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三十七章 义斥师兄

作者:雪雁

白玉骐奔到庄前五十丈左右处,突听身后传来两声暴喝,道:“什么人?”

白玉骐心中一动,忖道:“想不到,这茅舍中,除了猎户以外,还有这等武林高人,倒真出人意料之外。”思忖间,人已转过身来,只见身前并肩立着两个黑衣大汉,气势甚是凶恶,心中不由暗自加了几分小心。

右面一人道:“小子,你是不是哑巴,怎么不说话?”

白玉骐淡淡的一笑道:“在下来此,是要打听两个人。”

那大汉只道他是来探望山中猎户的,不由大笑一声,道:“哈哈……小子,你晚来了十天。”

白玉骐心中一动,道:“怎么晚来了十天呢?”

那人一扬双掌,得意的道:“这里所有的人已全在大爷这双掌下超了生了。”

白玉骐闻言心中大怒,星目中登时掠过一片杀机,冷冷的道:“此处的猎户,不知与阁下有何仇何恨?”

那大汉狞笑道:“没仇没恨。”“那阁下凭什么杀他们?”

大汉凶睛一瞪道:“凭什么,什么也不凭,只怨他们不该住在这里。”“这里是你家的?”

大汉笑道:“哈哈……天下山川,虽然不是我家的,但大爷可以做得了几分主,你小子知道了吧?”

白玉骐冷笑一声,道:“在下还是不懂。”那大汉似乎很怕自己得意的事情,人家不知道,当下道:“这有什么不明白的,江山无主,强者踞。”

白玉骐道:“阁下两人够吗?”那大汉先睛一瞪喝道:“对别人虽然不够,但对付你这小子却绰绰有余,小子,你可要试试?”他一口一个小子,直把白玉骐骂得怒火千丈,冷叱一声道:“就凭你们这块废料?”

那人一怔,突然怒吼一声道:“什么?你说什么?”

白玉骐冷笑道:“我说你们是两块废料。”

这两个人乃是江湖上大有来头的人物,不然,又怎能到这里来。

只听左边那大汉,向右边那人说道:“师弟,给他点颜色看,不过,别把他弄死,我要好好的整治他。”

语气缓慢,充满了把握。

右边那人,闻言一声不响,猛然一个“苍鹰搏兔”,飞身上前,抓住了白玉骐的右手门脉,行动倒也快速得很。

白玉骐动也没动,暗自把气劲集中于右手门脉上,那只右手,登时变成一块赤红的热铁棍,把那大汉熨得冷汗直流。

那大汉开头一把捉住了白玉骐,本来很得意,等到一发现情形不对,要放手时,五指不知怎的,已不听指挥了。

那人面向着白玉骐,另一个大汉,看不见师弟面部的表情,只当是白玉骐已在师弟控制之下了,不由得意的大笑道:“揍那小子两个耳光。”

那大汉这时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闻言心说:“你只晓得喊叫,那知我现在的痛苦。”

白玉骐闻言冷笑一声,道:“不错,在下正有此意。”话落左手一挥,只听“啪!啪!”两声脆响,左右开弓,打了那大汉两个又脆又响的耳光。

白玉骐这两掌,虽然没有用什么内功,但下手却很重,直打得那大汉两眼火星直冒,口角鲜血下流,两顿肿得一寸多高。

这下,可把身后那个大汉看得呆了,心说:“师弟,几时这么有修养起来了,捉住人反而挨人家的打。”

白玉骐冷笑一声,道:“阁下还有什么吩咐没有?”

这一问,更把那大汉气得暴跳如雷,大叫道:“师弟,你是怎么了,你有修养,也得替两位老人家想想啊,这不是存心给他们丢人现眼吗?快把那小子的一只眼珠挖出来。”

那大汉闻言直骇得心惊肉跳,心中暗叫道:“我的妈,你少说两句也罢。”

白玉骐冷笑声中,左手一举,只听那大汉一声惨号,白玉骐把左手一扬,冷笑一声道:“在下照办,接着!”一团黑球,直向那发令大汉打到。

黑球来势迅速无比,那大汉才看到,已到达胸前,要闪避已来不及,只伸手去接,只听“叭!”的一声,接着传来那大汉一声痛呼,道:“啊呀!”整个身子连退出七八步,右手一片黑水,挟着隐隐的鲜血,隐的中,白骨外露,一只右掌,显然已被白玉骐废了。

白玉骐一只眼球,把那大汉打退,飞起一足,踢在手中大汉的小腹上,冷喝道:“去吧!”

