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三十八章 双奇自绝

作者:雪雁

“玉女”司徒凤与三位姑娘,美目注视看那不见人影的团团沙尘,四颗芳心,似已提到了喉头,香汗早已湿透罗衫。

晓霞一向镇定,此时竟也不能自主的紧握着“玉女”司徒凤的玉手,颤抖不停。

“玉女”司徒凤侧脸望了晓霞一眼,道:“姊姊,你害怕是吗?我娘说,骐哥哥会伤得了他们,不用怕嘛!”此女天真、活泼,她心中虽然也紧张无比,但却拿话来安慰别人,也许,她想借此来加强自己的信心。

晓霞愁苦的一笑道:“妹妹,但、但是,我心里还是紧张。”

“玉女”司徒凤意念开始动摇,因为,她芳心中,原本就已害怕了,闻言脱口道:“你不相信我娘?”

晓霞道:“伯母也同样紧张啊!”

“玉女”司徒凤闻言侧脸一看,只见“一艳”葛玉珍与司徒云霄也正自紧张无比的盯着斗场,一颗芳心登时全没了主张。

这时,斗场中,百招已过,白玉骐猛然大喝一声,出手一招,拍出了“旭光普”,这是残阳六式中的第四式了。

但见,白雾自中间一分,宇宙双奇,已左右飘出三丈,仅只一闪,众人已看出宇宙双奇已然汗流浃背,袍衫湿透过半了。

宇宙双奇,被白玉骐一招“旭光普照”逼退,心中大不自在,怒吼一声,再度飞身反扑上来,面目狰狞,如两头慾择人而噬的猛兽似的。

白玉骐心知“残阳六式”的前四式均无法伤得两人,当下把心一横,突然施出了第五式“残天缺地”。

但见一片绵密的掌影,如天罗地网般的自四面八方罩下来,根本就看不到那施掌之人。

宇宙二奇见状一怔,心知不妙,但此刻身已落人罗网之中,慾退已无路,反噬之心,随意而生,狂吼一声,道:“老夫与你拚了!”

也不管是虚是实,见掌就拍,眨眼间,连拍了二十余掌,但却掌掌落空,心中知道不妙了。

司徒云霄旁观者清,见状忍不住大叫一声,道:“玉骐住手!”

但已太迟了,只听两人惨哼一起,掌影突隐,两道血光划空而过,严虹、罗杰已左右倒飞出三丈多远,落地连退数步,几乎跌坐地上。

只见,他两面色惨白狰狞,形如恶鬼,两人左臂齐根而断,血流如注,早已染红了半边身子。

白玉骐对两人的恶形,如同未觉,淡然的扫了身前两条左臂一眼,冷漠的道:“两位算是拾回了两条性命,你们滚吧。”

司徒云霄沉重的叹了口气,自语道:“此人好狠的手段。”

“一艳”葛玉珍冷声,道:“狠!哼,他如不是手下留情,只怕他们早已死在就地了。”

司徒云霄道:“但是,两位师兄却从此成了残废之人了。”

“一艳”冷冷的道:“我问你,骐儿如果不先下手,现在躺在地上的是那一个?”

司徒云霄无话可对了。

四女脸上,齐都现出喜色,“玉女”司徒凤,要不是被晓霞拉着,只怕早已飞身上去抱住她骐哥哥亲嘴了。

这段时间,严虹、罗杰都已运功止住了伤口的血,四道精光闪射的眸子,不由自主的向手下群雄扫去。

群雄个个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他们知道两人用意,但白玉骐的威风,早已把他们镇住了,谁还敢自己前去送死呢?

严虹见状,心头大怒,愤恨之色,不由形之于色,突然,他心头灵光一闪,精眸中掠过一丝阴毒的光芒,故意冷声道:“世态凉如冰,人情薄如纸,看来老夫交你们这些朋友是白交了,而要称雄江湖,只怕也是幻梦一场了。”言下似有无限感慨。

罗杰先是一怔,突然大悟,也沉重的叹了口气。

“一艳”葛玉珍开头没有看到严虹脸上的神色,闻言不由心中暗奇道:“此人一向做事,宁死不弯,如今怎么会突然忏悔起来了?莫非这重创已使他醒悟了?”

