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 七 章 坠下深崖

作者:雪雁

钟声停下不久,两人已到达舍身崖下,层层的石阶盘旋而上,乍看起来,舍身崖像是一座石峰,石缝中的小树是这石峰的唯一点缀。

老和尚停住脚步,道:“老衲不能再送了,沿阶上去就是崖顶了。”

白玉骐看了这老和尚一眼,更增加了不少敬意,张嘴慾言又止,蓦地,银牙一咬向崖上步步走了上去。

“白檀樾,小心……”老和尚话说了一半,转身正慾离去,白玉骐这个孤傲的少年,使他数十年静如止水的心,再度被激动了。

白玉骐蓦地停身,回头看看老和尚缓缓移动的背影,凄然的道:“大师,白玉骐今以实话相告,武林六尊与白玉骐有不共戴天之仇,为了复仇,白玉骐虽死,亦觉心安,大师一片好意白玉骐心领,他日如白玉骐不死,必有一报。”话落头也不回,几个纵跃已消失于山石转角之处。

如缘大师心头霍然一震,“不共戴天之仇”使他直觉到这是一场佛门的大劫。

于是,这历经沧桑的老和尚又沉重的叹了一口气,一步步向山下退去。

白玉骐转过山拐,峰头只见石岩陡立,这里一般的香客是无法上去的!确是武林人物厮杀的好地方。他一声长啸,双臂一振,如神鹞腾空一般,直飞而上,眨眼之间已升上数百丈,没人层层的白云中。白玉骐穿过云层,舍身崖已在望,阳光比山下更加灿烂,只是没有山下那么温暖。山也一样十分宁静,敌人也许严阵以待了。

白玉骐又几个提纵,便上了岩顶上 身之处正是入口,当他那冷森的目光掠过时,不由一怔……

这阵容太大了……

对面一处高台上并坐着四个七十多岁的老者,自右而左,千三个是道士,第一个身材瘦长而脸清瘦,三绺银须飘于前胸,眼帘低垂,第二个面皮白净,双目深陷,朝天鼻,短须,白眉,眼帘也低垂着,第三个身材矮胖,面色红润,白眉无须,看起来有点阴阳怪气的。三人背上均插着一柄古色斑烂的古剑,一样的灰色道袍!

三个道士下来就是一个和尚,他就是……“笑面佛”如海。

其次是“黑白二毒”罗刚、罗强……想是代表什么人,否则他们决不配与四人并坐。

白玉骐认得他们是武林六尊,虽然事隔十多年,他心版上的那些印像是永远抹拭不掉的。

再下来就是,另一批道士约有十几人,由一个面色慈祥年约八旬上下的老道人为首,在对面是三道士,他们的背后是深渊,这个深渊据说曾有不少的少林高僧,葬身于此,这三批道人为首的一个年约七旬,相貌异常凶猛,两边的二人想是他的随从。

其他金环帮、死堡、红沙堡……以及数以百计的武林人物全都聚集于此,他们都怀着不同的心情,不同的想法,与不同的主张,但有一件事是相同的,他们都是静静的,动也不动,宛如一群雕刻的石像……

白玉骐没有见过这许多武林人物,也有许多和他从来无怨无仇的人,可是,他们却以凶狠的杀心向着他-白玉骐早已知道整个武林已与他为仇了。

复仇的怒火,烧毁了他心底潜在的善良,他现在唯有一个意念--杀!杀!杀!消灭这批武林败类,可是自己目下的功力……

白玉骐虽明知不如人家,双目冷如霜雪利刃,仍注定迎面的六人,一步一步向场中走去。

在场诸人依然静立如死,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白玉骐的存在。

白玉骐走到中央,缓缓停住,双目仍然盯住四人。蓦地……

“笑面佛”如海睁开精光闪射的双目,以低沉的声音道:“白施主,你确是守信之人……”

白玉骐胸中沸腾的血液几乎使他窒息,冷电般的双睛注定“笑面佛”如海,冷森森的道:“白玉骐不会忘了你们武林六个恶魔的所赐,双毒为什么不来?”声音的冷涩几乎要使在场所有人的血液冻结。

数百道目光惊异的注视着白玉骐,这个胆大包天的少年人,不但声音冷得怕人,武林六尊,他竟称起他们为六魔。

“笑面佛”如海依旧不动声色,缓缓的道:“老衲与在场诸位武林朋友今日的小檀樾给天下一个明白,为什么要与武林朋友过不去,而且,动辄杀戮,要知道因果循环……”

