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13章

作者:雪雁

面对着面坐在小方桌的两头,方桌的一边,靠着那张木床,燕翎雕,此刻就盘腿坐在床上。

从他俩扶他进到这间只有一桌两椅一张床的小斗室中,燕翎雕就那么坐着,一直没动过地那么坐着。

“樵霸”柴洪与“双头龙”齐如飞也一直那么面对面的坐在那里,他俩,一直在等着他呼唤,但他却一直没有开口。

就这般守护着,他俩寸步也不敢离开。

打从天刚放亮,燕翎雕坐上床开始,直到此时天已近二更了,他脸上的颜色就一直未曾好转过,虽说内外伤不是短期内能医治好的伤势,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全不见丝毫起色,可就实在令人担心了。

“樵霸”柴洪的黑脸越来越显得阴暗了,好名次,他高高地举着手,想重重地往桌子上拍,以消除些许他内心积压着的闷气,但手一扬起,就无法往下拍了,他,怕惊吓着正在运功调息着的燕翎雕。

其实,他俩又哪里知道此刻的燕翎雕连调息的能力几乎都快没有了。

凄冷、宁静,空气就像是完全被冻结了一般,使人觉得有周身受束缚的感觉。

偶然间,“樵霸”柴洪的目光扫过“双头龙”齐如飞脸上,突然发现他脸上正挂着泪珠。

呆了呆,“樵霸”柴洪诧异地问道:“老齐,你怎么啦?”

黯然地,惭愧地摇着头,“双头龙”齐如飞重重地叹息了一声,道:“如果不是为了兄弟我,当家的又何至于受今天这种苦处。”

黑脸上的肌肉在激动地抽搐着,“樵霸”柴洪沉声道:“兄弟,有那份心,就等着日后用行动来表现,要是没那份心,哭也挡不了大事,少他娘的娘娘腔啦。”

“双头龙‘’齐如飞道:”大哥,我知道,但今天的情形可令人担心,我怕,日后就算我有那份图报之心,但是……

环眼一瞪,“樵霸‘’柴洪厉声道:”但是头儿已不能等了,对吗?“

目光在“双头龙”脸上停留了好久,“樵霸”柴洪突如其来地道:“兄弟,俺倒有个可应用在任何情况下的妙法。”

“双头龙”齐如飞急问道:“大哥,是什么妙法?”

低沉而缓慢地,“樵霸”柴洪道:“不管生与死,跟定了他,兄弟,你放得下吗?”

“双头龙”齐如飞道:“兄弟有什么放不下的?”

“樵霸”柴洪道:“兄弟,你真放得下?”

脸色立时一变:“双头龙‘’齐如飞迟疑了一阵,才肯定地道:”大哥,我放得下。“

就在这时,静室的门悄然无声地启开了。

几乎同时惊觉到的,“樵霸‘’柴洪与”双头龙“齐如飞霍然站起身来,嘴chún一开,还没来得及发声,已双双闷哼一声,同时又跌坐在椅子上了。

两人同被来人点了昏睡穴,却都没有看清来人的真面目。

以“邪剑七星”之中的七星,竟然连来人的面目都没看见,就被制住了,此人的身手可想而知了。

一个身段婀娜的身影,此时就站在门口,一身黑色紧身衣裤,更显露出了那个玲珑如画的身段,一方面帕蒙去了她大半张脸,但那两条黛眉,那一双凤眼,仍足以令人失魂落魄。

黑衣蒙面女子,顺手将房门掩上,然后,急步走到床前,毫不考虑地伸手点了燕翎雕的软穴,把手中红绸包袱放在床上解开,里面包着的,豁然是一株成形的万年参王。

隔着那扉小窗子,对面房脊上的“天王刀”海清眼都看直了,暗忖道:“照此看来,她是云丫头了,我看她可真舍得把这么个天地间的奇宝给他服下去吗!”

