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01章

作者:雪雁

夕阳红艳艳的光辉,像面稠密的银丝细网覆罩在火树岭满岭深秋的红叶上,风吹树摇,叶浪翻动,在四周一望无垠的枯黄色的大草原衬托之下,火树岭确像是一道燃着熊熊烈火的火岭。

这座雄伟、壮丽,占地盈余的巨大宅地,就这么孤立无邻地耸立在这座状似草原上火墙般的孤岭上,绿瓦粉墙,在红叶、夕阳的映衬下,使人觉得醒目得的乎有些刺眼。

岭下的草原是静悄悄的,但却有全身劲装的大汉骑着马,绕岭巡视着。

火树岭上是青悄悄的,同样的,却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散布着劲装大汉。

巨宅也是静悄悄的,但丈多高的院墙顶上,也是劲装汉子在穿梭走动着。

一切都是静悄悄的,然而,静悄悄的动物却往往是最可怕的生灵。

无疑问的,是个包围的圈子,以大院为中心的严密包围圈子,由近的武装汉子所布下的一面包围网。

他们到底在包围什么呢?

巨宅中只有两个人,而且,江湖上几乎人人都知道包围的与被包围的是一伙的。

大院中的两个人,此刻正在院中央的那棵巨大的枫树下对峙,一壶醇酒,两只酒杯,伴着夕阳余辉,满天彩霞,这景象就与入一种闲云野鹤,悠然自得的感觉,当然,有许多事情在内在与外表并不相同,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两个人所布出的画面,就使人觉得闲散而与世无争,而他俩,似乎也正希望着每一个看见他们的人,都会油然的产生这种感觉。

背向着树干的是个儒生打扮,剑眉朗目,年在二十二三岁的年轻人,他明亮而灵活的眸子中所流露的光芒,总给人一种老练,稳健而又精明的印象。

儒生对面是个与他年岁不相上下,浓眉大眼,满脸膘悍之气的黑脸年轻人,憨直、豪放而不善于用心计的外表,与对面坐的儒生恰好成了强烈的对比。

食中二指牛着一颗黑色的棋子,黑脸年轻人一双环眼凝视在对面儒生的脸上,呆呆地望着。

灵活的眸子,注视着棋盘上散布的黑白棋子,儒衣年轻人的一双眸子也定住了。

他们,似乎都有着沉重的心事,下棋,只不过是在打发着那些漫长、无法打发的时光而已。

“波”的一声,一片巴掌大小的红叶不偏不倚地落在棋盘的正中央,红如鲜血的叶色立刻映进了儒衣年轻人的眼睑。

微微怔了一怔,儒衣年轻人道:“秦大哥,该你落子了。”

眼皮子眨了两眨,黑脸年轻人并没有如言把食中二指挟着黑子放在棋盘上,压低了嗓门,他道:“酸丁,你真个还有心思下棋?”

事实上,也只有他这种直肠子才看不出伙伴有没有心思下棋,脑筋稍微会转弯的人,都会知道这句话是白问了。

本来嘛,世间有几个人能从容就义的呢?

沉稳、平淡的露齿笑了笑,儒衣年轻人道:“秦大哥,你怕了?”

环眼一瞪,黑脸年轻人一挺胸脯,道:“笑话,你把俺秦如虎看成什么样的人了?虽说世上没有不惜命的人,但俺还不至于贪生怕死到连替他卖命的勇气都没有。”

笑笑,儒衣年轻人道:“秦大哥,他年岁并不几得比咱们大。”

秦如虎粗声粗气地道:“我知道啊,我这句话可不是为了年龄身分而说的,酸丁,你说说看,有志不在年高,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值得了呢?”

秦如虎道:“对啊,那俺并没有说错什么啊?喂,酸丁,你不是说他们不久就会发觉的吗?怎么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呢?”

儒衣年轻人抬眼望着对面的秦如虎,沉静地道:“他们不来不是更好吗?我们可以多活上几天啊!”声音很平和,但却有一种掩不住的英雄末路的凄凉意味。

重重地喘了几口大气,秦如虎粗声道:“俺知道啊,可是……”

接口笑了笑,儒衣年轻人道:“憋得发慌?”

秦如虎吐了口大气,道:“唉,谁说不是吗?他娘的长痛不如短痛,反正咱们是活不成了,我倒真想他娘的痛痛快快地干上它一场,宰一个赚一个,宰不到也有人替咱们捞本钱。”

儒衣年轻人笑道:“命是自己的珍贵,大哥,当时没跟师傅走,你不觉得后悔吗?”

