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18章

作者:雪雁

旭日灿烂的光辉,照耀着这一块占地不到五里的石岩,一望无根的沙漠中,这道石岩,看起来就像浩翰沧海中的座小小的石岛。

向阳的一面黄沙赤石已散发出如火的热浪,背光的一面,则仍然使人觉得清冷。

三使者带着燕翎雕与“铁血红颜”云姬在背光的一面停了下来,冷面僧道:“二位当家的请在此少事休息片刻,老夫去找点水去。”

冷漠地笑了一声,燕翎雕道:“冷使者是去找人还是找水?

金童子大笑道:“哈哈……光棍眼里揉不进沙子,老夫,论听力、论视力,燕当家的与云会主都在你我之上。再没有我们看得见,听得见时,人家却无视无闻的。”

极度的羞惭变成了恼怒,冷面僧阴沉地道:“不错,老夫是要去找人,如果那人与燕当家的或云会主有关联的话,二位最好还是出面去招呼他过来的好。”

冷漠地笑了一声,燕翎雕道:“冷使者,在下与云会主在这里等你回来。”

望了“血蛟‘一眼,冷面僧道:”老二!咱们走。“

金童子笑道:“兄弟我留下来陪客吗?”

冷面僧心中烦恼火的就是金童子那副永远像是站在旁观立场的态度,闻言冷声道:“不然你去,我与老二留下来陪客。”

摇摇头,金童子道:“双目难比四眼,还是老大老二你们俩去搜查的范围广些。”

冷哼了一声,冷面僧大声道:“老二,我们走。”话落,当先向前飞驰出去。

看了金童子一眼,“血蛟”也冷冷地哼了一声,紧跟在冷面僧身后向前奔去。

日注两人的背影消失于起伏的沙丘中之后,金童子笑了一声,自语地道:“世间就有这许多不自量力之人。”话落转身向岩石下走去,缓慢地走到岩石脚下,倏然转身,挥臂弹出一缕下风,点在云姬腰间的软穴上。

根本就没有料到金童子会突然出手,因此,“铁血红颜”云姬与燕翎雕完全没有防备。

‘燕翎雕见状一呆,本能的转身想扑到左边四五尺外的云姬身边加以保护,哪知金童子已横身挡在云姬前面了。

不问可知,金童子是早就有预谋了。

俊脸绷得紧紧的,燕翎雕道:“金童子,在下高估了你的人格了。”

温声一笑,金童子道:“燕当家的,你与云主确实都疏忽了,不过,这种疏忽到目前为止,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损失,在下不过拿此做为燕当家的你说话的条件而已。”

燕翎雕冷声道:“什么条件?”

金童子笑道:“绝对公平的条件;燕当家的。”

心中实在焦虑,燕翎雕急口问道:“什么条件!你说吧。”

撇嘴笑了一声,金童子道:“燕当家的,兄弟早就暗示你,幸运需要善加保护与珍惜,但是,你却疏忽了。”

燕翎雕冷笑道:“金童子,在下在等着恭听你的高论。”

笑容突然一收,金童子道:“燕当家的,在下要把原属你的幸运夺过来。”

心中有些紧张,燕翎雕道:“怎么个夺法?尊驾说吧?”

金童子道:“在下说过,用最公平的方法。”

试探着,燕翎雕道:“你我见个高下?”

金童子点头道:“兄弟确有此意。”

燕翎雕心头稍松,道:“这也是贵谷早有的安排之一?”

金童子凝重地道:“这与玄冰谷完全无关。”

燕翎雕深沉地道:“金童子,在下久闻金谷主纪律森严,尊驾可曾考虑过后果吗?‘怔了一怔,金童子道:”燕当家的,回谷后的一切,在自会完全承担,燕当家的目前唯一应该担心的是怎么去维护你既得的幸运。“

点了点头,燕翎雕道:“尊驾说得极对,我们怎么比法?”

金童子道:“各尽所能!”

怔了一怔,燕翎雕道:“没有燕某应该遵守的额外条件吗?”

