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17章

作者:雪雁

狭长的峡谷谷道中,有三起人在舍死忘生地拼斗着,而这三个斗圈中,以“波音剑”江涛那边的胜负迹象看得最清楚。

江涛的一柄“波音剑”在独斗二凤,有时尚有攻击能力,待四凤一联手,情况就完全改观了,先是全力招架,等待援手,时间稍一拖长,就开始险象环生了!

自己的儿子有些什么能耐,“圣手飞云‘’江千里非常清楚,他原先是依仗着”万里飘“冷省武出手相护,既见冷省武与云姬对上手了,心中就着慌了,以锐利的攻势,他想把燕翎雕放倒,但却发现对手有着无尽潜力,任自己如何攻击,都无法将对手*退半步,更不要说放倒对手了。

此刻在斗场中唯一未曾动手的是柴、齐两人,他俩也实在找不出插手的机会。

注视了一阵斗场中地情形,“樵霸‘’柴洪转向”双头龙“齐如飞道:”老齐,看来咱们这一辈于是白活了。“

“双头龙”齐如飞一怔,道:“这话怎么说?‘’”樵霸“柴洪感慨的道:”咱们的武功,他娘的连个年不及二十的小丫头都不如,这大半辈子不是白活了是怎么呢?“

笑了笑,“双头龙”道:“咱们不是也赶不上当家的吗?他也不比咱们大啊?”

“樵霸”柴洪理直气壮地道:“他是男人啊,你他娘的男女都分不出来了?”

“双头龙”齐如飞道:“世间不如女人的男人多的是,又何只你我而已?”

“樵霸”柴洪道:“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怎能一概而论?”

这种说法“双头龙”齐如飞是第一次听到,因此,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事实上,他就算再多听个十几遍,也依然是答不上来。

摇头笑了笑,“双头龙”齐如飞道:“大哥,咱们还是多留心点斗场中的情形要紧,这些问题以后有时间再去讨论吧!”

把握十足地笑了一声,“樵霸”柴洪道:“老齐,斗场中的情况用不着咱们担心,就凭姓江的与姓冷的,哼,要想收拾咱们头儿与云会主,还差了一大截呢。”

“双头龙”齐如飞慎重地道:“大哥,凡事不可托大,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咱们还是防着点的好。

眼一瞪,“樵霸”柴洪道:“老齐,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咱们头儿的能力你又不是不知道,姓江的虽然也算得上是统霸一方的人物,但是,要想与‘邪剑魔星’抗衡,他还差了一大段呢!”

“樵霸”柴洪话声才落,那边突然响起“波音剑”江涛的一声惨厉的痛吼声。

两人的目光闻声同时转了过去。

四凤分别站在四个方位上,围了一个言圆一丈左右的圈子,“波音剑”江涛就跌坐在圈心。

波音剑在离身体约有三尺的地方,一条右臂落在离身体尺许的地方,手臂是齐肩被斩落的,江涛的半边身子已全被血染红了。

四凤围在四周,并没有下手取他的性命。

父子连心,“圣手飞云”江千里一听到叫声,心头一阵剧痛,全身不由为之一震。

高手对敌,这是最大的忌讳。

“邪剑”突然一紧,笔直的,如同一缕强光骤然间射进漆黑的夜幕般地透进了“波音剑”网中。

虽然只慢了间不容发的一刹那,“圣手飞云”江千里心里仍然十分明白除了闪避之外,自己绝来不及封闭对方的攻击。

右跨一大步,剑自侧面急攻而出,他,在闪避燕翎雕急劲的攻击,只要闪过这一击,燕翎雕就绝难招架他攻向左侧的那一剑。

显然地,虽然处在劣势下,“圣手飞云”江千里仍然没忘记抢回先机。

锐利的寒芒挥扫过处,扬起一缕血光,“圣手飞云”江千里右肩头上挨了一剑,连衣带肉,被削落了巴掌大小的一片。

忍住肢体连心的奇痛,“圣手飞云”江千里攻向燕翎雕腰服的剑,原式不变地硬刺过去。

挨了一剑,“圣手飞云”江千里连抖都没抖一下,因此,攻势凌厉快捷,一丝未减。

这也是出乎燕翎雕意料之外的一着。

右手“邪剑”如想回招自救,时间上绝不许可,而且,招已用老,剑未收回之前,前压之势无法改变,慾退身闪避,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脸色凛然一变,左手的剑鞘猛然向上成扇形地划了半个圆弧,硬挡向“圣手飞云”江千里攻来的“波音剑”,右手“邪剑‘趁机一抖,重挥向”圣手飞云“江千里右臂。

