉的武功,用于短短的两招之内,企图将白玉骐置于死地。

那知,世事往往出人意料之外,当葯王全力攻出的两招生平绝学,将接近白玉骐身前的一刹那,突然失去了敌人的踪迹。

这中间的变化太快,以葯王当事人的目力,也只不过见到人影一闪而已,便已目标尽失。

葯王如临大敌,一击不中,就知不好,当下急忙撤招换式,双掌当胸,霍然转过身来,他目光到处,老脸不由为之一红。

只见,白玉骐面色肃穆的站在二丈以外,显然没有乘机动手的打算。

白玉骐冷冷的扫了葯王一眼道:“在下与阁下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合下为何处处要置白某于死地?”

葯王冷笑道:“敌我相拚,非生即死,你连这点都不知道,还在江湖上混个什么劲?”他在盛怒之下,出言非常偏激。

白玉骐脸色一寒道:“好,白某受教了,现在还有两招,你有本领就全施出来吧,否则,倒下去的只怕是阁下了。”语气寒森无比。

葯王此时,虽然肚里有数,自己不是白玉骐之敌,但他此时已成骑虎之势,不打不行了。

只听葯王大喝一声,道:“我们走着瞧。”声落全力一招,向白玉骐扑了过去。

白玉骐俊脸为之一寒,觎准葯王来势,猛地冷叱一声,道:“来的好!”一式“天光血影”扫了过去。

白玉骐功力远比葯王深厚,而“天光血影”,又是独成一派,从未现过江湖的武学,任他葯王功力如何了得,经验如何老道,一时之间,也不知要从何接起。

眼看,凌厉无比的掌影已贴上葯王身体,生死的分野,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间了。

葯王再也顾不得丢人现眼,闷哼一声,倒地一式懒驴打滚,滚出了两丈之遥,只听“砰”的一声,他原先立身之处,已被白玉骐击了一个三尺多深的大洞。

葯王滚出两丈之后,方暗捏了一把冷汗,突听白玉骐冷森森的道:“阁下还有什么绝招未施。”

葯王闻言一抬眼,不由凉了半截,因为,白玉骐不知何时,已岸然站在他身前了,使他连起身的时间都没有。

葯王心知大势已去,但却不甘心就此低头认输,双目阴毒的盯着白玉骐,冷冽无比的说道:“姓白的,老夫今日落入你手,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要杀要剐,随你处置,但你若想污辱老夫,可别怪老夫这么大的年纪,还要出口骂你。”

白玉骐冷冷的一笑,收掌退下一步,道:“白某与你无任何恩怨可言,自无杀你的必要,在下仍是那句话,叫令郎出来,把当时的情形就一下,假使白某理亏,令日之局,白某一身担当如何?”

葯王败在白玉骐手中,心中怒火虽然仍在,但技不如人,却又无可奈何,白玉骐的话,也就自然而然的使他想到要考虑了。

世间没有这等傻瓜,明知理亏,而却又战胜了对方,反而要求对方评理的,那也就是说,百分之八十以上.是自己的儿子做得不对了。

但是,在此种情形之卜,葯王却又不能直接认错,只得冷哼一声,装了装门面,道:“好!如果理亏真在犬子,老夫当面向你白玉骐认错,并严教犬子,以补今日之过。”话落扭头向桃树林中,喊道:“玉麟,玉麟,你出来,”

只闻山野回声,却不见莫玉麟踪迹。

这一下,葯王心中更加不安起来了,不由怒声叫道:“玉麟,你听到了没有,快出来,难道还要我进去找你吗?”

这一次,声音比上次大得多,但却仍不见莫玉麟踪迹。

日月老人心中突然一动,问道:“莫兄,令郎在那里?”

葯王道:“在桃树林中。”

日月老人心头一震,突然飞身跃上了一株高大的桃树尖梢,向四周探望,目光到处,但见落英缤纷,那有半个人影。

日月老人心头猛然一沉,飞身跃下地面道:“莫兄确知令郎未走吗?”