房中,黑衣蒙面人伸手托下燕翎雕的下颚,毫不犹豫地把参王顶端用指甲划开一道裂口,然后把裂口对准燕翎雕的口一压,一个大如小猫般的参娃娃便只剩下一层薄皮了。

屋脊上的“天王刀”海清咽了一大口唾沫,暗忖道:“真的,她真舍的呢,她为了得这东西,用了多少心机,花了多少力气,才弄到手,没想到只这么一点时间,便把它报销了,这可真是少女心,海底针啊。”

房中,黑衣蒙面女子把那层薄薄的参皮重又放回红绸内包了起来,目光在燕翎雕脸上细细地停留了许久,才缓步退出室外,悄然而去。

直等黑衣蒙面女子离开了寒云寺后,“天王刀”海清才暗忖道:“现在我的事情可来了,打铁趁热,我得先在燕小子心中打上个底。”忖罢飞身跃落草地,向燕翎雕居住的静室内走去。

“天王刀”海清推门而入,先伸手解开“樵霸”柴洪与“双头龙”齐如飞的穴道,然后又解开燕翎雕的穴道,才道:“三位,别睡了。”

眼睛都还没完全睁开,“樵霸”柴洪已伸手捞起身边的赤铜扁担,大喝道:“什么人?”声落人已转向“天王刀”海清了。

连连摇着双手,“天王刀”海清道:“楞小子,先别动手,你先闻闻看,这房子里可有什么异样味道没有!”

“樵霸”柴洪道:“什么味道?贼味?”

“双头龙”齐如飞脱口道:“大哥,是女人身上的粉香味?”

“樵霸”柴洪细细一闻,果然有那种味道。

讪讪的,“樵霸”柴洪黑脸一红,道:“海老头,很抱歉,俺柴洪方才错怪你了,多谢你仗义相救了。”

“天王刀”海清笑道:“楞小于,真正救你们的可不是老夫,乃是那个有香味的人,不信,等一会你们问问你们头儿就明白了。”

一提起燕翎雕,两个人立时就掉进云雾里了,脸色黯然无比。

“天王刀”海清见状笑道:“你们两位也用不着担心了,燕小子已经有救了,你们快去助他一臂之力吧。”

皱着眉头,“樵霸”柴洪怀疑地问道:“得救?那老和尚不是说要?……”

“天王刀”海清道:“万年参。”

柴洪道:“是啊,我们哪有这种东西?”

“天王刀”海清说:“燕小子造化大,现在他已服下一棵万年参王了,你们快去助他一臂力吧。”

“双头龙”齐如飞一怔,这,“谁给他服的?你?”

“天王刀”海清道:“老夫要是有,自己早就服食了,哪会留下来给他呢?给他服那天地奇珍的,就是那个有香味的女人,你俩可要记住这个香味,她这味道是有生俱来的,并非脂粉之香,记住这味道,日后才好找到那施舍之人。”

这些话,明明是说给二人听的,暗中则是提醒燕翎雕叫他自己日后去留意。

这时“樵霸”柴洪己上了床,盘膝坐在燕翎雕身后,准备运气替他调息。

恰在这时,突听“天王刀”海清冷哼一声,喝道:“什么人?”声落人已扑出房去。

“天王刀”海清纵身窜出静室,落身后院天井中,抬头向四周高处一打量,未见丝毫动静,飞身又窜上了寒云寺的庙脊上。

淡淡的月光下,“天王刀”海清看到离寒云寺约有五十来丈的东南方雪地上,正有一条人影急如流星般地飞驰着,由“天王刀”海清开口发话到他飞身跃上庙脊,这中间只不过是眨眼的空档而已,来人竟能奔驰出去五十多丈,轻功之高,可想而知了。

“天王刀”海清在屋脊上呆立了许久,直到雪地上那条人影完全脱出了他的视力范围,他才飞身跃落地面。

“天王刀”海清落回地面,没看到“樵霸”与“双头龙”出来,不由一愕,重又急步走进静室中。

四道明亮的目光,一起盯着刚推门进来的“天王刀”海清,“樵霸”柴洪简洁有力地问道:“海老儿,可曾看到什么?”

由两人的表情,“天王刀”海清就知道任他怎么解释他俩也不会相信!但却又不能不解释。耸耸肩,海清道:“看到了,不过,没认出是谁来。”

“樵霸”柴洪冷漠地道:“海老儿,那人的身法与轻功,想必比有‘天下第一刀’之称的‘天王刀’更快了?”

“天王刀”海清脸色突然一紧,继而一缓,笑道:“的确是如此,可惜二位没亲眼看到。”

“双头龙”齐如飞插口冷笑道:“咱们兄弟俩当此当家的身负重病之际,总得防防调虎离山之计,不是吗?”

老脸上显出一片愕然之色,“天王刀”海清错愕地望了两人一阵,问道:“那施诈之人,该不会是老夫吧?”

