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四十章 皆大欢喜

作者:雪雁

古云淡淡的扫了白玉骐一眼道:“现在天残道人已灭了。”白玉骐冷冷的笑道:“不错,贤昆仲救了在下一命。”

古月道:“那也未必就是救了你,因为,你们并未决出胜负来。”

白玉骐淡然笑道:“在下有自知之明。”

古云笑道:“就算我兄弟二人真救了合下,只怕与事前那约定,也没有什么关连,你说对吗?”

白玉骐面部肌肉微微抽搐了一阵,沉声的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施的恩惠,只是对我白玉骐私人的,但那另一段公案,白某无力自主。”

古月凄凉的大笑一声:“哈哈……洪荒九魔,九死其二,剩余七人,只怕早已不放在你白玉骐眼里了,不过大丈夫恩怨分明,公私分清,我洪荒九魔,到时决不会令你失望就是了,哈哈……”笑声震天,但却掩不住心中的悔意。

白玉骐扫了四周一眼,道:“贤昆仲可否带在下去找找他们?”

古月道:“可以!”

白玉骐一扫身侧五位姑娘,道:“什么地方?”

古云道:“千毒谷,假使在那里,我们侥幸能够全部有命的话,当会再有一场殊死之战。”

白玉骐道:“谷外?”

“不!谷内。”

“那时,只怕在下还要做其他的事。”

古云道:“在千毒谷消灭之前,我们还是站在同一阵线上。”

白玉骐奇怪的问道:“洪荒九魔可是与千毒谷有什么不解之仇吗?”

古月摇头,道:“洪荒九魔,生平未做一件有益于江湖武林的事,也许,这是回光返照,所谓盗之将死其言也善啊!”

白玉骐沉重的叹了口气,道:“好吧!我们走吧!”话落转身而去。

突然,“金环帮主”开声大叫道:“千毒谷,久蓄称霸之心,暗藏荼毒武林阴谋,现在难得他们都能联手合力。我们身为武林一份子,岂能坐视,老夫决率帮下弟子前往。”

白玉骐这时已同五女及司徒云霄、葛玉珍,及“日月老人”,古氏兄弟等离去了。

太极真人也道:“我太极派也赞同。”

群雄大都是些血性汉子,白玉骐过去恶毒的名声,已在今日完全澄清,由恨转敬也是人之常情。

当下上呼百应,几乎来人中有十之八九,愿意同去。

太极真人这:“好吧!各位既然如此热心公益,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动身罢。”话落当先率众而行,接着,此起彼落,个个相随而去,不去的人,也都下了挂月峰,一座高耸人云的山峰,已恢复了其原来的寂静,所不同的,峰上多了一具尸体,那是天残道人。

口口口口口口

群山环绕,翠树茂盛,云与雾,在山腰难分,水与黄沙,在山脚难辨,扑朔迷离,这里,就是令人闻名胆寒的千毒谷外貌。

谷口不狭,但却被黄水占去了一半,剩下仅有五丈之宽,两侧高岩壁立,石缝间,隐约可见蛇蜴爬行其上。

这时谷口已聚集了许多武林人物,不用说,这些人大多是少林寺后挂月峰上的群雄,但也有几人例外,他们是洪荒九魔中人。

“玉女”一见“天魔懦侠”,不由自主的叫道:“师父……”

“天魔儒侠”笑了笑道:“你也来了。”接着对司徒云霄夫妇道:“老夫已尽所能,不知贤伉俪满意否?”

“一艳”葛玉珍感激的道:“凤儿能有今日,完全是吾兄所赐,大恩不敢言报,但在小女子有生之年,愿随时随地听从兄长的差遗。”

“天魔儒侠”扫了其他六人一眼,又看了看白玉骐,淡然一笑道:“千毒谷一进,只怕洪荒九魔就要从此长辞人世了。”

司徒云霄闻言一惊道:“难道千毒谷这么可怕?”

“天魔儒侠”摇头笑道:“并不可怕,老夫相信今日我们有必胜的把握,但任何人都可以生还,唯独我洪荒九魔难逃此劫。”

“一艳”心中一动,脱口道:“你是说骐儿会这么做?”

“天魔儒侠”点头道:“这也是他的任务之一。”

司徒云霄不由自主的摇头道:“我相信他不会这么做。”

“天魔儒侠”喟然一叹道:“他也身不由己。”

“你是说他身后有人操纵?”

