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16章

作者:雪雁

明月自大漠边缘升起,照着这一片僵直死寂的石林,爽热散尽,寒气开始侵人了。

“天龙鞭”莫成龙的目光重又转到“铁血红颜”云姬的粉脸上,那张脸蛋儿,在朦胧的冷月银辉下,益发美得令人目眩,令人心迷。

他自己知道此刻他有为所慾为的能力,但是,他却没有为所慾为之事,虽然,在武林中“天地双鞭”并不算及什么正派人物,但在他心中,总有着对某些事该做与不该做的明显界限。

足足有一顿饭的工夫,“铁血红颜”云姬才恢复往日她所具有的一切能力,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鼎足之势,燕翎雕与“天龙鞭”莫成龙都在她对面,但她一路开眼,目光却毫不旁视地落在燕翎雕脸上,像是这里并没有其他人存在似的。

“天龙鞭”莫成龙心中既恼火又愤慑,他想高声提醒云姬他此刻所拥有的特权,但却始终无法开口。

似乎能感觉到云姬在看他,燕翎雕也睁开了眼睛,四目恰好对在一起。

燕翎雕没有再压制自己躲避她的目光,她也不再畏羞而闪避,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顺理成章的,人无一丝牵强在内。

缓慢地摇了摇头,燕翎雕道:“云姬,你答应了一个自己全无自主之权的协议?”

“云姬”,她知道这是她自己的名字,但是,此刻发自他口中,她觉得这两个字竟然是那么新鲜,那么中听,这是她过去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柔和地笑着,她道:“你全听到了?”

燕翎雕点了点头,沉重地道:“是的,我全听到了,你,不该那么草率。”

“铁血红颜”云姬安然地道:“我没有时间,‘毒婆子’的毒。

你是知道的。“

脸上失去了那种习惯的笑意,燕翎雕道:“你可曾考虑过自己将要付出的代价?”

“铁血红颜”云姬亲切的道:“当你把解毒葯递到我面前时,你可曾考虑过自己付出的代价?”

用不着再多说什么了,事实证明了他们各自把对方的重量看得有多重,此刻任何责怪与感激的言辞,都将变成虚假不实的无谓言辞。

缓慢地,云姬移开凝注在燕翎雕的目光,平和地道:“你觉得怎么样了?”

燕翎雕道:“全好了。”

目光转到脸泛怒火的莫成龙脸上,“铁血红颜”云姬沉声道:“莫当家的,你可以开出你的价钱了。”

压抑在心底的一股怒火突然爆发出来了,“天龙鞭”莫成龙道:“云会主,那价格也许会高些。”

声音平静无比,云姬道:“不管多高,莫当家的,你总得开出来云姬才能知道,对吗?”

仗着心中那股积压着的妒火,“天龙鞭”莫成龙倏然把脸转向“铁血红颜”云姬。

她,仍然是那么美丽、迷人,“天龙鞭”莫成龙脸上的狠毒色彩开始散失了。

两只大大的眼睛在眨动着,闭合之间,散射出令人不敢贸然侵犯的圣洁、庄严的光芒,这光芒,似能消除任何人心底隐藏的邪恶思想。

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天龙鞭”莫成龙移动了一下身子,脱口道:“那棵参王。”

这并不是这段时间内他心中所想着的那个目标,他,此刻也只能说出这种次要的目标。

他,曾经担心过自己与她的目光接触时会没有勇气出口,而今果然如此。

庄重、严肃地,云姬道:“这是你的价钱?”

“天龙”鞭莫成龙道:“高了?”

‘铁血红颜“云姬道:”不高,莫当家的,只是,我无法照价付出。“

脸上没有恼怒之色,“天龙鞭”莫成龙道:“云会主,你曾经答应过由我开价。”

“铁血红颜”云姬道:“不错,我是答应道过。”

“天龙鞭”莫成龙道:“是因为此刻你有不履行承诺的能力?

摇摇头,云姬庄严地道:“不是,莫当家的,是因为此刻我手中并没有那株参王之故。”

“天龙鞭”莫成龙道:“云会主,莫非武林传言有失实之处?”

“铁血红颜”云姬道:“江湖传说没有失实,但我手中此刻真的已没有这东西了。”

心头一震,“天龙鞭”莫成龙道:“有人捷足先登了?”