金童子傲岸地道:“在下说过要在公平的条件下。”

燕翎雕觉得很意外,因为此刻的金童子占有绝对的优势,但他要求的却只是一个公平的比试而已。

注视着金童子,燕翎雕道:“金童子,你是燕某有生以来所见到的唯一一个占有优势而不会善加利用的敌人。”

金童于沉声道:“燕当家的,在下一直相信,一个人如果要得到他一生中唯一真心爱慕着的事物或人物,他必须靠自己的能力得来,取巧绝难持久。”

肃然地,燕翎雕道:“燕某衷心敬佩你的看法,金童子。放开云会主吧。”

摇摇头,金童子道:“燕当家的,在下给了你公平的自保机会,自己却不能处在不公平的局面中。”

燕翎雕道:“放开云会主,与你我的比拼没有什么关系。”

金童子笑道:“燕当家的,别忘了你们是同来的,而此刻,留在此地的,只有三个人。”

燕翎雕道:“你信不过云会主?”

森冷地,金童子道:“我信得过她,不过,那得等你燕当家的离开这个世界以后才行。”

先是一怔,突然会意,燕翎雕朗笑一声,道:“哈哈……金童子,你的确算得上是个遇事考虑周详的人,我们这就开始?”

金童子道:“在下希望在他们两个回来之前,把事情结束。”

向后飘退八尺,燕翎雕道:“请!”

跟着向前追进八尺,金童子翻腕撤下背上的一对虎头钩,道:“燕当家的,用兵器可以缩短你我挤斗的时间。”

解下腰间的“邪剑”握于左手,燕翎雕道:“不错,用兵器解决纷争,既快又彻底。”

凝神聚力,金童子一双精光如电的眸子紧盯在燕翎雕脸上,缓慢地把一对虎头钩举了起来。

燕翎雕表面上神色虽然悠闲依旧,内心却也十分慎重,因为,对三使者中的这个老三,他一直觉得高深莫测。

蓦地,金童子春雷似地吐了一个“请”字,一道金黄色的影子,挟着一片银芒耀眼的利锋钩影,浓密如烟雨般地扑向燕翎雕而来。

力沉招猛,飘忽难测,金童子一出手,燕翎雕就知道遇上了劲敌了。

飘身向右后方斜移出三尺许。藉着距离拉开时的一缓之际,燕翎雕邪剑已应手而出,千万条如光似电的飘忽闪烁的剑影,稠密如狂风暴雨般地反卷向金童子。

在燕翎雕反手应敌的同一时间,“铁血红颜”云姬身后的石崖上面,悄然无志声地飘落一个瘦小的,留有山羊胡子,背上斜插着一柄大刀的老者——“天王力”海清。

千万道指向对方的利芒,在敌对的双方正面接触的一瞬间,各自遇上了生平未留遇到的强猛阻抗。

火花交织着震耳的清脆碰击声,刹那问响成了一片,火花交织着闪闪白芒,势如急电迅雷,令人触目足能产生一种自然的惊惧感。

清脆的响声,在两人各自向后退卞两尺的刹那间消失,“天王刀”海清嘹亮的声音也在两人分开的同一瞬间响起,赞道:“好工夫;真可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迅捷地膘了“天王刀”海清一眼,金童子的目光重又转回到燕翎雕脸上,沉缓地问道:“燕当家的,此人是谁?”

显然,他认为燕翎雕应该知道。

尽管金童子语声沉缓,燕翎雕从他脸上仍能找出那种他极力隐藏的优惧。

淡漠地,燕翎雕道:“金童子,尊驾再详细地看看,你应该能知道他是谁才是。

转向“天王刀”海清,金童子果真在细细地打量着对方。

故意做出一个手足无措的尴尬表情,“天王刀”海清缓声道:“金童子,不,老夫应该叫你‘玉使者’才是,玉使者,老夫虽然人老皮厚了些,但你那锐利如刀的目光一直盯着老夫瞧,老夫全身都不自在起来了,求求你,你少看两眼吧,老夫可实在有些受不了了。”

不理会“天王刀”海清,金童子的目光仍然在他身上搜寻着,由上而下,他的目光终于停在他左肩头上露出的那柄古色斑澜,刻有七个小星星的刀柄上子。

一个声动武林的名号,旋风般地掠过金童子的脑海,他脸上原本极力掩盖着的忧惧之色更浓了。

“天王刀‘海清?”