葯王心中也是一震,问道:“怎么,林中没有?”

日月老人道:“没有,他会不会突然走了。”

葯王道:“不可能,此处仅此一处通道,他走到那里去呢?”

日月老人面色突然大变,脱口道:“莫兄可曾止。诉他绮萍养病之处?”

葯王闻言脸上突现不悦之色,显然,他对日月老人怀疑自己儿子行为不轨,心中不满,但却又不便否认,只得道:“老夫确实告诉过他。”

白玉骐俊脸顿时一变,由莫玉麟言辞之闻的嫉恨之色,他相信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当下大急,脱口道:“我们快去看看!”

日月老人见白玉骐如此关怀罗绮萍的安危,心中略为一喜,但却立刻又被紧张的情绪掩盖了,沉声道:“随我来!”

葯王飞身阻在白玉骐身前,笑喝道:“白玉骐,你敢保证!”

白玉骐一怔,道:“保证什么?”

葯王冷哼道:“犬子有不规行为……”

他话尚未说完,就在此时,突听那右边山洞中传来一声娇弱的呼声,道:“祖爷爷,救救我!”声音虽然微弱,但却抵人心房。

众人闻言,全身全都为之一动,数道目光,不约而同,向发声处望了过去。

突然,白玉骐大叫一声道:“萍妹不可再跑了,前面是绝崖!”声落人已化做一道白影!向洞口扑了过去。

就在白玉骐起身之际,洞口山如流星般的落下一个白衣少女,由她飘下的身形判断,显示她已昏迷了过去。

就在白影坠落之际,洞口闪出一个满身是血的少年,他抬眼看见这么多人,心中不由大惊,急忙又退回洞中去了。

白玉骐心急如焚,那顾得什么桃树枝桠的刺戮,飞身直如脱弦之箭,扑到了洞口,恰值白衣少女着地的一刹那。

白玉骐,此时也顾不得男女之别,猛伸健臂,把那少女抱人了怀里,总算没有让她落到地上。

白玉骐接住之后,低头一看,只见她身上衣破数处,几乎无法蔽体,俊脸不由为之一红,急忙伸手拉拉她胸前的罗衣,把她胸口盖住,右掌已熟练的抵住了少女的命门下,把内功贯了进去。

这时,日月老人等人已赶到,他见白玉骐正为曾孙女输功解救,竟把自己身上被树枝刺破的创痕都忘了。

日月老人铁青的脸上,不由浮出一丝难以形容的神色,他心中暗叹道:“他果然是个至情至性的人,难怪萍儿对他一往情深至此。”他抬眼看了洞口一眼,深知此洞别无出路,莫玉麟决逃不了,心中考虑了不少,保深吸了口气,压下胸中怒火,静待白玉骐替他曾孙女疗伤。

以白玉骐深厚的功力,那要多久,便把罗绮萍救醒了过来,她轻轻眨动了两下美目,第一个映人她眼帘中的,便是白玉骐那张红润的俊脸。

一时之间,她不由呆住了,也许,她作梦也想不到,在这千钧一发当中,救她的人,不是她祖爷爷,而竟会是她朝思暮想,为他病倒的心中情郎—白玉骐。

她轻轻移动了一下软弱的娇躯,向白玉骐怀中挤近了一些,缓缓闭上了美目,这一刻,她似乎一点也没发现,周围还有别人存在着。

不是吗?爱情的圈子里,本来就容不下第三者啊!

白玉骐轻轻撤下了右掌,睁眼望着日月老人道:“令孙女已不碍事了,请你把她先安置好后,再处理其他的事吧!”话落就慾起身把罗绮萍交给日月老人。

突然,罗绮萍猛然睁开了美目,玉臂一伸,紧紧的抱住白玉骐的肩膀,恐慌的大声叫道:“不!不要,不要离开我啊!”声音娇柔幽怨,令人心碎,也使人有不忍心拂逆之感。

白玉骐俊脸微微一红,道:“我并不马上离开你,等此间事了,我们再谈好吗?”

