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15章

作者:雪雁

约莫走了有五六丈远,“火眼金猿”葛化龙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停住脚步,道:“燕当家的,本座忘了一件东西,得回堡去一趟,立刻赶回来。”话落转身就要往回路走。

“慢着,二堡主。”声音阴沉而冷漠。

猛然停步转向燕翎雕,“火眼金猿”葛化龙以不满的语气道:“燕当家的,你这是在命令老夫?”

漠然地笑了一声,燕翎雕道:“不敢,二堡主,燕某只是想知道二堡主忘了什么东西了?”

一时之间,倒真想不出恰当的借口,“火眼金猿”葛化,龙一呆,顺口道:“老夫忘了带兵刃了。”

冷漠地笑了一声,燕翎雕道:“二堡主,就算在下真个与柏长龄动上手,只怕二堡主也不见得会拔刀相助吧?”

“火眼金猿”葛化龙冷声道:“不错,燕当家的,老夫不能不为自己的安全打算。”

思路敏捷完善,燕翎雕略一思忖,笑道:“二堡主,如果柏长龄真个有心要取尊驾性命,只怕拿他独门标帜来约我。燕翎雕的人就不会是二堡主你了。”

燕翎雕的话虽然说得不中听,但却并无不当之处,“火眼金猿”葛化龙老脸一变,怒声道:“燕当家的。你不觉得自己太主观了吗?”

坚定地摇着头,燕翎雕道:“不,二堡主,绝不主观,燕翎雕纯以事理去衡量,去判断,除非今天发生在贵堡中的一切全都超越了常理之外。”

这句话虽然只是个疑问句,但却很重,重得使“火眼金猿”葛化龙不敢再坚持非要回去不可,他怕如再坚持下去会更加重燕翎雕的怀疑,而破坏了冷省武用自己儿子的性命所铺设出来的整个计划。

重重地怒哼了一声,“火眼金猿”葛化龙冷冰冰地道:“燕当家的,你好重的疑心病!”

淡淡地,燕翎雕道:“江湖鬼域,二堡主,在下能活到今天,可不是全凭运气。”

自知在口头上无法斗得过燕翎雕,“火眼金猿”葛化龙怒气冲冲地冷哼了一声,飞身向前全力奔驰而去。

大峡谷在官道通往大漠的入口西边十里左右的地方,距飞沙堡足有十五六里之遥,“火眼金猿”葛化龙以全身功力奔驰,足足奔驰了有半个多时辰才到谷口。

在乱石林立的谷口,“火眼金猿”葛化龙骤然间停住脚步,深深吸了口大气,压住喘息不定的浮动血气,回头向前望去。

燕翎雕就站在他身后不到三尺处,神态与在飞沙堡大厅中时的一般无二。“火眼金猿”葛化龙刚转过头来:他已开口道:“赤石高耸如壁,石柱密排似林,大峡谷的迷林,果然是一处神奇的石谷,二堡主,前面大概就是迷林了吧?”

不错,前面正是迷林,但见一根根粗细不等、高低不一的石柱,犹如原始密林般地密密排列着,石校粗的足有数围,细的则只有碗口粗细,虽然那些根根高达数丈的石柱。没有树林中盘绞密织的枝叶相连,但却有比枝叶更坚实的石灰质的石条,石梁盘横直纵的交织接着石柱,乍看起来,倒又像一座广阔无边的空有支架的无瓦巨大建筑。

直等到燕翎雕把谷内情形打量完了,“火跟金猿”葛化龙才冷冷地道:“不错,这里就是大峡谷的迷林。”

轻轻地“嗯”了一声,燕翎雕白话似的道:“奇怪!柏长龄乃是一方霸主,他既然指定要燕某人来此会他,却怎么连一个带路的人都没派出来?”

心头又是一紧,燕翎雕的细心,使“火眼金猿”又发现了一处不该疏漏的地方,当然,这个疏漏之处,目前也是无法补救了。

故作不在意地冷笑了一声,“火跟金猿”葛化龙道。“也许柏长龄也是一个人赶来的。”

同意地点了点头,燕翎雕道:“也许,不过,偌大一个迷林,燕某到哪去找他呢?”

“火眼金独”葛化龙道:“他说在迷林内最开阔的地方等你。”

燕翎雕道:“林内何处开阔?”

