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梅谷》

第 九 章 晓风残月

作者:雪雁

当下就由白衣少年领路,翻过山头,前面是一垛峭立的石壁,约有十丈多高。

白衣少年道:“上面有个石洞。”话落双肩微微一动,早已飞上洞口。白玉骐见状心中不由暗赞一声,他于是深吸一口丹田真气,也凌空跃起,突觉内腑一阵剧痛,真气全散,他一阵惊恐“砰”的一声已摔到洞口,脸色苍白如纸。

“白兄,你是不是受了内伤?”

“没有什么,兄台,天气有些寒冷,生个火把。”他掩饰着痛苦,慢慢移步走进洞中,在一块大石上坐下,白衣少年也随着跟了进去。

山洞左边有个岔洞,尚觉干燥,也相当宽大,却没有可以生火的东西。

严重的内伤使白玉骐的下身有些麻木了。

白衣少年从洞外找了些枯树桠枝来,引火点燃,洞内渐觉温暖。

白玉骐提议大家将衣服脱下来放在火上烘烘干,白衣少年躲过白玉骐,检了几根树枝,走进洞的深处。

白玉骐赶紧盘膝而坐,运功疗伤,才一提气,白玉骐猛然全身一震,真气似乎已全然涣散无存,如霞行上人的话没错,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白玉骐对着那熊熊的火焰深吸了一口真气,再度运功……

“吃”的一声,白玉骐吐出一大口鲜血,眼前一花,但觉一片模糊,他终于失去了知觉。

雨过天明,柔弱的晨光已射进洞中,白玉骐悠悠醒转,发现那白衣少年睡在自己怀里,他那本来红润的玉脸,此时变得非常苍白,他似乎流了很多汗,睡得正非常甜,从他身上散布出来一股稀有的奇香。

白玉骐心中一动,试一运功,竟通体舒适,血气畅行。他明知是白衣少年救了他。

白玉骐内心万分感激下轻轻抚摸着白衣少年的双手,只觉得又柔又滑,纤细修长,这双可爱的玉手啊!应该是属于妙龄少女的才对!

一会儿,白衣少年苏醒了,他发觉自己睡在白玉骐怀里,很不好意思,他告诉白玉

骐他姓罗名寄萍,他是用他祖爷爷给他的一颗千年雪莲子救了白玉骐,他如令随处飘泊,无以为家,言下颇有追随白玉骐之意,白玉骐虽然万分感激他的救命之恩,可是想到自己保仇未报,遍地皆敌,着实不忍连累于他,乃取出“离魂箫”相赠,留为纪念,罗寄萍又那里肯受?白玉骐将箫掷之于地,说声“罗兄再见!”跃出洞外,飞驰而去,罗寄萍急忙拾起“离魂箫”,叫声:“白大哥,还有话说。”纵身一跃,随后赶来。

白玉骐依在一棵大树上,略事休息,突见红影一闪,一个二十来岁红衣少年落在一块巨石上,那人探头向四处张望,似乎找寻什么人,白玉骐连忙藏身树后,偷窥究竟。

另一块巨石背后响起一个宏亮的声音道:“司马少堡主真守时间。”一个手持绿玉杖的老丐从巨石后面走出,此人竟是“玉杖神丐”桑无忌。

红衣少年拱手一揖,笑道:“桑前辈大概已经来了很久了吧?难怪司马照望不见人影。”

“不错,老要饭的确已在后面睡了一大觉了。”

“桑前辈睡得好甜好安静。”

“少堡主猜错了,老要饭的不睡则已,一睡就鼾声如雷。”

“那可能是闷声雷了,不然红沙堡中人,不会听不见的。”

“少堡主果然聪明,老要饭的要羡慕司马长虹,有你这等龙子,少堡主可听说过老要饭的有一种比闷声雷更奇妙的玩意?”

司马照双肩一沉,运功于左右两掌,摇头道:“不曾听说过。”

“哈哈……少堡主可想见见吗?”

司马照自知非“玉杖神丐”之对手,倒身横跨两步,笑道:“司马照的确想见识见识,不过,目前尚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此事关系中原武林太大,光公后私,只好以后再见了。”

“桑前辈可知道洱海笛已进驻中原,誓灭中原武林同道的事吗?”

“少堡主约老要饭的来此就是要告诉这件人人皆知的秘密吗?”

“中原同道要怎样对付他们,不知桑老前辈可曾耳闻?”