司徒云霄心底忠厚,最怕师兄不悟,闻言大喜道:“师兄能知前非今是,小弟与珍妹,愿永远听师兄指导。”

严虹摇头叹息道:“这重创已使老夫昏沉的头脑醒悟前非,也许,老夫感谢由少侠的恩赐。”话落朝白玉骐走了过来。

白玉骐心中冷冷一哼,忖道:“你少耍花枪,在下可不吃你这一套。”转念间,淡然的道:“不敢,在下手下失误,使阁下左臂断折,心中甚是不安。”

这时,严虹已走到白玉骐身剪二尺处,白玉骐有恃无恐,根本就不把他放在心上,静静的冷眼旁观着。

严虹停住身子,道:“这是老夫罪由自取,怪不得人的,但白少侠这种启蒙之恩,老夫却不能不谢,请少侠受老夫一拜!”话落竟然屈膝跪了下去。

这一着大出白玉骐意料之外,那心中怀疑他使诈的念头,也登时为之冰消,见状慌忙上前伸手扶道:“前辈不必如此,小子担待不起。”

晓霞见状惊叫道:“骐弟,快退!”

严虹闻言,右手突然一伸,扣住白玉骐左手脉门,狂笑道:“哈哈……退!向那里退!”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大出众人意料之外,一时之间,不由全都惊得呆住了。

罗杰绕身到前面,阴森的注定白玉骐道:“姓白的,你说该怎么还债吧!”

白玉骐冷然一笑道:“两位以为呢?”

严虹冷笑道:“你有眼不识泰山,目空一切,老夫以为该先取下你的双眼,然后么,哈哈……你还我二人一人一条膀子就是了。”

“一艳”葛玉珍猛然跨上一步,道:“你们对一个晚辈后生如此做作,不怕遗臭江湖吗?”

罗杰冷喝一声,道:“你与我站住,不然,就先废了他!”

“玉女”急道:“娘,你别走了!”

“一艳”只得停步。

司徒云霄沉重的叹了口气,道:“我看错人了。”

严虹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道:“你们若想要保全白玉骐残命不难,但是,必须依老夫一个条件才行。”

“一艳”直气得粉脸苍白,但为了女儿,却又不能不顾白玉骐了,只得咬牙强忍住胸中怒火,问道:“你说说看。”

严虹冷酷的道:“为了怕你们报复,现在,每人除下一条右臂来。”

这条件确实够残酷的,群雄闻言,不由个个变色,心中各自已全有了警惕,这两个人不是好相处之辈。

司徒云霄摇头,道:“师兄,我们……”

罗杰冷喝道:“谁是你师兄,你们师兄弟情谊早已断绝,废话少说,老夫可没有那么多时间与你们罗嗦。”

“一艳”葛玉珍冷哼,道:“杀了白玉骐,你们可要考虑后果。”

严虹大笑道:“后果早已考虑过了,哈哈,能让白玉骐先走一步,死又何憾。”话落向罗杰一使眼色,道:“师弟,下手吧!”

“玉女”司徒凤急得大叫道:“慢着!”一双泪眼直盯着“一艳”葛玉珍。

晓霞自背上拔下宝剑,缓缓扬了起来。

“一艳”黯然一叹道:“好吧!就依你吧!”

司徒云霄怆然道:“想不到我们师兄弟竟会走到今日这个地步。”

晓霞扬起宝剑,熊玉燕与清风,“玉女”已走了过来,道:“从我们下手吧!”

突然,白玉骐大喝一声道:“慢着!”

众人闻言不由为之一怔。

白玉骐先不去理会她们,扭头冷冷的对严虹道:“阁下真以为已控制白某了吗?”

严虹冷酷的道:“怎么?老夫就不信你有脱身之能。”

白玉骐淡然笑道:“两位听过血脉倒流,身不受制之法吗?”

严虹、罗杰闻言一怔,突然,严虹大笑道:“哈哈……白玉骐,你这叫白日说梦,老夫头脑可清醒得很呢!”

白玉骐冷笑道:“清醒最好,在下以为你该好好的反省反省,今日之罪,该不该一死来谢罪于地下的恩师。”

罗杰突然扬掌道:“白玉骐,现在你该脱身了。”

白玉骐冷沉的笑道:“在下脱身之时,就是两位功废之际!”

罗杰脸上杀机一闪,大吼道:“老夫岂是三岁孩童,能被你唬住,先接我一掌!”一招“直捣黄龙”向白玉骐胸口捣去。

严虹见罗杰一出手,左手不由一紧,突觉手中白玉骐手腕一涨一缩,再一紧手指已然握了个空,一声“不好”,尚未出口,突然气海穴一震,全身血脉功力全散,耳边也传来罗杰一声惨号!