“火眼金猿”葛化龙道:“迷林中心的‘天心坪’。”

似乎完全没有怀疑,燕翎雕笑道:“天心坪位于何处?只怕还得麻烦二堡主再送一程了。”

冷冷地笑了一声,“火限金猿”葛化龙道:“那是当然,就是燕当家的不开口,本座也会送你到那里的。”话落大步向石林内走去。

紧跟在“火眼金猿”葛化龙身后。燕翎雕道:“二堡主把燕某送到天心坪,可还有什么打算吗?”

仍然急步向前走着,“火眼金猿”葛化龙道:“老夫会在坪外等上一阵子。”

燕翎雕道:“等待结果?”

冷哼了一声,“火眼金猿”葛化龙道:“假使燕当家的不介意的话,老夫要说等着收你燕当家的尸首。”

说话间,两人已深入林中十多丈远了。

朗朗地笑了一声,燕翎雕道:“若能得葛二堡主替在下收尸,燕某虽死,还有何憾?只是,二堡主不免吃了些亏。”

“火眼金猿”葛化龙略一思忖,突然明白过来,怒火忍不住往上一冲,冷笑道:“姓燕的,你少卖弄口舌之能,老夫耐性不住。”

朗声笑着,燕翎雕道:“二堡主,你耐性再不好,总不至于在末到天心坪之前就动手吧?”

心头又是一紧,“火眼金猿”葛化龙不但没有往步回头,反而加快了脚步。

密林面积十分广阔,由入口到中心的天心坪,足足有两里多远,一路上,除了加速脚步之外,“火眼金猿”葛化龙一句话也没再说。

在距天心坪约有七八丈远的时候,“火眼金猿”葛化龙突然慢了下来,沉声道:“燕当家的,天心坪就在前面了。”

淡然地笑了笑,燕翎雕道“葛二堡主准备告退了吗?”

“火眼金猿”葛化龙道:“老夫说过要在天心坪上等一阵子。”

燕翎雕笑了笑道:“在下倒忘了二堡主是个有心人了。”

心里怀着鬼胎,特别容易起疑心,“火眼金猿”葛化龙脸色立时一变,急问道:“燕当家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漠然一笑,燕翎雕道:“二堡主以为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好了。”

一时之间,实在无话可对,但又不能不说话,“火眼金猿”葛化龙信口道:“燕当家的统领一方,该不会是那种说话吞吞吐吐之辈吧?”

漠然地笑了一声,燕翎雕没有开口。

“火眼金猿”葛化龙又接着道:“燕当家的,再有五六丈远,就是天心坪。”

仍然没有开口,燕翎雕已发觉“火眼金猿”葛化龙话声很高,超出了两个人近距离谈话的音量了。

没听到燕翎雕开口,又不好回头看,“火眼金猿”葛化龙可真有些急了,自说自唱地再度开口问道:“燕当家的,你看此处景致如何?”

深沉而缓慢地,燕翔雕道:“葛二堡主,你的话怎么突然变了,也变得特别响了?”

心弦猛觉一紧,“火眼金猿”葛化龙道:“燕当家的又在疑心了?”

冷然轻笑了一声,燕翎雕道:“二堡主怎么会突然感到是燕某疑心什么了呢?”

猛然问停住脚步,“火眼金猿”葛化龙恢然转向燕翎雕,以进为退地反问道:“燕当家的,你要老夫怎么回看都没看葛化龙脸上伪装出来的强硬表情,燕翎雕冷冷地道:”二堡主用不着回答在下什么?在到达天心坪之前,你我最好谁也不要开口。“

微微楞了一楞,“火眼金猿”葛化龙以馈怒的声音大声道:“好,你我谁也别开口。”

“火眼金猿”葛化龙说话的声音很响,无疑是在宣扬他不打算开口说话了。

在沉默中,两人又向前走了四丈左右,从石林的空隙中,燕翎雕看到了前面一丈左右处出现了一块方圆十来丈的广场,这是进入迷林以来他所看到的唯一的一块空旷地方,但是,广场上面却没有半条人影。

心中原本就已有了底子,燕翎雕一发现天心坪上没有人,内心的全部猜测,立时完全证实了,心中暗自冷笑了一声,向测里跨出一步,闪进一根粗有二人合抱的石柱后面,暗中监视着“火眼金猿”葛化龙的行动。

二直都没发现燕翎雕已没跟在身后了,“火眼金猿”葛化龙又向前走了有五尺左右,放慢了脚步道,“燕当家的,前面那片广场就是天心坪了。”

话落微微一怔,故作迷惑地道:“咦!柏长龄怎么没在那里?”话落突然转过身来。

猛然问发现身后没有燕翎雕的影子,“火眼金猿”葛化龙全身立时一阵颤抖,脱口道:“燕当家的,燕当家的。”