“老要饭的已略知大概。”

“可虑的是现下中原武林同道,老一辈的归隐的归隐,去世的去世,余下的却又萍踪不定,无处寻觅,行走江湖的武林人物,虽然为数不少,但要与洱海笛相搏,实力尚嫌不够,就拿现令的武林六尊来说吧,虽然可算是一流高手,顶多也只不过能抵住洱海笛手下的八大罗汉,就算再把其他的人也请来,也刚刚抵住四金刚,洱海老怪又怎么办呢?是以家父为了中原同道今后生存大计,非常着急,也是天机巧合,三天之前,中原竟又来了四个高手,虽然他们仍然不是洱海老怪的敌手,但他们的背景人物却足以消灭

洱海老怪,所以我们目前不妨与他们合作,借他们的力量驱除洱海老怪,既可免除后患,又可保持中原的元气。”

“但不知这四人是谁?”

“晓、风、残、月。”

“天外三魔的四个弟子!嗯,借天外三魔的力量当然不难把洱海笛驱出中原,不过,天外三魔从来不肯白白地帮忙的,这次他们要什么条件呢?”

司马照见“玉杖神丐”已经动心,颇以为得计,因而大悦道:“没有什么条件,他们只愿与中原武林合作,决不相犯,家父已答应以红沙堡作他们的驻脚之地……”司马照心里一高兴,竟说溜了嘴。

“玉杖神丐”一凛,道:“红沙堡现在已归天外三魔统属了?”

司马照话已出口,只好硬着头皮道:“家父为援救中原武林生存,不得不暂时虚与委蛇。”

“玉杖神丐”冷笑道:“若非少堡主说溜了嘴,老要饭的几乎为红沙堡所动,供人驱使!哈哈!我道血手追魂司马长虹那来这么好的心肠,少堡主还有什么其他高见。”

司马照见功败垂成,立刻态度一变,冷笑道:“也好!咱们打开窗子说亮话,今日能抵挡洱海笛的唯有天外三魔,顺我者生,逆我者死,我劝你还是归附我们红沙堡的好。”

“玉杖神丐”哈哈大笑一阵,道:“少堡主软硬兼施,司马长虹真会调教……”

“一切听由前辈的自决,小可怎敢硬逼。”

“谅你也不敢,这笔账等老要饭的与司马长虹算。”话落,玉杖神丐向山下走去。

白玉骐躲在树后,正听得出神,突觉身边寒风一凛,一阵特别的香气直透鼻口,他霍然转身,当胸立掌慾出,耳边响起一个细微的声音。

“白大哥是我。”声音娇美悦耳。

白玉骐定眼一看,只见是罗寄萍,美目中挂着两颗晶莹的泪珠,素手持着那支离魂箫静立身旁,那模样如同一个哀怨的少女会见了情郎。

白玉骐怕他被外面的司马照看见,急忙伸手拉过罗奇萍,两人贴身躲在树后。

罗寄萍俊脸没来由的一红,但脸上的幽怨之情,却化为一片温暖,静静的紧贴着白玉骐站着。

白玉骐由于要看看司马照到底还要做些什么,并未发现罗寄萍的模样,他两人的这些动作只是刹那的一段时间,这时“玉杖神丐”已经走出十几步,突听司马照朗声道:“桑前辈,现下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还望前辈三思而行。”

“玉杖神丐”霍然停步返身,道:“少堡主可是想见识老叫化子那样更奇妙的玩意。”

司马照自知非“玉杖神丐”之对手,但却也不甘示弱,朗声笑道:“奇妙的玩意家父倒也教了小可几手,只是……”

就在这时,东方突然传来一声长啸,细辨那声音竟是个“晓”宇。

接着南方也是一声娇细的长啸,是个“风”字。

“北方、西方”啸声相继而起,粗吭宏亮,竟是“残”、“月”二字。

司马照闻声,面色一变,态度立刻硬了起来,冷笑一声道:“只是施展出来有些以小犯大!”