两只手的招式在同一时间内挥洒而出,因此,外观的人总觉得他剑招始终连续未断。

如同电光石火般地一接触,在血光崩现,标起的刹那之间,两条人影霍然飞了开来。

“圣手飞云”江千里一条右臂齐肩头被削落下来,鲜血狂喷如泉,半边身子,刹那间便染成了红的了。

那张老脸上,除了使人觉得更加了三分老气之外,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痛苦之色,两只失神的精眸,怔怔地盯着落在他身前三尺左右处那只仍然握住剑的右臂,那怔仲的神色,像是他发现了一桩他一生中从未见过的奇异东西似的,也像是他根本就不认识那条手臂是属于他的似的。

他,实在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的手臂会被人砍了下来。

燕翎雕也向后退了三尺,他左腰间也是血流如注,显然,他挥扫出的剑,并没有完全阻挡住“圣手飞云”沉猛迅速的攻势严只是,他的伤势只是皮肉之伤,比之“圣手飞云”要轻得很多而已。

燕翎雕与“圣手飞云”江千里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根,因此,他无意收拾江千里。

冷漠地,燕翎雕道:“江岛主,你最好是先止住你断臂处的血。

冰冷地扫了燕翎雕一眼,“圣手飞云”江千里生硬无比地道:“你怕老夫挺不住?”

淡漠地冷笑了一声,燕翎雕道:“燕某怕你挺不了太久。”

狂笑了一声,“圣手飞云。江千里道:”哈哈……燕翎雕,老夫双臂齐全,有剑在手时,尚且落败在你手中,如今老夫在断臂失剑的重创下,你还怕老夫能硬斗太久吗?“

淡漠的,燕翎雕道:“江岛主,燕某如果想要你的命,现在,只怕你已无法活在那里了。”

这是“圣手飞云”江千里无法否认的事实。

怔了一下,“圣手飞云‘江千里盯着燕翎雕道:”燕翎雕,老夫承认你说的是事实,但却不明白你为什么不下手?“

燕翎雕道:“江岛主。燕某人觉得你今夜所受的创伤已经够了。”

双目仍然一眨不眨地盯着燕翎雕,“圣手飞云”江千里道:“燕翎雕,这么说,你如此做的目的,并不是想叫老夫心中对你有所感激了?。

淡漠地笑了笑,燕翎雕道:“江岛主,你并没有占到便宜,因此,你没有什么好感激燕某的。”

“圣手飞云”江千里道:“老夫从你手中逃得一命。”

冷漠地,燕翎雕道:“江岛主,如果你是为了失败而未曾丧命,心中有所欠情之含的话,那大可不做此想。”

“圣手飞云”江千里道:“燕翎雕,你忘了江湖恩怨需得斩草除根的至理铭言了?”

脸上毫无表情,燕翎雕冷漠地道:“江岛主,燕某知道你心中有些什么想法。”

“圣手飞云”江千里紧*着道:“但你并不在乎?

生冷地、燕翎雕道:“不错,江岛主,燕某今夜既敢纵虎归山,就有伏虎归神之信心。”

狠狠地点了点头,“圣手飞云”江千里道:“燕翎雕,那么老夫要告辞了!”

冷冷地,燕翎雕上:“恕燕某不送。”

“圣手飞云”江千里冷冷地哼了一声,转身向江涛那边走去,但走了不到三步,便停住脚重又转向燕翎雕道:“燕翎雕,你自信何时能回到燕家庄?”

很明白对方话中含意,燕翎雕冷漠地道:“如果燕某不死,一个月内,燕某会重新回到燕家庄的。

“圣手飞云”江千里道:“三个月后的今夜,老夫会再到燕家庄去讨教,当然,单凭老夫父子,绝非你燕翎雕之敌,因此,燕翎雕,你得多防着点。”

冷然一笑,燕翎雕道:“江岛主,燕某会等着你的”。

江于里转身大步走向江涛。

四凤闻声同时转向“圣手飞云”江千里,作势慾守。

目睹独子一条右臂已被废掉,一股杀机立时涌上。圣手飞云“江千里双目,不自觉地,他左掌缓缓扬了起来。

冰冷地,燕翎雕开声道:“江千里,今夜的事端到此已结束,实话实说,你没有再惹事的本钱。”