“笑面佛”如海话未说完,白玉骐突然狂笑一阵道:“因果循环?‘笑面佛’如海,你也知道因果循环?你还配说因果循环吗?哈哈哈……”白玉骐的连声狂笑,使“笑面佛”如海感到有些寒意,虽然,他明知白玉骐的武功并不如他。

蓦地--

白玉骐停住了笑声,一字一句的冷冷道:“当日先父手持一支‘离魂箫’,你们六个恶魔心存贪念,毒死先母,逼得先父远避泰山翠梅谷中,你六人竟然还不放过,你记得那夜吗?在那月黑风高之夜,你们悄悄的来到翠梅谷,掌毙家父,杀害义仆,但是,你们却杀不死我,你们该记得那个掉入寒溪中的小孩吧?因果循环……”

说到最后白玉骐声音已然嘶哑,那俊美绝伦的脸上,有悲伤,有愤恨,更有无比的凄凉。

但,人世之间,锦上添花大有人在,而雪中送炭的能有几人呢?白玉骐话刚停下,四周传来一片不断的冷嘲与热讽。

“这小子真是丧心病狂了……”

“这厮好生目中无人,等下非好好的教训他一顿不可。”

“假使我出手一定挖掉这厮的双眼,看他还敢不敢目中无人……”

“哼,应该割掉他的舌头,使他以后永远不能信口开河…:.”

冷嘲热讽,如无数的利箭,刺进了白玉骐心坎深处,人,竟然个个如此无情,欺软怕硬,白玉骐心里挣扎着,喊道:“我何必要争取这批败类的同情,我要勇敢的站起来,我要他们看看自己的最后下场……”他脸上的悲伤抹去了,凄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穷的杀机,蓦地……

他又发出一声狂笑,声歇,双目缓缓的扫过在场每一付嘴脸细细的注视,他要记住每一个人的形貌。

那双精眸中没有友情,没有良善……也仅有,仇!与恨!

他如刃的目光,利箭般的刺进每个人的心房,使他们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话声霍然而止,全场恢复了死寂。

场中的情形,“笑面佛”如海已尽收眼底,知道谁也不会相信白玉骐的话语,当下依旧平静的说道:“小檀樾,人与人相处,应该凭良心说话,老神秉承我怫慈悲为怀,只要小檀樾发誓从此退出江湖,重新作人,老袖愿放过小檀樾一次……”

“放他不得,杀人就要偿命。”

“放他不得……”

人丛中再度鼓噪起来!

白玉骐冷冷一笑道:“你们想放过白玉骐,白玉骐可放不过诸位……”

“笑面佛”如海目睹此状,心中暗喜,他为人老姦巨滑,当下故意宏声道:“小施主,只要你今后不与佛门中人为敌,老神仍愿退出这是非圈。”

群雄中又有人窃窃私语道:“他太慈悲了……”

“他简直慈悲得有些一软弱……”

突然,白玉骐冷冷道:“少林寺,武当山,总有一日会化成焦士,武林六尊,那时候,你们会亲眼看到熊熊之火的燃烧,我也将看到你们一个个死前恐怖的惨状……哈哈……”

一直低垂眼帘的三个道士,突然同时睁开了眼睛,注定白玉骐,他们精光四射的眼球深处,蕴藏着杀机。

“笑面佛”如海此刻也不知如何回话了。蓦地---

群雄中闪出一人,面色漆黑,双目外突。塌鼻海口,十分凶恶,他大摇大摆的走到白玉骐面前,喝道:“小子,你竟敢目无尊长,‘黑面怪’萧猿看在这里是佛门圣地的份上,不为己甚,只要你痛击自己十个嘴巴,我就……”

“啪!啪!”,“黑面怪”萧猿话尚未说完,只觉两颊疼痛,头昏脑胀的连退了三步,才弄清楚是被白玉骐打了,众目睽睽之下,不由羞愤交加,狂吼一声:“小子你敢乘人不备……”话声中,突使一招“八方风雨”,双掌带起呼呼风声,闪击白玉骐浑身七处死穴。

白玉骐静立不动,眨眼之间招已近身,白玉骐身体一侧,左脚斜跨半步,“黑面怪”萧猿一招落空。

“黑面怪”萧猿也是江湖成名人物,手底白也不弱,一见招出无功,猛然撤身变招,但,他快,白玉骐更快,只见白玉骐右手闪电一扬,就在“黑面怪”招式尚未变过的一刹那已扣住了他的腕脉,左手食中二指急向他胸前璇玑死穴点出。