环眼一瞪,秦如虎道:“后悔俺就不留下来了,既然留下来了。还后悔什么?“ 儒衣年轻人正色道:”大哥,咱们与姓燕的并没有什么交情阿,而且,论身份,论地位,咱们没有一丁点可以与人家攀交,你觉得咱们这样做值得吗?” 秦如虎凝重地道:“值得,当然值得,要是不值得,师傅他老人家又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命去设下这金蝉脱壳之计呢?”

儒衣年轻人道:“大哥,师傅当年拿了姓燕的一笔重金,答应在他双目失明两年之后,送上那条千年蝮蛇胆,医好他的眼睛,因此,师傅现在所做的,只是履行诺言而已。”

秦如虎正色道:“酸丁,你可别忘了,师傅家财无数,他可以不要姓燕的金钱,因为他并不缺少那些钱。”

儒衣年轻人道:“谁都不会嫌钱多,别忘了师傅是武林中有了名的钱蚤子。”

“姓金的不是派了人送来五千两金叶子要买那蝮蛇胆吗?

这个数目比姓燕的所给的少说也要多上两倍,师傅如果是真个为钱,他又何苦要拿自己的命与他儿子的命来冒险往外送那蝮蛇胆呢?“

以惊异的目光凝视着秦如虎,儒衣年轻人稀奇地道:“大哥,你说呢?”

秦如虎不假思索地道:“师傅取姓燕的金钱,只不过是要掩人耳目,使江湖同道错以为他与姓燕的只限于商业行为而已。”

儒衣年轻人的眸子更亮了,追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并不是纯粹的商业行为了?”

秦如虎斩钉截铁地道:“完全不是。”

儒衣年轻人追问道:“那么你说是为了什么?”

秦如虎道:“师傅认为姓燕的这个人值得交。”

儒衣年轻人道:“他们才只见了一面不是吗?”

秦如虎正色道:“有些人甚至连一面都没见过,都能成为心灵上最知己的朋友。”

儒衣年轻人点点头道:“大江南北,四山五岳,只要是在江湖上走过几天的人,几乎无人不知道燕翎雕这三个字的,但是,师傅并不是那种喜欢结交各流权贵的人啊!”

秦如虎为难地摇摇头,道:“这俺可就说不出个中道理来了,俺总觉得师傅的想法是不会错的。”

儒衣年轻人道:“那以为师傅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秦如虎一呆,道:“俺怎么知道师傅他老人家的想法呢?”

儒衣年轻人道:“你不是说你知道吗?大哥,你自己对燕翎雕这个人的看法又怎么样?”

一提起“燕翎雕”这三个字,秦如虎原本呆视着棋盘的环眼立时就灵活起来了,抬头仰望着顶上随风摆动着的枫叶,他回想着:“他有一种使人说不出来的俊逸脱俗的灵气,如果不是师傅提起他就是‘邪剑’、‘七星’中的魁首燕翎雕,我还真以为他是个投帖拜山,慕名求医的江湖后生呢!不过,大哥,说实在的,他尽管一点架子也没有,尽管他脸上并没有帖上‘邪剑魔星’燕翎雕那几个字,可是我总觉得他有一股子慑人的气息,使人不自主地愿意与他亲近,却又不能自主地要对他产生一种敬畏与服从的意念,就像是他只要对你笑一笑,你就会觉得为他做什么都值得,酸丁,你可有这种感觉吗?”

缓慢慎重地点点头,儒衣年轻人道:“是的,我也有这种深刻的感觉,不但我有,连我们师傅好像也有,大哥,你知道那是为什么吗?”

环眼中闪动着窘迫而又希冀的光彩,秦如虎道:“酸丁,你知道俺自上到下只有一根肠子,从来就不会转弯。”话落一顿,道:“大哥,你一定知道,是吗?”

壮重而严肃地,儒衣年轻人道:“大哥,你方才所说的那些话,已可以证明你脑筋是比以前灵活得多了,遇事也能自己思量了。”停了停,儒衣年轻人点头道:“是的,我知道为什么,因为他那种笑是发自内心的,出片至诚的心声,就像一个未解人事的稚幼童子的真诚的笑靥,没有奉承,没有虚假,他流露出内心对你的善良本意,因此,他会博得你给他的同样的真诚与善意,这是他使人心悦诚服的第一个深刻印象,但是,师傅是老江湖,只凭这一点。他老人家绝不会象拿命去交他这个朋友的,对吗?”

