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11章

作者:雪雁

“樵霸”柴洪与“双头龙”齐如飞也把马交给上来的黑衣汉子,跟在燕翎雕身后向寒云寺走去。

两边火把高峰,犹如两道火墙,自有一股森严气势,但是,这股气势,燕翎雕等三人,竟似全无所觉,谈笑自若地向寒云寺走去。

一进山门,雄伟高耸的大雄宝殿已豁然出现眼前,供桌之上,香烟袅袅,大殿之内,灯火齐明,扑鼻的香火气配上宝像的尊尊巨佛金身,自然地散发出一种宁静平和的气息。

大雄殿门口,此时站着一个身形枯瘦,身披炭色袈裟的老和尚;老和尚双掌合十做迎客状,半阖着眼睛,银髯拂胸,人虽瘦弱,但却自然地流露着那种高僧特有的庄严、平和的气质。

在大雄殿门前,“血旗”英若愚停住脚步,道:“老和尚,燕当家的来了。”语气透着命令的气势。

平和的目光在燕翎雕脸上打了个转,老和尚弯腰为礼,喧了声佛号,道:“老朽听莫施主说小檀越要来,特地在此候客。”

燕翎雕对佛门弟子一向敬重,闻言急忙还礼,平和地道:“寒天深夜,搅扰宝寺,燕翎雕已深觉不安,怎敢再惊动大师相迎?”

“血旗”莫若愚道:“蒸当家的,他就是本寺主持,老朽听说燕当家的,光临本寺,特备水酒,请入席。”

燕翎雕笑道:“莫会主,不用客气了,就由他们吧。”

“血旗”莫若愚陪笑道:“燕当家的既然这么吩咐,兄弟就不勉强了。”话落沉声道:“开席。”

猛然站了起来,燕翎雕郑重地道:“此地是佛门圣地,岂可在大雄殿上动荤?再说,此刻燕某人也不饿,莫会主如果拿我姓燕的当个朋友看,这个就免了。”

“血旗”莫若愚忙笑道:“久闻燕当家的偏好佛道,果然不假,兄弟也早有此准备,因此,今天席间所用的,全是素食。”

燕翎雕道:“盛情心领如同身受,莫会主今夜召燕某人来此,必有所吩咐,我们何不就把这些客套省下呢?”

“血旗”莫若愚道:“那么兄弟献上一杯茶总可以吧?”话落不由分说,已经派人把茶献了上来。

燕翎雕并没有去碰茶杯,沉声道:“莫会主有何吩咐,燕翎雕洗耳恭听。”

“血旗”莫若愚自己喝了一口茶,润润喉,道:“燕当家的,兄弟今夜将你邀请至此,共有两件事,一件是要告诉燕当家的一个重要消息,那另外一件,乃是想与燕当家的商量一件事。”

略为思付了一下,燕翎雕道:“莫会主,是哪一类的消息。

“血旗”莫若愚盯着燕翎雕的脸道:“燕当家的,这件消息与燕当家的失散的七个得力手下中的一个有关,因为事情与‘血旗’无关,兄弟不好插手把人替燕当家的接过来,所以,只有把消息告诉燕当家的了。”

“樵霸”柴洪一听与自己失散的兄弟有关,忍不住脱口问道:“是哪个?”

急忙扬手阻住“樵霸”,燕翎雕道:“莫会主,那就先说你要商量的那件事吧。”

“血旗”莫若愚大笑道:“哈哈……燕当家的,兄弟己先声明过了,那个消息是兄弟站在同道立场,应该禀告的,兄弟不擅辞令,但却是有一句说一句,燕当家的,兄弟绝不是要拿这件事做为交换的本钱。”

燕翎雕心中暗自冷笑一声道:“莫会主,燕某还是愿意先听听莫会主要商量的那件事的内容。”

“血旗”莫若愚故做一怔之状,道:“燕当家的,兄弟……”

淡淡地,燕翎雕道:“莫会主,请说。”

眸子在眼眶中一转,“血旗”莫若愚道:“燕当家的果然是爽快利落之人,公私分明,好,不管你我所商之事能否达成协议,兄弟先把话说在前头,那个消息兄弟是奉送定了。”话落细眼突然一睁,道:“燕当家的,兄弟想先知道燕当家的对‘铁血红颜’北海之行所持的看法。”

燕翎雕道:“在下答应陪她去一趟。”

“血旗”莫若愚不动声色地道:“燕当家的可知道她此行的目的吗?”

