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10章

作者:雪雁

寒云已位于五台山北边,是自平地拔起的一座方圆百十里左右的孤山,笔立如刃,山虽不高,但看起来却十分挺拔险峻。

冰冻雪封,此时的山势,更显得直挺峻拔了。

靠近地平线的夕阳,单向照在这座孤伶伶的山上,拖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黑影,整个寒云村百十户人家的居处,完全罩在这黑影之内。

在近村头的地方,“天魁女”凤如仪松缰减缓了坐骑的速度,转向燕翎雕道:“燕当家的,敝会主就在这个村子里,燕当家的可否在此稍停片刻,容我等进村禀报会主一声?”

燕翎雕道:“凤姑娘认为有此必要吗?”

声音很温柔的,“天魁女‘’凤如仪道:”燕当家的,礼不可缺。“

勒住马,燕翎雕道:“凤姑娘,你是想给我燕某人留点颜面?”

“天魁女”凤如仪正容道:“燕当家的,我知道你此行是出之于无奈,但以你燕当家的身份与敝会的身份,都不容许草率行事而遗憾江湖。”

笑了笑,燕翎雕道:“凤姑娘,令会主真个令人羡慕。”

心中明白燕翎雕要说什么,但仍不免要问一声,‘天魁女“凤如仪道:”燕当家的此话怎讲?“

燕翎雕道:“令会主有姑娘这等心思灵巧,顾虑周全的臂助,还不会令人羡慕吗?”

粉脸故意一变,“天魁女‘’风如仪冷声道:”燕当家的,你这是赞美还是讽刺!“

燕翎雕平和地道:“凤姑娘,你看燕某人该把讽刺的话憋到了你们家门口再说吗?”

虽然觉得绷紧了的脸皮不该一下子就松了下来,但“天魁女”风如仪仍然不由自主地松下来了。

心底的喜悦,往往会使人对自己也失去了控制。

一提手中的缰绳,“天魁女”凤如仪道:“燕当家的,请稍候片刻。”话落带着“青凤”殷玉霞飞马奔进村内。

燕翎雕转向“樵霸”柴洪与“双头龙”齐如飞道:“下马”歇歇吧。“

“樵霸”柴洪一怔;道:“她不是说她们会主马上就要来的吗?

何不在马上坐着等上片刻,进村之后再歇?“

燕翎雕道:“‘铁血红颜’素以冷傲闻名,就算她十万火急地需要我们相助,她也不会作出那种急履相迎的急迫状态啊!”话落飘身下马。

“双头龙”齐如飞也跟着跳了下来。

想了想,“樵霸”柴洪也跟着下了马。

“铁血红颜”果然没有马上出来相迎,倒是在他们的来路上;

此刻意外的出现了三骑急奔而来的快马,马背上坐的是三个身佩兵器的男人。

“铁血会”里并没有男人。

“樵霸”柴洪目光集中在二十几丈外的那三骑快马上,问道:“老四,寒云村里除了‘铁血会’之外,还有没有其他武林人物?”

“双头龙”齐如飞的目光也集中在那三骑上,皱着眉头道:“没有啊。”

“樵霸”柴洪浓眉一剔,道:“他娘的,莫非咱们还没进庄,买卖就先上了门了不成?”

“双头龙”齐如飞道:“我看八成是如此。”

三骑马上的人骑术很精淇,三匹快马就像是突然四蹄被钉在地上了似地,一下子就在三人面前停了下来。

三骑中间的是个虎头燕额,面目微黑,环跟大嘴的五旬上下的老者,此人背上交叉插着两俩板斧。

环眼老着两侧的两个人年龄也都在四旬以上,左边的一个眇了一目,马腹旁边挂着一杆红樱枪,右边一边是个缺chún的,腰际斜佩着一柄古剑。

三骑几乎才一停下来,中间环眼老者立时间燕翎雕三人一抱拳,道:“三位是来自五台燕家庄的吧?。

上下打量了三人一眼的“樵霸”柴洪道:“朋友,你找谁?”

环眼老者道:“燕家庄的大当家的,‘邪剑魔星’燕翎雕?”

“双头龙”齐如飞插嘴道:“这位朋友,你没见过‘邪剑魔星’其人?”

环眼老者道:“老夫是没见过他。”

“双头龙”齐如飞紧*着问道:“那你不到燕家庄去找,怎么倒找到寒云山下来了呢?”