“樵霸”柴洪一向心直口快;闻言冷声道:“人心隔肚皮,那可说不定。”

“双头龙”齐如飞闻言脸色立时一变,脱口道:“大哥,说话不可口没遮拦。”

“天王刀”海清并不恼怒,淡然一笑,道:“大当家的,你担心老夫翻脸?其实,你是白担了一份心事了,老夫与贵当家的,虽然一向合不来,但还没到那种难以并存的程度,否则,二位想想,老大如果想要燕小子的命,二位能架得住我这把‘七星刀’吗?”。“天王刀”海清说的是事实,连“樵霸”柴洪与“双头龙”齐如飞都不能否认的事实。

“樵朗”柴洪与“双头龙”齐如飞彼此互望了一眼,谁也没接上话来。

向床上的燕翎雕扫视了一瞥,“天王刀”海清意味深长地轻笑了一声,道:“二位得赶紧运功助贵当家的行功了,他恢复得越有功力,葯力的功效也就越大,二位最好是合力相助,不必留人看守,出了事,老夫负责,当然,二位如果信不过老夫,一切仍然得听由二位自主了。”话落转身定向房门口,伸手拉开房门,才跨出了一步,突又扭转头来,道:“等贵当家的复原之后,二位代老夫转告他一下,就说方才有位轻功犹在老夫之上的人来,暗中探望过他了,叫他猜猜那是哪一方的人,告辞了!”话落跨出门外,顺手把门拉上去。

看了“双头龙”齐如飞一眼,“樵霸”柴洪的一双环眼凝注在“天王刀。刚刚拉上去的那扇房门上,似在思考什么问题。

“双头龙”齐如飞的目光则转向燕翎雕望去。

燕翎雕依旧盘坐在床上,脸色虽然没有复原,但已不似方才那么难看了。

很突然地,“樵霸”柴洪脱口问道:“老齐,你说‘天王刀’海清那老小子,有没有什么要帮我们的理由?俺以为,他说有人给咱们头儿服食了什么万年参王之言,可能是故意在戏耍我们。”

“双头龙”齐如飞也有些不敢相信世间真会有那种连真名实姓都不肯留下来的人,竟肯格一株人间瑰宝般的参王相赠,不过,燕翎雕脸色的转变,则又使他相信燕翎雕可能真的服食过了什么。

双目仍然盯在燕翎雕脸上,“双头龙”齐如飞凝声道,“老大,头儿真个有起色了,咱们何妨照着海清儿的话试试看?”

“樵霸”柴洪一怔,道:“试什么?”

“双头龙”齐如飞道:“助头儿行功啊!”

犹疑了一下,“樵霸”柴洪道:“咱们两个都上去?”

似乎早就想好了,“双头龙”齐如飞郑重地道:“大哥,我觉得海老儿的话很有些道理,说真个的,他‘天王刀’如果真有心要拾掇咱们,他也用不着用这许多心机了,虽然海老儿助咱们必有什么企图,但那企图绝不会是要咱们的命的,相反的,他有企图,咱们反而更安全多了,对不?”

“双头龙”齐如飞说话的时间,“樵霸”柴洪的一双环眼一直盯在燕翎雕脸上,此刻才接口道:“有道理,老四,咱们就快上去试试吧,还他娘的等在这里发的什么呆?”

两人同时轻轻地上了燕翎雕坐的床上,“樵霸”柴洪先在燕翎雕背后坐了下来,“双头龙:又在”樵霸“柴洪身后坐了下来,各自把双手抵在前面的人的背上。

时光在腕静中消失着,缓慢地消失着。

燕翎雕身后的两个人。真力则在急速的消耗着,不到半个更次,汗水已湿透了两人的全身衣服了。

星转斗移,夜幕被天边悄悄掩至的一丝曙光突破了,这象征着一个新的日子又要开始了。

静室中,“樵霸”柴洪的双臂仍然抵在燕翎雕背上。

“双头龙‘’齐如飞的双臂也仍然在”樵霸“,背上,虽然两个人全都没有真力可往外送了,但却谁也不肯罢手。

“老柴、老齐,我背后是你们两个吗?”

声音不高,但却中飞十足,铿锵有声,这绝不像一个身受严重内伤的人应该有的声音。

‘’樵霸“柴洪脸上喜色一闪,咧着大嘴道:”头儿,是俺,是俺们两个。“

平和地,燕翎雕道:“把手收回去吧。”

“双头龙”问道:“当家的,你全复原了吗?”

燕翎雕沉声道:“全复原了。”

两个人放心地把手各自收了回去,燕翎雕伸腿跨下了座,转向二人。

脸色红润康健如初,那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