燕翎雕简洁地道:“不错,在下知道。”

“血旗”莫若愚道:“燕当家的也知道‘寒魄’的底细吧?”

燕翎雕仍然很简洁的道:“不错,在下知道。”

“血旗”莫若愚道:“燕当家的仍然决定要去?”

燕翎雕道:“不错。”

“血旗”莫若愚道:“兄弟可以听听燕当家的非去不可的理由吗?”

燕翎雕平静地反问道:“在下非得禀告吗?”

“血旗”莫若愚道:“不敢,兄弟只是顺口问问燕当家的而已‘当然,愿否相告,乃是燕当家您的自由。”

燕翎雕道:“恕在下无可奉告。”

脸色突然一沉,“血旗”莫若愚道:“燕当家的虽然不愿说,兄弟站在同道立场,仍愿意告诉燕当家的一件极不平常的消息,中原道上的朋友,都要阻止此事,目下,在关外的,就是三般大势力。”

燕翎雕脾静森冷地道:“莫会主所统率的‘铁血会’也是这三殷大势力之一吧?”

脸上全无笑容,“血旗”莫若愚道:“兄弟也是来自中原的一批,‘大势力”王字倒是不敢当。“

缓缓站起身来,燕翎雕森冷地道:“莫会主,你我商谈之事,到此为止,告辞了。”

大厅上铁旗会的徒众闻声脸色齐都一紧,立时有七八个黑衣汉子持刀枪到大殿门口。

豁然站起身来,“血旗”莫若愚喝道:“都给我闪开。”话落转向燕翎雕道:“燕当家的,那件消息兄弟还没奉告。”

冷漠地,燕翎雕道:“莫会主,你我的立场已很明白了,莫会主还请助长……”

截住燕期雕的话头,“铁血旗”莫若愚道:“燕当家的,兄弟只是告诉你知道贵手下的下落而已,至于贵手下是否仍能提刀上阵,兄弟可没有保证过啊?”

心头一震,脸色突然为之一变,但燕翎雕却没有把心中的焦虑衣口头上流露出来。

“樵霸”柴洪急声道:“他是谁?他怎么样了?”

“血旗”莫若愚冷笑道:“‘血佛’童逸真,他落‘在太阳庄唯一未曾遭难的二庄主手中,太阳庄二庄主已投靠了’飞沙堡‘,他们将打此路过,先奔白沙渡的’活武圣‘周勇家中,由他那里投靠飞沙堡。燕当家的久居口外,当然知道飞沙堡,他们也是兄弟所谓的三股大势力之一。”

“樵霸”柴洪怀疑地道:“就凭太阳庄的二庄主就能收拾下咱们老二?”

“血旗”莫若愚冷笑道:“七星之中,以‘血佛’童逸真武功最高,但是,俗语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们今夜将从寒云山北三十里外的官道上通过,兄弟言尽于此,信与不信,全凭各位自己判定。”

燕翎雕冷然一笑道:“莫会主虽然告知此事之居心,乃是怕飞沙堡有人质威胁燕某与之合作,而想出此等驱虎吞狼之计,但燕某仍然要道一声谢。”

“血旗‘’莫若愚冷声道:”咱们各为所求,何谢之有?“话落沉声喝道:”送客。“

冷冷地笑了一声,燕翎雕等随着韩总管走出了寒云寺。

“双斧开天”韩奇一回到大雄殿,“血旗”莫若愚立刻吩咐道:“调集本会全部弟兄,今夜攻寒云庄。”

“双斧开天”韩奇疑虑地问道:“会主,万一……”“血旗”莫若愚把握十足地道:“燕翎雕视七星如骨肉,虽然明知可能是虚,但却不能不去看看,何况,他也想:不到我们会在今夜行动的,快去。”

“双斧开天”韩奇应“了一声,出殿而去。”

于是“铁旗会”的全体人马,在寒风凛冽中,直奔寒云庄而去。

怀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理,燕翎雕带着“樵霸”柴洪与“双头龙”齐如飞,纵马一路急赶,到达寒云山北的官道时,不过才只三更时分而已。

绵长笔直的官道上,除了日间车马留下的轮迹蹄印之外,一无所有。

坐在马背上,燕翎雕向四周打量了一眼,指指右边路旁的一个雪坑,道:“我们下马到那边那个雪坑里等去。”

“椎霸‘’柴洪一怔道:”头儿,咱们又不怕别人看见,为什么要到坑里去等呢?“

“双头龙”齐如飞接口道:“夜间低处看得远些。”

“樵霸”柴洪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问道:“坑在哪里?”

