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 五 章 双毒姦计

作者:雪雁

卓人风心里大急,但又不敢不说,只好老实道:“他有事出去了还没回来,不知姑娘找他有何贵干?”

姑娘见他言不由衷,心中更疑,冷喝道:“到底到哪里去了?”

这时天机道人与魔魔僧也走了上来,三人六道冷电也似的目光注定卓人凤,人凤见那些人目光充满凶焰,心中就慌了,心一慌不由呐呐说不出话来,三人疑心更炽,魔魔僧不由冷喝道:“白玉骐那小子那里去了,是不是你害了他?快说,不然佛爷叫你不得好死。”话落一步一步向卓人凤逼去。蓦然——

三人身后“擦”的一声,“玉女”司徒凤心中怀念白玉骐,因此最敏感,响声一起,她一转过身来,突听得一声:“白玉骐在此!”

司徒凤触眼处,果见白玉骐凛然立在那里,虽然身上仍然一片血污,但他能夜间视物,由白玉骐那粉红色的面颊及那双神光湛湛的星眸,她看出白玉骐已经全然恢复了功力,芳心一喜,反而也说不出话来了,两颗晶莹的泪珠不自觉的顺腮而下。

魔魔僧性子最急,转头一见是白玉骐,立刻哇哇叫道:“好哇!白玉骐,你小子一跑可害了咱和尚了,晚饭也没得吃,找了一天才找到你,你倒是干脆说一句,要不要咱们帮忙,别老是跟咱们打哑迷捉迷藏好不好?”

“玉女”心中大急,因为他见白玉骐脸色越变越难看,深怕白玉骐不高兴,魔魔僧话一落她急忙说道:“师哥和尚,你不要乱说!”

“是真的吗?难道咱们有力没地方出?”和尚就是个驴性子,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心里都不存半点芥蒂。

白玉骐突然恭身一揖,冷然道:“白玉骐多谢三位一片真诚相助而担心,但在下早已说过,为了白某的私事不敢有劳他人相助,三位的好意,在下心领就是。”

这下魔魔僧可瞪大了眼,“玉女”却掩面俯在马上哭泣起来。

天机道人干咳一声,平静的道:“白少侠,贫道师弟是个直性子,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但他也是一片好意,决无其他用心,白少侠,贫道今天是与你第一次见面,诅得过份,未免是交浅言深,但贫道仍愿意以万分真诚把心中的话说出来,一个人处世固然处处要能自立才好,但却也不易过份拒绝别人的真诚真意,否则未免太做作虚伪,我师兄妹三人来此,完全是出于一片诚意,这份友情取舍在于少侠,贫道言尽于此。”

“玉女”也接道:“你要瞧不起我们直说也是了,何苦不告而别。”

白玉骐本是性情中人,只是世态的寒凉使他变得冷漠得不近人情,天机真人的一席话,又唤出了他那片深埋心底的热情,他满面泪光莹莹的道:“小弟接受三位的隆情厚谊,当至死不忘,但今后的事,小弟仍以赤心真诚乞求三位不要插手多管,小弟所言句句由衷……”白玉淇用深沉的一叹截住了未完的话,转头让两颗泪珠滚下。

是的,他太感动了,这是他入道江湖第一次碰到真诚相助与他的人,可见人间仍有温暖的友情,报复亲仇能假手于他人吗?所以他至诚的说出了心中的话。

“玉女”似还想说些什么,但被天机道人以目光阻住了。

突然,卓人风忍无可忍的走到白玉骐的面前问道:“白兄,我师妹可还好吗?”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一语提醒了白玉骐,白玉骐一看天色,已近二更天了,忙道:“我刚才去探庄已被他们发现了,令师妹我并役看到,听庄丁所言似乎还没有关系,我们现在就去吧!”接着把事情的大概告诉了他们几人。

天机道人眼一转,顿时心里有了主意,故意正色道:“为免庄上恶人逃掉,我们必须包围他们,目下我们人手不多,最好分成三面,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白玉骐未加思索道:“就由道长分配好了。”

这正是天机道人心想的,当下略一沉吟才道:“和尚独挡北面,我与卓兄兼顾东北两面,这黑马只有白兄与我小师妹才能靠近,为了随时可以照顾此马,就以白兄与我小师妹堵他们西面好了。现在我们三人先走吧,白兄备好马匹随后跟来。”话落不等白玉骐开口,向和尚打一眼色,与卓人凤一齐向霸王庄驰去。

白玉骐眼看三人去后,俯身去取马鞍,“玉女”司徒风却先俯身把马鞍抢到手里替马放上,白玉骐蹲下身子去扣马腹的扣环,恰与“玉女”素手相触,白玉骐一惊,急忙将手缩回,站起身来,“玉女”已把马鞍上好,白玉骐轻声道:“谢谢姑娘。”说话间套上了马缰。

“玉女”低声道:“我叫司徒凤,你叫我的名字好了。”

白玉骐只笑了笑道:“我想还是称司徒姑娘妥当,司徒姑娘请上马吧!”