“不!应归根于早年的一段公案。”话落一顿,突然道:“白玉骐已开始前进了,我们走吧,”

“玉女”司徒风等人,早已听得人神,此时一听白玉骐已前进,不由精神为之一振,美目齐扫,果见白玉骐已在前面二十丈以外了,他身后跟着许多人,但也有不少人,迟疑不敢前进。

罗绮萍娇呼一声,道:“我们快追。”话落末等回答,便纵身追了上去。

其他四女,心中也都大急,“玉女”对“天魔儒侠”娇声道:“师傅,凤儿先走一步了。”话落人已纵出,追随其他四女而去。

“天魔儒侠”暗自摇了摇头,由几个少女的行动,他觉得以自己这等年龄,似乎更不应该争一时声誉,而毁去她们美丽的远景。

当下,他沉重的笑了笑道:“我们走吧!以我们的身份,似乎不应该落于群雄之后。”话落当先飞身而出,向前追去。

洪荒九魔平时意气之争,虽然经常发生,表面上,谁也不服谁,形如散沙一盘,实际上,他们心中都有了默契,暗中把“天魔儒侠”看成了老大,“天魔儒侠”一走,他们也紧跟着追了上去,刹那问,超越了群雄,与白玉骐并肩而行。

群雄那些迟疑不敢前进的,这时一见洪荒九魔有七个都到了,登时又有许多鼓足勇气跟了上去。

谷口距他们原先立足之地,本不很远,众人这一阵急奔,那要多久,便已进人谷口,但根奇怪,始终未见敌踪。

岩缝中的蛇蜴二见人迹,更骇得到处钻逃,连一点攻击的勇气都没有,确实出人意料之外。

没有多久,众人已进人谷道里许,但却仍不见出口,两边山势,仍然是那么高拔险峻。

就在众人正奔走之际,蓦听,谷中传来两声尖锐无比的啸声,群雄个个不由得为之精神一紧,凝神戒备。

啸声才落不久,两侧岩壁石缝之中,突然涌出无数蛇竭一类的毒物,那些毒蛇,各种颜色都有,粗细长短不一,细的细如竹筷,粗的粗如碗口,那些褐色的蝎子,则大小相差无几,总有鹦蛋大小。

但见万头钻动,刹时间盖遍两侧石壁,阵阵腥臭,中人慾呕。

“天魔儒侠”见状心头暗惊,急忙道:“各位注意,在蛇群未发动攻势之先,我们先冲一段。”话落当先向前冲去,速度快得惊人。

五位姑娘,心惊胆寒,一个个紧靠着白玉骐,好像他能充分保护她们似的。

群雄此时已有些混乱,平时,各人都有一身武功,对付几条蛇也许并不放在眼里,但此时,一者毒蛇毒蝎太多,再则,身处进退艰难的狭道之中,难怪他们会因紧张而混乱。

“玉杖神丐”桑无忌向两侧扫了一眼,但凡乞丐,对蛇性大都不陌生,是以,他扫眼之间,心中已有了计较。

就在这时,谷口又传来两声怪啸,两壁上游动的蛇蝎,突然如疯狂似的向群雄攻来,飞扑纵跃,使人不知从何妨起。

群雄虽然个个群出自卫,甚至以兵器自防,但由于人挤施展不开,蛇、蝎一攻,不大工夫,便在连声惨号中倒下了十几个。

这一来,形势更乱,人人自危,甚至,群雄中,还有人是伤在自己人的兵器下。

“玉杖神丐”桑无忌,见状突然高声叫道:“各位注意,现在轮班守卫,两侧的人,运掌向石壁上扑击,其他的人在中间休息,不可再乱章法,自相残踏,兵器全收起来。”

群雄正在混乱之际,为了生命,谁也顾不得谁在指挥他们,当下靠边的人,一线摆开,运掌向石壁上扑击。

这一着,果然生效,群雄运掌击出,形成一道如刃的钢墙,低处的蛇蝎,全被击成肉饼,偶尔仍有人倒地,但较之刚才,却是少之又少了。

边打边进,一批一批的轮换着,众人果然安定了许多!

又走了里许,这时,在前面五十丈处,已是出口了,群雄个个汗流夹背,精神困倦,为了争取生命,谁也不敢偷懒,运内功,出罡掌,谁也不敢藏私,是以,距离虽然不长,但已足够他们劳累了。

“天魔儒侠”大声道:“各位稍忍耐点,前面不到五十丈,便是出口了。”

群雄闻言,个个精神大振,吆喝声中,刹那之间,便冲出了谷口。

只见,前面是一处方有里许的绿草地,一里之外,是一道天然石屏,屏内景物,则不得而知了。

群雄个个深喘了口气,席地躺坐下来,chún干舌燥,困倦已极。

古云扫了“玉杖神丐”一眼,笑道:“桑兄好主意,不然,现在大家只怕还在里面挣命呢!”

