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14章

作者:雪雁

狂风带着散沙,吹掠过起伏不定的沙漠,填满沙坑,筑起沙岭,然后,吹向大漠边缘这道赤褐色的绵长石岭,挟着细沙,朦朦如烟似雾的狂风,扫过光秃秃的岭上岩石,摇动着石缝中,困苦生存着弯树细草,然后掠向石岭的这边,虽然已尔似岭那边那般狂暴强劲,但仍然卷起迷朦的沙尘漫天飞沙堡,就在沙尘漫天的赤褐色的石岭之下。

以通往石岭缺口处的那条通衢大道为中心,这里居住着的约百十户人家,就靠通往大漠的骆驼商队给他们带来的生意与食物维生。

生活在这种地方,虽然十五有九天过着昏天暗地的生活:但却不愁吃穿,因为,这里是通衢要道,来往商旅很多,而此处又是唯一可供歇脚打尖之地。

房子,一色的,是红瓦白墙,飞沙日夜冲刷,白墙己不白,红瓦也不红了,这里的一切,呈现眼中的,全是朴朴风尘的灰暗景象。

“铁血红颜”云姬与燕翎雕等人,一踏进这个百十户人家的小部落,就引起了他们的注目。但却并无惊异的感觉,也许,像他们这些带刀带剑的武林人物,他们已见得太多了,因为,握住整个大漠咽喉的“飞沙堡”就座落在他们这里。

沿着官道——也是这里唯一的一条大街,众人向前走了二三十丈,在一家最具规模的客栈前面停了下来。

抬头望了望“如归客栈”那块积沙斑斑的招牌,燕翎雕转向“铁血红颜”云姬,道:“云会主,我们是自己料理饮食呢?还是去打扰此地主人?”

一路上一直没有改变过的那一脸冷漠表情向着燕翎雕,“铁血红颜”云姬道:“燕当家的以为呢?”

“铁血红颜”云姬的冷言冷语的态度,早就在燕翎雕的意料之中了,因此,他并不觉得意外,淡淡地笑了笑,他道:“吃人家的口短,用人家的手短,在此地主人用心未明之际,在下以为还是自己料理得好。”

燕翎雕的话才说完,“如归客栈”正门的那张重毡门帘一掀,一个五旬上下干瘦老头,已忙不迭地冲了出来,直奔到燕翎雕与云姬面前,哈腰恭谨地道:“这位小客官与这位女客官,你们是不是武林中称为‘邪魔外道’与‘铁血红颜’的两位大侠?”

粉脸倏然一沉,“铁血红颜”云姬右掌一扬就要出手。

急探臂,燕翎雕架住了云姬的右臂,平和沉静地笑道:“云会主,慢着。”

粉脸上笼着一层重重的寒霜,“铁血红颜”云姬铁青着脸道:“燕当家的,你有那份涵养,云姬可没有,你少管我的闲事。”

平和地,燕翎雕道:“云会主,他只不过是个说话的傀儡,主持的人在里面。”

云姬在马背上低头看了那老者一眼,果然,他正仰着那张不知所以然的老脸,望着他们。

重重地哼了一声,云姬把右臂放了下来。

平和、善良地笑着,燕翎雕道:“老丈,你方才叫我是什么来着?”

老头道:“邪魔外道。”

这时,随后围观上来的人群中,突然有人脱口叫道:“莫老板,你别胡说八道了,你没见过他的人,难道你就没听说过那匹抑驹吗?”

口外近大漠的人,年事一大,大都有点识马的本领,老者向燕翎雕坐下那匹马扫了一眼,老脸突然一凛,脱口道:“乌云盖雪!”

人群中立时有人叫道:“他是大草原上的燕大当家的。”

惶惑不安地,莫老头直接着双手,点头哈腰地连声道:“大当家的,小老儿实在有眼无珠,方才言语上多有冒犯之处,燕大当家的,您是大人不记小人过,万望原谅小的一二。”

脸上依然带着和善的笑容,燕翎雕道:“老太,不知者无罪,老丈出来,是有事相告吧?”

莫老头似乎没想到名震口外的燕翎雕对人会如此和善,呆了一呆,忙道:“可不是吗!小老儿的店中,此刻正有冷堡主的大公子,以及三堡主在里面等着燕当家的。”

燕翎雕道:“是他叫你出来的?”

莫老头忙道:“是的,是的。”

仍然笑着,燕翎雕道:“那在下的名号,想来也是他告诉你的?”