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天王刀”海清道:“看了半天,你只是为了要看老哥我是谁啊,嗨,这是何苦呢?你早问一声,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也省得我老人家不自在了这大半天。”

脸上一片肃穆,金童子冷冷地道:“‘天王刀’号称‘天下第一快刀’,海清,在下早该认出是你才是。”

右手模着领下的山羊胡子,眯着眼,“天王刀。海清道:”没关系,没关系,你金童子,噢,玉使者,能认得我老哥,就已经是我的无上光荣了,那早晚之分,我怎敢计较?“

一张脸绷得紧紧的,金童子说:“海清,明人面前,咱们用不着说暗话、逗圈子,直话直说,你与燕当家的是不是一路的?‘’偏着脑袋,”天王刀“海清道:”说实话,我还真希望与燕当家的是同一路的,只是,他肯不肯认我为一路人,那我可就不得而知了。“

冷笑着,金童子道:“海清,你也是江湖上有头有脑的大人物,说话何以这么不干脆?”

“天王刀”海清郑重地道:“老哥我说的全是实话,不信,你问问燕当家的就知道了。”

金童子冷笑道:“海清,凭你‘天王刀’三个字,你会是去留住人指使的人吗?”

“天王刀”海清笑道:“人不为利,谁肯早起,至于老哥我为的是哪一方面的利益;你想我该不该全告诉你?”

目光转到燕翎雕脸上,金童子道:“燕当家的,海老儿的话你全听到了?”

点点头,燕翎雕道:“不错。”

金童子道:“你怎么说?”

燕翎雕道:“在下说你与我的事有关吗?”

脸色十分凝重,金童子道:“燕当家的,记得在下曾对你解释过为什么要委屈云会主的理由?”

燕翎雕明白了,笑笑,他道:“你不愿双拳敌四手?”

金童子道:“在下自知绝敌不住四手。”

燕翎雕道:“能敌得住我?”

金意子坦白地道:“燕当家的,你与我,只要在公平的条件下竟争,谁躺下来都将毫无怨言。”

郑重地,燕翎雕道:“金童子,燕翎雕明白地告诉你,你绝非燕某之敌,那最后躺下来的将是你。”

低沉而缓慢地,金童子道:“燕当家的,在下眼拙,还没看出来我最后非得躺下来的理由是什么?因此,我仍想在公平的条件下一试。”

点点头,燕翎雕道:“那在下可以告诉你那个理由。”

摇摇头,金童子道:“燕当家的,你已不能阻止我出手亦如我之不能阻止你到玄冰谷一样,不是任何理由所能改变的必行事实。”

怔了一下,燕翎雕道:“金童子,你的话如你手中的双钩,犀利得令对手无法正面迎击。”

顿了一顿,燕翎雕又道:“金童子,在下可告诉你,我与海清没有什么关系。”

金童子道:“燕当家的,那你看这是巧合吗?”

燕翎雕道:“也许不是巧合,但在下要再郑重地说一声,海清与我没有什么关系。”

凝重地,金童子道:“燕当家的,我信得过你,请!”话落重又作势慾扑。

“天王刀”海清突然插口道:“玉使者,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金童子没有回头,也没答话,仍然蓄势慾攻。

“天王刀”海清又道:“玉使者,姓燕的不愿与我老人家合作、同行,你呢?”

仍然没有转身,金童子冷冷淡谈地道:“海清,你我可有什么合作的基础吗?”

“天王刀”海清笑道:“使者,你问的是哪一方面的基础?你的?我的?。

金童子道:“你的与我的。”

“天王刀”海清郑重地道:“使者,你之所以要违背谷主之令,而与燕翎雕动手,其目的何在,我非常清楚,因此,你的基础就建筑于你的目的上,而你我合作,就是你达成目的唯一可行途径,至于我的目的建筑何物上,我说了你也许无法相信,但我仍然要说出来,我只是想进谷而已。”

缓慢地转向“天王刀”,金童子道:“海清,你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

“天王刀”海清大笑道:“哈哈……使者,你是年轻人,只要是年轻人,他们一见到‘铁血红颜’云会主,心中会有什么迫切的想法,老夫十分清楚,只要你与老夫合作,你带进谷去的将不只老夫一个。”

心,有些动了,金童子道:“海清,你就准知我能带你进谷吗?”

“天王刀”海清笑道:“玉使者,我海清若没有十成的把握,我会对你开口吗?”

“金童子”道:“海清,别忘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