猛然转向燕翎雕,“圣手飞云”江千里道:“燕翎雕,你不要*人太甚。”

森冷地,燕翎雕道:“江千里,你该防着别让燕某有籍机杀你以绝后患的借口才是。”

老脸霍然一变,“圣手飞云”江千里满脸的怒火突然消失了,他明白燕翎雕并无意找杀他的借口,否则,用不着讲。

很突然地,江千里发觉这个年轻人的胆识与度量大得令人惊异。

怀着满腹心事,他道:“燕翎雕,你该等老夫出手时再说此话才对。”

冷漠地,燕翎雕道:“江千里,你请吧。”面转向四风道:“四位姑娘,放他父子去吧。”

对这个功高莫测而又处事从不任性而为的年轻奇人,她们内心深处都怀着一份莫可名状的敬意,她们谁也没有提出一句异言便纷纷让了开来。

大步走过去,“圣手飞云”江千里先出手封住独于右臂断处的血脉,替他止住血,然后再止住自己断臂上的血,沉声道:“涛儿,起来,咱们走。”

望了仍在打斗中的“铁血红颜”云姬一眼,“波音剑”江涛依恋地道:“爹,我……”

沉冷地,“圣手飞云”江千里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论人品、论武功,你远不及燕翎雕,她不可能看上你,论武功、论实力,咱们已经落败,我们没有用强的本钱。起来吧!”

从地上站了起来,“波音剑”江涛道:“爹,我们可以等等,等他们打斗完了,然后问问她,由她自己选择。”

老脸绷得紧紧的,“圣手飞云”江千里道:“涛儿,我看你是美色迷了心了,不要说你没有一处能比得上燕翎雕,就算你处处比他强,如今你已断了一臂,她会选你?”

一提到断臂,一阵奇痛把“波音剑”江涛从多彩的幻想美梦中硬拉回了现实,痛苦地用力摇着头,他失望地道:“爹,你……

你……“

冷冷地,“圣手飞云”江千里道:“我怎么样?”

激动得声音发抖着,“波音剑”江涛道:“儿子是自己的好,而你却有着别人完全不同的看法,爹,你使孩儿自卑。”

老脸的肌肉抽搐着,“圣手飞云”江千里以极大的力气,道:“今夜感到自卑的并不是只有你自己,走!”

从来没见过一向出言霸道的父亲如此软弱悲痛过,“波音剑”江涛不敢再说什么了。

深深地吸了口冷气,“圣手飞云”江千里缓慢地转向燕翎雕道:“燕当家的,老夫衷心佩服你的武功、才智与度量,在老夫心底深处,你将是一个老夫心仪敬仰的武林宗师,但是,在未来的岁月里,你我将是不共戴天的敌人,因为有许多江湖同道在等着看老夫如何讨回今夜付出的一切。”

淡漠地,燕翎雕道:“江岛主,也许你看错了,在三个月后的今夜,你将发现燕翎雕并不是一个体心中像想着的仁厚之人。”

“圣手飞云”江千里道:“不管怎么说,燕当家的,在老夫心目中,你是第一个堪称一代宗师的年轻人,你的存在会使别人觉得有精神上的压迫感,这也是老夫日后要再去找你的原因之一,因为,老夫也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私心,告辞了。”话落不等燕翎雕开口,拉着“波音剑”江祷大步向谷口走去。

相同的命运,江家父子在大峡谷的迷林前各留下了一条手臂,他们贪得之心也因失臂而烟消云灭了,如今,他们带回去的除了满腔的报复之火外,可说是一无所有了。

飞云岛上共出来了四个人,“圣手飞云”江千里原以为只凭他们四个就可以达成心愿了,却没想到在“黑魄”与“白魂”相继丧命之后,他父子也落了个如此下场。

燕翎雕目注这形态狼狈不堪的父子消失于大峡谷谷口之后,才想转身探望云姬与“万里飘”冷省武的战况,那边已响起冷省武一声暴烈的大吼,紧跟着响起一声砰然巨响。

倏然转过身来,只见动态的扑击已然停顿,以相距只存八尺的距离,“万里飘”冷省武与“铁血红颜”云姬对立着。

乍一落眼,看不出什么异样之处,但很快的,燕翎雕就看出“万里飘”冷省武败了。

尽管“万里飘”冷省武神态上装作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