那大汉张口闷哼了半声,一条命已然归阴。

白玉骐一脚废了那大汉,并未停留,一个身子,已闪电射出,抓住了另一个大汉的左手门脉,冷声道:“阁下还有什么命令没有?”

别看那大汉先前狠毒,现在一落入人家手中,可就变成龟孙子了,只听他颤声哀告道:“小爷饶命,小的一定重新做人,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了。”

白玉骐冷声问道:“罗杰、严虹是不是就在这里?”

那人尚未开声,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道:“老夫确实在这里,放掉他吧!”

白玉骐闻言,知道正主儿到了,但他恨这两个大汉,依仗自身武功,杀害这全村中的无辜猎户,再者,也想给点颜色两人看看,是以,闻声并没有松手放人,飞起一脚,把那大汉踢出七八丈远,一声惨号,划破寂静的山野,“叭!”的一声,那大汉正好撞在一块大石上,直碰得脑浆迸流,落地气绝身亡。

白玉骐却借着出脚一冲之势,霍然转过身来,那大汉的死状,他根本就没看到。

目光到处,只见“宇宙三奇”的老大、老二,个个面泛怒容,杀机盎然,在他们身后,站了高高低低不下二十个人,个个目射精光,显然都是些内家高手。

白玉骐见状心头微微一凛,忖道:“他们可能真的想称霸武林呢!”

老大这时阴沉沉的一笑道:“白玉骐,那两人与你何仇?”

白玉骐冷冷一笑,道:“两位来此之前,不知村中住了些什么人?现在他们都到那里去了?”声音冷森,大义凛然。

严虹冷然道:“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白玉骐冷笑道:“自列宇宙三奇,不知自重,却妄想称霸武林,邀一批鸡呜狗盗之徒啸居山野,杀害身无武功的猎户,占人村落,当年令先师不知有没有告诉过你俩习武的真谛,以在下想来,令师一代奇人,当不致于无言在先吧?”

这几句话,说得大义凛然,罗杰、严虹,一时之间,不自觉得都面现愧色,无言以对。

但是,白玉骐那一句“鸡呜狗盗之徒”,却得罪了两人身后的群雄,白玉骐话声才落,突听群雄中一声暴喝道:“狂妄小辈,你吃俺金钱豹一掌再吠不迟。”一个庞大无比的黑影,随着喝声,当头向白玉骐压了下来,人末到,一股罡风已先侵人肌肤。

白玉骐冷然抬眼一扫,只见来人身材魁武,面脸花斑,这“金钱豹”三字,倒真是名符其实。

那人身法与掌力虽然不弱,但在这一刹那间,白玉骐却已看出了他的弱点,当下并不闪避,也不出掌迎击,只冷冷的笑了一声。

转眼间,那人已到白玉骐头上,巨掌一伸,直抓向白玉骐脑门,动作迅如惊电。

白玉骐看也没看他一眼,猛然把右手顺着那人飞来的冲势,向上一托一推,已把那人惯到身后一丈多远去了。只听“轰”的一声,那人一个收势不及,跌了个黄狗抢粪,也许是白玉骐用劲过大,那“金钱豹”老半天没爬起。

白玉骐轻描淡写的把一个高手击倒,群雄不由个个为之色变,那些自知武功差一点的谁也不敢再上了。

罗杰这时突然开声,道:“白玉骐,你要找的是我们两个,何必对这些人过不去。”

这时,“金钱豹”已从地上爬了起来,此人生性蛮横,当着这么多人,他如何咽得下这一口气,一起身,见自己恰好在白玉骐身后,不由偷偷的一步一步向白玉骐走了过去。

群雄中,此时突然闪出一个六旬左右的老者,大踏脚步,“噗噗!”的向白玉骐走了上来,冷声说道:“老夫人称铁拳太保,阁下既然不把老夫等放在眼里,那就接老夫一掌试试如何?”话落未等白玉骐开口,突施一招“直捣黄龙”,向白玉骐胸口捣去。

白玉骐冷然一笑,并不接招封架,霍然一个大转身,冷喝一声道:“走吧!”