燕翎雕突然插口道:“莫当家的,捷足先登之人是我。”

心中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受,“天龙鞭”莫成龙呆了半天,才道:“燕当家的。在下救了你一条命。”

燕翎雕,道:“我知道。”

“天龙鞭”莫成龙道:“燕当家的!你有何打算?”

燕翎雕道:“你要燕某把参王交给你?”

看了“铁血红颜”云姬一眼,“天龙鞭”莫成龙道:“燕当家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你已取得熊掌,何在乎一条小鱼呢?”

庄重地,燕翎雕道:“何止一条小鱼,燕某身上此刻所有的一切,燕某已都不在乎了,莫当家的,你相信吗?”

重重地点了点头,莫成龙道:“不错,我完全相信,那么,燕当家的,在下的要求你是可以答应了?”

招摇头。燕翎雕无可奈何地道:“莫当家的,要参王,你无疑是在要燕某人这具躯体了。”

眼睛睁得大大的,莫成龙吃惊地道:“什么?你服食了?”

点点头,燕翎雕道:“不错,莫会主,你是第二个救了燕某一条命的人。”

“天龙鞭”莫成龙道:“云会主是第一个?”

燕翎雕点了点头,没有再开口。

目光从燕翎雕身上重又转到“铁血红颜”云姬身上,莫成龙道:“云会主,这第一个价钱看样子在下是开错了,对吗?”

“铁血红颜”云姬道:“你可以再开第二个。”

“天龙鞭”莫成龙道:“价钱将会更高。”

谈淡地,云姬道:“仍是那句话,莫当家的,你得先把价钱说出来我才知道有多高。

不想与云姬的目光相对,但却忍不住又把目光溜到她脸上。

“天龙鞭”莫成龙再一次把自己到达嘴边的活吞回去了。

他,仍然没有勇气开口。

他无法把这种现象解释成是偶然的,因此,他想到了命运。

站了起来,“天龙鞭”莫成龙道:“两千两白银。”

这价钱使云姬觉得吃惊,也使燕翎雕觉得意外。

忍不住,云姬脱口道:“只此而已?”

“天龙鞭”莫成龙道:“只此而已。”话落一停,道:“在下何时可以取银子?”

“铁血红颜”云姬道:“随时都可以,莫当家的,这使我们觉得亏欠了你太多。”

“天龙鞭”莫成龙道:“‘我们’二字之内包括了燕当家的?”

脸儿并没有红,“铁血红颜”云姬道:“是的,包括他了。”

脸上泛上一抹“输家”的苦笑,‘天龙鞭“莫成龙道:”愿买愿卖,你我谁也不亏欠谁的,在下知道可以捞个大价钱,但天下也自知无福消受这笔’财富‘,这是’命运‘。“

幽幽地轻叹一声,“铁血红颜”云姬道:“但愿有一天云姬能再获得一株参王。

朗朗地笑了一声,“天龙鞭”莫成龙道:“我会等着那么一天的。”转向燕翎雕,他道:“燕当家的,打从我们第一次相遇,在下就注定了要处处落后你一步。

庄重地,燕翎雕道:“你原本可以把这个占先的人让他从世间消失的,但你却没那么做。

‘’大龙鞭‘’莫成龙道:“在下原本可以那么做,但不知怎地却没有那么做。”

探手怀中,燕翎雕掏一面三寸见方的红玉牌托在掌心上,道:“莫当家的,这个能否暂抵两千两白银?”

红玉牌的正中间刻有一柄狭长的窄剑,剑身上刻着一行蝇头大小的小字——“邪剑魔星”燕翎雕,长剑周园有七颗指顶大小的星星,每颗星内都刻有一个人的绰号与姓名,那是七星。

这块玉牌,叫“魔剑令‘’也叫”七星令“,是燕当家的唯一符令。

“天龙鞭‘’莫成龙呆住了,他知道这令牌有多大的价值,而那价值并非金钱所能换得来的,他也知道燕翎雕原可不必这么做,但他却这么做了。

望着燕翎雕手中那方鲜红夺目的玉牌,“天龙鞭”呆立了许久,才道:“燕当家的,你可曾风闻过咱们‘天地双鞭’在江湖上的名声?”