那知姑娘不但不肯上马,竟幽幽道:“好,想是我司徒凤不配你称呼!”

白玉骐大急道:“姑娘这是什么话,那在下就称你凤姑娘好了。”

“不带姑娘两个字不可以吗?”

白玉骐一怔,心说:“叫你姑娘有什么不好,你本来就是姑娘嘛?难道还能叫你相公。”蓦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笑笑道:“那要叫你小姐姐了。”

“玉女”突然双颊飞红,吃吃笑道:“你好壤,原来你那时候并没有昏过去,你明知人家对你是一片真情,为什么竟然撇下我而去,你真忍心!”说到后面,“玉女”不由又泪光莹莹。

白玉骐不想一句玩笑话,竟又惹得玉女伤心起来,心中对这位娇柔小姐姐的痴情也不无感动,但,在亲仇未报之际能动儿女私情吗?白玉骐暗然一叹,突然答非所问的道:“小姐姐,咱们走吧!”

“玉女”一震,因为白玉骐的声音很生涩,她拭拭泪,娇声道:“我是错了是吗?”

“你没有错,是我……”

“不许骗我,我错了只要你告诉我,我会改,我真的会改。”

“玉女”司徒凤如怨如慕的泣诉使白玉骐刚压下感情,突然再度爆发,而一发不可收拾,白玉骐飞扑过去双臂将“玉女”颤抖的骄躯搂入怀中,火热的双chún刹时吻遍了“玉女”带泪的粉颊,而终于落在她火热的樱chún上。

“玉女”微动了下娇躯,终于温柔地献出了她生命中的初吻,她耳中似乎听到白玉骐喃喃的唤着她:“凤妹,凤妹……”

她满足了,她觉得这世界上除了他以外没有什么更重要的事物,现在她得到了他,这个第一次见面就在她芳心烙下深泥的痕迹而永远拂拭不掉的他,她笑了,尽管她美眸中仍在流着泪,她似在说给自己听,那声音很小,小得几乎没人听到。

“骐哥哥,我爱你,此心永远不移……”她把脸钻向白玉骐怀里,他身上血迹使她娇的粉靥微微受了些刺激。

白玉骐脑海中浮起一个模糊的人相,那人相越来越清楚,越来越大,最后那相似乎塞满天地之间,那是为他而受了林玉卿一掌的岳蓉,白玉骐浑身一阵颤抖,岳蓉虽然未曾向白玉骐说过“爱”字,但她那种奋不顾身的行动不就是爱的明证吗?

白玉骐脑海中此刻一片混乱。

“玉女”似有所觉的仰脸问道:“骐哥哥,你怎么了。”

白玉骐轻轻推开“玉女”低声道:“没有什么,我们走吧!”

“玉女”似已觉察出白玉骐言不由衷,她不便再问,她只想:“今后我永远跟在他身边早晚会知道的。”主意既定,她轻声道:“骐哥哥,你不挟挟衣服吗?”少女都是爱美的,她自从见到了白玉骐,他就是满身血已够俊,她想,他如换上洁净的衣服一定更加英俊潇洒。

白玉骐闻一肓低头一看,果然满身血污,当即朝“玉女”一笑,从马鞍底下拿出一套白衣,封“玉女”道:“小姊姊,先走吧,我马上来。”

“玉女”粉脸又是一红,嗔道:“你不要以为叫我小姐姐我就不敢答应,告诉你,我虽然只有十六岁,仍然敢做你的小姐姐的。”说着吃吃娇笑出声。

白玉骐笑笑跃入林中。

不大功夫白玉骐从桃林中出来,换上洁净的衣服,果然更显得潇洒出尘,临风玉树,“玉女”见状不由从心底绽出一丝笑容。

白玉骐问道:“你还没走?”