环眼老者略微犹豫了一下,道:“老夫听说他已答应了‘铁血红颜’的邀消,要陪‘铁血会’到北海一趟,因此,老夫猜测他迟早会来这里。”

“双头龙”冷冷地道:“尊驾要见燕翎雕不知有何大事!”

环眼老者望了“双头龙”齐如飞一眼,道:“恕难奉告。”“双头龙”齐如飞脸色一沉,道:“那尊驾所问的话,在下也难以奉告。”

“樵霸”柴洪接口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咱们也无可奉告。”

目光盯在乌云盖雪马上,再从马上转到燕翎雕身上,环眼老者道:“这匹马是‘乌云盖雪马’吧?年轻朋友,你骑这匹马,又身着黑衣,莫非你就是燕大当家的?”

对环眼老者单刀直入的问话方式,燕翎雕心中十分不满,冷漠地道:“令驾既没见过姓燕的,就是在下自己承认是燕翎雕,尊驾能相信吗?”

环眼老者眸子一亮,脱口道:“你是说你就是?”

冷漠地点点头,燕翎雕道:“不错。”

三个人同时翻身下马,惶急地走到燕翎雕面前,环眼老者恭敬地抱拳施礼,道:“当今口外,元人敢冒用燕大当家的名号,老朽有限无珠,当面请罪。”

脸上神色,丝毫没有缓和,燕翎雕冷淡地道:“恕燕某眼拙,不认得三位的大驾,三位如此匆忙地寻找燕某人,有何贵干?‘’态度突然变得极其严肃恭敬,环眼老者再度恭身施礼道:”小的韩奇,是奉了主人之命,专程来此恭请燕当家的到敝会一叙的。“

脸色微微一凛,燕翎雕道:“阁下就是‘铁旗会’下号称‘双斧开天’的韩奇,韩总管?”

极其谨慎地,“双斧升天”韩奇道:“不敢,小的正是韩奇。”

燕翎雕打量了“双斧开天”左右两侧的那两个汉子一眼,道:“这位是号称‘独目神枪’的严祖德,严大侠吧?”话落目光接着转向左边的那个缺chún带剑的汉子道:“这位是‘意形剑’崔秀良,崔大侠吧?”

“双斧开天”忙道:“燕大当家的所提的两个人,正是他们。”

心里有点明白了,燕翎雕脸上突然一寒,声音也立时变得冷了,道:“‘铁旗会’会主‘血旗’莫当家的竟指派会中一总管与双铁骑来约我燕某人,韩当家的,这意思是都是表示,如果我燕某人不能如约的话,哼哼,要来个霸王硬上弓?”

“双斧开天”韩奇老脸立时一凛,脱口道:“绝没这个意思,燕当家的,您千万别误会。敝会主绝没有这个意思,敝会主只是怕派别人来时,身份不够,对燕当家的有怠馒之处。”

脸色变得更冷,燕翎雕道:“韩总管的意思是说,三位来,份量就够了吗?”

“独目神枪”严祖德独目中闪着极不服气的凌芒,抢上一步,道:“莫非燕当家的嫌轻?”

目光仍然停在“双斧开天”韩奇脸上,燕翎雕没有开口,状似根本没听到“独目神枪”严祖德说的话。

“铁骑双卫”在铁旗会中的名望仅次于总管,平时一呼百应,几曾受过这般冷落?

猛然向前多跨出两步,“独目神枪”严祖德横跨一步,挡在“双斧开天”韩奇面前,冷声地道:“燕当家的,兄弟等一到口外,就听说燕当家的有着超人的听力,此话可当真吗?”

星目眨动了一下,燕翎雕道:“严朋友,你的话在下听到了。”

语气有些*人,“独目神枪”严祖德道:“在下没有听到燕当家的回答。”

慢吞吞的,燕翎雕道:“在下在与贵总管说话。”

“独目神枪”暴躁地道:“在韩总管没有升口的空档里,燕大当家的,你有时间开口。”“燕大当家的”五个字说得特别响,含有讽刺的意味。

掠过“独目神枪”严祖德肩头,燕翎雕的目光在“双斧开天”

韩奇脸上停留了片刻,道:“阁下能做得了主!”

“独目神枪”严祖德冷笑道:“燕大当家的,做不了主在下会开口吗?”

星月中寒光如冷电般的一闪,燕翎雕道:“很好,严朋友,在下可以告诉你,燕某人不想应约。”

三人同时一怔,“独目神枪”严祖德道:“燕当家的可有什么不应约的理由吗?”