燕翎雕道:“我知道。”

“天龙鞭‘’莫成龙道:”你可曾细想过?燕当家的,人在过分激动的情况下,往往会做出他想像不到的莫大错事。

笑了笑,燕翎雕道:“莫当家的,在下知道你方才的情绪比之燕某此刻的情绪更不稳定,但你所做的燕莱亲眼看到了。”

“天地双鞭‘’在武林中一向独来独往,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去获取别人的友情与了解,也从来没有人真正地去了解过他们,因此,他们的所作所为为世人共睹,他们的所有不为,却从来无人去深思细想。

第一次体会到被人了解那种感受,“天龙鞭”莫成龙顿觉有些眼涩鼻酸。

以一声朗笑掩过脸上的表情,“天龙鞭”莫成龙向前接过燕翎雕手中的玉牌令,道:“燕当家的,有一天也许会后悔今日所为。”话落朝两人拱手,道:“春风得意皆朋友,慾寻知音难上难。”

活动了一下手臂,燕翎雕起身走到“蛊心巫‘’费雪绫的尸体旁边,把邪剑抽了出来,抹净血渍归入鞘中。

“铁血红颜”云姬也站了起来,走到燕翎雕身边,道:“你相信他?”

微微一怔,燕翎雕望着她道:“莫成龙?”

“铁血红颜”云姬点点头道:“是的,他在江湖上名声你是知道的,为钱财,他兄弟俩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没有直接回答,燕翎雕反问道:“你说我该不该相信他?”

粉脸上泛上一抹霞,云姬低声道:“你的事我有权进言吗?”

笑了笑,燕翎雕道:“你说呢?”

粉脸儿顿时更红了,“铁血红颜”云姬避开了燕翎雕投来的目光,注视着远方,自语道:“我不知道。”

仰脸看着已升高了的半圆月,燕翎雕道:“云姬,你应该知道才是。”

仰牵脸儿,云姬道:“为什么?”

燕翎雕道:“因为我活着已不再是为我自己,你活着也不应该只为了你自己。”

才退下的红潮又涌上了云姬的粉脸,低低的,她垂下了头,道:“我……我没有想那么多。”

笑了,燕翎雕道:“那方才你所说的……”

急忙接口,云姬娇声道:“全是假的。”

羞涩地,云姬道:“你知道。”

是知道,但却故做不知,燕翎雕道:“我知道什么?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无可奈何地,云姬娇羞道:“那个字。”

燕翎雕追问道:“什么字?”

猛然抬起头来,云姬娇声道:“你……你……”

脸上的嬉笑之色一收,燕翎雕道:“爱?”

美目中闪动着既羞涩又焦蹈的光芒,细细的,她在燕翎雕脸上搜寻着,搜寻她希求的答案。

脸上没有一丝笑意,有的只是庄重与诚恳那是内心至诚的流露。

在“铁血红颜”云姬自己因羞涩而垂下头去的时候,燕翎雕伸臂拦住了她的纤腰。

娇躯猛烈地颤抖了一下,全身的力量都在这惊恐失措的一颤之下流失了。

无力地,“铁血红颜”云姬倒入燕翎雕怀中。

伪装的网,在这一瞬间破碎消失,压制的情,在这一瞬间爆发泛滥。

情绪原本就似一团纵横交织而成的弹簧球,能接受来自各方的压力,但不论哪一方面的压力,却会得到一个相同的反弹力,压迫得越紧,反弹力也就越大。

两个身躯急急的挤压在一起,像是周围有着千百条强力绳索在猛力地勒紧着,使彼此呼吸上都觉得有些吃力起来。

四片鲜红火热的chún,也在这一刹那间,会合在一起。

他们的现实世界在缩小。他们的梦想领域在拓展,在扩大,直到他们觉得一切全属于自己。

半圆月仍在上升,代表着时光仍在飞逝,但这些身外的境界,又怎能引起他俩的注意呢?

一段相当冗长的时间过后,四片嘴chún才分开,云姬粉脸又泛上了红霞,除了羞怯之外还有着一个少女内心觉得充实的满足色彩。

粉面颊贴在燕翎雕肩头上、颈项间,云姬娇羞地说:“我曾经为北海之行因你的介入而恼火过,然后我又发现北海之行不能没有你相助,继而,我又发观我之需要你同行并不纯属于相助,此刻,我又觉得纵然我自北海顺利回来,我仍然无法远离你,人的思想的变迁,实在太大了。”

轻沉着云姬的秀发,燕翎雕道:“云姬,你该说‘我们’从北海顺利回来才是。”

轻轻叹息一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