罗绮萍细目中缓缓滚下两颗清泪,愁苦的道:“抱着我,你很累吗?”

白玉骐看了日月老人一眼,只见他此时状至悠闲,好像这边的事,与他毫无关系似的,显然他小会来接罗绮萍了。

白玉骐无可奈何的道:“当然不会累,不过!”

罗绮萍未等他把话说完,已抢先道:“那,那么抱着我好吗?我累死了。”声音是那么娇弱,显然,这病中的美姑娘,真的已不胜体力与精神上的负担了。

白玉骐怜惜的看着她苍白憔悴的粉颊,关怀的道:“是的,正因为你累了,所以需要找个地方,安静的休息一下,这里还有许多事情要办,一点也不安静。”

罗绮萍娇羞的把粉颊埋在白玉骐怀里,问道:“什么事?”

白玉骐低声道:“抓那个欺负你的人。”

罗绮萍娇躯轻轻颤抖了一下,心有余悸的道:“要不是秀梅,我也许令生无脸再见你了。”

白玉骐心头稍安,问道:“秀梅是谁?她在那里?”

罗绮萍轻轻的抽泣着,道:“她,她也许已经被杀了。”语气悲伤无比。

白玉骐知道她在病中,不能受太多刺激,当下故意轻松的一笑,道:“也许她还没有死,所以我们要尽快的把她救出来,你现在缠着我,我怎么去救她呢?”

罗绮萍闻言,突然从白玉骐怀中抬起头来,急道:“现在你可以把我放下来了。”

白玉骐笑道:“你身子不好,这里山风大,还是让你祖爷爷把你抱到山洞中去休息的好。”

罗绮萍美目盯住白玉骐问道:“你也来吗?”

“等我此间事了,我一定去看你,好吗?你知道我从来不骗人的。”

罗绮萍想也没想,便道:“不,我宁愿在这里被风吹,也要看着你,我,我一个人在洞里,多害怕啊!”

现在,白玉骐真个没有办法了,只好拿眼看昔日月老人。

日月老人从身上解下一件外衣,递给白玉骐,诚恳的道:“只有再麻烦你了。”

白玉骐无可奈何的接过衣服,抱着罗绮萍走到一株背风的桃树上,把她安置下来,然后替她披上外在,问道:“现在还冷不冷?”

罗绮萍深情的望着白玉骐,甜甜的笑道:“不冷了,我心里好快乐啊。”笑容是那么天真无邪,也许,她没有想到这梦一般的相会,并持续不了太久。

日月老人皱纹密布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安慰的笑意,不是吗?这么多天以来,他是第一次看到她笑啊!

白玉骐望了“七面鸟”卢珍一眼,道:“卢珍,你陪着萍妹聊天好了。”

“七面鸟”卢珍点点头,走道罗绮萍身前,笑道:“我不会说什胜雅话,小姐可别见笑!”

罗绮萍爱屋及乌.朝卢珍甜甜一笑道:“你告诉我关于骐哥哥的事好吗?”

“七面鸟”卢珍点点头,道:“没问题.你说你要知道什么吧?”

这时.白玉骐已走到那边去了。

现在按下这边的不谈,再说白玉骐。

白玉骐走到葯王与日月老人面前,开声道:“现在我们要怎么处理。”

日月老人拿眼看着葯王,道:“不知莫兄要怎么处理?”

自从这边的事情发生之后,葯王脸上便一直浮现着愤怒与不安之色,他与日月老人是多年的老朋友,而今,自己的儿子,竟作出这等丢人的事,虽说还没有沾污罗绮萍,但这种行为,却足以败坏葯王一世的英名。

葯王痛苦的朝日月老人一揖道:“兄弟教子无方,以致做出这等丑事来,还希望罗兄给小弟一个机会,让我替武林除这一大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三章 慈父逆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