一个庞大的身影直向“铁拳大保”冲去,由那踉跄不定的步伐判断,此人显然是失去了平衡而身不由己。。

群雄见状大哗,有人大喝道:“陈兄快住手。”

“那是金钱豹打不得!”……

“铁拳太保”何尝不知道白玉骐已闪开去了,但白玉骐这手使得太绝,直等他真力透出,而无法控制时才闪避,他如何能收欤得起。

只听“轰然!”一声大响过处,接着传来“金钱豹”一声惨嗥,一场暴风而又息失于无形,但地上却多了一个重伤的“金钱豹”。

白玉骐冷冷的扫了严虹、罗杰一眼,道:“两位到底做何打算,莫非真的要由某先把这批无用之辈完全宰光,两位才肯出手?”

“铁拳太保”一拳误伤了“金钱豹”,这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事,他原先出手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扰乱白玉骐的视听,是以,脚步放得特别重,以便给“金钱豹”一个攻击的机会,那知事情竟然如此出人意料之外。

羞、怒、恼、恨,百感交集,“铁拳太保”再也顾不得那许多,大喝一声,一招“雷雨交加”,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白玉骐攻来。

白玉骐猛一闪身,一招“月落星沉”已插人“铁拳太保”拳影之中,那重重如密林的拳影,竟然无法阻挡他如电的身影。

罗杰见状大惊,沉声喝道:“陈兄快退。”

严虹也叫道:“白玉骐住手!”

然而,这些都太晚了。

白玉骐一插入拳影之中,“铁拳太保”已在一声惨吼中跌出了三丈多远,抽搐了一阵,已然命赴黄泉。

白玉骐一掌把“铁拳大保”击毙后,抬头冷冷的对群雄道:“那一位还不死心,上吧!”

严虹本已满腔怒火,闻言心中突然一动,一把拉住就要冲出去的罗杰,低声道:“师弟且慢,我们现在出手,一人决非此人之敌,如果两人联手,必然会使他们轻视我俩,何不让他们先去打头阵,一方面使他们知道白玉骐的厉害,另一方面,也可以消耗白玉骐一部份功力。”

罗杰一想,果然有理,当下驻足不前。

严虹扫了群雄一眼,冷冷的对白玉骐道:“姓白的,你年纪轻轻就如此不把江湖同道放在眼里,你可是以为天下真的没人敢惹你?”

此人极负心机,此言一出,群雄果然为之心动,他们个个都是争强斗狠之人,唯恐被人看不起,至于自身生死,则可以置之度外。

严虹就抓住这点心理,话才一出,群雄中,登时闪出七八个人来,为首一个疤面老者厉声道:“小子,你好狂妄。”

白玉骐不屑的扫了那人一眼,冷笑道:“对你这种不明事理,供人驱使的蠢夫,白某还用不到狂妄二字。”

疤面老者闻言大怒,急上两步,怒吼道:“老夫蠢在那里?”

白玉骐冷冷的一扫严虹、罗杰两人,道:“你问他们就知道了,假使他们真把你们当做自己人看待,一定会告诉你们其中真象,何用在下再费chún舌。”

七八个人闻言不由全都将信将疑的把目光向俩人望去。

严虹心头一沉,干笑两声,道:“白玉骐,你以为这种挑拨离间的手法很高明是吗?”

白玉骐冷冷一笑道:“挑拨离间?只怕两位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根紧张吧?”

罗杰怒道:“紧张什么?”

白玉骐星目中神光一闪,道:“紧张你们那群殴之计被在下三言两语破去啊!”

严虹心念一转,道:“原来是你自己怕了他们。”

在他以为,此言一出,白玉骐必定会说“何怕之有”,因而引起众怒,那知,事情大谬不然。

白玉骐只冷笑道:“不不!在下认为两位值得担心的是,他们万一不肯替两位卖命,而无人先来消耗在下力气,两位想必要合力搏斗在下,那时,两位岂不是要大大的丢人了吗,”此言一出,点破两人姦计,群雄个个心中全都为之一动,无数目光,向两人脸上移去。

严虹强自镇定着,冷声道:“姓白的,你也太高估自己了,来来来,老夫先接你一掌试试。”话落举步向白玉骐走来,行动却缓慢无比。

其实,他心中何尝愿意这么做,知是,白玉骐一旦把事情点破,他已成骑虎之势,不出来是不行了。

罗杰心中在着急了,因为,当着群雄,他无法动身与严虹合力攻击白玉骐,那严虹此去岂不是败定了。

白玉骐冷笑一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七章 义斥师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