不停地点着头,秦如虎连声道:“对对对,对极了!大哥,你说得固然对,但是,师傅目下不是就拿命去交他这个朋友了吗广有点黯然,儒衣年轻人慨叹一声道:”兄弟,师傅的确是这么做了,不但用了他自己的性命,甚至连他儿子的性命也用上了,你没有说错,因为他有使人觉得值得为他那么做的感觉。“

秦如虎迫切地问道:“为什么?”

儒衣年轻人肃容道:“因为他为别人做得更多,而且是完全不求任何代价的情况下做的。”话一停接着道:“兄弟,谁都知道五台山下的燕家是个武林中数一数二的武林世家,对吗?”

秦如虎道:“对啊!”

儒衣年轻人道:“谁也知道燕家因为攻打太阳庄而覆灭了,对吗?”

秦如虎道:“对啊,‘邪剑魔星’燕翎雕及他手下七星的攻力与燕家庄的功力本来并不比太阳庄的‘太阳叟’及他手下那批兔崽子差,只是,‘太阳叟’那老小子用不光明的手段才得胜的。”

儒衣年轻人道:“我们不能否认太阳庄有着他雄霸一方的实力,也不用管他依仗的是什么样的手段,总而言之,燕翎雕是败在他手中了,问题的关键是:”邪剑魔星‘燕翎雕是不是不攻太阳庄就不能活下去了?“

双眼一瞪,秦如虎道:“这是什么话?太阳庄虽然霸道了点,但如果说叫他们主动地去打燕家庄,就算皇天借胆给‘太阳叟’那老小子,他也不敢前去。

儒衣年轻人道:“不错,‘太阳叟’确实没有那个胆量敢去攻燕家庄,也就是说燕翎雕本来可以安然无事在家享清福的,但他却主动去攻太阳庄,他为了什么?”

好像才想到这个问题似的,秦如虎道:“是啊,他为什么?”

儒衣年轻人道:“为了道上朋友的安宁。”

喃喃的把这句话重复了几遍,秦如虎眼中神光一闪,脱口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他为一些全不相识的朋友牺牲了一切;师傅才觉得值得为他这种人卖命,对,值得为他卖命!”

“秦兄,你说值得为谁卖命啊?”

闻声霍然站起身子,秦如虎黑脸上立时泛上了浓浓的煞气。

摇摇头,儒衣年轻人朗声道:“兄弟,坐下来,你怎么连太阳庄连二总管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十分不情愿的。秦如虎慢慢地坐了下来。

踏着满地末扫削枫叶,——个五短身材,衣着鲜明华丽的五旬上下的汉子率领着八个身着白锻紧身武士衣的健壮汉子,以帝王出巡般的神态与步伐,——步一步地走过来。

滑溜得像是随时有滚出眼眶子般的眼珠子环扫了空旷的满地红叶的巨大院落一眼,五短身材的汉子抬起右手抿抿chún上那两撇令人生厌的花白小胡子,以尖刻的声音道:“两位这几天可好?”话落人已停在秦如虎身后了。

似有心又似无意,八个身着白锻子紧身衣着的汉子围成了大半个圆孤,把三个人围在中间,一个个昴首挺胸,眼睛瞪着天边,就像是他们的目光,永远都不屑向平行的方向看似的。

缓慢地站起身来,儒衣年轻人朗声一笑道:“连二总管一向忙碌,今天怎么有空到火树岭来了?兄弟,你快站起来,让个座痊给连二总和坐。”

连二总管已开口道:“甭客气,甭客气,老哥哥我生就好劳碌命,比不得二位能享这种闲云野鹤般的清福,嘿嘿。”笑声过后,脸色微微一整,道:“凌兄弟,咱们却是自己人,我也不说那些客套话了,我今天到火树岭来,是来取那条蝮蛇的,他们师傅在太阳庄等着呢广早就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了,儒衣年轻人平和无比地道:”连二总管,家师临去太阳庄之前曾一再叮咛过,只要连二总管有家师的手谕,兄弟我马上就交出去。“

连二总管小眼一眯,笑道:“嘿嘿,凌兄弟,你连我也信不过了?”

儒衣年轻人冷静地道:“二总管,话不是这么说的,家有家法,兄弟我实在做不了主啊!”

滑溜的眼珠子一转,连二总管道:“那么我可以看看那条蝮蛇吗?”

儒衣年轻人笑道:“二总管这是为了什么呢?”

脸色越变越冷了,连二总管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