偏身下马,燕翎雕道:“离此约有两丈来远,就是前面那边。”

话落向前一指,牵马慾行。

恰在这时,三人身后突然响起一声低沉的佛号:“阿弥陀佛。”

声音起自三人身后不到五尺处。

寒冬夜静之中,任何声音都会显得特别响,特别惊人,何况,那声音是起自三人身后五尺之内,而三人竟全无所觉。

大吃一惊,燕翎雕一改往昔的冷静,身不由己地倏然转过身来。

“樵霸”柴洪与“双头龙”。的反应较慢,但当他们飞身从马背上跃落时,已各自把兵刃抓在手中了。

确实是在五尺之内,那里站着的是个骨瘦如柴的老和尚。

脸上的震惊神色突然消失了,露齿淡然一笑,燕翎雕道:“晚辈果然没看走眼,长老的确是个深藏不露的绝世高人。”

“樵霸”柴洪与“双头龙”齐如飞这时也已认出来人是寒云寺的“寒云长老”,两人脸上那份吃惊之色,比方才增加了三分。

老和尚清而不浊的眼睛仍然半阖半张的,宁静地道:“小檀越,老衲在庙中已曾说过,‘世间并无至高之境’,唯独佛法无边。”

谦恭地笑笑,燕翎雕道:“多谢长老指点,长老上下是……”

寒云长老道:“老衲寒云,小檀越知道的。”

笑笑,燕翎雕道:“长老,晚辈是问的长老原来的真正法号。”

望了燕翎雕一眼,寒云长老平静地道:“小檀越,世事如幻,人生如寄,世间哪有真与不真,小檀越慧根极厚,怎么会连这个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

寒云长老出言虽然持重温和,但言辞之间已含有责备之意。

显然,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了。

星眸转动了一下,燕翎雕话题一改,笑道:“长老,您是怎么来的?“ 寒云长老道:”从寒云寺走来的。“

寒云长老话说转很平淡,燕翎雕三人却听得心头同时为之一凛,因为,轻功再好的人,也不能长时间的与马相对抗,何况寒云长老出发还在燕翎雕等人之后呢?那他的速度岂不是要比马奔驰还快!以这种速度持续三十多里地竟能毫无一丝出力后的征兆,据燕翎雕所知,当今武林中还没听过有第二个人物——这其中有一个人是例外的,那个人,就是久己无人知其下落的少林“天”字辈中仅存的一个长老——“天灵老和尚”。

燕翎雕脸色一变。恭身道:“原来是‘天灵大师’,晚辈的失敬了。”

老和尚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异样的惊异表情,但只一闪便消失了,淡淡地,老和尚道:“小檀越,你果然是个聪明人,小檀越,你知道老衲为什么此时才赶到吗?”

确实不知道。燕翎雕摇摇头道:“前辈,晚辈确实不知道有什么事能阻挡法驾动身。”

老和尚道:“老衲怕莫施主知道。”

“樵霸‘’柴洪插嘴道:叫、小的一个‘铁旗会’也敢阻挡大师您的法驾?”

笑笑,燕翎雕道:“柴洪,不要胡说,大师只是不想让武林中人知道他在寒云寺而已。”

嘉许地望了燕翎雕一眼,老和尚道:“小檀越,你这么说,是表示你知道老衲为什么要提动身的事了?”

燕翎雕道:“大师,晚辈不敢肯定自己是否确知;但晚辈猜测,大师是不想由晚辈嘴中再提起大师的法号,而让武林中人知道大师驻足之处。”

笑笑——第一次笑,老和尚又说了一次同样的话:“小檀越,你果然是个聪明人!”

凝重地,燕翎雕道:“晚辈将谨遵大师心意行事。”

老和尚道:“小檀越,老衲多谢了,阿弥陀佛。”话落一顿;接着话题一转,道:“小檀越,令属下今夜不会打此经过的。”

就在这时,燕翎雕耳边突然响起了极其轻微的马蹄声与车轮压在深水路面上的碎冰响声,脸色立时为之一变。

老和尚道:“小檀越,莫施主所提的那位太阳庄上的施主今夜确实会打此经过,但他车上除了黄白之物与珍宝之外;并没有令属下在内。”

燕翎雕一怔,道:“大师,你也听到声音了。”

老和尚道:“老衲是听到了,但却比小檀越你慢了许多了,因为,老衲先看到你的表情之后,才听到声音。”

扭头看看身边的“双头龙”“樵霸”柴洪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