“玉女”撒娇道:“我要跟你一起走。”

白玉骐怕时间耽搁太久,三人等得不耐烦,一跃上马,突然香风一扫,“玉女”已跃坐在他怀里,把头贴在白玉骐脖子上娇声道:“走啊!”少女在与心上人相处时,她不舍顾忌什么的。

白玉骐摇摇头,放马向庄上赶去。

两人一骑穿过桃林,前面一片黑黝黝的山庄已然在望,白玉骐伸手一指道:“前面就是了。”

“玉女”轻“嗯”了一声,她恨道路实在太短了。

蓦然,前面黑影一闪,“魔魔僧”哇哇叫道:“好哇,小师妹,你有了白小侠可就把咱和尚给忘了,忘了咱和尚还情有可原,你可知道把另一个都快急死了。

“玉女”司徒凤赶忙把头抬起,格格笑道:“我们现在不是来了,岂不是你又在耽误时间了。”

和尚一听也对,回头就走,一面却叫道:“干完了再找你两个理论。”

“玉女”笑笑对白玉骐道:“二师哥就是口没遮拦,想到什么说什么,还请白兄原谅。”话落一顿,问道:“我们现在要做些什么呢?”

白玉骐早已计划好了,见问随道:“你去救那位姑娘,我来找二毒的那个孽徒。”

“不,我要跟你一起去。”“玉女”是被白玉骐丢怕了。

白玉骐急道:“她是女的当然要你去救,我们两个在一起怎么办?”

“玉女”急得流泪道:“你不要自顾走——”

白玉骐回头见她热泪盈眶,内心顿觉不忍,用衣袖替她把泪擦去,安慰道:“我不会走的,你看,你和尚师哥已经动起手来了,快!”话落一按“玉女”双肩飞身而去。

“玉女”果然听到和尚的声音道:“什么二庄主三庄主,九头枭八头枭的!佛爷爷超渡了你们。”接着就是一声惨号传来,想是完蛋了一个。

“玉女”不敢怠慢,急忙飞身向后院搜去。

白玉骐前次来探庄时就已败露了踪迹,是以“霸王庄”早已有了准备,杀声一起,灯笼火把立刻都亮了起来,照得院中场地如同白昼,在四壁的暗影中,更伏有箭手,以备万一。

这时天机道人,卓人凤,魔魔僧都已冲了进来,这些人那里是二人的敌手,满场只听到和尚不停的喊着:“超渡了你!超渡了你……”

以及天机道人的叫声:

“和尚少杀点!和尚少杀点!”

此外,便是一片惨号声。

白玉骐在瓦面上停了一阵,未见两黑衣少年出面,起身向侧面的大厅后进寻去,他挨间找下去,找了四进仍是什么也没找到,偶一抬头突然见第五进最高的一座楼阁上灯还亮着,立刻飞身扑去,双足倒挂檐顶,用舌尖舔破窗纸向内张望,这一望不由使白骐剑眉倒竖,杀机顿上眉梢。

只见室内陈设华丽无比,在一张根大的绣床上,此刻正有一个绝色少女,全身脱得精光,仰身横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泪如雨下,却动弹不得。想是被人制住了穴道。在少女的身侧床下站着一个母夜叉一样的女人,手中拿着一根烧红了的铁条,放在离少女胸部不远的地方,喝道:“小贱人不知好歹,你看老娘有没有办法叫你答应。”话落铁条朝着少女的胸上双*点去。蓦地——一声暴喝:“与小爷躺下”,话声未落,窗户口哗然大开,那母夜叉都还没看清人,惨号一声,那根侥得赤红的铁条,已穿过她自己的胸部,白烟直冒的焦臭味刺入口鼻。

白玉骐早已将恶女人杀死,看也不看少女一眼,就待飞出去叫“玉女”来救。

这时那少女也恰好睁开眼睛,只见一个风华盖世的美少年正慾穿窗而去,她是怕急了,也顾不得害羞,急叫道:“少侠救命。”

白玉骐未敢回答,只呐呐道:“我去叫我姊姊来救你。”

少女急的哭了:“少侠,小女子现身软麻穴均被制,动弹不得,那两个恶徒就在外面,少侠一走小女子就没命了。”

恰在这时,外面果然传来一个声音道:“陈大娘,还不答应吗?”

少女更急了,求道:“少侠快嘛。”

白玉骐心里也拿不定主意,不知该怎么办才好,闪眼看到床上的大被单,突然心中一动,覆身掀起被单一下盖在少女身上,俯身把她抱起,穿窗而出。

白玉骐刚刚上得屋顶,一条婀娜倩影迎面而来,白玉骐看出正是“玉女”司徒凤,一句话不说迎了上去。

“玉女”停身问道:“骐哥,你抱的是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双毒姦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