一丝森冷砭骨的笑声起自“火眼金猿”草化龙身后不到两尺的石柱后面,燕翎雕一向温和的声音,突然变得冷例如冰地道:“葛化龙,矫枉过正,你与冷省武做作得太过分了,因此……

猛然转了个身,“火眼金猿”葛化龙厉声道:“燕翎雕,是号人物,你站出来说话。”

不知何时时,燕翎雕的方位,声音仍然起在“火眼金猿”葛化龙身后,道,“冷省武舍儿子之命不追究,以示合作之诚,但是,他、忘了虎毒不食子这句至理铭言,背理逆行,又怎能取信于人?从那时起燕翎雕已经怀疑了,只是没有证据,因此我没有声张。”

倏然又转向发话处,“火眼金猿”葛化龙注视着前面三尺左右处的那根粗可合围的石柱,冷声喝道:“姓燕的,有种的,你我到天心坪上去决个雌雄。”一面说,一面向后退着。

燕翎雕的声音突然又起在“火眼金猿”葛化龙身后,把他吓得向前冲了三四步,才倏地转过身来。

“葛朋友,你与冷省武都是老江湖了,但却有许多不该疏漏的地方,你们全疏忽了。”

双目恨火加炬,“火眼金猿”葛化龙目注前方,狞恶地道:“姓燕的!进了迷林,你再说这些可就太晚了!”

这次声音改在“火眼金猿”,葛化龙右侧了,燕翎雕轻蔑地道:“早闻飞沙堡有十六快刀手,但在飞沙堡中燕某却没看见他们,大概就是派到这里来了吧。”

虽然燕翎雕这次变换的方位没有如“火眼金猿”历预料的那样站在他后面,但通往天心坪的路总算闪出来了,估量了一下自己立身的位置与背对的方向,“火眼金猿”葛化龙突然闷不吭声地飞身向后倒射出去,虽然因方向的偏差,使他的右膀子在石柱上撞了一下,但他的人总算到达坪上了。

四周广阔的空间使“火眼金猿”葛化龙突然觉得安全了许多,虽然此刻仍然是敌暗我明的局面,但因为距离的拉长,危险性就对人减少于许多。

目注来路上的那些石柱子,“火服金猿”葛化龙得意地狂笑道:道“燕翎雕,你的确完全料中了,但是,你却进了迷林了,这里不但有你方才所说的飞沙堡十六快刀手在等着你,更有本堡的二少堡主与三少堡主在恭候大驾呢,哈哈……”

燕翎雕的方位似乎没有变动,仍然在原先的那根石往后面发声。

“葛化龙,把你下一步也抖出来吧。”

“火眼金猿。葛化龙冷森森地道:”那是当然!“话落昂首长啸一声,声音一落,天心坪上已飞跃出八个身着红衣的大汉,个个手握长达四尺的厚背鬼头快刀,袒胸露腹,壮健矫捷,入目即知是些擅长搏斗的勇猛之士。

向坪上的八个人膘了一眼,“火眼金猿”葛化龙向前方石林一指,道:“搜进去。”

八个大汉成一字排开,才待往石林内搜索,“火眼金猿”突然又沉声吩咐道:“点子很硬朗,你们可得小心点。”

八个大汉应了一声,各自拉开随时随地可以动手应敌的架势,缓慢谨慎地搜进石林中。

隐身石后的燕翎雕很明白“火眼金猿”葛化龙把这些原本隐身暗处的手下召进石坪中,由暗变明的用心是要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然后仍然用隐身石林中的手下,找机会下手暗算自己。

这是个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的计策,但却是一个使人明知是计,却又无法破除的好法子,燕翎雕向四周石林打量了一眼,只见石林密集之处,石拄与石柱之间,相距不到两尺,最稀疏的地方,石柱与石杉闻的距离,也不过只有四五尺远,如果有人事先躲在石柱后面,等敌人靠上同一根石柱时再骤然下手,任你如何眼明手快:只怕也无从防守。

八个大汉,这时已进入石林中,林中突然变得寂静如死。

手握在“邪剑”剑柄上,燕翎雕缓慢地闭上了眼睛,要应付这场险恶的战斗,燕翎雕除了潜心凝神,除用他独特的听力外,实在没有更好的方法了。

一丝轻微的响声,从燕翎雕左侧靠了过来,距离不到三尺远,显然,对手不但轻功不弱,而且行动还十分小心。

米人好像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