听出话不怎么对头!莫老头忙道:“大当家的,小老儿是上了年纪的人了,耳不聪、目不明,想必是我听错了。”

指指身边的“铁血红颜”云姬,燕翎雕笑问道:“老丈,你看这位姑娘像‘无福女’吗?”

始头仔细地打量了云姬一眼,莫老头惊讶地叹道:“大当家的,小老儿结了这么一大把年纪,阅人不下千万,可实在从来没见过这般美的姑娘。”

“铁血红颜”云姬脸上的怒气完全消失了,再一次,她觉得任何复杂的事,就会变得井然有序了。

招摇头,燕翎雕道:“老丈,照此看来,你该不会把两个名号全听错了吧?”

莫老头呆住了。

翻身下马,燕翎雕道:“可否烦请老丈带我等去见见冷大公子及那三位堡主?”

燕翎雕一下马,众人也跟着翻身下马。

定了定神,莫老头道:“小老儿正是奉了冷大公子之命,前来接引各位的,请随小老儿来。”话落当先向店内走去。

回头望着柴、齐二人,燕翎雕脸上杀机一闪,沉冷地道:“老柴、老齐,等在这里,没有我的许可,任何武林中人,往外围着,格杀勿论。”

芳心突然一震,“铁血红颜”云姬道:“燕当家的,我们是来做客。”

笑着,燕翎雕道:“是客是仇,全看主人,云会主,你觉得我们像被邀的客吗?”

“铁血红颜”云姬没有再开口,望了“天魁女”凤如仪一眼,道:“仪妹妹,你与他们‘也’留在外面。”

那个“也”字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天魁女‘’风如仪当然听得懂。

莫老头掀着重重的毡帘子,一先一后,燕翎雕与“铁血红颜‘’云姬先后进了客栈。

这家“如归客栈”的大厅可真不小,临门的右手边是柜台,柜台正面,正对着摆有二三十张桌子的大餐厅,方木桌,长板凳,道地的口外客栈摆设。

此刻,这么大的一个厅内,只有十二个人,共占了四张桌子,三三两两的散坐在四周,倒像是些住店的客人,不过,每人面前却摆着江湖人用的刀剑等家伙。

每张桌子上都只有酒而没有菜,很显然的,他们不是来吃喝的人。

燕翎雕苟“铁血红颜”云姬的目光,各以不同的路线把厅内的情形扫视一周,然后一老一少,那里坐着两个人,各占桌子一方,面都向着门口。

年轻的那一个,年约二十七八岁,细眉如柳叶,眼小如刀缝,红chún似血,鼻高如峰,这些怪异奇特的器官,也生长在一张奇特的脸上,白而细的皮,看起来有些青惨惨的,带有几分病态,这个人面前桌上,放着一管长达三尺的青铜笛,不用说,此人就是那冷大公子了。

年轻人的左手边,坐着一个断眉、豆眼、苍发苍须,塌鼻海口薄chún,年有五旬以一上的老者,他面前放着一柄长有尺半的折扇,此人也有一张白惨惨的脸,这可真是物以类聚。

年轻的如果是冷大公子,不用说,这人就是飞沙堡三堡主了。

打从“铁血红颜”云姬一进门,那年轻人的一双眸子就盯在她脸上、直到云姬把大厅内的一切都打量完了,目光落在他桌上,他那双眼睛仍然盯在她脸上,像是突然中了邪似的。

其实,不只是他,周围的那些汉子,也没有一个眼珠子不发直的。

这种目光,云姬虽然已司空见惯了,此时仍然打心底深处浮起一丝厌恶与愤怒的感觉。

莫老头大步走到年轻人面前,点头哈腰地道:“‘大公子,小老儿把您叫的两个人给您引进来了。”

莫老头近前一票,正好挡住了“冷大公子”的视线,也使他暂时收回了已脱了壳的三魂七魄,小眼睛转了一下,摆摆手,道:“莫老儿,没你的事了,给我站远一点,别挡住我的美人。”

莫老头一退下去,冷大公子就霍然站了起来,摆出一副过分热诚的架势,连声干笑道:“嘿嘿,云姑娘,嘿嘿,你远来是客,请,请啊,请这边坐。”

美眸深处泛出一丝丝细如针尖的锐利杀机,“铁血红颜‘’云姬转向燕翎雕道:”燕当家的,主人在邀请了。“声音细柔而温顺,与她单独与燕翎雕相处时,完全不同。

笑着,燕翎雕道:“云会主,他邀的是你,绝不会欢迎在下。”

“铁血红颜”云姬郑重地道:“燕当家的,我们并不是为了接受款待而来的吧?”