“玉杖神丐”大笑道:“在晓风残月到达前,你光看看老叫化子的玩意是否比红沙堡的奇妙。”话落,突然凌空飞起五丈,如苍鹰般的直扑司马照,招式极像“苍鹰搏兔”。

司马照有恃无恐,知道桑无忌并不能用这种普通的招式所制服,立地不动,右手“天王托塔”拍出一股掌风,右手却凝聚功力,掌心赤红如血,待机下手。

“玉杖神丐”见他左脚斜伸,突然心中一动,全身未落地之际猛然向右飞去。

司马照料知“玉杖神丐”明察秋毫,心知左脚一动,他必然看出,是以只是诱招,既见“玉杖神丐”果然上当,心中大喜,清叱一声。

身体突然如旋风般的向右飞出,“呼”的一声拍出大掌,只见他掌心中赤红如血,竟然用的是全力。

那知“玉杖神丐”向左侧身也是虚招,司马照身体一动,他已如影随形跟到,右手呼的一掌向司马照左颠掴去。

司马照原以为得计,却没想到老叫化子已洞澈他的姦计,而“玉杖神丐”武功又是超过他甚远,这突如其来的一击,那里还躲得过。

眼看“玉杖神丐”挥出的右掌,闪电而至,突然,劲风一闪五缕劲气截取“玉杖神丐”右腕,同时一个银铃般的声音笑道:“桑大侠赏赐过重了。”

“玉杖神丐”舍去司马照回掌相迎,幸袭来的气劲并不强,是以“玉杖神丐”轻而易举的就化解了。

这时四方人影连闪,又一连落下了三个人。

司马照一反常态,恭谨的向四人行礼道:“四位世伯好。”

“玉杖神丐”瞪眼向四周一扫,只见东方俏立着一个二十上下的少女,黛眉杏眼,瑶鼻朱chún,体态轻盈婀娜,犹如下凡仙姬,小嘴上挂着一抹淡淡笑意,使人倍觉亲切,殊不知有多少人就死在这份亲切上,此女人称晓霞,真实姓名无人知道,她是四人之首,武功高深莫测。

南方站的也是个丽绝人寰的少女,眉宇间有一股忧郁裒怜的美态,但却冷若冰霜,此人是清风。

北方站的是个四十上下的男人,粗眉细眼,虬须猥张,天生就缺了一条左腿,此人是残云。

西方是个身材矮小,面皮白净,年约二十七八书生打扮的青年,左耳少了一只,人称缺月。

据老叫化子所知四人却是从小由天外三魔抚养长大,三魔同时传给四人武功,由于资质天分的不同,天外三魔竟一反武林常规,以他们所具的武功来排大小。

“玉杖神丐”忖度情势,心中暗惊,脸上毫不动容,冷笑道:“四位恰在此刻相逢,老化子以为不是偶然……”

晓霞盈盈一笑,未等“玉杖神丐”把话说完,就接着道:“所以桑大侠所说的话小妹已完全听到了。”

“玉杖神丐”桑无忌毫不惊奇的道:“如此甚好,老要饭的做任何事,从不改初衷。”

晓霞格格笑道:“桑大侠,为中原同道,小妹以为现在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小妹等此次奉家师三位老人家之命前来中原,的确是想竭诚合作,至于统率之权小妹等更不敢当,桑大侠侠名远播四海,处事练达,想来大概不致以个人意气来衡量大局吧?何况现在贵帮还有二位长老在洱海老怪手中呢?”

“玉杖神丐”笑道:“李代桃僵这话女侠听说过吗?”

一旁缺月忍不住冷冷道:“桑大侠不要以小人之心来度君子之腹,天外三仙什么时候做过不可告人的事?”

晓霞突然面色一变,笑道:“师弟有话要说吗?”

缺月一惊,连忙道:“不敢,师姊先说。”

“玉杖神丐”抓住机会,笑道:“的确,令师等确实一向做事正大光明,但老要饭的有一点不明白的是四位来中原既然不是想立足中原,却又不是想消灭中原同道,那又是为了什么?据老要饭的所知,令师等从来没有平白施惠于任何人过。”

晓霞看了缺月一眼,艳丽的秀目中隐含怒意,她转眼又面带笑容道:“好吧!桑大侠既然一定要知道内情,现在咱们不妨把话说明,洱海老怪与家师等原本定有信守之盟,他们此次私入中原等于是背修负约,家师等要怎样对付他,桑大侠知道家师的个性,不用小妹多言。”晓霞话落以顿,又道:“当然,我们此来中原是为个人的事,但洱海老怪对中原同道的企图,桑大夫是知道的,我们与中原合作固然是利用中原力量,但中原同道也同样可以得到很好大的好处,桑大侠认为小妹的看法怎样?”

“玉杖神丐”在晓霞说话的时候,一直在注意她的表情,虽然见她言不由衷,却并不是伪造的谎言,笑道:“虽然姑娘言不由衷,但这话老要饭的还听得进去,只不知道姑娘同来的还有些什么人物呢?”话落向白玉骐藏身的树后看了一眼。

晓霞一怔道:“来中原仅我师姊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晓风残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梅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