燕翎雕道:“没有什么理由。”

独目的冷光如电般地盯在燕翎雕脸上,“独目神枪”严祖德冰冷地道:“燕大当家的,你的意思是说你把本会会主的诚意邀请完全漠视了!”

“双斧开天”韩奇仍然没有开口。

燕翎雕心中更明白了,正眼都没有再看“独目神枪”一眼,燕翎雕漫不经心地道:“严朋友,话,燕某人已说得够明白的了,你我话不投机,半句为多,严朋友,你请吧。”

手中铁枪用力地抓了抓,“独目神枪”严祖德阴沉地冷笑一声道:“燕当家的,你真打算连一点面子都不给敝会主吗?”

燕翎雕的目光漠然的望着黄昏辽阔的雪野,仍然没有搭理。

“樵霸”柴洪心里气得发慌,但却作不出来,伸手一拍身边“双头龙”齐如飞的肩膀,粗声粗气地道:“老四,站了老半天,咱们该坐下来歇歇了。”话落就地往路旁树根下一坐,目光也望着雪野。

“双头龙”也就近在“樵霸”柴洪身边坐了下来。

这一来,“独目神枪”严祖德可下不了台了。

脚,猛然一踢拄在地上的枪柄,“独目神枪”严祖德横枪当胸,向前胯上一步,冷声道:“燕当家的,敝会主不轻易邀请别人,一旦邀请了,也很少有人不给面子。”

头也没回,燕翎雕道:“在下例外,严朋友,请吧,你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一到口外,他们就到处听到“燕翎雕。及”邪剑魔星“七个字,因此,”铁旗会“会主在急急的想会会这个口外的第一霸主,显然,他不相信。

就因为“铁旗会。会主不相信燕翎雕真有独霸口外的本领,因此,在他派遣这三个最得力的手下动身之前;曾一再叮咛过,叫他们要见机行事,不要丢了”铁旗会“的面子。

燕翎雕的外衣,使这三个人无法相信他真能独霸关外,因此;他们一定要请到他,他们也知道该怎么样下手去请一个不打算:赴约的人,过去,他们曾这么做过许多次,每一次他们都没有看错。

这就是“双斧开天”韩奇一直不开口的原因。

铁枪枪头一调,“刷”的一声指向燕翎雕背心,“独目神枪”严祖德冰冷地道:“燕当家的,请不到您的大驾,我们兄弟三人回去交不了差,因此嘛,嘿嘿,只有劳动大驾枉驾一行了。”

霍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樵霸”柴洪冷喝道:“姓严的王八羔子,你他娘的想造反了?”

“双头龙”齐如飞也站了起来,双手不自觉的按向腰间所悬挂的那对“九头鞭”上。

森冷、寒酷,“独目神枪”严祖德冷笑道:“柴朋友,枪尖距贵当家的背心只有五寸,因此,我劝你不要冒险。”

平和地。燕翎雕道:“柴洪,严朋友说得很对,不要妄动。”话落一停,又道:“韩总管,你该说话了吧?”

“独目神枪”严祖德向有神枪之称,“双斧开天”韩奇也一直觉得他“神枪”之名,并非白得,因此,他觉得事情发展到此,是下结论的时候了,朗笑一声道:“燕大当家的,在口外,你是当今的第一霸主,没有人敢动你,久而久之,你养成了不设防的习惯,可是,我等来自关内,燕当家的,你实在太大意了。”

也朗朗地笑了一阵,燕翎雕道:“韩总管,你是说燕某失算了?”

“双斧开天”韩奇道:“燕当家的。恐怕你得枉驾到‘铁旗会’去走一趟了。”

语声突然一沉,燕翎雕道:“韩总管,你错了,这里是口外,说实在的,你们实在不应该喧宾夺主。”

“主”字才一脱口,猛见“独目神枪”严祖德“嗨”的一声,双手平托着的铁枪急如闪电般地挺刺出去。

一溜白茫,沿着急挺而出的枪柄,急滑而下,削向“独目神枪”握枪的双手。

铁枪去势急,白芒以相对的速度,来得更急,武功再高的人,也无法在这种情况下抽手,因为,人的速度虽然用“闪电”来形容其快,但却永远无法与闪电相比。

白芒的来势,此刻,就如闪电。

“当”的一声,铁枪跌在冰冻的硬雪地上,“独目神枪”严祖德向后暴射出五尺,脸上惊得一片死灰色。

左手抓着“邪剑”剑鞘,那柄剑,仍在鞘内。

转身、拔剑、出手、还剑,一共有四个动作,而他们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