“玉杖神丐”柔无忌冷冷一笑道:“老要饭的是玩蛇的,大概还不至于连这点脑筋都转不动。”话落,也不管古云反应,迳自向白玉骐走去,道:“白玉骐,你好。”

白玉骐一怔,冷冷的道:“桑大侠可是又来劝由某与中原同道合作?”

“玉杖神丐”郑重的道:“难道你拒绝吗?”

“桑大侠猜对了。”

“玉杖神丐”心头一动道:“中原群雄都来了,不知是为了那一个?”

白玉骐缓缓仰起脸来,冷冷的道:“各为自己未来着想。”

“玉杖神丐”桑无忌突然若有感触的叹息一声道:“唉!白玉骐,你的行为令人生敬,但为什么你要对世人如此仇视呢?要知道,人生于社会中……”

白玉骐冷冷的截住这:“桑大侠,在下是块顽石,你不必多费心思了。”

就在这时,五位姑娘突然跑过来,对白玉骐道:“骐哥,你要不要喝水?”

白玉骐闻言一惊,脱口道:“水?水从那里来的?你们都喝了?”声落人已从地上跳了起来,状至焦急。

“玉女”司徒凤一怔道:“有什么不对吗?”

白玉骐大急道:“千毒谷中,无物不毒,你们怎么可以喝呢,”

熊玉燕笑道:“那水是从一处石缝里流出来的泉水,山高百丈,难道他们会从上面凿个洞让水流下来不成?”

群雄闻言,都觉有理,纷纷向五位姑娘来的方向奔去,抢水解渴。

白玉骐木敛的力在那儿,“玉杖神丐”控制住他门下的人,不使前往。

就在此时,石屏后,突然转出一个身扛葯锄的老者来,白玉骐一见此人,心中不由一沉,冷冷的注视着他。

没多久,葯王已到白玉骐身前五丈处,冷冷的道:“白玉骐,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相逢吧?”

白玉骐冷冷的道:“现在我却想到了你过去说的诘,要不择手段。”

“葯王”阴沉的道:“后悔当时没有杀我是吗?”

白玉骐冷淡的笑道:“我没有喝那水,倒是她们喝了。”话落一指五位姑娘。

“葯王”一怔,突然笑道:“她们喝了也是一样,那水确实有毒。”

群雄闻言大惊,各个怒形于色,但却觉得四肢无力。

“葯王”冷冷扫了四周一眼,突然从身上掏出一枚银针,笑道:“白玉骐,你要我救他们吗?”

白玉骐冷冷的道:“我考虑过了。”

“考虑什么?”

白玉骐笑道:“立刻死,是吗?”

“葯王”摇摇头,道:“不,有五个时辰给你。”

白玉骐伸手道:“那么拿来吧!”

葯王看了群雄一眼道:“白玉骐,我没有解葯,除非马上配给你。”

白玉骐大笑道:“不必了,在下不领这人情。”

“葯王”脸色突然一阵羞惭,已快拿出来的手,重又放了进去,掏出一颗红色的葯丸递给白玉骐,道:“白玉驭,老夫晚年丧子。恨,已勾清了。”

“玉女”等五位姑娘心中大急,慾想阻止,白玉骐已把那葯服了下去,五女不由放声大哭起来。

“葯王”重重的叹息一声,自怀中取出银针,对正在哭泣的五位姑娘道:“五位姑娘不要哭了,有一天,你们会了解老夫并非那种不知世故之人的,来吧,我替你们医好毒伤吧!”

“玉女”司徒凤哭骂道:“我们死了也不要你这老贼给我们医。”

她这一哭一骂,真情流露无遗,那些中毒的群众,一个个心胸突然开朗起来,似在这短暂的一刹那中,都看破了生死之数,只听其中有人大骂道:“生死由命,我们上,杀了这老贼。”

白玉骐连忙阻止,高声道:“各位有儿有女,不比白某家破人亡,孑然一身,了无牵挂,如为了一时意气用事,撇下寡妻幼子,高堂老母,有那一个来替各位照料?”

群雄鼓噪之情,登时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章 皆大欢喜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