朗声一笑,燕翎雕道:“云会主说得对,走。”

云姬走在前面,燕翎雕走在后面,举止从容不迫,倒真像是在赴宴一般。

女的艳光*人,男的英挺俊逸,两人这么在一起一走动,不由得冷公子心中不妒。

用力一拍桌子,冷大公子喝道:“云姑娘身后那小辈,你给少爷我站在那儿。”

并没有停步,燕翎雕道:“云会主,怎么样?”

“铁血红颜”扭头笑道:“燕当家的,并没有怎么样,不是吗?

你仍在向前走啊。“

云姬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冷大公子却听得十分清楚。

猛然抬起右臂就空一挥,只听周围长板登一阵乱响,燕翎雕身后已然围上来七个黑衣汉子,各自手握兵刃,跃跃慾动。

停住脚步,燕翎雕笑道:“云会主,看样子要出人命了。”

存心要激冷大公子动手,“铁血红颜”云姬笑道:“本会主并不担心这个,因为,人命绝不会出在你身上的。”

果然忍耐不住了,冷大公子暴喝一声道:“拿下。”

七个人,各自向前跨出一大步,然后,一起向后一仰,一起倒在地上,每人上额近眉心的地方,都有一颗掌头大小的血星星;

鲜血脑浆,不停地向外喷洒着。

他们的刀,都只拉出了一半。

大厅中,立时陷入了一片令人窒息的死寂中了。

坐在冷大公子身边的断眉老者突然站了起来,脱口道:“邪剑!”许是锐气受挫了,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太正常。

只见到燕翎雕动了一下,也见到眼前亮过一片银芒,可就是没看清楚他的剑是怎么出鞘,怎么出手,怎么入销的,单凭这手快剑,冷大公子的全盘计划,他自己便知道全砸了。

脸上的笑容收拾起来了,燕翎雕冰冷地道:“不错,三堡主,那是‘邪剑’,云会主与在下练,是应邀专程来拜访贵堡主的。”

断眉老者道:“蒸当家的,你这一手,不觉得有伤你们与敞堡主的和气吗?云会主,天下事,以和为贵,你说是吗?”

冷冷地。“铁血红颜”云姬道:“三堡交,我与燕当家的是一起来的,我想你该不至于想挑拨我们吧?”

“我们”这两个字听进冷大公子耳中,只觉得好像胸口被重重地挨了一拳似的,有些透不过气来了,深深地吸了口气,他暴喝道:“燕翎雕,我警告你。在我冷玉环面前,伤少让她讲‘我们’那两个字。”

“三堡主”闻言老脸一紧,低声道:“少堡全,你……”

病态的白脸一沉,冷玉环明沉地道:“既然他们踏进了我们飞沙堡的地盘内,一切就得所我的,否则,我叫他们来得去不得。”

转向燕翎雕,“铁血红颜”云姬笑道:“燕当家的,你看我们该怎么办?少东家已经把待客的菜单给亮出来了。”

笑着,燕翎雕道:“套句老辞。在下看,‘我们’只有客随主便了。”

伸手抓起桌面上的铜笛,冷玉环狰狞地。盯着燕翎雕道:“姓燕的,我看你是在自讨苦吃。”

对于冷玉环的激怒神情,燕翎雕视如未见,淡漠地冷笑了一声,道:“久闻飞沙堡有‘魂笛’、‘鬼扇’,并称飞沙堡二绝,这两位高人,不但武功绝,嗜好也绝,据说凡是进出大漠,打此赤风石岭经过的女子,只要她们少具姿色,便无人能掠身而过,二位可曾听过有这么两号人物吗?‘一脚把面前的方木桌踢向燕翎雕,冷玉环二振右手青铜长笛,就要攻过去,却被三堡主于把拉住了。

右臂向前一探,燕翎雕轻轻一按那张急驰而来的厚重木桌,只见那木桌子略一停顿,便又四平八稳地飞了回去,无声息地重又落在原处。

三堡主的脸色又是一变,他真有些后悔这次瞒着堡主出来干的这桩勾当了。

强挤压出那么一抹皮笑肉不笑的凶狠表情,三堡主阴冷地道:“燕当家的好雄浑的内力!”

冷冷淡淡地,燕翎雕道:“三堡主过奖了,敢问三堡主可曾听说过燕翎雕方才所提到的那两个人吗?”

看情况,三堡主自知今天是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