白玉骐快,快得使群雄目不暇接,他们之中有很多人根本就没看清楚白玉骐怎么下的手。

突然,白玉骐食中二指停在“黑面怪”胸前不及二分的地方,冷然道:“我要你在人间再苦撑三年,看看他们如何下场……”

“黑面怪”萧猿见白玉骐要下杀手置他于死地,早已吓得面无人色了,此刻一听白玉骐要他苦撑三年,就知白玉骐要废他的武功,这简直比要他的命更可怕,要知道武林人物武功在身,犹似生龙活虎,一日一武功被废,与常人无异,其痛苦可想而知,更何况残穴被点后还要受那伤残的痛苦,当下不由吓得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你敢……”

群雄中突然有人喝道:“放掉他!”一条蓝影,捷如鹰隼般的凌空扑到。蓦地--

白玉骐冷笑一声,左手一扬,右手一送,只听“黑面怪”萧猿惨哼了一声,一条人影迎着蓝影飞去。

蓝影在此不得已情况下,只得接住“黑面怪”萧猿的身体,降落地面,只见“黑面怪”萧猿气息微弱,四肢柔弱的垂了下来,口鼻隐隐的透出血迹,正是残穴被点的现像。当时不由气得脸色发青。

白玉骐看清来人的真面目,冷笑道:“地绝韦清岚,阁下弟兄俩一向偷偷摸摸的,今日何不一齐露面?”

“地绝”韦清岚小心的把“黑面怪”萧猿放到一侧,掠身上前狠声讽刺道:“这只是阁下的少见多怪,江湖上谁人不知那个不晓‘天地双绝’从不同时现身,哼,何况对付你这种手下败将只我‘地绝’韦清岚已太多了!”

他的话倒是说得不假,天地双绝确实从来未在江湖上同时露脸过。

白玉骐冷笑一声道:“今日受伤的又是你死堡中的人了!”

“不错,吃我一掌。”

“地绝”韦清岚话声一落,指顾问连拍三掌,掌出夹着一股锐啸声,功力怕不已经用到了九成以上。

白玉骐过去曾与他对过掌,虽然当时是在受伤之后,但他深知此人功力不在他自己之下,目前强敌环伺,当然更不宜消耗体力硬拼,当下只得避开主锋,进避了三招。

“地绝”韦清岚,人不但姦诈,同时也极聪明,见白玉骐只避不攻,星目一转已知道他畏惧的什么了,掌势一紧,全是硬打硬撞的招式。

白玉骐一开头已失先机,而令心思又被“地绝”韦清岚洞悉,顿时完全处在挨打地位。

转眼之间,三十招已过,这时白玉骐已退到六尊中的三清坐前不满五丈的地方了。三清为首的一人,衣袖中的二指慢慢的弯了近来,内力源源运于右臂。

恰在此时,“黑面怪”萧猿恢复了知觉,顿时痛得狂吼一声,哇的吐出一大口紫血,“地绝”韦清岚却听得一怔,手下不由略缓一些,蓦地---

白玉骐清叱一声,招化“韦陀降世”反掌挥出,掌势排山倒海,力逾万钧,“地绝”韦清岚惊觉掌风已近身不满三寸,躲是不可能了,惶恐之下,自然而然的迎出双掌,但却只提聚五成真力。

就在此时,白玉骐突觉背上“背心穴”一麻,功力骤失,顿时一怔,而此刻“地绝”韦清岚匆促拍出相抗的真力已到胸前。

“砰!”的一声,白玉骐胸口顿时如中了一记万斤重锤,跟跄退出五尺,顿时血气翻涌,但他却强忍了下去不肯张口吐出,尽管他明知道这样对自己是有害无益。

群雄都是行家,他们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都觉得有些一意外,不过他们没有亲临其境 只当白玉骐后力不继罢了。

最惊奇的该是“地绝”韦清岚,他是当事人,知道白玉骐那一掌的威力足可以超过自己那一掌一倍以上,因此受伤的该是他,而不应该是对方白玉骐。

但他为人狡诈无比,当下不动声色,星目一转,一 一扫过武当三清及“笑面佛”如海等人的脸上,当他目光与武当三清中第一个相触时,个中因由顿时了然,心中不由暗哼了一声忖道:“借刀杀人之计,可惜你牛鼻子用错了人了。”

当下故意朗朗一笑道:“在下令日本慾取你性命,但阁下欠人血债太多,兄弟今日不便独占,仅此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坠下深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