变化的太快,四女没有看清,闻声只骇得目瞪口呆,等到看清了一切,更喜得呆住了。

突然,四声娇呼一起,四女已如四只rǔ燕般的扑到白玉骐身边,她们,也许已忘了尚有别人的存在。

白玉骐心中甚是感动,但神智却清醒无比,当下轻声,道:“姊姊,妹妹,你们快站好,这里还有很多人在看呢。”

四女闻言粉脸同时一红,急忙站直身子,羞涩的垂下头去。

地上,严虹、罗杰跌坐如瘫痪了一般,他们脸上仍留着无限的怨毒之意,但是,他们却已无力泄愤了。

白玉骐冷冷的扫了二人一眼,道:“此处也许就是两位的埋骨之地了。”

严虹阴毒的道:“白玉骐,老夫很后侮。”

白玉骐冷笑道:“后悔刚才为什么不用掌击是吗?”

严虹冷声道:“不!老夫打也打不着你,老夫只是后悔,当日在绝情谷中之时,不该留你活到今天。”

白玉骐抬头看看天色,道:“那是过去的事了,在下要走了。”

严虹突然大叫一声,道:“慢着!你既然废了我俩的武功,不看我们死亡就走了不觉可惜吗?”

白玉骐冷冷的笑道:“那在下倒该等一等了。”

司徒云霄沉重的叹道:“唉,两位师兄!”

严虹狂笑一声,截住道:“老夫并非你的师兄,哈哈……壮志未酬,老夫实在有些于心不甘,但事已至此,还有何言,哈哈……”狂笑声中,猛然把头朝身前巨石上撞去,只听“噗!”一声,登时白浆迸流,死于就地。

罗杰也大笑道:“师兄稍待,小弟也来哈……”也撞死于同一石头上。

两人原本乐天知命之人,想不到一出绝情各,竟又恢复了昔日野心,以至惹下今日杀身之祸,想来也着实可叹。

白玉骐沉重的叹息一声,似有无限感慨,也似乎有些惋惜,怔怔的望着两人的尸体出神司徒云霄缓步而上,悲伤的道:“玉骐,他们全都死在你手中了,今后,你在江湖上的威望,只怕比前又要增加许多了。”言下似有些不满之一息。

白玉骐淡然的道:“小侄乃是出于不得已,伯伯亲眼看到的。”

“一艳”葛玉珍冷笑道:“凌哥,你是不是对他俩还有些惋惜?”

司徒云霄道:“他是我们的师兄,难道你没有此意?”

“一艳”葛玉珍冷冷的道:“他们刚才的话难道你没有听到?”

司徒云霄默然不语,转开话题道:“把他们埋了吧!”

白玉骐再度看了看天色,俊脸上似有些犹疑之色。

“一艳”葛玉珍看在眼里,心知白玉骐急于要上崇山挂月峰,深怕再耽误时间,白玉骐要先走,当即道:“好吧,快动手!”

当下,众人七手八脚,掘了两个大坑,荒山野村中也没有棺木,只得草草埋掉,倒真成了埋骨荒山了。一切收拾好,司徒云霄又找了一块大石,运掌削平,以金刚指书上二奇名讳,才算完全了事。

白玉骐抬眼扫了群雄一眼,道:“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尔等抛妻别子,也只不过是想成一时之幻梦而已,宇宙二奇功能远在诸位之上,尚难免埋骨异乡,甚望各位三思,下次再相逢时,只怕白某不会再说这些了。”话落转头对“一艳”葛玉珍问道:“伯母,我们可以走了吗?”

“一艳”葛玉珍道:“是的,我们走吧!”

众人当即取道向崇山进发而去,刹那间消失于丛林之中,此地,仅留下一批茫然的群雄与一堆新坟,这,也许是妄想称霸之人的最后结局。

口口口口口口

艳阳已隐人浓云之中,细雨刷新了绿叶,山,清新的,但是,天,却有些愁云惨雾。

通往少林寺的小径上,此时,正有三男五女在急步向上赶路,他们,是不进香的人,也不像朝寺的,倒像是一批与少林寺有深仇的人。

为首,一个白衣少年,抬眼看了看天色,道:“时间快到了,我们得快一点。”

一个中年书生道:“玉骐,这是佛门圣地,得饶人处,就饶过他们吧!”

白玉骐摇头无可奈何的道:“小侄赴约前曾说过一句话,只怕,到时无法控制。”

司徒云霄道:“什么话!”

白玉骐星目中冷芒一闪,道:“我叫那慧清和尚带些自己愿意去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八章 双奇自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